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投君所好,忍无可忍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二百顷……那就是四万亩

    李隆基之所以会在源乾曜等人引荐,又仔仔细细琢磨过了宇文融的奏疏之后,立时开始大刀阔斧地将检括逃户之事推行天下,如今更开始括田,就是因为这天下升平之后,国库赋税却并没有显著提高,而与此同时,天下户口数亦是让人心下存疑。而他对于诸王宗室本就是打心眼里忌惮,否则也不会摒弃从初唐至今,常有诸王宗室出为刺史都督的制度,把人悉数召回京城。此时此刻,他用犀利的眼神紧紧盯着宇文融,久久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宇文卿果然没有令朕失望。”李隆基一捏紧了身旁的扶,突然开口问道,“既然括田初见乱象,宇文卿觉得应该如何?”

    见天子果真对自己所言深信不疑,进而询问对策,宇文融只觉得欣喜若狂,慌忙深深躬身后就直起腰来,斩钉截铁地道:“其一,括田之事,臣请先从职田开始请收天下官员职田,然后按此前田亩之数,每年每亩给职田钱仓粟二斗,如此职官不患每年钱粮减少,而臣亦可清点职田数目,建为公田”

    “此法甚好,准”李隆基几乎想都不想便重重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了深深的欣悦,“财计大事,宇文卿不愧是专家。”

    这样一条兴许会牵动深广的提议竟然得到了首肯,宇文融只觉得jing神大振:“其二,恕臣斗胆,陛下,括田之举,不但那些悄悄隐瞒田土的百姓会反感抵触,这些年来兼并田土无数的王侯公卿亦会暗怀戒心。而蓝田县主胡作非为,如今万年县廨业已宣判,而宗正寺业已行文那王,对其施以训丨诫,若以其私占田土为引再行申斥,亦或是其他惩戒,足以杀一儆百。”

    即便宇文融就是自己赏识并举荐给天子的,此刻源乾曜听到这前后两个主意,亦不禁为之悚然,暗叹了一声好大的胆子然而,当李隆基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又朝自己看了过来的时候,他沉吟片刻便开口道:“陛下,第一条臣无异议。但第二条……怕只怕会有反弹。”

    “源相国此言差矣”宇文融正在兴头上,即便面对荐主源乾曜,依然敢于侃侃而谈,“括田之举,难处不在京兆府一地,而在于天下各道。若是天下百姓都看到了陛下的决心,必然会心怀凛凛然,不敢再有阳奉yin违相形之下,即便检括王侯公卿的私田,却只在其次了。臣不敢隐瞒陛下,为的只是立威,而并非旨在针对他们。”

    “宇文卿做事,什么时候开始遵循兵法了?”哪怕自己当初打击岐王和薛王的僚属和亲朋,也不会做得太过头,然而这一次蓝田县主实在是犯了他心头最大的忌讳,再加上那王儿女众多,对蓝田县主也没多少情分,故而李隆基并没有多大顾忌,略一思忖便颔首道,“此事你自行斟酌,朕只当没听见你今ri的禀报。只需像你不数月便检括出八十万逃户一般,也给朕括出几十万亩良田来,那朕何惜区区一个蓝田县主?”

    “陛下圣明”

    该禀报请示的事情已经成功了结,宇文融也没打算在御前多作停留,又道了几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待要告退时,他突然瞅了一眼源乾曜,心中生出了一个起头并没有想好的念头。略一思忖,他不禁觉得此事颇有可为之处,因而顺势道:“另外,臣尚有另一件事敬启陛下。万年尉杜士仪自从入仕以来,历经万年县试和京兆府试,全都让人无可挑剔,而其署理户曹短短数ri,却又如期向臣呈交了括户的籍册。如今蓝田县主一案,他又公正明允,深得上下百姓称许。

    更重要的是,他署理户曹期间毫不居功,将此前主管户曹却病倒的郭荃举荐给了臣,所以臣如今京兆府括田之事方才能这般顺遂。他从前不过三头登科,如今却又展露峥嵘,如此才俊,即便万年县为天下第一县,却也不足以尽其才。臣虽微末之身,却斗胆举荐于阙下。”

    源乾曜不想宇文融最后竟来了这一招,意外之余不禁露出了笑容。李隆基最爱以太宗李世民为榜样,最喜欢听人赞誉天下英才尽入彀中,因而大臣举荐人才而他考察之后觉得果真得人,那便会得到相当的嘉赏。如他举荐宇文融,而宇文融又得重用,李隆基便几度对他褒奖有加。没想到宇文融自己不过刚刚上了一个台阶,就已经知道引荐别人了,果然没辜负他一番苦心

