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

作者:府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真定城南门之下,此时此刻马军齐集,将卒们正在检视着身上的甲胄兵器和鞍装备,虽是人员众多,却是气氛沉郁,听不到任何说话的声音。在他们周围,正聚拢着很多团练兵,人们同样默默地注视着这些正要出征的将士们,谁也没有出声。这样僵硬的气氛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各位小兄弟们,杀出去毁了那冲车之后,就突围吧,你们已经做得够多了”

    有人起了一个头打破沉寂,人群中顿时骚动了起来。一个老者上前紧紧扶住了一个左臂还缠着一层层白棉布,显然伤势还未痊愈的年轻士卒,颤抖着说道:“你们又不是咱常山人,却为了真定打生打死,咱们满城父老乡亲都很感激你们。杀出去找援兵,找了援兵再来救我们”

    “仆固将军是好人,他的恩情咱们会一辈子记得那些伤员咱们会留在城中好好照料,不会让他们受半点委屈的

    “之前是你们一次次救了咱们性命,这次也该咱们还这个人情了”

    当仆固砀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尚未下出城突击的命令,麾下兵马就已经都聚拢在了这里,仿佛是早已知道他的打算一般。刚刚,颜杲卿和袁履谦对他说出了那样的话,如今,团练兵们也在城门之内对他们说出了同样的话,这重合的一幕让他心头五味杂陈。一面是无情无义的天子,一面是有情有义的官民将卒,而他现如今不得不出城,而这次出城之后,他不可能再带着残兵侥幸攀绳回到城中,而是要奋力突围,丢下这满城数万军民

    毕竟并肩奋战了这么久,他实在是难以下达这个命令,更咽不下这口气可是,从理智上来说,颜杲卿的这个请求,团练兵们的这个请求,是眼下唯一的出路,否则他这些纵横战场的仆固骑兵就会被生生困死在这座真定城中然而,他又怎么能够欺骗自己说,能够找到援兵?南面汤阴的唐军要打下邺郡,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那里和常山中间还隔着两郡,他能够做的,也只不过是往井陉关逃窜,为自己这支兵马找到一条生路而已。

    想当初他突入河北道时,可曾想到会有这么狼狈而可耻的一天?他日后怎么有脸去见父亲?

    已经几乎把嘴唇咬破的仆固砀没有想到年轻的妻子,没有想到幼小的儿子,他在环视了自己带出来的这些仆固子弟兵一眼,见他们人人面露愤色,他言简意赅地说道:“上马”

    第一个翻身上了马背的他高高举起了刀,仿佛是在向真定城,向这些并肩奋战过的人告别和致敬。这些人只是团练兵,在被招募之前,有些在乡间种地,有些在给蒙童教书,有些在给富户做工,有些也曾是考过功名的士人,更有些则只是被人唾弃游手好闲的游侠儿。可是,在这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艰苦战役中,他们虽然也有怯战的,有后退的,有见血呕吐的,有险些因为死伤而癫狂的,可最终都坚持到了眼下这个关头

    “我会回来的”

    从牙齿缝里迸出来这几个字,仆固砀突然又提高了声音吼道:“我们都会回来的我仆固部的勇士们,随我杀出去”

    “杀”

    随着城头万箭齐,暂时阻止了敌军攻城的势头,南面城门终于徐徐打开,就只见仆固砀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身后的铁骑汇成一股洪流,用最暴烈的方式席卷向了阻挡在面前的一切事物。只不过是一个突击,叛军前阵固然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但仆固砀也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身边也有好几个战士在厮杀之中跌下了马背。在这样的杀戮场中,不可能去救人,也不可能为了袍泽停下脚步,他只能奋力杀向前方。

    至少要毁了那辆冲车如此一来,也许还能为真定争取到几分生机,哪怕一天也好,哪怕一个时辰也好

    帅旗之下,同样是一宿未眠的蔡希德和安守忠自然不会忽略那一支冲出城的兵马。安守忠还未开腔,蔡希德就沉声说道:“安将军,敢请亲自上阵,务必要阻拦住他们冲车毁了可以再造,可这支兵马要是挡不住,哪怕夺下真定城,幽燕境内也不得安宁那些骑兵是漠北仆固部的战士,带兵的是仆固怀恩长子,如果能够拿下他,我们就能和杜士仪谈条件”

    安守忠虽然不是最乐意用自己的兵马去打这样硬碰硬的仗,可蔡希德已经分明是豁出去了,如今更是通过牺牲步卒和那辆冲车,从而牢牢拖住这些来敌的步伐,因此他也不好推搪,深深吸了一口气便招呼了本部兵马,朝那支似乎勇不可挡的敌军呼啸而去。他这一走,蔡希德方才喃喃自语道:“如果崔乾佑的陌刀军还在……”

    如果崔乾佑那支视之为珍宝的陌刀军还在,那么,一定能够在此时挥最大的作用,怎会教仆固部骑兵逞威?对于同罗和仆固铁骑,安禄山垂涎三尺早非一日,可那是杜士仪藏得最深的禁脔,甚至为此一而再再而三地饶过有异心的阿布思和乙李啜拔,竟是完全碰不得。如若当初能够招揽这些兵马在旗下,怎会进攻关中而不得,又丢了洛阳退守河北?

