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老骥伏枥,夫妻依依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对于天下士人官员来说,长安是梦寐以求的天堂,但对于乙李啜拔和骨力裴罗来说,他们的基业却在漠北,因此每一天逗留都让他们度日如年。偏偏他们朝觐之后正值左相牛仙客去世,诸多事情千头万绪,朝中根本没人顾得上他们。等到李隆基终于下旨杜士仪和他们陛辞,而后放离长安,距离他们抵达长安已经有足足半个月了。

    尽管突厥称臣不是灭国之功,之前朝觐的时候,李隆基也只赏赐了乙李啜拔和骨力裴罗,似乎对杜士仪并无恩赏,而且左相之位又遽然许了李适之。可等到陛辞之日,这位天子却又仿佛是补偿似的,遽然赐爵杜士仪京兆郡公,迁金紫光禄大夫,检校礼部尚书,再赐双旌双节。面对这样的恩赏,杜士仪自然再三谦辞,最终方才领受。而他人虽然就此离开,长安城的宅邸却仍然正在营建,这也让踏上回程之路的他没办法高兴起来,心中沉甸甸的。

    等到宅邸竣工之时,他就不得不和妻儿暂时分离了,就和当年信安王李炜和张守畦将家眷都留在两京一样大唐固然没有那样的死规矩,但有时候边帅还是会主动那样去做。之前他还年轻,旁人多能体谅夫妻之间的如胶似漆,可如今他一迈入四十不惑这一道关卡,别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而且,朔方不少人都跟着他多年了,很容易招人眼,他得好好谋划才是。

    这一次回程,即便每一个人都是归心似箭,但这一路驰驿,却比来时更慢。这次还有中官张道斌奉旨相送,每到州县,他都会力劝杜士仪稍作停留,骨力裴罗和乙李啜拔虽说不胜其烦,可在长安城中就听说中官不可招惹,也就只能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知道张道斌沿路停留是为了索贿,杜士仪便于脆以乙李啜拔的名义派心腹去见了这位中官,送上了一份极其丰厚的礼物。果然接下来一路总算不再磨磨蹭蹭,大半个月后便抵达了朔方灵州。

    杜士仪知道骨力裴罗和乙李啜拔不希望在灵州多做停留,就在当天遣张兴北上,送二人北归,自己便在朔方节度使府设宴款待张道斌。在场文武皆是酒量极豪,他准备的又是更胜长安贡酒的美酒,诸官轮番上阵,终于把个张道斌给灌了个醉醺醺。

    从张道斌嘴里套出不日将归,并不会留在朔方为监军的实话之后,上上下下方才松了一口大气。跟着杜士仪回灵武堂时,李俭便心有余悸地说道:“这等宫中阉宦目下无尘,傲视将帅,若长留朔方,天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们”

    “老将军说得不错,我当初在陇右治了一个牛仙童,可这种事可一不可再。这几年除却御史中丞巡边,不时也会有宦官出为监军,看来得预作绸缪。”杜士仪说到这里,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诸文武,笑着说道,“好教诸位得知,我上奏为诸位请功封赏之事,陛下已经准了。”

    杜士仪获封京兆郡公,进金紫光禄大夫,检校礼部尚书,此事已经人尽皆知,但其他的消息朔方还全不知情。此刻得知升迁的消息,众人无不喜悦兴奋,却碍于已经入夜,不敢高声欢笑。等到众人跟随杜士仪进了灵武堂中,听其说了在长安的种种经过,尤其是宰相更迭之事,方才一时喜色尽去。

    “牛相国若是能长留河西,说不定如今也就不会致使陇右丢了石堡城。”

    这样的因果关系尽管旁人很难理解,但朔方邻近陇右,大多数人都赞同地点了点头。而来圣严也知道这种话题犯忌,当下就此打住了。因为时辰已晚,众人只是略议一番骨力裴罗和乙李啜拔北归之后的种种应对之策,将要散去之时,杜士仪却独独留下了李俭。

    杜士仪上任朔方六年有余,而李俭担任节度副使也已经六年有余,如今已经六十二岁了。大唐向来不禁宗室出任高官,但在李隆基这一朝,如此风气却达到了顶峰,前有信安王李炜这样为一方节帅多年的名将,后有如李林甫和李适之这样的宰相,如李俭这样担任节度副使的反而就没那么显眼了。此时此刻,被留下来的他挑了挑眉,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是朝廷对我这样的老家伙也有升赏?是不是打算把我调到哪去?”

