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参谋将军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徐渭显然不习惯他这样热烈的拥抱,尴尬地笑了笑道:“林小兄莫要如此客套。可折煞老夫了。”

    林晚荣哈哈大笑放开了他,见他风尘满面的样子,似乎是行了远路刚刚赶来,他身后跟着的,是刚刚还在想念的高酋。高酋手里提着马鞭,想来是一种急行不曾停歇,林晚荣抱拳道:“高大哥,别来无恙啊!”

    高酋与他是老关系了,回礼道:“谢林公子关怀,这几日跟着徐大人,一切都算安好。”

    林晚荣将这二人迎进了大厅,请二人坐下,自己也大刺刺地陪在他们身边坐着,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早有丫鬟送上茶来,徐渭品了一口香茗,笑道:“林小兄,方才我在外面见着有人吹吹打打送牌匾来,这萧家的声望是越来越高了啊。”

    林晚荣嘿嘿一笑,徐渭不是外人,他也不瞒他,将昨日夜里和今日白天发生的事情给徐渭讲了一遍。徐长听了抚须大笑道:“原来如此,那程德大人犯到小兄弟手里,也算是冤枉到家了。”

    二人说了几句话,林晚荣问道:“徐大人今日是专程来寻我的么?”

    徐渭点头道:“正是专门来寻小兄你的,顺带也探望一下多年未见的故友郭小姐。”

    是专门来寻夫人,顺带着看望一下我的吧,你这老头,在我面前还玩这套虚的,我鄙视你。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先生怎么不早说,我这就禀报夫人去。”

    徐渭拦住他道:“不用劳烦小兄弟了,方才在门厅已经通报过了,要不然我们哪能进得这大厅来,与小兄弟坐下来喝茶。”

    这倒也是,没有通报,他们是进不来的,林晚荣嘿嘿一笑,忽听门外传来环佩的轻响。一阵轻巧而又急促的步伐声传入众人耳里,萧夫人欣喜的声音道:“长先生,长先生在哪里?”

    厅里三人急忙立起身来,徐渭朗笑道:“郭小姐,徐某在此。”

    萧夫人急急走了进来,仔细打量徐渭几眼,终于欣喜地道:“徐先生,果然是徐先生驾到了。小女子郭君怡见过徐先生。”原来夫人的闺名叫做郭君怡,这名倒也雅致。

    见萧夫人拜倒,徐渭急忙虚空一抬道:“郭小姐哪来这么多客套,林小兄快请扶起郭小姐。”

    林晚荣走过去,扶起萧夫人笑道:“是啊,夫人,你和长先生老朋友见面,若是行这样的大礼参拜,倒显得生分了,徐先生怕也会局促不安。”

    徐渭哈哈大笑道:“林小兄深知我心啊。”

    萧夫人便也不拜下去了,看了林晚荣一眼笑着道:“你倒会说些讨巧的话。”

    宾主二人坐定,徐渭望着萧夫人感叹地道:“自昔年京畿一别,已是二十余年,老朽从年近不惑到如今的六旬花甲,早已是枯木朽石,倒是夫人容颜如昔,风采依旧啊。”

    萧夫人也叹道:“哪里什么风采依旧。长先生笑话了,当真是世事不饶人,昔年离开就畿,小女子方才二年华,如今眨眼,已是儿女满堂,这岁月如刀,无情得紧那!”

    徐渭抚须点头道:“昔年小姐以二之龄,贯京城,技压群芳,以致先皇陛下听闻小姐之名,亲自召见入朝,亦传为盛世之佳话。这历历往事,便仿如昨日一般。二十年前京畿一别,如今却在这江南相见,怎么不叫人感慨。”

    林晚荣见夫人和徐长都是感叹万分,心里却有些不屑,你们这点离别算什么,要是知道了我的经历,你们就会乖乖地闭嘴了。只可惜他的经历是一个注定不能与人分享的秘密,只能让它深深地烂在肚子里了。

    萧夫人笑着道:“昔年我们京中的子,对徐先生都无比敬仰,无不以先生为楷模,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先生的声名更已传遍天下,无人不晓,犹胜于当年,实在是可喜可贺。”

    徐渭摇摇头,脸上现起几分悲色:“莫提声名,都是这名利二字误人。长活到如今这般年纪,方才知晓这个道理。名利二字便如天边的浮云,看着美妙,实则害人得紧,单这二字,也不知耽误了多少人的幸福姻缘。”

    萧夫人听着有些奇怪,林晚荣却知道这老头是有感而发。他以一己之私,误了苏卿怜终身,到老来才明白,终还是晚了些,剩下的好日子却已不多了。

    萧夫人不明白他话中的含义,便笑着道:“长先生这些年来过得可好,嫂夫人和公子小姐都安好否?”

