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红线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汗,这怎么能和我扯上关系,我是大华朝英明政策的忠实支持者,老婆绝不能只娶一个。再说,我可比这老徐聪明多了。徐长大事聪明,这事上却是犯了傻。若我是他,这苏卿怜要和我玩性格,我便直接把她绑来,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然后生下五六七个儿女,看她再如何“望君亦一心待我”。

    “他干嘛,笨到家了,”林晚荣道:“这老头应该我才是。”

    “你什么?”大小姐抹了泪珠儿道。

    “我,坚强、霸道、博爱、勇往直前,对着喜欢的女子,竖的不行来横的,横的不行来滚的,手段千万种,绝不放手就是了,这徐老头却是钻到牛角里去,也算笨到家了。”林晚荣感慨说道。

    本来十分感人的意境,被林三这番近乎流氓的言论彻底地破坏了,大小姐又气又恼,这人却不知怎么回事,偏生笑的时候,他能把人弄哭,偏生哭的时候,却又让人发笑,讨厌死了。

    两人说话还未完,却听嘣的一下,琴弦断裂的声音,细看过去,却是苏卿怜那苍白如雪的手指,用力扯断了琴弦,她望着徐渭,缓缓道:“徐公子,这瑶琴乃是昔年你所赠,今日便归还于你,也算了结这三十年的情份。”

    徐渭嘴唇嗫嚅,说不出话来,苏卿怜凄惨一笑,急步奔出舱外,舍身便要向湖水中跳去。

    林晚荣却是眼疾手快,几步赶上前去,拉住苏卿怜的衣袖道:“苏姐姐,这边水浅,去那边才行。”

    “你,你这是何意?”苏卿怜惊道。

    林晚荣笑道:“却是解你心愿来了。”

    说话间,徐渭却已是赶上前来,拉住苏卿怜的手,激动道:“卿怜,你千万莫要冲动,昔年是我负你,我向你赔罪,便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苏卿怜嘤嘤哭泣道:“你现在与我说这些却有何用,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死。”

    徐渭紧紧地拉住苏卿怜,二人却是就此纠缠进来。

    林晚荣看得郁闷,这两人,明明是郎有情妾有意,偏又搞得这么死去活来,真服了他们了,五六十岁的人了,还来这一套。

    大小姐轻走到他身边,皱眉道:“这可如何是好?”

    林晚荣一笑,道:“你袖里藏的那团红线呢?”

    大小姐脸红了一下:“谁藏那红线了,你要这个做何用?”

    林晚荣对着苏卿怜和徐渭指了指,笑道:“看这二人闹得多别扭啊,说不得,便要我们当回月老了。”

    在小姐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捂住小嘴笑道:“就知道你鬼主意多。”

    “好了,好了,莫要拉扯了。”林晚荣走到徐渭身边,借着拉他臂膀,将一枚绣花针穿着红线缀到他长袍上,然后朗声道:“就请听我说一句吧。”

    大小姐亦是紧紧扶住苏卿怜,将那穿针红线缀紧在她衣上。

    “公子何人?”苏卿怜边哭边道,却是问的林晚荣。

    “我是何人?”林晚荣呵呵一笑:“鄙人林三,徐长号称天下第一才,我却是天下第二,苏小姐记好了。来日遂了心愿可要好好谢我哦。”

    “将死之人,却要遂什么心愿?”苏卿怜泣道。

    林晚荣微微一笑:“人生虽如草芥,却有春华与秋实,哪能轻易说生说死?苏姐姐,三十年弹指一挥都已过去,你却还在意这片刻功夫么?”

    苏卿怜感慨一叹,林晚荣抓住她心神的那一丝犹豫,道:“徐先生,苏姐姐,我来问几个问题,请两位一定要谨慎回答,莫要说谎话,这可事关二位千秋万代,大意不得。”

    徐渭自然知道这林三是要帮着自己的,急忙点头,苏卿怜却是没有说话。

    “长先生,你这些年是不是已经忘了苏小姐?”林晚荣悠悠问道。

    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徐长也顾不得面子了,急忙道:“此话从何说起,三十寒暑,我何曾忘记过卿怜,便是书信,却也不知送来了多少。”

    原来这徐长还在给苏卿怜写情书啊,也算难得了,林晚荣道:“那你为何迟迟不来寻苏小姐?”

    徐渭叹道:“昔年卿怜一封书信,天下皆知,却是将路堵绝,我便是有心,又哪里有颜面来见她?”

    林晚荣点点头,又转对苏卿怜道:“苏小姐,你便真的不再思念徐先生了么?”

