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书院扬威(2)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在座的都是各家的小姐,见一个容貌不错的家丁走上了前台,心里都有些奇怪。

    林晚荣是什么人物,做经理的时候,手下大几十号人,每天侃侃而谈,那是家常便饭,又怎么会惧怕这种小场面。

    他走上台去,目光四周一扫,微微一笑道:“各位小姐,大家好。我叫林三,乃是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大家都叫我三哥。”

    台下诸人皆都好奇的看着他,洛凝见他神色自然,笑意殷殷,心道,这人天生就没有怕的主么?大小姐见他上了台去,面对诸多目光,却无丝毫惧意,心里又是欣慰又是迷茫。

    林晚荣对萧玉若笑了一下道:“我们大小姐去过许多地方,这江苏周边诸省,也去了无数次,可是她却没有办法与大家分享她的游记经历。为什么呢?因为她是萧家的掌门人,她要为萧家的生计而奔波忙碌,名山大川固然风景绝丽,她实在得不了空去欣赏这些,因为她的责任太重,她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奔波在路上。”

    林晚荣的声音低沉,大小姐咬住嘴唇,拼命的抑制住将要夺眶而下的热泪,台下却是鸦雀无声,在座的绝大部分都是女子,林晚荣短短几句话,却勾起了她们严重的同情心,想想萧大小姐与自己一样,同样是一介弱女子,却要撑起天大的担子,怎能不让她们佩服?倒是那个金陵第一才子。虽然游山玩水,讲得天花乱坠,却是靠着祖宗馀荫,相比之下,高下立现。

    洛凝也是偷偷笑笑,这个奸商地本事可真不小,这几句话,通篇没有讲候公子一个坏字。却轻松将候公子比了下去。

    “错过了名山大川的风景,说起来这也是大小姐的遗憾,不过却是萧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福气。正是有了她的辛苦劳作,才能将萧家打理的井井有条,才能让大家穿上美丽的丝绸,才能让大家用上这旷古绝今的香水。错过了一份风景,却撑起了一片天空。大小姐地遗憾,却不能称之为遗憾。她是我大华女子辛苦勤劳、坚忍不拔的一个典型代表。谁说女子不如男?我看妇女能顶半边天。”

    哗哗哗哗,掌声热烈的响了起来。林晚荣这马屁,虽是太裸了点,却正拍到了所有女子的心坎上,这个时代,女子的地位极其低微,眼下的这些千金小姐们虽然看着风光,却是无人能对自己的事情作主。有哪有个男人敢说出“妇女能顶半边天”?可是眼都这个男子就做到了,虽然他的地位低了点,可毕竟也是个男子啊,台下地小姐们顿时感激的稀里哗啦。

    林晚荣说完。却是浑身恶汗,全身上下掉鸡皮疙瘩,他拍过地马屁多不胜数,这次却是连他自己都受不了了。靠,我这是为大小姐树碑立传呢,老子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今天却要跑到这里宣扬女子主义,这脸皮的代价也不菲啊。

    幸好他脸皮之厚,早已是无人能及,将诸位小姐热情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他微微一笑,向着大家挥了挥手。

    大小姐望着那个嚣张的家伙,憋得满脸通红,心道,你这人把我夸的没边了,什么妇女能顶半边天,说起假话一套一套的,眼睛都不眨一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信你。

    候跃白和于坡两位才子,却是脸色煞白,极不好看。这个下人目无礼法,宣扬女子主义,违背祖宗规矩,真是反了天了。

    林晚荣见下面群情激奋的场面,心里大是得意,靠,这时代的小妞太他妈好骗了,比我那个时候强了何止百倍千倍啊。

    “说到游山玩水,其实是闲人最喜欢干的事情,譬如说我。”林晚荣语锋一转,却是小小地摆了候跃白一道。妈的,你要不是有个当府尹的爹,你游山玩水游个屁,整天闲着没事写鸟诗,就是小白一个。

    房中诸人听他自嘲,皆是善意一笑。

    “我小的时候,父亲带我去过很多地方,他老人家说过的有一句话,我至今记忆忧新。他说,人是最愚昧的,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愚昧。我以前不能理解,等我省悟过来地时候,却再也见不到他了。”林晚荣假惺惺的抹了几滴眼泪。

    洛凝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这个林大哥,天生就是耍嘴皮子的料,他这一番话,既有风趣又有深度,就算是假话,别人也能理解,比那个候跃白满篇的大实话高明多了。

    这屋里地千金小姐们,却是从来没见过一个这么勇敢风趣的家丁,在这么多人面前不仅没有丝毫胆怯,反而幽默风趣,侃侃而谈,还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实在是大大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就连那一向维护着候跃白的婉盈小姐,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丁的话很有蛊惑性,很能令人心动。

    “其实,大华很大,世界也很大,有许多我们没有见过的,甚至想都没有想过的事物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便说我大华吧,大家都知道黄山泰山武夷,可是小姐们有没有想过,过了这些大山又是什么地方呢?”

