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拖延之计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发现文武部下的眼睛齐刷刷看向了自己,杜士仪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大约是他爱护妻儿的名声远扬,这两三个月妻子回了长安,他日日宿在灵武堂中独守空房,而龙泉又在此刻集议之际不惜敲门打扰,自然而然便让人有了某种猜测。面对那些或暧昧或了然的目光,他只能沉下脸说道:“先商议正事,其他的事先放在一边。”

    李佺还打算拿着年纪的优势,请杜士仪先回去和妻儿团聚,可听到这位朔方节度使如此发了话,他只能冲着其他人耸肩一笑。很快,众人便再次开始紧锣密鼓地商议了起来。

    当说到突厥登利可汗自从吞并右杀伊勒啜所领牧场子民之后,就立刻开始了对周边小部落的不断扫荡,那些中立的小部落不是迫不得已投降了登利,就是拖儿带口投奔了左杀判阙特勒,杜士仪不禁暗自庆幸都播的东迁动作迅捷,否则非得被拖进此次战争的漩涡不可。

    “因为西受降城互市关闭,登利难以得到中原输出的绢帛以及各色金银器皿瓷器等物,所以只能用高压态势对待族民。所以,他已经对下做出了承诺,将引兵南下,迫我朔方重开西受降城互市。”芮怀珍说出这句话后,就只听李佺嗤笑了一声。

    “色厉内荏作势而已。如今登利内受制于左杀判阙特勒,外受迫于回纥、葛逻禄、拔悉密三部,他还要分心来惹我朔方?除非他这个可汗不想当了还差不多!如果他真有那般能耐,先前就不是扣着使者十数日,而是直接把人杀了向我等示威。所以,他以南攻朔方为幌子,借机对判阙特勒用兵,这种可能性最大。如果我所料不差,他应该并不会先向附庸判阙特勒的同罗部下手,因为阿布思牢牢握有同罗兵马,他可能损兵折将却一无所得。”

    “而他却有可能像如今正在争位不休,又因为乙李啜拔横空出世,而越发四分五裂的仆固部下手!”杜士仪接了一句,见众人无不点头,他便收起刚刚听到妻儿归来的笑容,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乙李啜拔北归之后的第一战,如果他能用好人,然后懂得借势,那应该能够就此更进一步。而若是他败了,自然就没什么话好说。可是,我当初既是推了他一把,就不会真的袖手旁观。传命中受降城仆固怀恩,率他本部兵马两千,给我北插阎洪达井!”

    一场集议完毕,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杜士仪在文武众官的目送下,第一个出了灵武堂,而后头的人眼见他渐渐远去,来圣严便笑道:“大帅和夫人还真是恩爱非常。不过,就算是回乡省亲,夫人这一趟走得时间也着实太长了,这都快要三月了。”

    “大帅这么多年都在外任,夫人本长安人氏,也随着辗转各地,和父兄少有时间团聚,再加上小娘子也正在长安,多呆几天也在情理之中。”说到这里,王昌龄便若有所思地说道,“说起来,大帅当过万年尉、左拾遗、殿中侍御史、右补阙、中书舍人,看似京官都已经五任了,可加在一块也没几年吧?十**年间,留京的日子能有六七年就顶天了。”

    “留京听着荣贵,其实却半点本事都施展不开。”

    李佺也接口感慨了一句,唯有张兴在一旁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又想起自己前时上京陈奏时遇到的那两件怪事。他敏锐地感觉到,王容在长安耽搁这么久,恐怕并不单纯是因为想和亲友团聚的时间长一些,而是另有其他隐秘缘由。

    “幼娘!”

    寝堂之中,正看着秋娘整理带回来那些东西的王容听到这个声音,立时转过头去,见杜士仪快步进了屋子,她虽只是与之分别数月,却恍若过了几年,眼下只觉得满心思念仿佛都在这一刻满溢了出来,转身几步迎上前去,她便伸出手来环抱了他的脖子。直到紧紧相拥了好一会儿,她方才一下子意识到这是在寝堂,周围还有别人,而自己早已不是当年云英未嫁的少女,而是当了十几年人妻的一家主妇了。

    果然,就在她努力打点好心情,面上微微异样地松开了手后,便注意到秋娘正用笑吟吟的目光看着他们夫妻俩,而一旁的杜广元则是拉着杜幼麟慌忙别过头去。至于承影和其他几个婢女,也无不一个个急急忙忙躲开目光,但刚才那一幕肯定都目不转睛地尽收眼底。可眼下再怪自己一时忘情也是白搭,她只能用竭力平静的口吻问道:“我和广元不在灵州这些天,你可还好?”

    “当然不好,事情多,家里却冷清,如果没有幼麟在,我都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熬!”杜士仪唉声叹气地答了一句,随即便笑着说道,“既然好容易把夫人盼回来了,这里就都交给她们,我们到后头走走。”

    见父亲仿佛没看见自己似的,不由分说拉起母亲就走,杜广元不禁大急,可他正要出口嚷嚷,一旁的杜幼麟却使劲拉了拉他的手,轻声叫道:“阿兄!”

