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诡辩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和徐渭说了几句话,林晚荣心里有了底,这个徐老头就是专门为清剿白莲匪患而来的。听他话里的意思,不仅要除匪患,还要除官患,其中的含意不言自明。

    徐渭临走之前正色道:“林小兄,我今日之言,乃是发自肺腑,绝无隐瞒。在这江苏境内,我能信任的人屈指可数,你就是其中之一。他日若有为难之处,还望林小兄能助我一臂之力。”

    这应该就是徐渭来寻找林晚荣的目的了。正如他自己所言,这江苏境内,白莲教的势力猖狂,他能信任的人除了洛敏就是林晚荣了。

    看这个老徐够哥们,林晚荣也不再打花腔:“徐大人,带兵打仗的事情我一窍不通,不敢多言,不过大人既然知道这些匪寇之后有人撑腰,这保密的事情自不用我提醒了。另外,这江苏之兵,怕是不能再用了,大人还要仔细思量才好。”

    徐渭眼神一闪道:“小兄弟果然精明强干,确如小兄弟所言,此次围剿,老朽执了皇上亲赐的兵符,调动浙江和山东两地步营,江苏不动一兵一卒。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从中作梗、私通白莲?”

    还看个屁啊,傻子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你个老头揣着明白装糊涂,林晚荣鄙夷了老徐一把。

    徐渭笑着道:“想必小兄弟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凡事都要讲证据,若无罪证,老朽纵是手握圣旨,也是不好办事啊。”

    他这一句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提醒,林晚荣猛一省悟,对啊,罪证罪证,这老头说了半天,就是想要罪证啊。靠,老话说的果然不错,是女三分狼,是官十分奸,还真是不假。他手里有圣旨,又有杭州和山东的兵马在侧,难怪胆气这么壮,分明就是在等待某些人的罪证动手了。

    林晚荣心里思索,老洛和程德是死对头,手里肯定握有程德的罪证,到时候老子再叫青山找几个鸡鸣狗盗之士,耍点小手段,让徐老头带着人马冲进去抓个正着。看他还怎么狡辩。想到这里,他已是得意万分,徐渭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两个人相望一眼,一齐大声笑了起来。

    巧巧望望徐先生,又望望大哥,总觉得两个人笑得竟是一般的奸诈。

    按照林晚荣的意思,徐大人难得来秦淮一趟,自然是应该由小弟作东,到那妙玉坊去听听小曲,做做欢乐之事。

    他和老徐关系不错,压根就没把他当成什么朝廷一品,倒是忘年兄弟一般的情谊。当然,磕头结拜那样的俗事他是不屑于干的,最没品位的人才干那事,斩个鸡头喝碗血酒就能生不同日死同时?扯淡,哥你义气害死人。

    真正的铁关系,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嫖过娼,这才是亲密无比,比什么斩鸡头喝血酒有效多了。所以说,去秦淮河边耍耍才是王道。

    徐渭听得冷汗涔涔,急忙言明还有要紧公务处理,他日再与小兄欢聚云云,带着高酋急匆匆去了。

    林晚荣从酒楼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晚,迎面跑来一个人大声叫道:“三哥,三哥,快些回去,大小姐正到处找你呢。”

    林晚荣急忙凝神细看,那人正是四德,林晚荣拉住他笑道:“大小姐寻我做什么?是不是店铺接收完成了,大家找我聚餐呢。”

    “不是,不是——”四德气喘吁吁地道:“大小姐让我转告你,说是事犯了,让你自己小心点。”

    “事犯了?什么事犯了?”林晚荣疑惑不解地道,老子又不玩强暴,又不偷看小姑娘洗澡,哪来的事情可犯?

    四德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道:“大小姐叫我一定要快些寻着你,将这书信交给你,还说要你一切小心,尽快回府。”

    林晚荣抽开信纸,只见上面用眉笔写着四个娟秀而又潦草的小字:“婉盈来了——”

    林晚荣呆了一下,旋即哦了一声,这几天事情多,差点将姓陶的兄妹俩给忘了。那小妞来了就来了呗,能把我怎么样?老子可是什么事情都没干,走到哪里都有理,没做亏心事,还怕你鬼叫门?

