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未有凌云志,岂非大丈夫?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鄯州都督府后院内寝,当杜士仪打起细密的斑竹帘跨过门槛进去的一刹那,他就发现一个小小的人影陡然之间冲了过来,结结实实地撞在他的身上。紧跟着,他的大腿就被人紧紧抱住了。

    “阿爷,阿爷”

    看清那个小家伙是一别数月,之前在城外相见时,甚至连话都来不及说的宝贝儿子,杜士仪不禁打心眼里生出了一股内疚。他蹲下身用力把如今已经结实了很多的杜广元一把抱了起来,随即笑道:“广元,想不想我?”

    “当然想,可阿爷之前都没和我还有阿娘说话”杜广元抗议了一声,可随即便笑嘻嘻地在抱着父亲的脖子,“可是阿娘已经说过我啦,不能小心眼。而且,王将军一路上对我可好了,教我骑马,还为我演示过拉弓,有一次还烤野兔给我吃……阿爷阿爷,回头你对王将军说一说,让他教我学武艺好不好?

    这小家伙真是好高的眼光,这是打算拜王忠嗣为师么?

    杜士仪挑了挑眉,见王容含笑而立,分明也很支持儿子的这个要求,他顿时哈哈大笑,抱着杜广元打了个旋儿,最终把人放在了地上,又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这事情得你阿爷我先去和王将军商量,成与不成,却还得看你自己的决心。练武比读书更苦,你被你阿娘强压着读书写字,这就已经叫苦连天了,回头练武时若是磕着碰着哪儿,岂不是更要哭鼻子?”

    “我才不会”杜广元挥舞着小胳膊,认认真真地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学的阿娘说,阿爷文采上少有人能敌,但武艺上头就要逊色一些。以后我要当天下无敌的大将军,保护阿爷和阿娘”

    “好,我家儿子有志气”杜士仪忍俊不禁,但还是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你就先得把身体练壮实。这一路从长安到鄯州,想必你也应该累了,回头早点睡,明日可不许偷懒晚起。”

    “好”

    见父子俩已经把话说完了,王容方才朝一旁的婢女点了点头,示意把晚饭摆好。趁着这一间隙,她带着杜士仪在整个寝堂里头转了一圈,见丈夫还饶有兴致地去看了看已经熟睡了的女儿杜仙蕙,她方才轻声说道:“这一路上我还特意带了一个擅长医治小儿的大夫,生怕有什么万一。总算仙蕙福大命大,除却一次微微发热之后,余下的日子都很平安。如今到了鄯州湟水城,我就放心了。”

    “妹妹可乖了。”杜广元也在旁边出言帮腔道,“她都不怎么哭,我逗她的时候,她还会冲我咯吱咯吱笑,只是嗯嗯啊啊不太会说话。”

    “你当年和你妹妹一样大的时候,可还只是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哪里又会说什么话了?”王容又好气又好笑地戳了戳儿子的额头,嘱咐了乳媪好生看护,这才与杜士仪杜广元父子一块出去了。

    这天晚上的一顿晚饭,一家三人自是吃得全无礼数规矩。王容破天荒没有去纠正儿子在吃饭时一边说话一边掉饭粒的坏习惯,静静地听着他对杜士仪炫耀自己这几个月来都学会了什么,都见过些什么人,直到杜广元扒拉完了饭菜,打了个难以抑制的呵欠,她才说道,“去外头慢慢走上半个时辰,然后就早些去睡吧。明日开始,你和你两个表兄,还有两个族兄,可是就要一块恢复课业了。”

    “阿娘是想和阿爷说话,这才赶我走的吧?”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见母亲作势要敲打自己,人小鬼大的杜广元吐了吐舌头,放下碗筷一溜烟就去了。须臾,门外就传来了他呼朋唤友的声音。

    杜士仪听到中间还夹杂着旁人的答应声和说话声,便看向了王容:“怎么,广元这一路上和其他几个人都混熟了?”

    “他在长安时,也常去王家,阿爷既是下决心在我两个阿兄的嫡子中间挑出好的让我们教导,自是之前就把人亲自带在了身边,别说我两个嫂子,就连我那两个阿兄都不能插手。所以,王胜和王肜两个孩子,习惯都养成得不错,人也好学上进,虽说读书上头要看资质,但只要能坚持不懈,支撑王氏门庭应该不成问题。至于杜明稹和杜明瑜,京兆公精挑细选出来的族人,虽说家境平平,但小大人似的。不过,对着广元,四个人总是客气多于亲近。”

    两个出身首富之家的堂兄弟,两个出自名门却家境平平的族兄弟,之前一贯冷清的鄯州都督府这后院,终于要热闹了

    杜士仪知道这屋子里不会有外人闯进来,当下挪到了妻子身边,伸手环住了她的纤腰,低声说道:“怎不带他们来拜见我?”

