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失踪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竖日一早,春风得意的林将军醒得极早,睁开眼来已是精神勃勃,昨夜忙碌了一晚的小兄弟,依然茁壮。见两个老婆拥成一团蜷在锦被里,美妙玲珑的身段尽显,他嘿嘿笑了两声,隔着被子在二女胸前摸了一把,惹得两个女子一阵嘤宁轻呼,他才跨出船舱来。

    这艘画舫被林晚荣命名为幸福号,反正是仙儿的嫁妆,以后也姓林了,他毫无一点吃软饭的自觉。

    前几日嘱咐巧巧在金陵城里选定了一处大宅子,是个退下的阁老的故居,小桥流水,庭院楼阁,很有些味道。林晚荣带着两位娘子去瞧了一眼,心里很是满意,便把它定了下来,反正现在有钱了,该的就一定要。有钱就是花,花了再赚,这是林晚荣一贯坚持的信条。虽说还有数日就要过年了,过完年就要进京,但这金陵是他的第一个根据地,更是他的发迹之地,留下了太多的回忆,不买个大宅子,实在对不住自己,对不住几个老婆。

    定了这宅子之后,听洛远的小道消息说,洛才女也偷偷摸摸地去看过宅子了,脸上是带着笑容的,看来也甚是满意。林晚荣听得一身大汗,这小妞还没过门,就如此关怀以后的起居了,心急了点吧。

    不过他还是喜欢在船上待着,这里清净,无人打扰,船上整个就他们三个人,想做什么做什么,想想与老婆嘿咻的时候,整个船都在抖动,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愉悦的事情啊,那是男人的光荣啊。再说了,脱光了晒晒日光浴也是很惬意的。可惜两个老婆虽然一起陪他睡到一张床上去了,但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打死她们也不会干的。

    “生活真美好啊!”林晚荣对着湖水大喝了一声,湖面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带着些凉气。看不清远处的情形,他却着膀子,感受这冬天的凉意,心里舒爽之极。

    这样安逸的日子过不了几天了,马上就要入京了,那里会有什么事情等待着自己呢。他懒得想了,便开始锻炼起来。他不像安姐姐那样会使剑术,锻炼方法难免就初级了一点,伸伸腿弯弯腰,做个第七套广播体操。

    “林三,林三——”一套操刚刚做完,便听湖面上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呼喊道。

    我不是听错了吧,这么早,有谁喊我?他摇了摇头,骚兴正高,做完广播体操做眼保健操。

    “林三,林三——”声音越来越急切,里面还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女子的呼喊。这次没错了,他心里奇怪,还真是有人找我的。

    那声音越来越近,林晚荣凝目望去,只见水面上划来一只小船。萧夫人带着几个丫鬟下人,正在急匆匆行来。

    “夫人,你是叫我么?”林晚荣大声喊道。

    萧夫人听见他的声音,急忙看过来,见那画舫之上站着一个人,不是林三还有谁来,脸上顿时惊喜,对船夫道:“快划,快划!”

    小船靠近画舫,林晚荣笑道:“夫人,你怎么到这里来找我了?”

    萧夫人抹了一把额头的香汗,急急道:“找到你还真难啊,林三,玉霜在你这里么?”

    二小姐?我倒是想偷她过来,可还没来得及动手,你就已经找上门来了。他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这些时日一直没见过二小姐,夫人,二小姐她怎么了?”

    萧夫人叹口气道:“昨日有几个快嘴的丫鬟,私下谈起你,还说玉若与你闹矛盾,你被玉若气走了。却正巧被玉霜那丫头听见。你也知道,她还不知道你回来,这件事情我们一直瞒着她的。骤然听到这些,她哪里受得了,寻了玉若,吵了一番,今日早晨,竟是离开府宅,不知道哪里去了。”

    “该死!”林晚荣哼了一声,二小姐对着自己虽然温柔,可她也是个有性子的女子,当日又是威武将军又是镇远将军的,可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这次大小姐欺瞒她,她不闹才怪呢。

    “夫人,二小姐出门之前,府里难道就没有人看到吗?”林晚荣急急道,却一下子跳下到了萧夫人的小船之上。

    “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萧夫人脸色通红道。见他上身,露出结实的肌肉,萧夫人是个忠贞的女子,那日他口无遮拦说什么要追求幸福,已能让她拂袖而去,今日他又这样衣衫不整,还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萧夫人一阵苦笑,对这林三,绝不能经常理度之,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不就是没穿上衣吗,这也能大惊小怪的,林晚荣无奈点头。