    李隆基当初在杜士仪制科独占高第时,就曾经打算授其近臣之职,如今听得宇文融这番话,他不禁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更是赞许地连连点头道:“宇文卿果然不负朕望,不但虚怀若谷,更能够举荐贤才,此事……”

    尽管源乾曜很赞许宇文融的举荐,但看到天子微微一顿,仿佛有所踌躇,他便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正se道:“陛下,杜十九郎出仕至今,尚不足一年,年终考评尚不得,更何况,京兆府试解送的这些举子,尚需参加明年省试,选材是否得人,还得看来年。故而若要超迁,不若等年后再行,如此可使人心悦诚服。然则宇文监察如此举才,可见一片公心。”

    “那就暂时搁置一阵子。”

    李隆基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等到源乾曜和宇文融相继告退出了紫宸殿,他捋着下颌那一丛黑须,突然想起了太宗皇帝和魏征的那一段千古佳话。

    若无太宗皇帝,自无魏征直谏;而无魏征直谏,又何来太宗皇帝虚怀纳谏的名声?宋憬之直,未必逊于魏征,他如今将其搁置,却总有一天还需将其启用。至于年纪轻轻的杜士仪……其和宋憬有几分相似的忠直,倘若为谏臣,确实比万年尉更合适

    但使他能超越太宗皇帝,成为大唐圣主,哪里会容不了逆耳忠言?

    涉及蓝田县主家中的那三桩官司暂时告一段落,杜士仪又私底下请托了郭荃帮忙,请其利用括田判官之便,将蓝田县主私自占田之事通报给宇文融。做完这些,他知道自己能用的段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只有静观其变。只是,那些堆积案头的状纸却让他很是为难。

    他很清楚自己绝没有如今坊间传唱的那般公正明允不畏强权,那只是他的保护se而已。他只能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亲朋,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保持公正无私,没有能力保护所有人。如今背负了那样的期待,他只能硬着头皮秉公处置了几桩所涉之人不太棘,而且可援引蓝田县主判例作为参照的案子,眼见本该主管法曹的万年尉王璞竟然还在装病,他不禁憋了一肚子火。

    崔家已故赵国公崔谔之谭祭在即,杜十三娘已经带着人赶了东都参加这一除服祭礼,因而偌大的私宅中不禁有几分冷清。此时此刻,在书斋中来来回回踱着步子的他依稀觉察到有些不对劲,转身见岳五娘已经进来了,他不禁叹了口气道:“岳娘子,以后进来了麻烦出个声,我这胆子都快比你吓大了”

    “哦,名震天下的杜郎君竟然这般胆小么?”岳五娘嫣然一笑,旋即便问道,“叫我来有什么事?张已经抵京了,如今政事堂可有两位张相国,也不知道别人要如何区分,我还思量着什么时候那儿打探打探小和尚的下落。”

    杜士仪听惯了她这动不动就翻墙入户的大胆,可此刻他拜托的事情也脱不开此节,因而只能当成没听见,咳嗽了一声便开口道:“我有一件事要拜托岳娘子。我如今署理的万年县廨法曹,原本该是万年尉王璞掌管的。可他这一病就是一个多月,到现在还像缩头乌龟,我实在是不耐烦了据我所知,他如今riri卧床读书,病情早已痊愈,所以,我想请岳娘子帮我一个忙,让他在光天化ri之下出来,也好让人看看他已经没病了”

    “这件事么……”岳五娘秀眸微亮,狡黠地问道,“杜郎君有什么好办法?”

    “河东王家亦是名门世族,王璞从小养尊处优,没有吃过任何苦头,坐卧都讲究整洁雅致,熏香都是上好的,平素也都是风花雪月,喜好禅宗佛理。”杜士仪着这些从文山他们那里打探到的消息,顿了一顿方才若无其事地道,“我很想知道,在韦明府前探病的时候,来上这一招,他是会立时晕过没病变成有病,还是会立刻跳起来,有病变成没病。不管那一种,韦明府的忍耐应该也都到极限了”

    “哪一招?”

    等杜士仪轻轻出了那几个字,岳五娘的脸se登时变得异常古怪,好一会儿方才轻哼道,“你倒是会出馊主意。若非我和师傅什么苦都吃过,这种坑人的事你再求我我也不敢答应罢了,不就是演一场鸡飞狗跳的好戏吗,等你定好时间,就对我一声,保管让他露出真面目来”

    jing彩推荐: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