第七百五十六章 亲迎入城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大帅,洮州已经安定。安使君一上任,先是以宣示大帅之命为由,召集了罗群的一批亲信心腹,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一体捕拿,再跟着方才是甄别,能力卓著却一直被闲置久未出头的,得到了晋升,而鱼肉百姓,横行军中,在军中风评极差的,则是下狱待勘。此外,还有当众抗命的,被格杀了两个人,一时洮州风气为之一肃。还有不少百姓高兴地生火放起了爆竹,竟是欢天喜地……”

    马不停蹄从洮州回到鄯州湟水城,又风风火火随着安思顺回去,如今再次风尘仆仆从洮州赶回来的杜甫说着这些,面上满是兴奋。尽管拿下洮州刺史罗群,他只是做了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后期就是在洮州观察安思顺新官上任后的局势,但这种迥异于从前游历的体验,仍然让他感到一阵阵激动。此时此刻,他再次行过礼后,这才急不可耐地问道:“大帅,可还有别的事情要吩咐我去做?”

    “子美,你才刚刚从洮州回来,先歇息两天吧。”见杜甫分明满身是劲,杜士仪就笑道,“接下来都是些收拾善后的事,到时候若是需要你,我自会叫了你来。”

    “是,那我先告退了。”杜甫怏怏答应了一声,这才出了门。等到了外头,见院子里的大树旁边,一个人正背靠在那儿打盹,他一眼就将其认了出来,赶紧上前推了两把,等对方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他不禁好奇地问道,“太白兄怎么睡在这里?大帅这书斋进进出出的人很不少,被人看见,说不定要说你的闲话了。”

    “人云亦云罢了,我怕什么?”李白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呵欠,又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抬起头来在杜甫脸上打量了一阵子,他方才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如今虽不曾被君礼辟署为幕府官,但做的事情却没得差。跟着君礼的感觉如何?”

    “大有收获”杜甫一时又来了精神,若非顾忌到声音太大,会惊动了镇羌斋中的其他人,他恨不能用最大的声音来告诉别人此刻激荡的心情,“那罗群可是洮州刺史,自从当年郭大帅病故之后,陇右换了一任又一任节度,没有一个能够奈何得了他的,可杜大帅硬是悍然拿了此人开刀。这样的气魄,这样的手段,实在让人不得不折服……”

    “可这不是没有代价的。”李白嘿然一笑,一跃起身,沾了些灰尘的手在杜甫的肩膀上拍了一拍后,这才意味深长地说道,“河陇豪俊,对外人总是有些不服气的,纵使君礼名气再大,也抵不住反弹。你说的那位洮州刺史罗群被拿下之后,君礼立刻派出心腹将其送去了长安,而在此之后,一再有人擅闯这座鄯州都督府,夜里常常听到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声响,我守在这里,算是最后一道防线了。”

    听到这番话,杜甫方才不禁遽然色变。他怎么都没想到,凶险的并不止是安思顺临危受命前往接管的洮州,就连这鄯州城中竟也呈现出了如此局面。一想到竟有刺客踏足这里,他只觉得犹如芒刺在背,当即声音低哑地问道:“真的有人闯到太白兄面前么?”

    “我怎么说,你就真的怎么信?”李白顿时哈哈大笑,他再次拍了拍杜甫的肩膀,这才欣然说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古来刺客如荆轲聂政,或受人国士之礼,或受人恩义,因而挺身而出,但那罗群又不是礼贤下士之辈,如今分明已经倒台,哪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为他送命?君礼所用从者之中,多精悍之辈,前头自然轻轻松松就堵住了。真的要踏进这里让我去对付,那君礼面上还有何光?而有了这些家伙的行径,罗群就更加万劫不复了。”

    要知道,当初张审素不就是因为麾下总管劫持了朝中派出来的御史,结果被定了个谋反,这罗群自己在大堂上大放厥词,党羽甚至还狗急跳墙派出刺客进鄯州都督府,难不成真的以为王法是摆设?

    “太白兄,你别吓我。”

    杜甫长长舒了一口大气,等到李白拖着他往外走,又问及此行洮州的收获时,他方才把这些丢在了脑后,滔滔不绝地说起了自己前往洮州这些时日的种种所见所闻。即便出院门时,和一个快步进来的从者擦身而过,他也并没有留

    镇羌斋中,得知洮州已定,杜士仪只觉得心定了一大半。他对张兴鲜于仲通和颜真卿一一交待了近日的一些急务,突然便听到外间一阵叩门声。须臾,鲜于仲通亲自去开了门,见外头一个风尘仆仆面目熟悉的年轻人,他不禁讶然问道:“吴天启?大帅不是留你在长安的吗?”

    “是夫人派我向大帅报喜”吴天启笑容满面地对鲜于仲通行了礼,随即一溜烟冲上前去,跪下磕了头后便喜上眉梢地说道,“夫人命我向大帅报信,王将军之案已经结了。侍御史皇甫惟明坐累迁汝州长史,而王将军虽也因罪受责,但所任不是别处,而是柔远府右果毅”

    柔远府右果毅?这可是当初郭英又的旧职啊,不知道在长安的郭英又听说王忠嗣遭了如此下场,会觉得解气还是愤恨?