    “什么事?”

    杜幼麟看着满脸不解的兄长,一本正经地说:“阿爷既是想念阿娘,咱们就别去打扰他们。”

    就在杜广元因为弟弟这话一愣神之间,杜士仪和王容已经出了屋子。于是,他只能悻悻一跺脚道:“我也有不少话要对阿爷说啊,阿姊托我转告的!”

    “阿姊?”杜幼麟顿时眨巴着眼睛,脸上尽是疑惑。

    “阿弟,下次你去长安,我一定带你见见。就是拜阿爷为师学过琵琶的玉奴阿姊,她对我可好了……”

    这边厢杜广元正在对杜幼麟描述玉奴的各种好,那边厢杜士仪和王容来到后院花园时,他方才松开了手。果然,此时此刻的王容脸上除了最初重逢时的欣喜,还有几分怅然。

    “幼娘……”

    “杜郎,我已经照你的意思,让赤毕去预备了。”王容见杜士仪脸色一宽,她又沉声说道,“可是,高力士对杨家人透了几句话,于是就和当年与寿王的那桩婚事一样,杨家上下喜不自胜。杨玉瑶亲自找到了玉华观,说是玉奴的叔父杨玄璬病得快不行了。如果她真的不现身,自己就横剑自尽,死给她看。结果,赤毕前去一查,却得知杨玄璬是借着小病装模作样,打算骗了玉奴就范!他一怒之下,在药中动了手脚,我陪同玉奴到杨家的时候,人已经一命呜呼了。”

    尽管不喜欢用这种草菅人命的手段,可赤毕既然动了手,王容对杨家人的死缠烂打又早已怒急。所以,探病变成吊丧,她就哄了玉奴以期丧在身为借口,怒斥那些千方百计拿话哄骗的杨家人,继而换上孝服拂袖而去。

    王容顿了一顿,又继续说道:“大唐标榜以孝治天下,玉奴又不是朝廷官员,还能夺情,她既然打定主意为杨玄璬守期丧一年,那这一年谁都不能对她怎样!杨家人既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至于高力士,他要怪就怪那个死得太不是时候的杨玄璬!至于过了这一年,赤毕搜罗的那几个女子,也应该已经学会了如何当一个合格的侍儿,届时把她们送到玉奴身边,总能再拖延一时。”

    “若不是杨家人一个接一个死,高力士必有怀疑,玉奴也难以释怀,兴许还能靠这个拖上三年五载。”杜士仪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随即又问道,“你此次回来,玉奴可说过什么话?”

    “玉奴说,她和寿王不睦,人尽皆知,寿王甚至在外声称她贪慕富贵,当年只因惠妃得宠之故方才嫁了给他,如今却嫌弃他不是太子。她对其早已经完全死心,本来还想破罐子破摔,可天底下既有视她如珍似宝的人,那么,她若是轻贱了自己,岂不是辜负了别人的一片好心?”

    本以为李瑁只是绣花枕头一包草,现在看来他当初还高看了这家伙,那就是人渣!

    杜士仪忍不住冷笑连连,可下一刻,他就感觉到王容从背后环抱住了自己。感受着那熟悉而温暖的触感,他突然听到背后又传来了一个声音:“玉奴说,陛下赐给她的那把琵琶,当初是你托十三娘之手敬献上去的,她会将此当成最珍贵的宝物。”

    “这个傻丫头,死物再珍贵,终究有价,怎比得上活生生的人?”

    杜士仪忍不住又迸出了一句傻丫头,随即便用双手支撑着面前的大树,努力逼迫自己收摄精神:“她如今回了玉真观?”

    “寿王宅她是死都不想回去,杨家虽是生她养她,可却都希望攀附她飞黄腾达,玉华观虽好,可师叔也不可能长久带着她居于长安郊外,如今自然是回去了。这次我带着广元回长安,玉奴和广元混熟得极快,那浑小子什么都听她的,我生怕万一他知道什么,只能依着师叔和阿姊的话早早回来。临行前,玉奴还让我带给你这块她手绣的帕子。”

    杜士仪见王容从怀中取出帕子,他怔怔接了在手将其展开,却见那帕子中央,绣着一幅惟妙惟肖的图。一个年轻男子牵着一个幼小女童的手站在一辆牛车前,而那牛车上纱帘半卷,一个年轻女子恰是从车厢中探出头来。一刹那间,他想到当年在成都时,他带着玉奴上元赏灯,随即带她第一次见王容的情景。还记得当时,他为了哄骗年纪小小的玉奴,过后还说那只是一场梦,以至于玉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叫王容为神仙师娘。

    一晃,已经十五六年了。她不是当年紧紧抓着他的手,满脸依恋的幼小女童。而他,也不再只是一个小小的成都令。

    “幼娘。”杜士仪突然反身抓住了王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是十数年之后,天子失道,天下烽烟四起,你会如何?”

    尽管杜士仪无数次露出过不臣的口风,但说得如此露骨,这却还是破天荒第一次。看着面前的丈夫,王容深深吸了一口气,口气毅然决然。

    “我早就说过,杜郎何去,妾身何从!”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