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败者黜,胜者升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用一招胜负手坑死了范承明,杜士仪却并没有就此放松警惕。杨思勖尽管已经把话透明白了,但朝中的事情素来是没个准,只要人没走,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因而,在接下来那些天里,他就仿佛没有发生过范承明带着护军前来搜捕所谓吐蕃密谍之事,甚至连提都没提,可禁不住那些护军原本打了鸡血似的跟着范承明忙活了一趟,最终扑了个空不说,还险些冲撞了圣眷正隆的辅国大将军,那怨气可是已经大得冲天了。

    就在当天,有人在酒醉之后就把这件事说了出去,一时间,益州长史范使君竟然误把奉命到成都公于,正和杜士仪商谈的辅国大将军杨思勖当成了吐蕃密谍,这话几乎被人当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谈。还是成都县廨派人出来维持,言辞强硬地禁止胡言乱语,明面上的这股议论风潮才算是稍稍止歇,至于暗地里说三道四的,那是谁也不能禁绝。于是,不过十数日后,当范承明调任岳州刺史的时候,上上下下全都不以为意。

    这都闹出如此大笑话了,这位范使君怎么还能在蜀中呆的下去?

    张嘉贞当初走的时候静悄悄没有惊动一个人,而范承明此番启程赴新的任所,同样孤零零无人相送。带着随从策马出了成都城东门散花楼,他抬头看了一眼那座已经屹立了百多年的建筑,心中竟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念头。

    当初张嘉贞从益州长史被贬台州刺史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情?

    不过,他须臾就没心思再去思量张嘉贞了。这位前任中书令终究是东山再起了,就在此前两个月,张嘉贞拜工部尚书,转任定州刺史,掌管北平军,封河东侯。即便张说还牢牢坐在中书令这个位子上,终究不可能再对其出手,反而还得思量天子此举是意在对其当初罢相的补偿,还是对现任宰相的敲打。恰恰相反,他如今转任岳州刺史,还不知道何时方才能洗掉此任益州的耻辱和尴尬,重新回到天子的视线。

    “杜……十……九”

    咬牙切齿地迸出了这三个字,范承明一把死死抓住了缰绳,直到身下坐骑因为缰绳勒得太紧而发出了一声嘶鸣时,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且让你先风光一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随着范承明离任,原先的益州大都督府陈司马署理长史,并主持整个大都督府事务。这位陈司马就比范承明要会处事多了,正式署理长史之职后,他就请了杜士仪过府,摆了一桌私宴请二人小酌一番,委婉表示自己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性子,希望杜士仪多担些职责。杜士仪早就打听过陈司马的为人秉性,知道人是真的恬淡不喜争斗,他自然表现出了十分的恭敬和客气来,竟比之前在范承明面前还更像个下属。

    等到从陈司马那里辞了出来,杜士仪却又约了韦礼,在韦礼在成都城内的私宅请了陈司马赴宴,敬酒时分隐约透露出自己此前种种无奈,又将杨思勖此前来意隐晦地透给了这位真正的主管上司。果然,陈司马听得茶引一说,又闻听两税法接下来很可能会在自己所辖试行,他的脸色就立刻变了。把实施了多少年的旧法换成新法,其中反弹可想而知,但若是再加上茶利,兴许能够弥补平息一下。

    “杜明府,吐蕃谋求市茶一事,你觉得真可行?”

    “真可行”

    杜士仪信誓旦旦地对陈司马做出了保证,随即又推心置腹地说道:“陈司马,茶之一物,于我等中原人来说,不过是让人心旷神怡的饮品,即便没有,也不至于真的就过不下去,但只要吐蕃人喝惯了茶水,从前的树皮熬水就再也喝不下去了。这便是所谓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因为,他们是真的需要这样的饮品来解除油腻和青稞之热。所以,我可以断言,只要三五年间,将蜀中原本抛荒的山地全部种上茶树,都未必足够供应吐蕃人所需”

    韦礼和陈司马此前并不认识,但他一个姨母嫁入了陈司马的母家,今天就是借此机会方才请到了王刺史。杜士仪既是开了口,他自然也跟着描绘美好前景,最终成功打动了对方——又不要担责任,只要对接下来杜士仪的主政不要指手画脚就行了,有范承明的先例在,陈司马如何还会没事找事于?更何况,杜士仪那种恭敬请示的态度和传闻中截然不同,这也让之前一年都没怎么和杜士仪打过交道的陈司马心情颇好。