    林晚荣将那书信折起,笑着道:“你回去转告大小姐,就说我知道了,事情办完,我马上就回府。”

    四德点头道;“三哥,大小姐嘱咐你一定要当心。”林晚荣点点头,让四德回去了。

    此时暮色已黑,林晚荣寻思着找老洛去商量商量寻找罪证的事情,便往总督府行去。行至一条小巷处,林晚荣看着有些面熟,依稀记得上次陶东成带了几个家人围攻自己就是在此处。他嘿嘿一笑,这些时日过去了,高酋的手段肯定已经发生了效力,小陶现在估计正坐在家里搓那玩意儿,想关怎么让它变大吧。

    想到得意之处,他忍不住哈哈在笑起来。正要迈步行开,忽听一声愤怒低喝道:“淫贼,快纳命来。”一道茫茫剑光,犹如一条吐着芯子的毒蛇,飞快向他胸前刺来。

    林晚荣无奈叹气,妈的,为什么每个小妞刺客玩刺杀之前,都要喊这么一句呢。

    林晚荣嘿嘿笑着躲开那剑势,身子就势冲到那刺客身前,双手疾如闪电般地捏住她手腕,笑着道:“哟,这不是陶小姐么,怎么了,几天不见,从女侠客变成女刺客了?”

    陶婉盈身着一身黑色衣衫,容颜缟瘦,脸色惨白,眼中闪着愤怒的光芒,拼命挺动长剑,想要继续刺进。奈何林晚荣力气甚大,拿捏的她分毫动弹不得。

    “淫贼,你快杀了我——”陶婉盈目中泪珠滴下,怒声喝道。

    靠,想要我杀你,门都没有,你性格如此刚烈,怎么不自杀?

    林晚荣装作不解道:“淫贼?陶小姐,此话从何说起?”

    “你,你——”陶婉盈银牙都已咬碎,望着这恬不知耻的人,惨笑道:“你这淫贼,辱我清白,我今日定要杀了你,再一死以谢天下。”

    “啪——”的一声轻响,却是林晚荣掌力震断了她手中长剑,陶婉盈啊的一声,只听林三大声吼道:“够了!”

    这一声中气十足,无所畏惧,倒将那抱了必死之心的陶婉盈吓了一跳。林晚荣冷哼一声道:“陶小姐,你口口声声说我淫贼,请问我淫在哪里了?”

    这种事情叫一个女子如何说得出口,陶婉盈双目血红,指着他道:“你,你这贼子,那日打昏了我,你,你做了些什么?我今日与你拼了——”

    林晚荣大义凛然地道:“陶小姐,请你说清楚,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你,你玷污了我,你这挨千刀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陶婉盈嘤嘤哭泣起来,恨不得吸了他的血肉才能甘心。

    “玷污?”林晚荣无辜地睁大眼睛道:“这是从何说起?陶小姐,你莫不是误会了吧。那日我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将你打昏,又将令兄置于路边,皆是为了你们着想。我知道令兄妹二人是因为那杭州晴雨楼上的事情对我们怀恨在心。但我家大小姐的心胸何等开阔,她怎会与你们斤斤计较,只想这事就这么揭过算了,所以才会那般放了你们。否则的话,以你兄妹二人当场劫道,就算将你们击杀在当场,你也是无话可讲。”

    林晚荣口灿莲花,将黑的说成白的,偏还振振有词,一丝破绽也不曾露出。

    陶婉盈见他表情无辜之极,不似在说假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更不详的预感在她心里升起。她怒声道:“你说谎——”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说谎?陶小姐,我林三对天发誓,若是当日玷污了陶小姐的清白,便从此生儿子长两个小。”

    陶婉盈羞怒交集道:“你无耻——”

    林晚荣丝毫不以为意,哈哈笑道:“陶小姐,当日从杭州返回,我们一行多人,一直都和大小姐在一起,行路那般匆忙,哪里有空闲、有心情去玷污你?大小姐是那种恶人么?那荒郊野外,就算你喜欢打野仗,我还担心蛇虫鼠蚁呢。再说了,我这人的品位不算高尚,但也绝对不差,可不是什么货色都愿意上的。你这样血口喷人说我玷污你,对我名声是极大的侮辱,若你不向我道歉,我明日便到府尹衙门击鼓鸣冤,状告金陵府女公人陶婉盈小姐辱我清白,要府尹老爷还我一个公道。”

    论起斗嘴,天下无人是林晚荣的敌手,陶婉盈不信他,但是对萧玉若是绝对相信的,萧小姐绝不是那种纵容下人行凶的人。

    难道真的不是他?是我昏了以后被别人——这一惊之下可不得了,后面的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她指着林三道:“你,你说的可是真——”

    我靠,这小妞太好骗了,林晚荣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一本正经地道:“陶小姐,你看到了,斗嘴你斗不过我,打架更不是我的对手,我有这个必要在你面前说谎么?再说了,我这个人天生就不会撒谎。”

    “你,你真的没有做过——”陶婉盈的声音颤抖着,无比紧张地望着他。如果真的如林三所讲不是他所为,那就太可怕了,早知如此,倒还不如便宜了这林三,陶婉盈面无血色,浑身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