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圣旨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唉,这些个女子太痴情了,连我都被感动了。将洛才女抱在怀里,林晚荣轻拍着她肩膀道:“可不要这么说话,以后我们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努力奋斗,共同进步,生儿育女,繁荣大华。”

    洛凝听他的话,心里急跳几下,脸儿通红,羞涩道:“林大哥,你坏死了。”怕他又说出什么更羞人的话,洛凝赶紧道:“昨日留下巧巧和仙儿姐姐住在这里,大哥你不怪我吧?我只是想与她们好好说说话。”

    “就只有说话这么简单?”林晚荣笑道:“看来是我想法太复杂了。”

    洛凝见他目光似笑非笑的注视自己,心里哪藏的住事,忍不住嘤咛一声,捂住脸颊道:“是凝儿见大哥多日没有动静,心里着急,又不敢直接过去寻你,只好借着与巧巧和仙儿姐姐叙话,让你先急上一急,也好让大哥记起我这事。不然,以你什么都不在乎的脾性,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丫头倒是了解我啊,林晚荣嘿嘿一笑:“原来是这样啊,了解!凝儿,你昨夜与巧巧仙儿他们说了些什么?我见他们对你都不错呢。”

    洛凝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含晕嗔道:“你故意作弄我,我就不告诉你。”

    “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拿了什么东西贿赂她们,嗯,这个主意不错。”林晚荣胡乱猜道。

    洛凝被他说中了心事,脸上发烧,在他背上用力抓了几下,哼道:“才没有呢,是仙儿姐姐她们为人好,才与我好好相处的。”

    林晚荣知道这丫头脸皮薄,也不再与她开玩笑,两个人说些话,倒也快活的很。

    洛凝夙愿得偿。心里欣喜万分,接过林晚荣递过来的五幅画的原图,又细细观赏,脸上满是幸福的红晕。

    “大哥,这是凝儿一生中。收到的最出乎意料,也是最珍贵的礼物。你是怎么想到要画这些画的?”洛凝提起小楷,将那最后一幅细细描绘一番,望着那象征了自己二人相识经过地画幅,脸上满是追忆的神情。

    “哦,我是苦思冥想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殚精竭虑,这才得了这个主意,总算没有辜负洛小姐所托。这下全金陵都应该知道了,我与小凝儿之间,是本公子主动的。洛小姐含羞答应。嘿嘿,明日酒楼里就会有说书人述评这段佳话,赛诗盛会鸳帕定情,五副画图缘定终身。”林晚荣一本正经说道。

    “大哥——”洛凝听得又羞又喜。急急拉住他,将秀脸贴在他肩上,轻轻道:“谢谢你,凝儿永远伺候你。”

    “嘻嘻——”一个女子的轻笑声从后面传来:“恭喜凝姐姐心愿成真。昨夜我们留得也值了。”巧巧笑着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交好地闺中密友如今又成了相伴一生的房中姐妹,她心里自然高兴。

    秦仙儿跟在巧巧身后。脸上似笑非笑,洛凝也不知道怎的。有些惧怕秦仙儿,望见她神秘的笑容,忍不住脸孔一红,急急迎上去道:“仙儿姐姐,你们来了?”

    秦仙儿笑道:“凝儿妹妹,莫要嫌弃我们打扰了你与相公才好。”她说的如此直白,洛凝羞得急忙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仙儿咯咯一笑,走上前去拉住她手:“妹妹不要羞臊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一起伺候相公,相处的日子还多着呢。不信你问问巧巧,相公最喜欢我们一起伺候他了——”

    秦仙儿泼辣大胆,说着还妩媚的瞥了林晚荣一眼,眼中满是挑逗之意。想想从前与巧巧在洛凝地闺房中上演过的q好戏,林晚荣嘿嘿淫笑,对巧巧使了个眼色。

    洛凝不了解秦仙儿的风格,奇怪的望了巧巧一眼,轻声道:“巧巧,大哥真的喜欢我们一起伺候他么?要如何伺候?”

    巧巧面红如血,急忙拉住洛凝小手:“凝姐姐,仙儿姐姐坏死了,我们不要理她。”

    洛凝不知道他几人在打什么暗语,心里惴惴之下,望见仙儿与巧巧手里,每人执了一幅画卷,转而道:“巧巧,你手里拿地是什么?是大哥为你们做的画卷么?能给我看看吗?”

    巧巧面色通红,急忙将那画卷藏在了身后,秦仙儿脸泛红晕,咯咯笑道:“凝儿妹妹,你要想看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进了我们家门,想看多少就看多少,相公会专门为你做些好画的,咯咯,是不是啊,相公——”“

    “那是,那是,见者有份。洛小姐,赶明儿我给你再做几幅更精彩地,保证你心里欢喜。”林晚荣赞许的看了仙儿一眼,这丫头深得我心啊。

    巧巧见仙儿与大哥沆瀣一气,早已羞的不敢再听下去,拉了洛凝道:“凝姐姐,我们下去拜会老夫人吧。大哥,你来不来?”

