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定子媳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楚国公宅,当姜度得知杜士仪来访的时候,不禁有些莫名讶异。两人前天才刚喝过酒见过面,初步商议了一下儿女婚事,却恰逢牛仙客重病,杜士仪就先走了。可无论如何,如果牛仙客真的死了,其死后空出的左相位子,这才是众所瞩目的焦点,杜士仪和牛仙客交情还算不错,这等时候不在牛家想办法,跑到他这里来于什么?

    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杜士仪匆匆进来之后,让他屏退闲杂人等之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有些傻眼。

    “你之前夸得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闺女,领出来让我看看”

    姜度在呆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到了嘴边的打趣却吞了回去,随即面色凝重地说道:“出了什么事?是陛下想让你家儿子尚主?”

    杜士仪哂然一笑道:“陛下没这意思,但处境却也差不多。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让他尚主,也不愿意他娶皇太子的长女”

    姜度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没有任何犹豫,当即快步走到门前道:“来人,去把小娘子叫来”

    当年姜皎因为什么事而受杖身死,姜度至今都还记忆犹新,所以,他固然表现得对天子全无愤懑,忠诚而恭敬,可心底里的恨意却从没有一天消弭过。正因为如此,皇太子李亨明里不显山不露水,暗地里却算计这种勾当,他可谓是深恶痛绝。

    于是,从杜士仪口中得知他如何设计了姚闳,牛仙客又如何竭尽全力提醒此事,他不禁摇头叹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帮牛仙客报了一箭之仇,让那居心叵测的姚闳自食恶果,又白送了李适之一个人情,让他不得不照拂牛家,也难怪牛仙客不惜点醒你。不是我自夸,虽说我只是个闲散国公,可越是如此,这桩婚事越不容易被人诟病,更何况我家六娘可是优秀得无以复加。”

    他正说到这里,门外便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阿爷叫我?”

    “六娘,快进来。”

    随着姜度的声音,一个少女便大大方方地进了门。只见她一头秀发乌黑发亮,简单的螺髻上只有两枚蝴蝶纹蔓草金簪,和公侯之女常有的富丽发饰大相径庭。身上轻容衫子杭绸半臂,下着郁金裙,走路不疾不徐,环佩无声,显得极有教养。大约是因为事先知道屋子里还有客人,她见到杜士仪的时候也并不惊讶,裣衽行礼后,随着父亲的指引叫了一声杜叔叔。

    尽管自己早就不是第一次被人叫做杜叔叔了,可是,用选儿媳妇的目光来审视一个未婚少女,杜士仪却还是第一次。这种事情他原本还打算托付给固安公主,或是等王容回京再办,可儿子既然已经被人惦记上了,他也就顾不上这许多。乍一见面,姜六娘给他的印象颇为不错,可想到自家上蹿下跳好武争强的长子,他不禁生出了一丝担心,但随即就被他硬压了下去。

    不论如何,总比迎娶一个公主或是郡主进家门的好而且大唐不比后世,若是定下婚事或是婚后不和谐,退婚和离婚也不会过分伤及女家

    可这终究关乎到人家的终身,杜士仪还是看了一眼姜度。姜度恰也在此时看了过来,见他面露忧心便嘿然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姜度算是长安城有名的不要命,谁敢和我抢女婿,我非得和他好好理论不可你家广元我见过,虽说皮实不安分,可男子汉大丈夫,都和你一样沉闷有什么趣味?我家六娘保管能把他管得严严实实的,你放心,这天底下盲婚哑嫁的夫妻多了,没那么多不和”

    姜六娘这才醒悟到父亲和这位杜叔叔竟是在谈论自己的终身大事。大唐的女郎没有那许多娇羞,她幼承庭训丨落落大方,此刻只是微微红了红脸,耳朵却竖了起来。她固然是第一次见杜士仪,可这位名声赫赫的朔方节度使她却听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无论是其传奇的科场连中三元之经历,还是其出乎意料娶了富甲关中的王元宝之女为妻,抑或是其二十多年仕途始终平步青云,每一样都让她好奇极了。

    可她没有听到杜士仪说什么豪言壮语,取而代之的是一声长叹:“姜四,你我相交不止一日,我虽第一次见你家六娘,却也觉得举手投足娴雅不凡,可我家广元从小就爱舞刀弄枪,书固然是在我和他阿娘的逼迫下没少读,可却谈不上什么文采,只能说不粗鄙罢了。他年方十三就被我送到了东受降城军中操练,弓马娴熟,武艺也还说得过去,军中将卒倒对他颇为信服,可对于两京贵女来说,他那样的可未必就是良配,所以,我得先对你家六娘提个醒。”

    姜六娘见杜士仪朝自己看了过来,她就是再大胆也有些慌乱。可见杜士仪的眼神并没有长辈的居高临下,而是温和可亲,她便渐渐镇定了下来。哪怕两京贵女如今多可经常出门,呼朋唤友,可并不代表在婚事上就能自主,这样的大事,杜士仪竟然肯询问自己,她不禁生出了一个念头。

    弓马娴熟武艺卓绝,军中将卒信服,纵使文采稍逊,可人无完人,总比两京那些只会在脂粉堆中厮混的贵介要出色吧?