    秦仙儿和巧巧听到有人叫喊,早已出了舱来。见相公急切出行,秦仙儿一下跳下小船,将一袭厚衫披到他身上,温柔地为他系好衣衫,嫣然一笑道:“相公,你去吧,早些回来。”

    这丫头,自从昨夜三人荒唐一番,性子像是平和了一些,林晚荣心里大喜,没想到那事还有这种作用啊,以后还要多干才是。他在仙儿耳边道:“小乖乖,我会早些回来的。你与巧巧,洗白白等老公回来。”

    秦仙儿轻啐了一声,脸红过耳,娇羞着跃上大船。萧夫人见他二人恩爱蜜怜,想起自己女儿的事情,微微一叹道:“玉霜今日走的时候,门口看门的厮以为她要出去办事,哪里会提防她?我想着她定然是寻你来了,只是你行踪不定,她又不知道这许多事情,却到哪里去寻你来?这丫头,年纪小小,未曾经历过厉害之事,这一出走,万一要是碰到歹人怎么办?”

    萧夫人说到这里,已是落下泪来。近几次与夫人接触,萧夫人的泪水多了起来,以前那种程式化的笑容少了很多。林晚荣安慰道:“夫人不要慌,二小姐聪明机智,又才走了几个时辰,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她得知我在金陵,定然也会留在城中搜寻我,不会离开金陵的。”

    夫人是关心则乱,听他一番分析,顿时觉得大有道理,难得他在这般紧急时刻,还能保持这么清醒的头脑,心里对他更加高看了几分:“林三,你分析的极是。我与玉若分头,我来寻你,玉若则带了家人四处找寻。”

    两人说话间,小船已经靠岸,林晚荣率先跳上去,夫人扯了衣裙走上船头,林晚荣一伸手,拉住她手臂上了岸。

    萧夫人脸孔一红,暗自恼怒,却见他眼神清澈之极,并无丝毫猥亵之意,便也住口不言了。林晚荣冷静道:“夫人,二小姐平日里爱去的地方,你都派人去过了么?”

    夫人白他一眼,这还用你说?她点头道:“凡是她平日里喜欢的地方,我都派人寻过了,却依然一无所获。”

    林晚荣道:“既如此,我们便在这里别过,分头寻找吧。这金陵城能有多大,就算把这金陵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玉霜。”他此时情急之下,也不称呼二小姐了,夫人听了,反倒觉得他够实在。

    与萧夫人分别开来,他细细回想与二小姐相识以来的过程,两个人的定情是在萧府之内,谈恋爱摸摸抓抓也多是在萧府进行,若要说到城中二人的熟悉之地,也只有一个栖霞寺了。当日他与大小姐被白莲教所掳,二小姐终日吃斋念佛为他二人祈福,那地方具有特别的纪念意义。

    也不管夫人有没有派人去找过,他便直往栖霞寺而去。眼下时辰尚早,栖霞寺内尚无几个香客,只有几个扫地僧在打扫着稀稀哗哗的落叶,显得甚是清净。

    问了几个大和尚,有没有漂亮的女施主来到,众人皆是摇头,唯有一个小和尚说,有一位女施主往大雄宝殿方向而去,生得花容月貌,好看之极。

    妈的,年纪这么小,就认得漂亮女施主了,长大了肯定是花和尚。林晚荣又感激又鄙夷,急急往大雄宝殿而去。

    这大雄宝殿一个正殿两个副殿,他直奔正殿之中,却是空无一人。菩萨宝相庄严,他行了个礼,从前殿寻到后殿,别说女施主,便连母耗子也没看见一个。

    心中正在暗自恼火,却听前殿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声音听着细碎而又急切,似乎是个女子到来。

    那女子进了殿来,在前面仔细搜寻一番,未有发现,忍不住轻轻一叹,跪倒在菩萨身前的蒲团上道:“救苦救难的观世间菩萨,求您老人家保佑妹妹平安无事,弟子愿以性命换她周全。只要她能平安回来,我就再也不去想念那个可恶的人,呜呜——”

    “大小姐——”躲在后殿的林晚荣一惊,轻呼出声道。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