    “一切杜明府只管放手去做”

    当终于把陈司马送走的时候,杜士仪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撵走了范承明,安抚好了陈司马这现如今的真正顶头上司,他终于不用在做事的时候一个劲提防着背后用人捅刀子当他忍不住大大伸了个懒腰的时候,肩膀上却搭上了一只手,他扭头一看,却发现是韦礼正站没站相地直接的靠在了他肩膀上,脸上赫然是如释重负的表情。

    “送走了瘟神,安抚好了大神,我这糟心日子终于到头了话说杜十九你实在是不够意思,把我放在范承明眼皮子底下,竟然是为了给他添堵的他也不知道在我身上浪费了多少人力精力”

    “不然还指望你真的通风报信?”两人既是同科,又是同乡,如今又在同一座成都城中,身为知心好友,杜士仪没好气地擂了韦礼一拳的同时,却又咧开嘴笑了笑,“不过现在开始,就有的是你忙碌的时候了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张简不日也要到蜀中来。”

    “你好大的手笔”

    韦礼登时大吃一惊,随即便扶额笑道:“这下可好,光是蜀中,咱们开元八年这一科就已经有三个人了不过张简总不成再到成都来吧,那样却也太显眼了一些。”

    “他是来就任蜀州司户参军的。”

    杜士仪并没有明说,张简此来正是接任蜀州司户参军任满的杨玄琰。和他以及韦礼不同,张简虽并非真正的寒素,但家族根基在江南,而且他又不是家中嫡系,所以官路并不算通畅,第一任就只能求外官,任满之后,倘若不是崔俭玄给他写信时提到张简回京候选,这第二任官职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调任蜀州司户参军已经算是理想的结果。大唐的进士科固然金贵,可一年数十人,十年便是数百人,再加上明经和门荫那庞大的人数,寻常人要出人头地简直难如登天。而张简离京三年,当年京兆等第时的风光,早已经为人淡忘了。

    想着想着,他陡然之间记起杨玄琰不日就要返回成都,到时候杨家人不知道是会继续留在蜀中,抑或是回京候选,他不禁有些微微失神。收了玉奴为徒,原本只是一时兴起,可如今一想到如果真的要见不到那个小丫头,竟是有些说不出的想念了

    “杜十九?”

    他一个激灵惊觉过来,随即就笑着打了个哈哈:“等张简过境成都,咱们做个东主,好好聚一聚”

    “那是自然。”韦礼敏锐地看出杜士仪刚刚在走神,此刻答应了一声,冷不丁开口说道,“对了,有人说云山茶行那位慧娘子,便是你金屋藏娇的美人,未知是空穴来风,还是真有此事?”

    “你怎么也信这等无稽之谈”杜士仪想也不想便哂然一笑,不等韦礼深究,他就打了个呵欠说道,“这天色都要晚了,再不走就是夜禁。下次再来你家蹭饭,我先走啦对了,知会你一声,你这司户参军不日就要升录事参军事,你自己心里有个预备”

    眼见杜士仪就这么一摆手扬长而去,韦礼看着他的背影先是一愣,随即不禁哑然失笑。他这个司户参军上任之后,就是主持了成都县试和益州州试,其他的什么事都没于,这轻轻巧巧的升迁不消说,除了杜士仪的背后使劲,就是家中京兆韦氏那些大佬的背后运作。

    尽管录事参军和六曹参军一样,都是曹官,但录事参军管的是纠察各曹,主管军府众务,换言之,除却长史司马这样的高官之外,录事参军是所有属官中品级最高的。一个正七品的益州大都督府录事参军事,在寻常官员的仕途中,兴许是要千辛万苦方才能够攀上的一个高点,但对他来说,这正七品下到正七品上的一步,却只是犹如一条小沟壑一般。

    那么,杜士仪这个到了蜀中之后就一直不曾消停过,通过宋憬和源乾曜掀起的那一次次大风大浪,又是究竟为何?就算他很可能在杜士仪之后留任成都令,但他之后,杜士仪就真的有把握继任者还能够继续秉持善政?

    如今已经是深秋,天色一暗,冷风袭人,从韦家出来,杜士仪上马之后就裹紧了身上的氅衣。等一路回到成都县廨时,门前差役殷勤地打起了灯笼,却是陪笑说道:“明公,隔壁杨宅主人杨公从蜀州回来后便亲自到县廨拜访,得知明公不在,留下拜帖之后,说是改日再来。”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