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探望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从洛敏处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林晚荣猛然想起,洛凝生病的事情还没告诉老洛呢。这老头,近几天忙着和徐渭商量大事,家里的事情肯定顾不上了。想到这里,他转身对送他下山的高首道:“高大哥,洛小姐生病的事情,麻烦你转告一下洛大人吧,看看他如何处置。”

    高首点头道:“这是自然。不过以我对洛大人的了解,如此关键的时刻,他恐怕不会轻易离开这里。”

    高首是洛敏的心腹,洛敏做的事情自然不会瞒他。

    这个老洛外表奸猾,骨子里却是忠直得很,定然不会让家事耽误国事的,林晚荣点点头叹了口气,心里有点同情洛凝姐弟,摊上这么个老爹,未必就是福气啊。

    “对了,怎么没看见高酋大哥?”林晚荣问道。

    “哦,他今日一早就跟随徐大人到两地协调军务去了。”高首知道他与徐渭、洛敏的关系,所以也不瞒他。

    徐渭也不容易啊,五六十岁年纪了,新娶了苏卿怜做小妾,还没时间卿卿我我,估计洞房也没有过几次,就又到处东奔西走。这当官的麻烦事情就是多,还是像我这样做个平头老百姓自由自在。

    和洛敏这一番谈话下来,林晚荣心里大定,想起老洛的骨气,心里感动之余,也想为他做点什么。罢了罢了,你这老头没时间照顾自己的丫头,我就代表你去看望看望吧。

    他想到做到,拨转马头便直住总督衙门而去。天色已暮,洛府里灯火寂静,林晚荣正要进去,忽然想起那个梅先生也不知道是不是住在洛府里,如果贸贸然进去,岂不是又给洛凝添了许多麻烦?他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正巧遇到一顶小轿停在洛府门口,几个丫鬓婆子搀扶下一位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洛敏的母亲——洛老夫人。

    当日寿筵之时,林晚荣可没少拍她马屁,钻石送了,徐渭的《风雪归人》也送了,对对子更是无人能敌,老太太就是眼花了也能认得他,见他在门口溜达,立即远远招呼道:“那不是林小哥么?快过来说说话。”

    林晚荣下马过去,行礼道:“林三见过老夫人。”

    洛老夫人瞄他几眼,点头笑着道:“好,好,林小哥近几日可好。”

    林晚荣笑道:“托您老人家的福,吃得好,睡得好,玩得好。”

    老夫人笑着道:“林小哥真会说话,又有才,也不知道谁家的丫头许了你,可算有福气了。”

    “老太太您说笑了,我只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既无钱财,又无权势,哪里会有小姐看得上我呢。”林晚荣谦虚说道。

    老夫人摇头道:“林小哥,英雄不怕出身低,你切不可妄自菲薄。想我祖上也曾是放牛倌出身,后来跟随圣祖皇帝征战天下,才得以封侯。你现在年纪轻轻,只要肯下功夫,飞黄腾达,是迟早的事。”

    “老夫人竟是名门之后,小子失敬失敬。”林晚荣惊奇道,难怪这老太太看着气势风度皆是高人一筹,原来是开国名将之后,洛敏老头胖乎乎的,却没想到还有这等荣耀的祖先。

    老太太拉住他手道:“那都是祖上余荫,老身沾光而已。”

    林晚荣见她身边的丫鬓们提着香炉佛经,好奇地道:“老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去了?”

    洛老夫人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还是我那乖乖凝儿可怜。昨日也不知是受了些什么冤苦,回来之后便痛哭涕零,我问了她好些话儿,她都不愿意说起,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刀的,惹我凝儿如此悲伤,老身要是找到他人,定然让他好看。”

    老太太话虽强横,林晚荣听着却是心里舒服,他现在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这种慈祖般的亲情。

    “凝儿心伤得很,睡着之后又烧得说起胡话来。他们姐弟俩,自幼没了娘亲,是我这个老太婆亲自拉扯大的,尤其是凝儿,自幼好强,不仅要照顾弟弟,还要照顾我这个孤老婆子,又要抽出心思去好好读书,着实苦了她了。昨日病成那样,我心里看得难受,今日起了早,到寺里去拜了一天的菩萨,保佑我凝儿小乖乖早日好转起来。”老太太抹了两滴泪珠儿道。

    这个洛凝也太好强了些,不就是让她为难了么,怎么竟然病了?林晚荣叹了口气道:“老夫人,我问您个事。洛小姐有位恩师,叫做梅砚秋的,是否也住在您府中?”