    萧夫人的年纪明明比徐长小上二十来岁,怎么还称嫂夫人?他们这些读书人的事情,真得搞不懂。

    徐渭道:“内子早已去世多年,犬子业已成家,至于小女,唉,不提也罢。”

    萧夫人神色一阵萧索:“嫂夫人竟已仙逝了?如此贤良淑德的女子,老天却也不长眼睛。对了,徐先生,你方才说芷儿她怎么了?”萧夫人脸上闪起一丝微笑道:“我记得昔年离京时,她还是个梳着羊角辫的十岁小丫头,如今也不知生成什么样子了?她许的夫君又是哪里人氏?”

    徐渭摇头苦笑:“芷儿这孩子,唉,不提也罢。郭小姐若是有空去了京里,帮我劝劝她吧,她年幼时便和你在一起,你的话她大概还能听得进去。”

    老徐的女儿?林晚荣依稀记得提过一次,说是什么常识超人。此时见徐渭愁容满面的样子,显然有什么难言之隐。老徐的这个丫头这么彪悍?就连老徐也搞不定她?

    萧夫人便和徐渭谈起了昔年京城中的人和事,哪位公子致仕了,放了哪一省的大员;哪位小姐嫁给了谁,封了诰命;哪位仙师去世了,皇上封了什么谥号。

    萧夫人流露了林晚荣从未见过的一面,与徐渭这个当朝第一人说起话来也是从容不迫、不落下风,隐隐可见昔年的风采。

    林晚荣想起瞎子魏老头说过的话,昔年似乎有一位什么大人物,暗中迷恋萧夫人,听了二人半天的谈话,公子小姐的倒是提了不少,却不知道是哪一个。

    林晚荣也懒得听下去了,拉了高酋出来道:“高大哥,告诉你个好消息。”

    高酋笑着道:“什么好消息?公子何必这么客气,有什么话就直说,咱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林晚荣一竖大拇指道:“高大哥爽快,没话说。小弟佩服。”他嘻嘻一笑,将陶东成的事情与高酋讲了,高酋哈哈大笑道:“高,实在是高。这下那小子算是废了,永垂不朽四个字就专为他备着了。公子果然高招。”

    林晚荣摇头道:“我不高,高大哥才是真的高。高大哥弄的那什么如来大佛棍,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淫药,陶东成那种小蚯蚓,都能威猛无比,这端的是一门好药啊。”

    高酋得意洋洋地道:“那是自然,这如来大佛棍炼制甚为不易,用了许多珍贵的药材,枸杞当归藏红花,虎鞭鹿鞭熊鞭,统统往里面加兑,就是太监吃了,也能长出三分来。”

    藏红花都上了?靠,你以为治妇科病呢。林晚荣听他瞎吹,心里暗笑,悄声道:“用了这么多好材料?果然是一门好药,叫人听了热血沸腾、心神俱往。不知道高大哥能不能给小弟弄几斤来,小弟用作防身。”

    几斤?高酋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位林公子出手就是不凡啊,别人要了几两已经了不得了,他开口就要几斤。还说什么防身用,有用春药防身的么?

    高酋拍拍他的肩膀,四处瞅了几眼,见无人看到。才轻轻道:“小兄弟,不是我这当哥哥的说你,你这么年纪轻轻的,玩玩就玩玩了,怎么能把身子淘空了呢?咱们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行,唯独这方面一定要雄起。”

    靠,这还要你说,林晚荣嘿嘿一笑道:“高大哥,你放心,小弟我天生秉异,实力超群,人送外号‘女人克星,男人无敌’。说一夜七次郎,那是我谦虚了,平均没个九次,我都睡不着觉。以前没事的时候,经常拿那玩意儿打鼓玩,三天换一面鼓,还是一天只敲两个时辰。挺挺欲立四个字知道吧,那说的就是我。”

    高酋被吓着了,良久才道:“既然兄弟你如此厉害,还要那些助兴的玩意儿干什么?”

