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西厢之狼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顺着那虚掩的门縫看去,一个半人高的木桶中,正坐着一个的女子,被那楹身遮掩了半边身体,却是露出小半个腰背在外。

    在蒸腾的水气中。那女子青丝高盘,颈颈洁白,肌肤细腻光滑,仿如一块美玉。她正在轻轻揉搓着左右双肩,露出光滑美丽的脊背。几

    个丫鬟正在不断的进出,将新烧的热水往那桶中倒去。

    不看白不看,白看谁不看啊。这萧夫人的肌肤保养真好,也不知道有什么秘诀,林晚荣艰难的将目光移开,靠,真倒霉,偷香走错地方

    了,这竟然是萧夫人在沐浴。

    非礼匆视,非礼匆视,他默念四字葴言,眼光却是半天舍不得挪开。心里激烈斗争了半天,林晚荣抹把额头的汗珠,收拾起了那些乱七

    糟的心思,又偷偷往西边的厢房移去。

    东边住的是夫人,那西边住的总应该是二小姐了吧。

    林晚荣摸到西边,见那边丫鬟极少,也极为安静,便知道这里定是二小姐住的地方了。

    林晚荣嘿嘿一笑,说不得,今晚要演一出《西厢记了》,虽然没了红娘,却不是还有莺莺么,叫那碍事的红娘见鬼去吧。老子要做这西

    厢之狼。

    厢房里寂静无声,听不到一点动静,也不知道二小姐在不在里面。

    林晚荣这次谨慎了。便先透过那窗户边露出地点点缝隙往里看去。烛火点点,一个娇小苗条的身影,身着一身素衣,正坐在神龛前,

    手里拿着一张纸,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脸上还露出微微的笑意,却不是二小姐还有谁来着。

    左右顾盼,见是无人看到,林晚荣便轻轻那门上一把拉,竟是轻轻地开了。这是在夫人院中,往来的皆是丫鬟仆妇,不关门也情有可原

    ,这不是方便了我么?林晚荣心里想道,随手便把门关拢了。

    进了屋,那二小姐却是一点动静都没听到,正神情专注的看着什么,脸上还有点点的笑容。

    林晚荣蹑手蹑脚的走到她身后,却见她手里拿的却是张画像。画像中的那个人,长得还算不赖,青布小衣,歪戴滚上帽,龇牙咧嘴。神

    情鬼鬼崇崇,一望便知道不是个正主。

    我日,这是谁画的,把描成画的,把我描成这副样子,还让不让我见人了?还落到了玉霜手里,这不是破坏我英俊挺拔的美好形象么?

    林晚荣心头恼怒。嘿嘿笑了一声道:“二小姐,你这是在看什么啊?”

    又闻听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心里一惊,急忙将那画卷收了起来,慌慌张张的道:“没,没什么。”

    待到想起那个声音竟是个男子,而且还很是熟悉,她更是惊奇,抬起头来,看见画中人便站在了眼前。

    萧玉霜又羞又喜。轻声道:“林三,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啊。“林晚荣嘿嘿一笑,拉住她小手道:”你方才在看什么啊?“

    萧玉霜却是羞涩的挣脱了他拉住自己的手,低垂下头,脸上泛起抹粉红道:”没,没看你的画像。“

    林晚荣恨不得大笑出声,这小丫头,真是太可爱了。只是见她不让自己拉她小手,心里多少有些意外,怎么两天不见,却还生分了。

    ”林三,你怎么进来了。“玉霜小声问道。

    ”想你了,我便来了。“林晚荣说道,便又要去拉她手。

    萧玉霜似是知道他的心思般,低头羞涩说道:”姐姐说,我们女子要矜持,要与男子保持距离,说不能让你拉我的手,不能让你想做什

    么就做什么。她说,那样我们女子会吃大亏的。“

    林晚荣彻底晕倒,这个萧玉若,教点什么不好,偏就编排这些话儿诋毁我,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现在可好,把一个热情似火的小姑娘

    ,倒变得如此矜持,心痛啊,心痛啊。

    林晚荣不管她那些,硬拉住手道:”你姐姐说的那些话很对,可那是对外人,不是对我啊。我们两个都共历了生死了,还用的着那么见

    外么?“

    萧玉霜轻轻嗯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羞色道:”我也和姐姐说了,可是姐姐说,她教我的这些,便是专门用来防备你的。“

    我日啊,林晚荣吐血了,枉我刚才还对大小姐感恩戴德,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看我的。我又不是色狼,防我做什么。

    他拉住玉霜地小手,循循善诱道:”那你喜不喜欢让我拉你的手呢?“

    萧玉霜脸上一片血红,低下头去轻轻嗯了声,却是又将小手收了回来:”姐姐说,这男女牵手,只有在成亲之后才可以,我们还没有--

    “她脸上差红,却是说不下去了。

    林晚荣心中一片哀号,这个大小姐,洗脑还真有一套啊,几天功夫,就让我活泼的小玉霜变成了这样一个谨遵阁礼的大家闺秀,她不去

    当政治老师,实在太可惜了。

    ”玉霜,那你想不想我?林晚荣只好慢慢来了,本来今天晚上想着挺着美好的一个事,却没想到挨了当头一捧,真是上天作难啊。

    “想!”二小姐轻轻道。这次林晚荣拉住她的手,却是用上了些劲,小丫头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便任由他拉住了,脸上映上一片美丽地

    粉红。

    “那你白天念经书的时候想不想我?”