    苏卿怜板着脸哼了一声,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怅然,林晚荣笑道:“这个问题,便由我来代答吧。小姐封琴束发三十余年,思君念君,却又忧君恨君,遥念长如水,幽恨绵似针,到了如今,怕已说不清是恨还是念了。对也不对,苏小姐?”

    苏卿怜脸色有些羞红,旋即又叹了口气,却终是没有否认。

    林晚荣又道:“徐先生,你出来寻苏小姐,你家里老伴知情么?”

    “她已经不在了。”徐长黯然道。

    “她在在了,你才来找我?你这无肠无肝无心无肺之人。”苏卿怜又是嘤嘤哭泣了起来。

    林晚荣瞅了徐渭一眼,这老头,说话不会技巧点吗?他叹了口气道:“莫吵了,莫吵了,你们二人,男未婚,女未嫁,又是两情相悦,相互怀念三十余年,却为何见面便人寻死觅活呢?恕我说句不当的话,你们还能有多少年头可活?为何却要如此矜持,再错过这最后一次机缘呢?”

    “徐先生,苏小姐,你们想要分开,却也是不能了,红线都已经牵扯好了,哪能说散就散。”大小姐笑着道。

    徐渭和苏卿怜急忙低头看去,却见一根细细的红线,竟直直将二人连在了一起。

    两上人同时脸一红,知道定然是这一对年轻的男女所为,徐渭毕竟做了一品大员多年,该有的气势还是有的,顺势抓住苏卿怜的手道:“卿怜,我是真的一直都在想念你。”

    苏卿怜苍白的脸颊染上片片红晕,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任泪珠儿落了下来。

    这个徐老头,时机把握得不错,泡妞也算有一手。林晚荣拉住大小姐向一边行去,笑道:“接下来的节目少儿不宜,我们便不要看了吧,可别耽搁了他们。”

    大小姐跟他行到一边,坐在船边的栏上,笑骂道:“你这人方才正经了一会儿,便又要作坏了。”她看了远处的苏卿怜一眼,轻声道:“苏小姐用情至此,不惜以死明志,却是天下女子之楷模。”

    林晚荣摇头笑道:“大小姐,我看这苏小姐却也有些心眼呢。”

    “什么心眼?”大小姐皱眉哼道:“你便当天下人都是你那般狡诈么?”

    林晚荣呵呵道:“大小姐,你想一想,这苏卿怜当着徐先生的面跳河,便真能死得了么?”

    萧玉若愣了一下,徐大人旁边还跟着几艘船,却都是他的护卫,就算是苏小姐坠了河,那也很快便能救起来,这样一想,苏卿怜确实死不了。

    见大小姐皱眉的样子,林晚荣一笑道:“据我看来,这却是苏小姐要做给长先生看的,是对他负心的小小惩罚,也是苏小姐自下台阶的一种手段。这计谋却是用得对极了。”女人的手段,一哭二闹三上吊,林晚荣却是一点都不陌生。

    “你的意思是说,苏小姐早已原谅了徐先生?”大小姐疑道。

    林晚荣点点头道:“这是自然,恐怕当年苏小姐写完那信之后,便已经开始后悔了,只是她被你们这些女子视为楷模,却已是骑虎难下,徐先生和她又都有些放不下面子,这一拖,竟然就是三十年。其实,他们中间就隔了一张纸而已,捅破了,便什么都好了。”林晚荣叹道。

    细细一想,可不就是一张纸嘛,大小姐心中一叹,她看了林三一眼,轻轻笑道:“今日绑这红线,却也算你做了件善事,只是手法却差劲之极。”

    “哪里差劲了?”林晚荣不解地道。

    “这红线,你却牵的不是地处。”

    “那该绑在何处?”林晚荣奇道。

    “红线牵脚踝,你这天下第二才,却连这典故都未听过?”大小姐得意笑道,像个不经事的小女孩般,抬起小脚,得意地炫耀一阵,不经意地将那红线绑在了细嫩的脚踝上。

    汗,这个,还真是没研究过,林晚荣抱着纯粹术研究的心态,将那红线的另一头,绑在自己脚上道:“这样牵便行了么,我看不牢靠得很哪,我与大小姐却没那缘分,如何能绑?”

    萧玉若愣了一愣,呆呆地看着那绑在二人脚上的红线,脸上忽然火红一片,轻声道:“林三,你莫要瞎绑,快将你那脚上的解开了。”她说着脸上已满是飞霞,偏过头去不敢看他。

    “干嘛你的不解?”林晚荣笑道:“这点小事便要偷懒么?”

    他正要去解那红线,却听刷刷几声,从小下突然冒出几条黑影,刀光闪闪,一人高喊道:“杀了徐渭。”

    另一人却是剑光甚急,不偏不倚,正中二人脚上红线。

    那红线悄无声息,便从中间断开了。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