    今日这一番动静,闹得够大,说金陵尽人皆知也不为过,想来洛敏和洛家老太太是肯定知晓了。两个人到现在还没出来,自然是默许了。拐骗了人家闺女,怎么着也得去交代一声吧,有了这两个老人的恩准,洛才女才能真正算上自己地老婆。

    洛凝已拉了巧巧下楼去,临走还羞涩的看了林晚荣一眼,那期盼的眼神一览无余。

    林晚荣哈哈一笑,正要跟去,秦仙儿却一把拉住了他,轻叫道:“相公——”

    见仙儿神情楚楚可怜,眼中藏着泪珠,林晚荣惊道:“仙儿,怎么了?”

    秦仙儿心里一阵酸楚,一下子扑到林晚荣怀里,轻轻哭轻声道:“相公,你真地很喜欢洛小姐么?”

    林晚荣深知仙儿的小醋坛子性格,眼下先有了巧巧,又有了洛凝,这丫头心里委屈是肯定地。他急忙握住仙儿小手道:“仙儿,是不是心里难受?难受就哭出来,老公心疼你。”

    仙儿轻嗯了一声:“相公。你若真喜欢洛小姐,那便早日娶她过门,我——”她凑上小嘴,在林晚荣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脸上羞红一片。

    听她一句话。林晚荣顿时呆住了,沉默良久才道:“仙儿,这如何使得?“

    秦仙儿脸色一苦,急道:“相公,你莫非是信不过我么?仙儿说过,只要洛小姐待你真心,我绝不会害她的。”她脸上染上一抹嫣红。害羞低头道:“相公,你难道不想与仙儿做真正的夫妻?我原本打算,等拿了肖青璇那狐媚子,将情蛊转到她身上,让她伺候我与相公二人。只是近些时日我与相公相处。心里欢喜的不得了。不能与你做成真的夫妻,我心里着急。这洛小姐待你情真意切,我也不忍心拒绝她,待与她讲明了实情。我自有把握她会答应,反正我也不会害她。相公,你就应了我,好不好?”

    林晚荣冷汗涔涔。我还道仙儿这丫头怎么如此好说话,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想想仙儿与青璇地关系,她那情蛊要转嫁的话。也绝不能转给青璇和洛凝,要转给与她关系最密切。让她永远兴不起杀心的人才好。到哪里去找这么个人呢?

    安姐姐?!林晚荣脑中划过一道亮光,差点跳了起来,心里顿时像是几百头野牛在奔跑。我日啊,这是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这狐狸精的样貌身材,啧啧,没得话说。可再想想她与仙儿地关系,顿时满腔的淫火又彻底熄灭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只是无意想起,绝无任何不良企图。各位菩萨了解我,我一向是个诚实的人。

    他心里猫抓似的痒痒,强自压制住乱七糟的心情,抚摸着仙儿的香肩安慰道:“傻丫头,相公不是说过了么,这情蛊之事,到了京中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我也想与你做夫妻啊,不过这事急不得,也不能把自己地痛苦转嫁给别人,是不是?你以为相公就是那么贪求一晌之欢的人么?我一向认为,精神比更重要,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摸摸抓抓?小乖乖,今天晚上我们就试个新法门,保证你想不到,嘿嘿,你师傅也不知教过你没有——”

    他在仙儿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仙儿嘤咛一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高耸的小臀,浑身发软,脸色顿如天边的彩霞

    丫鬟带着林晚荣走进洛老太太地房里时,只见巧巧与洛凝二人坐在老太太身边,正叙着闲话。两个丫头一个娇媚,一个羞涩,站在一起便如双生姐妹,说不出的美丽。

    出乎意料的是,洛敏竟然也坐在母亲身边,与老太太说着话。解决了白莲教和程德,这江苏再无别事,他这待罪之人最近也清闲的很。

    林晚荣知道洛小姐心思,笑嘻嘻地朝老太太作揖道:“老太太,我给您问好来了,您身体好吗?吃饭香吗——洛大人,你也好啊。“

    老太太笑着点头道:“林小哥,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和两个丫头正说起你呢。听说你做了几幅好画,送与我家凝儿,是也不是?“

    林晚荣假咳两声道:“画的不好,瞎画,老太太见笑了。“

    老夫人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又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桃红满腮的小孙女一眼,点头道:“当日寿筵之时,我就知道小哥儿你绝非常人,果不其然,这赛诗会你就夺了魁首,以后更是不可限量。我们家凝儿也是好眼力,一眼就挑中了你,当真是了不得——”

    “奶奶——”洛凝听祖母调笑自己,忍不住娇呼一声,又瞥了林晚荣一眼,脸上带着羞涩地笑意,低下头去。

    洛老夫人笑道:“傻丫头,这有什么害羞的,我们女人,一辈子遇到个知心的郎君可不容易,见着了就要抓紧,否则便要悔恨一生。想当年,我贵为御封地郡主,身份何等的尊贵,你爷爷只是个一不名地穷书生,见了我羞的躲躲闪闪。我一时恼怒。就直接拿竹球砸中了他,这才有了你爹和你们姐弟俩!”