    “想!”

    “晚上睡觉的时候想不想我?”

    “想!”

    “那你是愿意听我的话,还是愿意听姐姐的话?”

    这个问题可将二小姐难住了,她凝住眉头,轻声道:“林三,你们两个的话,我都听,好不好?”

    “那我要拉你的手,她不让我拉你的手,你听谁的?”林晚荣露出了狼尾巴道。

    二小姐虽然现在变得矜持了,可却没变傻,当下娇哼了一声道:“你这坏人,现在拉都拉了。却还来问我听谁的?你就是诚心欺负我。

    ”

    二小姐这几句,便恢复了那些活泼模样,林晚荣心里大喜,嘿嘿道:“我可不是欺负你,主要是因为你被大小姐教的不像你了,我给你

    纠正一下而已。”

    萧玉霜嘟嘴道:“我却是觉得姐姐说的对。你这人坏死了,是专门欺负我地。我就应该防着你,嘻嘻--”

    这才是我那青春活泼的小玉霜嘛,谢天谢地谢人那,林晚荣感动的想哭,拉住她小手道:“二小姐,你终于又变成你了。”

    “你莫胡说,我就是我,从来都没有变过。”玉霜反手勇敢的抓住了他的大手。轻轻一笑,露出两个滤波酒窝。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在庙里天天念经苦不苦?”

    “不苦,就是见不着你。”萧玉霜眼圈一红:“今天回来,本来以为你会在府里,寻了你一天,哪里知道你却连个影子都没有,你这负

    心人--”

    倒了,倒了,二小姐什么时候连这三个字都会了,难道这也是大小姐教她的?

    林晚荣急忙哄道:”我也不知道你今日回府啊,你也知道,我这个乱七糟的事多,可就是再乱七糟,我也一直想着你啊。“

    二小姐青春活泼,哪里受得了这等不要脸的话,当政眼睑低垂,脸儿羞红,心脏却是噗通噗通的乱跳。

    哄这小丫头,林晚荣是手到擒来,轻轻摩挲着她小手道:”是谁教你说这负心人的?大小姐么?“

    萧玉霜脸上一红,急忙道:”才不是呢,姐姐怎么会和我说这些话,是我看书上的。“

    ”看书?看什么书?“林晚荣奇道:”你在栖霞寺,不是每天都看些佛经么?“

    二小姐噗哧一笑道:”谁告诉你我每天都看佛经的?真笨。那只是早课晚课的时候念念,其他时候还是可以看书的。你又不来看我,我

    就就只好寻些杂书来解闷了。“

    林晚荣便明白了,这二小姐闲来无事看地那些杂书,估计就是《西厢记》之类的情情爱爱的杂书吧,这小丫头,已经过了十六的花季,

    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看这些言情小说,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小姐,等我得空了,我给你写几本吧,可比你看地那什么杂书好看多了。”林晚荣大言不惭的道,这倒不用吹嘘,他讲的那些故事

    ,哪个不是经典?哄些小丫头,自然是轻而易举。

    二小姐欣喜道:”好啊,好啊,林三,你就把你给我讲的那些故事抄录一遍吧,我很喜欢。“旋即却又想到了什么道:”还是不要了,

    便由你来口述,我来誉抄吧。“

    这小丫头知道林晚荣写毛笔字差劲,却照顾他的面子,变成了由她亲自执笔,林晚荣哈哈一笑,这小丫头,真是可人到心里了。

    ”对了,二小姐,你方才看的画像是谁啊?那么英俊,那么挺拔,我觉得挺像我的?是你画的么?“林晚荣恬不知耻的道。

    萧玉霜咯咯娇笑着道:”哼,你臭美。那才不是你,那是一个坏人,一个最坏的的坏人。“

    ”坏人也能长这么帅?真没天理了。“林晚荣惊道。

    二小姐小脸一红,小拳头往他身上轻轻砸来:”讨厌死你了。”

    说讨厌,说是喜欢,这个道理再浅显不过的,林晚荣拿住她小拳头,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笑道:“好画是你画地么?”

    二小姐啊地惊叫一声,羞着哼道:“你这坏人,就会欺负我。那画就是我画的。怎么了?”