    林晚荣嘿嘿道:“我这是以防万一。你也看到了,我这人各方面能力都强,遭嫉妒也多,以后再遇到陶东成那样的事,我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给他吃点好药,再放条疯狗进屋,嘿嘿——”

    高酋浑身冷战,想起了他审讯陆中平那次,仅仅一句话就让那个姓陆的彻底投降。高酋急急自怀里取出一个白色的小袋子,递给林晚荣道:“小兄弟,什么也不说了,这是我所有的存货,全在这里了。”

    林晚荣嘿嘿一笑,接过手里还没来得及放进胸前,就听大小姐的声音传来道:“林三,你手里拿的什么?”

    “面粉。”林晚荣脸色不变,大大方方地说道。这小妞,不是回去歇着了么,怎么又出来了,还差点被她撞破了行藏。

    “什么面粉?拿来给我瞧瞧。”大小姐微笑着走过来,伸手就去拿那小袋。

    我靠,这玩意儿你可不能拿,林晚荣急忙将那好药藏进衣服里,笑道:“面粉就是面粉,大小姐瞧这干什么?”

    高酋在旁边看得满头大汗,这位林公子实在太强悍了,不服不行。

    “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小姐娇哼了一声,笑着望他一眼:“我听下人们禀报,说是徐先生来了,我这就赶过来了,你怎么不去与他叙话?”

    “夫人正在和徐先生叙旧呢,我和高大哥叙叙旧。”林晚荣嘿嘿一笑。

    高酋急忙道:“正是正是,我与林公子相谈正欢,就瞧见大小姐过来了。”

    大小姐听说娘亲在与徐先生说话,便也不急着进去了,站在院子里和高酋说了几句话。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数次望着林晚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吞了回去。

    高酋也是机灵人,知道萧大小姐和林公子有正事要谈,便急忙告罪道:“我进去伺候徐大人了,二位慢慢聊。”

    见高酋进屋去,林晚荣才笑着道:“大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萧玉若点点头,思忖良久,才道:“林三,那件事你有没有听说?”

    “那件事?哪件事?”林晚荣疑惑不解地道:“大小姐,能不能说清楚点。”

    “笨。”大小姐轻嗔一声,道:“就是,洛小姐要选亲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汗,这是今天第三个人提起这事了,偏偏小洛都不知情,还真他娘邪门了。林晚荣点点头道:“我听表少爷和四德他们说起过了。”

    萧玉若银牙轻咬:“那,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林晚荣道:“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大小姐见他态度坚决,俏脸顿时浮上几丝笑意,道:“也对,和你还真没什么关系,那我们不用去管她好了。”

    怎么大小姐似乎挺高兴的样子。人家洛小姐哪里得罪你了,你巴不得人家嫁出去是怎么着?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其实,这事我今天问过小洛了,连他都不知情应该不是真的。”

    “是吗?”大小姐点头道:“那就应该不是真的吧。我也是方才回房,听到几个丫鬟谈起,才知道这件事的。”

    府里的家丁和丫鬟们都知道了。这件事还真是闹得满城风雨,无风不起浪。这事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又有些什么用心呢。洛凝这个丫头,病情还没好,又传出这种流言,真是有点可怜,惹老子心疼。

    “林三——”大小姐低下头轻轻道:“要是这事是真的,你会不会去那赛诗会——”

    她轻轻问了一句,没听见他出声,便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答复。抬头望去,却见林三望着园子里几处残败的鲜花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连自己的问话都没听到。

    “林三,林三——”大小姐咬牙喊了几声,林晚荣才醒悟过来,急忙道:“什么,大小姐你说什么?”

    萧玉若方才说话声音极小,又适逢他走神,自然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大小姐鼻孔里哼了一声,面带寒霜,紧紧扭过头去,再也不望他一眼。

    哎哟,不就是出了会神吗,怎么又把这位姑奶奶给得罪了?反正得罪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大小姐的免疫力都增强了,没什么大不了。他嘿嘿一笑,也不向大小姐赔罪,两个人站在园子里不说话,气氛又冷场下来。

    “林三——”两个人正冷战间,忽然看见萧夫人笑着走了出来,对林晚荣挥挥手道:“你跟我来。”

    大小姐愣了一下,轻道:“娘亲,你叫他做什么?”