    林晚荣叹了口气,接着道:“大华极西之地,有绝峰名为珠穆朗玛,壁立千仞,终年积雪,入云三尺三分,乃是世界最高山峰,为世人所景仰。大华之北,有天山山脉、雪海天池,那天池便是传说中的瑶池,终年积雪,盛产雪莲。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便是说这天山美景。大华之南,绵延千里,至大海之南。俗称海南。海南岛上有天涯海角、五指山、万泉河、接驳浩瀚大洋。大华东海之滨,海域万里,资源丰富,直面高丽、疏球、东瀛等弹丸之地,乃是我大华海道之咽喉。”

    林晚荣一口气说完,心里却是畅快无比,不给你们这些小姐下点猛药。你们坐井观天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他这番话却是在座诸人闻所未闻地听所未听的,什么珠穆朗玛,明月出天山,天涯海角,疏球东瀛,哪一样都让人心惊,大厅之中一时静谧下来。

    候跃白也是脸色难看,本以为自己见识已经够广的了。可是在这个家丁面前,竟然完全不值一提。别的不说。高丽疏球东瀛三地,他都是听过的,没想到这个家丁竟有这般见识。

    “林三,这些地方你都去过吗?”一个好奇的声音传来,林晚荣闻声看去,却是那个对候跃白有好感的婉盈小姐,她眼中闪过丝丝惊奇,似乎对这些地方很是向往。

    “我去过天山、海南岛、东海,至于那珠穆朗玛,我也想上去。只可惜没那份能耐。”林晚荣风趣道,这些都是他前世去过的,当然记忆犹新。

    “可是人生短暂,若是要把这些地方走完,怕是两辈子也不够吧。”婉盈小姐喃喃自语道。

    “人生长短不是问题,只要坚信一点——我们一直在路上!”林晚荣大声说道。

    大小姐听得又感动又疑感。这个坏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呢?他真的去过吗?

    林晚荣见场下诸人皆是迷惑又迷茫的目光,就连洛凝这样睿智的人也不例外,他忍不住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大家的目光却都放在大华之上,可是有没有人想过,这个世界这么大,难道只有一个大华存在么?”

    “答案是否定的。”知道问也问不出个什么,他便直接斩钉截铁的道:“我们大华,只是处在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小的角落,我们处于地这个地方,叫做亚洲。它通过大洋与陆地,与其他大洲相连。欧洲,美洲,非洲,每一个地方都有明,都有国家的存在。欧洲大地,民风强悍,天骄拿破仑,奥匈帝国,罗马皇帝,艺复兴与工业革命,他们有着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非洲大陆,神秘莫测,一望无际地撒哈拉沙漠,古老的食人族,他们有着黑色的肌肤,闪亮的眼镜。美洲大陆,风情狂野,神秘的亚马逊丛林,无数的土著,血腥的屠杀,他们有棕色的皮肤,让人无限的向往。华夏明、巴比伦明、玛雅明,无数种明曾在我们这个世界兴起过,无数种语言在我们这个世界兴起过,只是我们自己坐井观天,从来不知道走出去,失去了探索的勇气,我们才会这样闭关锁国,遗祸千年。”

    静!

    绝对的静!

    林晚荣这一番话,像是一个重磅炸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头晕目眩,这比那什么大华地理复杂百倍。黄头发蓝眼睛,黑皮肤,棕色皮肤?真有这种人?听着都难以置信。屋里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林大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沉默良久,洛凝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口轻轻问道。她被林晚荣的话深深震撼,黄头发蓝眼睛的人,她虽没亲见,却也听说过,只是那黑皮肤的非洲人,真的有那么黑?太难以置信了。

    “人类愚昧地地方,在于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愚昧。”林晚荣哀叹着,用这句话回答了洛凝的问题,也结束了自己的这番惊天动地的演讲。

    他觉得自己有些失控了,甚至有些悲哀,讲了这么多,他完全是情不自禁的,他也不知道这个不一样的世界有没有拿破仑、罗马、巴比伦,但万变不离其宗,一个强盛的欧洲,是必然存在的。他还有许许多多的话想说,只是看着底下茫然的眼神,他便及时的止住了。他与别人讲世界地理,便和别人对他说诗词是一个道理,四个字,对牛弹琴。

    老实说,看着这些才子才女们,躲在自己的小窝里,整天想着弄几首艳词小曲,他有一种深深的悲哀和无力的感觉,如果我生在他们这个时代,我会不会也是他们中间的一员呢?

    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觉萦绕在他心头,在历史的洪流中,他头一次产生了自己是这么渺小的感觉。

    他叹了口气,算了,老子又不是来拯救世界的,管这么多做什么,好好的赚钱花花,找到青璇,娶上大小老婆十来个,这一辈子也算没白活了。拯救世界拯救大华?靠,内裤穿反了,你就以为自己是咸蛋超人了?

    “林大哥,你说的那黄头发蓝眼晴的人我听人说过,他们便是欧洲人吗?欧洲又在哪里呢?”洛凝接着问道,她想问的话,也是其他人想要问的。

    这个话题曾经和青璇讲过,因为青璇有一个约克老师,她一听就懂,只是洛凝却没肖青璇那么好的造化,林晚荣点头道:“他们大部分都是欧洲人,欧洲距离我们十分之远,以目前我们的航船水平,怕还到不了欧洲。但是欧洲的不列颠、法兰西、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工业发达,造船技巧以及冶炼锻造技巧十分的高明,若是我们不察,将来大华便要在这上面吃亏。”

    那个候跃白听了,却是哼了一声道:“都是些奇淫技巧,取巧而已,哪里比得上我天朝上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代才之士,层出不穷。”

    我叉叉你个圈圈,你这狗屁不懂的才子,林晚荣一听这话,心中便勃然大怒,怒道:“何谓奇淫巧技?候公子,你便将我华夏无数的先人没放在眼里么?便凭你那点才,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说差上十万千里,那是抬举了你。”

    林晚荣这话一出,便是满座皆惊,台下的女子们皆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这个神奇的家丁。他竟然将这第一才子看得如此不堪?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