    听到洛老太太大摆龙门阵,巧巧捂唇轻笑,洛敏脸色尴尬,林晚荣哑然失笑。洛凝这丫头如此勇敢,原来是有遗传的啊。[]

    老太太说起往事,老怀大乐,召唤林晚荣过去道:“林小哥,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从小就读书识字,知书达理。眼光比天还高。到了这般年岁,还没许到好人家,老身正发愁,没想到她早已选中了你。这鬼丫头,还瞒着我和她爹——”老夫人慈爱的摸了摸洛凝秀发。拉了她地小手儿交到林晚荣手中:“女大不中留,林小哥,我今天就把凝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些待她。莫要冻着她。饿着她,要宠着她,惯着她——”

    听奶奶罗嗦,洛凝心里急跳。偷偷瞥了林晚荣一眼,小手却一紧,在他手心里轻轻挠了一下。

    这丫头。等不及了啊,可惜我现在还没功夫成亲。要不然也早些了了她的心愿。林晚荣哈哈一笑:“谢奶奶赏识了,我必定善待凝儿,让她开心快活的过一辈子。”

    洛敏站起来,拍拍他肩膀,意味深长的道:“林小兄弟,我把凝儿就交给你了。你要好生待她。”

    老洛神情有些萧索,林晚荣知道他心思,也不说话,只郑重点点头,两个人相对一笑。

    “恭喜凝姐姐了,大哥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相公。”巧巧拉住洛凝地手,在她耳边轻语道。

    洛凝羞涩的嗯了一声,还未说话,便听门外传来一声唱喏道:“圣旨到!江苏总督洛敏接旨——”

    洛敏身体一颤,双手有些发抖,他强自抑制了心中的激动,拉正官服正要出去,洛老太太正色道:“敏儿,便在这里摆香案接旨。”

    洛敏看了母亲一眼,急急应是,林晚荣拉了巧巧避进屋里。

    待摆好香炉案,一个白面无须的内侍跨步走进,朗声道:“江苏总督洛敏接旨。”

    “罪臣洛敏,恭迎圣旨!”洛敏跪下磕头,洛老太太在洛凝搀扶下,也要跪拜下去。

    那宣旨的内侍急忙道:“老夫人不可。皇上特意嘱咐过,老夫人乃是开国功臣之后,又是御封的郡主,钦赐的一品诰命,功及三代,见旨勿用下跪。”

    “老身谢过皇上恩典!”老太太站直了身体,谢恩道。她身份尊贵,论起辈分来,当今皇帝还要叫她一声姑姑。

    “查江苏总督洛敏,未请圣旨,擅自捉拿江苏都指挥使程德,又擅行斩刑致人于死,此为藐视朝廷,胆大妄为,罪大之极。其所提供程德之罪证,皆为确凿无误,程德贪赃枉法、祸害百姓已经查实。洛敏虽有微功,但功不抵过,扰乱法纪,擅用私刑,按例当发配充军。但念在洛敏知人善任,在任上亦未有重大过错,风评尚可,并有协助剿灭白莲之功,着革去洛敏总督之职,贬为山东济宁县丞,其家人随往,即刻赴任。”

    那内侍停了停,又念道:“洛老夫人,一品诰命,忠贞孝忍,世之楷模。儿罪不及母身,着赐东珠三十颗,白银千两,由近侍接回京内,颐养天年。钦赐!”

    林晚荣在后面听得真切,这个皇帝,贬了洛敏,却赏了老夫人,当中甚是微妙啊。那济宁本是白莲教重镇,才攻下不久,皇帝贬了洛敏去做一个小小地县丞,实在是一个大大的苦差。把老夫人接回京中,尽显爱护之意。

    洛敏跪伏在地,大声道:“罪臣洛敏谢皇上恩典!”抬起头来时,眼中已有些泪花,他站起身双手接了圣旨,又朝老夫人跪下泣道:“孩儿不孝,不能尽守娘亲身边,请娘亲责罚。”

    老夫人一拍桌子,大声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敏儿你莫跪在地上,快些起来。皇上赏罚分明,你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若你问心无愧,那便挺起胸膛,为皇上办好差事,对得起百姓,对的起朝廷。我洛家数代,不养无骨之男,为娘纵是老了,也不愿见你奴颜卑膝做人。”

    洛敏虽是一把年纪了,听了娘亲教训,却不敢吭声,急急站了起来,立在洛老夫人身边。洛凝眼中含泪,也不敢滴落下来,只偷偷抹去了。

    林晚荣看的暗自点头,难怪洛家儿女个个有出息,有这洛老太太在,想要出个平庸之人也难。

    得了这一通圣旨,洛敏便要奔赴济宁,林晚荣心里感慨,老洛走了,我也要走了,金陵城中就只剩下巧巧一个人孤苦无依,老子心都要碎了。

    他将巧巧用力拥进怀里,温柔道:“巧巧,等我在京中立下了身,我就来接你。然后咱们在京城开分号,开他十个个分号,你做老板娘,做我最漂亮的老板娘——”

    “大哥——”巧巧悲呼一声,投进了他怀里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