    萧夫人笑着道:“我有些事情向他交待一下。玉若,你去和徐先生说说话吧,多多结识一番,明年在京里也好有些照应。”

    萧玉若应声去了,临走不忘瞪他一眼,那神情看在林晚荣眼里,却颇是好笑,这哪是大小姐,分明就是一个和人斗嘴输了的小丫头。这个大小姐,也有点可爱嘛。林晚荣嘿嘿一笑,见夫人微笑着对自己挥手,便跟在她身后去了。

    或许是因为故人重逢的缘故,萧夫人今天的脸上满是喜气,光洁如玉的脸蛋上,还带着些浅浅的粉红,不似一个成熟的妇人,倒像一个怀春的少女。藕荷色的连衣缎裙紧紧包裹着她丰满的躯体,如云般的秀发高高盘起,一只金钗横插发髻,露出颈脖间细腻光滑的肌肤,如一层薄薄的暖玉般柔滑。

    林晚荣跟在她身后,闻着她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水味道,又见她脚步轻盈,面带笑容,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位昔年的郭小姐,嫁入萧家之后,似乎并不快活。徐渭只是一位故友,他的来访都能让郭小姐如此的高兴,她这些年的心境,可见一斑。

    林晚荣淡淡道:“夫人,你想念京城么?”

    萧夫人愣了一下,脚步停下来,看他一眼笑道:“哪里是想念?只是忆起那些无忧无虑的时日,心里感慨罢了。京城固然有京城的好,但江南也有江南的好。身处哪里都是一样,都要这般劳碌。”她停了一下又笑道:“林三,你的眼力着实不错,难怪长先生如此看重于你。”

    “或许在别人看来,被长先生看重量种荣耀,但对我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简单。”林晚荣笑着说道。

    “你倒是厚脸皮。”夫人笑着推开房门,将他引了进去,这是一间幽静的厢房,摆设甚为简单,唯一不同是的,房屋正中挂着一副少女的画像。林晚荣仔细看了一眼,那神态,那风韵,都与眼前的萧夫人有着九分的相象。

    “这是夫人的妹妹么?看着年纪倒和夫人差不多大。”林晚荣恬不知耻地拍马道。

    这个马屁如此裸,萧夫人听得又好笑又受用,忍不住娇笑:“林三,你胡说些什么,这是我十六岁离就时请画师画的。”

    林晚荣一叹,以不可置信的语气道:“夫人,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能够二十年如一日,保持如此年轻美貌的?这个法子要是推广出去,我们萧家可又是财源滚滚了。”

    萧夫人实在受他不住。强忍了笑道:“你这人说话,没边没际的,再瞎闹,我可就罚你了。”以萧夫人往日的作风,今日如此宽厚待他,已是大大的开恩了。

    “林三,你可知我找你来是为了何事?”说起正事,萧夫人又恢复了不芶言笑的神色,望着林晚荣正色道。

    “这个?难道是给我涨薪水?夫人,这怎么好意思呢,马马虎虎长个十来倍就行了。”林晚荣睁大眼睛道。

    “贫嘴。”夫人一笑:“其实,今日我找你,是因为徐先生想要借用你几日。”

    借用我几日?我靠,这句话歧义太大了,林晚荣正色道:“夫人,你的意思是,徐先生想要把我借调过去几天,是这样么?”

    “正是,借用你几日,办完事便让你回来。”夫人点头道。

    倒了,倒了,你不能换个词么,林晚荣恨恨想道,要不我借用你几日好了。

    “哦,徐先生有没有说调我过去干什么?”林晚荣道。这个时候了,还能干什么,估计就是对付白莲教和程德,这个老徐,倒着实看得起我。

    “这个,他倒未说起。”夫人思忖了一下道:“不过以我对徐大人的了解,他不会让你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何况你也不是那种人那。”

    后面一句太叫我感动了,林晚荣嘿嘿一笑。萧夫人微笑着道:“林三,你对我萧家的功绩,我都是记在心里的,可以说,没有你,我萧家早就不存在了。这一点我和玉若都很清楚,你放心,等到适当时候,我会给你想要的奖赏的。”