    “没有啊。”林晚荣苦笑道:“我就是觉得我的真实形象,应该是更高一些,更英俊一点,更正直一点。”

    二小姐捂住小嘴,又是羞涩又是好笑地说道:“哼,你模样很好么?我就喜欢这样画,谁让你不来看我。我恨死你了。”

    死了,死了,这个二小姐越是这样,越是勾得老子心痒痒的,靠,几天不泡妞,竟然变得这么逊了。林晚荣暗自忏悔道。

    二小姐神色温柔了许多,柔声道:”林三,在我眼里,你就是那个喜欢欺负人的坏蛋,我每天想的都是你怎样欺负我,我心里就既是恼

    恨,又是喜欢,可是见了你。便是拿我的性命,去换你的命,我也值了。“

    林晚荣觉得今天晚上的泡妞行动彻底失败,这二小姐天真烂漫,偏说出的话有着巨大杀伤力,今晚妞没泡着。倒是被妞泡了。

    二小姐轻轻依偎在他怀里道:“林三,你会永远这样对我么?姐姐说,男人地誓言都是靠不住的。”

    我日啊,这不是为难我么,我不发誓吧,你心里肯定伤心,我发了誓言吧,你姐姐一句话便又否决了。

    林晚荣是聪明人,当然知道如何选择,即使是最机灵的女人。也是喜欢谎言的,何况老子说的还是真心话。

    “玉霜,我会永远的爱护--”

    “玉霜--”林晚荣话还未说完,却听外面传来一声轻叫,那声音熟悉无比,竟然是大小姐。

    二小姐脸色一变,急道:“哎呀,我忘记了,姐姐今天晚上要和我一起睡的。林三,这可怎么办--”

    这事闹地,林晚荣心里很是恼火,怎么每次都被这小妞坏了好事呢,不过今次不一样,今夜闯的可是萧夫人的内院,被发现了可就不得

    了了。

    二小姐急忙道:“要不,你快躲到床底下去。”

    我晕,这样也行?藏女人床底下,这兆头可不好,林晚荣坚决摇头道:“不行。”

    二小姐也是觉得这样有些不妥,忽然看见屏风后挂衣服的柜子,便拉住了推了进去,焦急道:”你就在这里躲一会儿,千万别出声。“

    林晚荣被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遮住,忍不住一把扯下家丁小帽,心里哀叹,家丁偷小姐,还被堵在屋里,这都算什么事啊。老子这西厢

    之狼,做的真失败啊。

    二小姐开了门,萧玉若站在门外,疑惑的道:”玉霜,你在做什么?睡了么?“

    二小姐脸上一红,轻声道:”没有,方才念佛经,有些走神。“

    大小姐拉住她手,疼爱的道:”你这丫头,困了就早些歇着吧。“

    玉霜撒娇道:”姐姐还没来嘛,我哪里睡地着。“

    ”你这鬼丫头。“萧玉若亲切的捏了捏她的小脸,沉默了一会儿道:”玉霜,那林三有没有来找过你。”

    二小姐听得一惊,脸上浮上一层粉红,急忙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大小姐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道:”当真?“

    玉霜急忙点头,大小姐点点头道:”这便好,那个林三,虽然很有些本事,但是为人浮夸,花言巧语,总能讨的女子欢心,你年纪小,

    我是怕你吃亏上当。“

    靠,这便是我在大小姐心中的真实映象么?林晚荣在屏风后大喊冤枉,你这小妞,过分了啊。

    ”玉霜,我给你那小刀,你还带在身边吗?“大小姐问道。

    ”嗯。“二小姐从贴身怀身取出了一把套在鞘中地锋利小刀,林晚荣在里面听得满头大汗,*,今晚这泡妞过程实在是太凶险了,

    差点就吃了刀子啊。

    ”要是有人欺负你,你便拿这小刀刺他,我们女儿家的清白最是重要的,便是死了,也不能让坏人得逞。“大小姐严肃的说道。

    二小姐嗯了一声,忽然轻轻说道:”姐姐,要是林三,也,也--我也要刺他么?“

    “他敢?”大小姐怒道。过了一会儿,又轻轻道:“他这个人虽然口上坏了点,其他的也不算太坏的,你便吓唬吓唬他就可以了,可莫

    要真刺着他,省得我--”她顿了一下,改口道:“省得我们又要出医药费。他那人没事就喜欢狮子大开口,你也知道的。”

    二小姐一声轻笑道:“姐姐说的对,那个坏人,没事就喜欢狮子大开口,吓死了,咯咯。”她说话的声音大,却是故意让林晚荣听着了

    大小姐轻轻拉住二小姐地手道:“玉霜,我明日便要和林三去杭州了,今天我们便好好叙叙话,这一去要好几天功夫呢。”

    二小姐失望的道:“姐姐,你和他都要去么?”

    大小姐点点头道:“嗯,他那人待在家里我不放心,说不得又会来欺负你,我便带在身边好好管教管教他。”

    玉霜轻轻咬了咬嘴唇,难掩心中的失望,这坏人,我在外面他也不去看我,我回来了,他却又要走了,这个狠心人。

    二小姐叹了口气道:“姐姐,你和林三这一去,路上可要小心,既不能让别人欺负你,可也别让林三欺负了。

    大小姐轻轻笑道:”欺负我?谅他也不敢。“说这话,她自己也有些脸红,上次可不就被他欺负过一次么。

    姐妹俩叙了一阵,大小姐伸了个懒腰,笑道:”等我换了衣裳,再与你说话吧。“

    她说话间,便已经到达屏风前,解开身上的袍子,便要往里钻去。

    二小姐想要阻拦已是不及,心里又惊已急,呆在那里,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