    杜士仪一推扶手站起身来,颔首笑道:“看来,我陇右很快就能多上一员真正独当一面的名将了”

    王忠嗣居然被贬到陇右来了,这对于杜士仪来说,实在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好消息,即便他曾经上书陈情竭力争取,可能够真正捞到这样一个人,他也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奢望。而有了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打底,他自然是一时精力充沛十足。当他对外宣布了前洮州刺史罗群已经被押回长安,而夤夜犯禁闯鄯州都督府的人已经全数擒拿,因为罗群的骤然落马而一度躁动的湟水城自然而然逐渐安静了下来。

    为了一个四处结怨张狂自大的罗群,和这位行事风格迥异于前任节帅范承佳的杜大帅作对,谁会这么傻

    王容拖儿带女,带着王杜两家的几个孩子以及几十家丁家将,在王忠嗣及其亲兵家将的护送下抵达湟水城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鄯州乃陇右节度麾下的第一坚城,可当初石堡城在吐蕃手里的时候,这里常常是最前线,故而城墙之上除却那些岁月斑驳的痕迹,那些曾经征战的刀枪痕迹以及血渍仿佛浸透到了墙体深处。因为提早派人给杜士仪送过信,所以她从随从口中得知,城门口已经有人等候,她不禁心中微叹。

    之前一别就是将近一年,团聚之后不到一个月,杜士仪便转任鄯州,又是一别数月。算起来自从同行蜀中之后,她和杜士仪已经很久都没有分开这么久了

    “是杜大帅,杜大帅亲自来接夫人了”

    听到这嚷嚷,王忠嗣不禁大为惊讶。他在半道上还碰到过鄯州都督府押送罗群的人,当然知道如今的陇右节度使府面临怎样的局面。这种时候,杜士仪竟然因为要来接妻子而亲自出面,足可见对王容这样一个出身商贾的妻子,两人的恩爱绝不是外人所说做给别人看看而已。今次他马上乃是配的特制双鞍,坐在前头的杜广元也听到了这声音,不禁眉飞色舞地举手叫道:“是阿爷,是阿爷来接阿娘还有我和妹妹了”

    心情不错的王忠嗣忍不住打趣道:“让你阿爷看见你竟然不好好坐车,反而跟着我骑马,到时候看他不教训丨你”

    “阿爷才不会呢”杜广元很想踩着小小的马镫站起身来,但刚一用力就被王忠嗣给摁了下去。

    “这一路以来我教了你很多马术要诀,最后也是你最应该记住的一点就是,要爱惜马力。这匹坐骑耐力持久,所以能够禁受得住你我二人同乘。但若是你此刻为了远望而想站起来,必定会给它增加不必要的负担,甚至伤及马匹。记住,在战场上,一匹战马兴许就是你的第二条命”

    杜广元被母亲耳提面命,一定要听王忠嗣的训丨诫,尽管这会儿他听得似懂非懂,但还是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老老实实坐了下来。眼见得前头扈从朝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通路,而父亲那骑马而来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近,他终于忍不住激动再次叫了两声。下一刻,他就感到身后本来紧紧贴着的王忠嗣动了动,紧跟着背后支撑一下子就没了。可他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只见马下有人轻舒猿臂,竟是将他抱了下来。

    “来,我们上前两步,迎一迎你阿爷”王忠嗣嘴里这么对杜广元说,心里却不无感激地想道,要不是杜士仪一再替自己说情,又主动表示陇右需要他,他恐怕就不知道上哪个犄角旮旯去窝着发霉了

    而纵马飞驰而来的杜士仪一眼就看见了王忠嗣及其身边的杜广元。对于儿子能够和王忠嗣亲近,他心里自然高兴得很,待到勒马停下之后,他一跃下马,正好抢在王忠嗣弯腰行礼之前将其搀扶了起来。

    “得天之幸,忠嗣你竟是到了鄯州当初云州因有你之助,得以在突厥和奚人攻势之中岿然不动,如今鄯州有你,我可谓是如虎添翼来,与我一同入城”

    王忠嗣见杜士仪竟然没有去看自己身边眼巴巴望着父亲的杜广元,只是满脸喜悦地扶着自己的臂膀,即便是他入仕以来一贯得上司器重任用,也不禁心中感动。可他终究知道,自己这次是被贬,因而定了定神后就连忙摇头道:“杜大帅,我乃是被贬之人,若如此招摇过市,恐怕朝中……”

    不等王忠嗣说完,杜士仪便打断道:“此前就连河西牛大帅都上书言你之功,朝中难道还有人能抹杀你的功劳?陛下乃是为了示人公允,这才贬你为柔远府右果毅,如今你既然到了鄯州,有郭英又以柔远府左果毅,兼知兵马使之例在前,如今他去职,陇右节度左厢兵马使至今可还空着”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