    “杜郎忙得连我们母子都顾不上,还顾得上他们?”王容似笑非笑地斜睨着杜士仪,见其有些尴尬,她便轻哼一声道,“在那么多人面前,你给了王忠嗣那样大的面子,你知道广元之前问我什么,他都问我是不是嫉妒王忠嗣”

    杜士仪刚刚喝的一口茶险些呛了出来,咳嗽两声后,他才无奈地说道:“这小家伙,才几个月不见,他哪里学会这么多新鲜的词?”

    “孩子长大了。”王容习惯性地靠在杜士仪身上,声音没了刚刚的平稳和沉静,“你之前说长安虽好,可四方城太小,我还不觉得,可这次见王忠嗣身为陛下养子,为人进谗时都险些着道,我方才有些后怕。杜郎,为了救王忠嗣,我出了一招绝户计,那时候觉得能够一举数得,可如今再想想,万一弄巧成拙,一定会害了他,那时候便后悔都来不及了。”

    杜士仪见王容俏脸发白,便追问了她究竟是使出了什么伎俩。等到听明白之后,他也不禁为之咂舌:“幼娘你实在太大胆了。我固然说过,忠王此人看似忠厚,实则极其能忍,而且极其有心眼,日后万一刻薄起来,不会逊于陛下。不过,他现如今只不过是个不管事的皇子亲王,你赌陛下不会相信,这判断确实没错。可有了这一次,日后武惠妃必然会对其严加防范。你这顺带坑他的一把,实在是坑得很不轻。”

    “你很少背后说一个无关人,我这也是一时半会想不到更好更快的办法。幸好,就连阿爷也不知道此事根底,人送到云州阿姊那儿,阿姊必然会稳妥安置此人的。”顿了一顿后,王容方才低声叹道,“想想长安朝中某人一句话,便可定千里甚至万里之外一人之生死……此番路上我甚至不自觉地想,是不是咱们于脆隐居山林,便能躲开这些是非?”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杜士仪搂紧了妻子,见其果是微微点头,他便说道,“卢师便是最好的例子。他甚至从未出仕,却只因为名声太大,便被陛下三番五次征召,最后还是崔家五娘子用计,这才使得卢师能够最终脱身,安闲自在地回到了嵩山草堂。更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归隐山林,倘若遇到了一个不讲理的跋扈刺史,甚至只是一个跋扈县令,就能让你身首异处。所以,即便高处不胜寒,也不得不迎难而上”

    “我知道,可是,你在外任这些年,不动声色地布下了那么多暗棋暗手,又推动了很多别人没想到的事。我从前不太明白,可这些年细细思量,总觉得杜郎仿佛预知到了什么,于是在预做准备似的。”王容抬头看了看杜士仪,见其虽是竭力若无其事,可眼神中仍是闪过了一丝惊异,她最终没有多问,只是双手紧紧握住了他的一只手,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会问你这些预备究竟是为什么,我只想说,无论你想如何,我都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幼娘……”

    杜士仪稍稍挪动身子,将王容紧紧拥入怀中。他很想说,如今这看似歌舞升平的盛世,也许并不能长长久久地持续下去,不久的未来便会有一场席卷天下的大战,将这盛世完全打破。然而,这是不论再亲近的人也不能吐露的话,更何况,他不知道将来的走向改变了多少,只能够竭尽全力地先给自己预备好一条条退路。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想过趁着安禄山尚未崛起时,将其一下子于掉,可那样做的结果,也只是自己继续在天子下头小心翼翼混日子。

    生死荣辱委之他人之手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未有凌云志,岂非大丈夫

    足足好一会儿,他方才松开王容,笑着说道:“久别重逢,不知不觉竟是伤感了起来。今天白天一直没工夫陪你,如今天色已经黑了,去后院观星台看星星如何?”

    王容下午只不过是带着杜广元小小在后院转了转,接下来要忙着安排各人将来的宿处,以及盘点筛查后院的婢女仆妇,哪里还知道这鄯州都督府的后头竟有观星台。她本能选择了忘记那些患得患失的事情,讶异地问道:“观星台?谁人竟是奢侈到在这都督府后院造观星台?”

    “还不是当年威震陇右的郭大帅”杜士仪微微一笑,拉着王容站起身来,“不论当初他目的如何,总之如今是便宜了我走吧,今天天气这么好,晚上必然繁星璀璨耀人间”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