    “并非朝中有这样的风声,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杜士仪见李俭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继续说道,“老将军在朔方多年,与我臂助良多,但如今朔方各处安定,突厥暂时不敢南侵,我只想问老将军,是愿意来日被人斩断我臂膀似的,回朝升任十六卫大将军之类的闲职,还是愿意老当益壮,再去挑一挑一个困难的担子?”

    李俭原本有些愤懑,可被杜士仪这么一说,他顿时来了兴趣:“杜大帅这话怎么说?”

    “如今,安西四镇节度使和北庭节度使不再彼此兼任,而突骑施也因为连年内乱,西突厥余部不是北窜入漠北,就是徙居西域、河陇。而就在不久之前,新上任的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昕,更是被莫贺达于率军攻杀,足可见北庭都护府和安西四镇有多乱。阿史那昕这一死,西突厥十姓可汗一直为阿史那氏把持的历史,恐怕要就此终结了。而因为这么一件事,北庭节度使只怕也要换一个人。”

    杜士仪想起业已转任伊州刺史多年的王翰,虽说很希望王翰就此前进一步,但他很清楚,这一步要跨越出去,绝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王翰乃是文吏,虽则绝非不通武艺,但在军中根基薄弱,即便王芳烈和王泠然佐助,又有封常清为幕佐,要说就此掌握北庭诸军,终究是难度非同小可。

    所以,见李俭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杜士仪便剖心置腹地说道:“老将军出身宗室,从县令到刺史,当过多任亲民官,而后又任金吾将军,朔方节度副使,领军经验丰富,出镇北庭,别人无可置喙。”

    面对杜士仪那诚恳的眼神,想起自己到朔方后那种挥洒自如的生活,李俭哪里还愿意回到长安去当一个有名无实的大将军?可是,北庭节度使这样的要职,即便他有足够的资历和军功,却也不觉得此事真的如杜士仪所说这么容易

    “杜大帅,你我共事多年,我也不妨说一句掏心窝的实话。我说是宗室,却家族衰微,所以才能侥幸躲过武周那场清洗的大劫。好在陛下即位之后,宗室若是有领兵之才,常常能够得以重用。可自从信安王故世之后,我常常会想,就算立下泼天的功劳,仍旧不免被人阴谋算计,就在这朔方养老却也不坏,可偏偏杜大帅你却又在我这冰凉的心里烧了一把火”

    李俭今天晚上领衔灌了张道斌,自己也喝得不少,此时此刻自然而然就带出了深深的愤懑和痛楚之色。他扶着膝盖霍然站起身来,这才看着杜士仪笑道:“杜大帅,虽说你我年纪相差二十岁,可能够相识相交一场,实在是我平生幸事北庭节度使之职如若大帅有办法夺来,我当然求之不得我记得大帅旧友王子羽正在那担任伊州刺史,其他僚友故旧也有几人,别人就不怕调我过去,这所谓杜党的范围越来越大?”

    “君子不党,李老将军可别给我扣帽子。”杜士仪嘿然一笑,继而也站起身来,“至于如何谋取此职,我会尽力想办法的,老将军不用担忧。”

    这一夜,当杜士仪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深夜子时了。他先是要安排张兴护送骨力裴罗和乙李啜拔北归,又要从张道斌口中探话,还得和李俭交心,唯独没空去和妻儿打招呼——不是为了这半个月的小别,而是因为他仓促就定下了和姜家的那桩婚事。更衣洗漱之后,他来到床榻前,就只见妻子还在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一条带着鲜明西域风格的帔帛。

    “这是……”

    “是蕙娘捎带给我的礼物,你这阿爷大概都没打开看过吧?”见杜士仪面露尴尬,随即欲言又止,王容便直截了当地说道,“广元的婚事,你是独断专行定得仓促,可我知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形,你断然不会不和我商量,到底出了什么事?”

    妻子既然如此通情达理,杜士仪便将此次回京种种和盘托出,就连那座工部奉旨营造的住宅也说了。果然,听明白其中险恶,尤其是那座住宅的用处,她不禁用力咬了咬嘴唇,随即方才吐出了一口郁气。

    “官当得越大,就越容易引人觊觎……广元也好,蕙娘也好,幼麟也好,虽说生来便是官家子弟,看似得天独厚,却也要因为我们这样的父母,承担起旁人想象不到的压力。”王容突然伸出手来紧紧抱住了丈夫,心里却生出了一个难以抑制的念头。

    杜士仪的意向她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而为了这个,日后将要面对的,恐怕是更多的险恶。倘若将来,她和杜士仪不得不相隔千里,那么,作为他的夫人,她除了在长安的大宅中教养子女,交游公卿,替他抵挡那些明枪暗箭,会不会面对更加难以抉择的一幕?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