    于是,她在轻轻咬了咬嘴唇后,便抬头看着杜士仪道:“有杜叔叔这样的父亲,想来杜郎君定然是出类拔萃之人

    “六娘说得好,这才是眼光”姜度对自己女儿的这句话满意十分,当即笑看杜士仪道,“杜十九,怎样,我女儿可是已经肯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多不喜欢你家六娘,非得这么快把她嫁出去。”杜士仪嘴上这么说,手却在腰间解下了一枚悬着红丝绦的玉佩,随即走上前递给了姜六娘,“这是取西域于阗美玉,玉匠精工雕琢成的,虽不算贵重,但仓促之间,便先以此物文定。”

    见姜六娘连忙收下拜谢,他便转身看着姜度道:“内子既是不在京师,我只能舍下一张脸去求玉真观主替我张罗一下了。至于剩下的,你也悄悄预备一下,先把八字送去,找个可靠的卜者合一合,争取立时把婚事定下,以防节外生枝”

    直到杜士仪告辞离去,姜六娘方才有些迷惑地抬头看着父亲道:“阿爷,杜叔叔似乎是……很急切的样子?”

    “你说对了,虽说我本来已经替你去游说了他一番,可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转折,不过这也说明,杜广元那小子是注定了要当我女婿。”

    姜度笑吟吟地摩挲着女儿那螺髻,这才低声说道:“如果不是有人盘算上了杜广元,只怕这一桩婚事还得再磨磨。别人不知道,我却猜得到,杜十九那家伙当初和他媳妇绝不是仅仅天子赐婚那么简单,而是恐怕早就相识相知了,所以他才这么担心盲婚哑嫁。六娘,你记住,杜十九和他媳妇教导出来的儿子,自然不会差可是,他们这一双舅姑,那才是最省心的”

    牛仙客病发五日之后便骤然过世,在朝中一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李隆基对此极为惋惜,得知牛仙客将昔日赏赐全都封存不敢擅动,他对这位宰相的节操更加赞叹,不但追赠牛仙客为尚书右丞相,而且命内府赐绢千匹,布五百端,以助丧事,甚至亲自定下了贞简二字作为谥号。而在百官无不翘首等待着新任左相之际,他也并没有拖沓此事,几乎立时宣布了人选。

    以刑部尚书李适之为左相

    消息一下,几家欢喜几家愁,为杜士仪抱屈的大有人在。可几乎只隔了一天,另一个大消息就横空出世,让无数人目瞪口呆。

    杜士仪为长子杜广元聘嗣楚国公姜度女为妇因为其妻王容不在,他竟是亲自去请了玉真公主和固安公主代主定礼之事。

    杜士仪是什么人?朔方节度使兼安北都护,关内道采访处置使,上柱国,泾阳侯。刚四十岁的他被无数人视之为炙手可热的名臣,出将入相指日可待。

    姜度是什么人?嗣楚国公,太仆卿员外置同正员,闲散的贵介,出了名饮酒作乐不务正业。当然还另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李林甫的表弟。这样两个人,昔日有过交情大家也是都知道的,可儿女亲家是多重要的事,尤其这还是长子的婚事,杜士仪竟然就这么突然决定了?

    就连李隆基骤然听闻此事,也不禁意外得很:“京兆杜氏乃是关中著姓,更不要说杜君礼如今正是得意之时,也不知道多少人上赶着想要嫁女儿给他,怎么会让姜四抢了先?”

    侍立一旁的高力士便笑道:“大家忘了,当年杜君礼能够连中三头,姜度还帮他造过势,更何况,已故楚国公的事,也多亏了他直言,所以和姜度一直交情不错。姜度没有儿子,女儿也只一个,听说之前在长安城几乎挑花了眼,如今杜君礼回来,他死皮赖脸一定要和人做儿女亲家,杜君礼兴许也拗不过。”

    姜度没有儿子,女儿也只一个,李隆基也隐约记得听说过,此刻高力士这一解说,他想起当年姜度那熟悉的惫懒嘴脸,当即大笑了起来。

    不论如何,又不是和宰相或是其他边臣联姻,杜士仪长子娶了姜度之女为妇,倒是令人放心了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