    老太太哼道:“那姓梅的是凝儿幼时的老师,别的先生都是识与年龄俱长,这姓梅的却倒过来了,近几年越闹越不像话,不做问,专门忙着收些富家子弟,问一点没长进,叫我看,远远的不及林小哥你,她如何能入我府中居住。”

    林晚荣心道,教授么,走走关系拉点课题经费再正常不过了,只可惜这姓梅的触了老子的逆鳞,不整你,太对不起老子这颗滚烫的心。

    “小哥,我见凝儿与你交好,对你非是一般,你快去看看凝儿,好生劝劝她。我这做祖母的,可盼着我的乖乖早点好起来呢。”老太太不由分说拉着林晚荣的袖子走进府去,脚步甚是急切。

    林晚荣心里感慨,洛凝的老爹可能不称职,但是这祖母却让人羡慕之极,有失必有得,也算没亏待这丫头。

    随着老太太走了几步,洛老夫人指着一座亮着点点灯光的小楼道:“那就是凝儿的绣楼了,林小哥,你快上去看看她吧。”

    这女孩子家的绣楼,我哪能说进就进,林晚荣犹豫了一会儿,转身一看,老夫人却已经行得远了。这老太太,不也是当姑娘过来的吗,连这点事都没考虑到?该不该上去,林晚荣在楼下徘徊了一阵,末了一咬牙道,犹犹豫豫不是老子的作风,不就是进个女孩子房间么,怕个球,想上就上要上得漂亮,要勇敢地自我欣赏。

    他嘿嘿笑了两声,楼而上,正要去推门,忽听吱呀一声,那门却被人开了,一个秀美的身影自里屋走了出来。

    林晚荣愣了一下,叫道:“巧巧——”

    董巧巧一抬头,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惊喜道:“大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林晚荣指了指房间里,轻声道:“洛小姐在里面么?你是专门赶过来照顾她的?”

    巧巧点点头,温柔道:“刚刚喝了药睡了过去。凝姐姐待我如亲姐妹,我来照顾她正是应该。大哥,你是来看凝姐姐的?”

    这两个丫头的感情还真不错啊,林晚荣拉住她的小手,笑着道:“要不你以为我来干什么的?洛小姐病情如何,有没有些好转?”

    巧巧挨着他坐下,摇摇头叹口气道:“没见什么好转,大夫说她是心思焦虑,忧劳成疾,要好好的将养。”

    “忧劳成疾?”林晚荣皱眉道:“那就让她先好好养着身体,诗会这些操劳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办。”

    巧巧摇头道:“大哥,你不了解凝姐姐,她虽是柔弱女子,心气却甚高,这诗会乃是她一手操办,别人哪能让她放心。以往凝姐姐要是有什么难受的事情,定然会和我说,只是这次也不知道是受了些什么打击,只见她流泪,睡梦中还说些胡话,可是问她,她却什么都不肯说。我与她相识这些时候,却还从没见过凝姐姐这样。”

    见这妮子眉头紧皱为人担忧的样子,林晚荣忍不住一笑,将她拉进自己怀里道:“傻丫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心事,就算你们是好姐妹,她也不能事事都跟你说啊。倒是小宝贝你,这些时日操劳过度,又不好好调养,兀自瘦了不少。”

    “大哥——”巧巧脸上泛起两朵红云,紧紧依偎在他怀里道:“巧巧一点也不累,每日有事情做,我心里很踏实,我不要做大哥的累赘,一定为大哥管好酒楼,让你心里无忧。”

    林晚荣捏了捏她小鼻子,在她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笑道:“什么累赘,不要胡说,你是我的宝贝,也是这酒楼的老板娘,你不管谁管?”

    巧巧轻嗯了一声,无限欣喜地埋首他怀里。

    林晚荣见这妮子如此可爱的样子,哪里还忍得住,轻轻解开她小袄的纽扣,双手探入她胸前,轻轻摸索起来。那娇嫩的光滑细腻,带着点点的芬芳,林晚荣双手紧扣,任那在手中幻化出各种诱人的形状,巧巧急剧喘息着,羞得不敢说话。

    林晚荣在那粉红的上轻轻一点,巧巧顿时鼻息火热,脸色潮红,浑身乏力地倒在他怀里,娇喘着道:“大哥,不要在这里,凝姐姐还在房里——”

    不说还好,一语说出,林晚荣更是兽血沸腾,在别人的房间,里面还躺着一个小妞,外面又是如此娇媚动人乖巧可爱的小乖乖,要多刺激有多刺激。虽然明知道这种想法很禽兽,可他妈哪个人不是禽兽进化来的?要让我装纯洁,上帝也会鄙视我。

    林晚荣朝着巧巧色色一笑道:“小乖乖,我们来试一下吧。”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