    战场之中,仆固砀所向披靡,终于杀到了冲车之前。然而,他并没有如同从前几次那样,下令泼上火油加以焚烧,而是在几桶火油泼上去之后,他立刻把人召唤了回来,等退出数十步远处后,方才厉声叫道:“点火,抛掷震雷

    在他的喝令之下,前排约摸数十个身形壮健的汉子从马褡裢中取出竹筒之类的东西点燃引线,奋力往冲车抛掷了过去。这一动作让叛军全都摸不着头脑,尤其是那些竹筒有些引燃了冲车上的火油,其他的到处乱滚,仿佛并没有丝毫作用,他们顿时只以为是仆固砀虚张声势。可随着那一支骑兵往西面冲杀而去,他们正要奋力堵截的时候,却只听身后猛然传来了连声爆响。

    除了那几乎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外,距离竹筒最近的人有的被气浪掀翻,有的马匹受惊,而那冲车陡然火光大作,烟雾腾腾,却又掩盖了随着爆响四射开来的无数乱七八糟东西,也不知道射中了多少人,多少坐骑。和实际杀伤力比起来,这样的不明攻击物对士气的损伤方才是致命性的。一时间,竟是没有多少人想着追击仆固砀那支兵马,就连亲自率军追击的安守忠也吓了一跳,心中不由自主打起了退堂鼓。

    那是什么东西?安北军中的秘密武器?倘若到时候仆固砀对他也来这么一招怎么办?蔡希德那个老家伙,不是故意借着我初来乍到,不知道这支仆固部骑兵的手段,所以才把最艰难的任务交给了我吧?

    注意到军心的动摇,蔡希德登时为之大怒。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怒声叫道:“调左翼铁骑六千,和安守忠大军合围,务必给我拿下仆固砀”

    不论仆固砀为什么把这莫名手段拿到最后方才使出来,可他就不信凭借自身这过五万大军,就拿不下这区区数千人

    真定城头上,当看见那辆冲车冒起滚滚浓烟,最终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时,守城军民顿时欢声雷动。尽管叛军已经架起云梯攻上了城墙,尽管连日的苦战之后,之前颜杲卿在敌后苦心孤诣囤积的箭支已经快要用尽,尽管城头只剩下了团练兵,可城中的粮草还充足,经历了一个多月苦战的军民已经有了坚韧的意志,最重要的是,自太守以下,从河北各郡县投奔而来的官员已经决心赴死

    当颜杲卿亲手砍杀了一个攻上城头的敌人之后,城头也不知道是谁大叫嚷嚷了一声。

    “万胜”

    “仆固,仆固万胜,万胜”

    无数的呐喊声在城头上响起,此起彼伏的声音传入云霄,传入战阵。正在奋力冲杀的仆固砀只觉得浑身上下仿佛被注入了无穷无尽的力量,竟是在数人包夹之下,一口气又连杀两人,其中一刀甚至将一名叛军几乎活劈两半。脸上身上全都是血的他便仿佛天上煞星下凡,就连见惯杀戮的幽燕叛军,也情不自禁地生出了几分怯意。

    不但是他,每一个仆固部的将卒全都是这样悍不畏死的势头,不管周遭有多少敌人,他们都会蛮不讲理地直撞上前,哪怕肩膀上甚至胸膛上插着刀子,他们也会奋起最后一点力气,把敌人从马背上掀翻下来,用兵器用拳头甚至用牙齿,在敌人身上留下自己的最后一丝印记。

    安守忠已经打得从心底直冒寒气,第一次明白为什么蔡希德五万大军围城,居然损兵折将都没能拿下一个区区真定。他此刻不可能分神去统计麾下兵马的伤亡,可仅仅是肉眼能够看见的战况,他就知道自己这一趟和蔡希德合兵是亏了大本。于是,当现蔡希德又调来一支骑兵加入围困仆固砀兵马的时候,他再也没有最初的雄心壮志,咬牙切齿地下令道:“我们已经给他蔡希德做得够多了不能在这里拼光了儿郎们,退”

    只是这一进一退的变化,仆固砀敏锐地察觉到了。知道此刻是突围的最好时机,他当机立断,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将军令传达到了剩下的兵马之中。

    挥兵往西能够冲破围堵到井陉关,和河东兵马会合,把援兵带过来,那才是真正的胜利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征战岁月 水浒求生记 无敌升级王 望族毒女 辛亥大英雄 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大世争锋 重生超级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