    又来了,夫人比大小姐还要狡猾,大小姐好歹还时不时地来点真情流露,这萧夫人除了放烟幕弹外,就没见动什么真格的,惹我炎了,老子把你家二丫头推倒,来个生米煮成熟饭,看你还玩什么花样。

    林晚荣嘿嘿一笑,皮笑肉不笑地道:“谢夫人奖赏。”

    “你在我萧家的地位可谓独一无二,也正是如此,徐先生提起这件事之后,我也不敢贸然答应,想要与你相商,以你的意见为重。”夫人微笑着说道,脸上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有酒窝了不起啊,老子头上还有两根旋呢,林晚荣嘿嘿直笑,什么不敢贸然答应,与我相商,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想忽悠我,靠,我就是玩这个的祖宗。

    林晚荣脸上现出纯洁的笑容道:“这个,夫人,我要是不答应,会有什么后果呢?”

    萧夫人愣了一下,勉强说道:“这个,当然没有什么了,我会代你替徐大人解释的。老实说,林三,当今朝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渴求徐大人扶助一把,他却从未对任何人假以辞色。如今偏偏对你青睐有加,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这对你的将来会有着莫大的好处。”

    “哦——”林晚荣拖长了声调道:“明白了,原来是对我有好处。可是我是个很忠诚和善良的人,如果只对我个人有好处,对大家无益的话,我是不会去做的。”

    “当然对我萧家也有益了。”夫人急忙道:“过完年你就要和玉若北上京城。今次你代表我们萧家帮了徐先生,等到了京里,他自然也会多多照应,我萧家的经营也方便了许多,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原来是这样。”林晚荣点头,忍住笑道:“夫人,我还是喜欢你说实话的样子。”

    萧夫人愣了一下道:“为什么?”

    “因为,你说实话的时候,真的很像十六岁。”林晚荣笑着说道。

    萧夫人面色一红,“大胆”二字还没说出口,林晚荣已哈哈大笑着推门而去。

    萧夫人呆呆地愣了半晌,忽然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早就知道这个林三聪明得不象话,我这样费劲心思,拐了弯弯道道与他斗心眼,又是何苦呢,直接说对我萧家有益不就行了,这样的弄手段,被他揭穿不说,倒叫他看不起了。

    调戏了夫人一把,林晚荣心里大爽,老老实实和我说话,老子心疼玉霜,自然知道怎么做。偏你不老实,想和我耍心思,把别人当傻子,你虽然有了女儿一双,论起机智,在我面前你还是个没长毛的小丫头。

    仰天长笑三声,走到园子里,却见徐渭笑着走过来道:“林小兄,你和郭小姐谈得如何?”

    郭小姐,什么郭小姐,人家早就嫁了人,叫萧夫人才是正经,你个老不修。对夫人的恼怒又转移到无辜的徐老头身上,林晚荣也不和他客气,点头道:“谈,倒是谈过了,就是——”

    “就是什么?”徐渭急忙道:“林小兄,不瞒你说,老朽是求贤若渴,十分地盼望小哥助我一臂之力。”

    林晚荣拍着他的肩膀道:“我的徐大人,徐老哥,你让夫人和我谈,总也要说清是干什么事吧。要是逛窑子听小曲,小弟我两肋插刀,绝不含糊。”

    徐渭尴尬笑道:“这倒是老朽疏忽了,实在是此事过于机密,不能通过郭小姐转告。老实说,以小兄的聪明才智,老朽的那点心思,还用得着说明吗?”

    “这个,徐大人,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事呢?”装糊涂就要装到底,反正是你求我。

    徐渭微微一笑,附在他耳边道:“我想请小兄弟与我一起,剿杀白莲。”

    林晚荣心里跳了一下,虽然早已猜到个九不离十,但真听他说了,感觉却是另外一回事情。打仗啊,这事老子还真没干过呢。想想倒挺刺激的。他略一沉吟道:“这个,徐大人,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是小百姓一个,又没权又没职,哪里和打仗扯得上边呢?”

    “莫急,莫急。”徐渭笑道,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本帅敕令已下,请小兄弟做我那参谋将军。”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