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奇女子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哇哈哈哈——”他笑了三声,整理了一下思绪,只听这一句话,便已知对面这小妞是谁了。破庙之外竟能相逢,也不知是幸运还是点背。他连笑了几声才道:“这位小姐,我们素不相识,说这种话不太适合吧,我开不了口唉,你还是找有缘人说去吧。在下还有急事在身,不便久留,告辞告辞。”

    话一说完,他转身抹了把冷汗,急匆匆向外行去,不肯多待一秒。

    那徐小姐叹口气道:“说与不说已无两样了。我原本不想做些无聊之事,只是没想到那般轻狂与我说话的,竟是金陵萧家的人,着实让我好生失望。”

    汗,老子这次算是给萧家抹了黑了,这事还真他妈邪气了。他停住脚步,转身望着徐小姐,嘻嘻笑道:“真要说么?那好吧——追上你,然后甩了你,这是我的目标!”

    叶公子脸色一变,大喝道:“大胆,你这厮好生无礼,竟敢如此亵渎徐小姐,实在该死。”

    林晚荣双手一摊,无辜说道:“这位公子,你也听到了,不是我愿意说的,是徐小姐让我重复一遍,我照做而已。请问哪里错了么?”

    姓叶的公子做声不得,徐小姐微微一笑道:“有些急智!倒也不算差劲到家了!请问这位三公子,萧家小姐现在也到了京里么?我幼年时期蒙萧夫人照顾,又闻父亲大人提起大小姐之名,但一直无缘相见。若她在京中,我倒很想与她见上一见。”她点出三公子,便是自认了昨日卧佛寺里避雨的女子就是她了。

    事都到这个份上了。林晚荣光脚的也不怕穿鞋地了,点头道:“谢徐小姐关怀了。我家两位小姐都已到了京中,徐小姐的心意我一定转达到。但不知徐小姐令尊是——”

    “家父也只是一个普通读书人而已,不提也罢。”徐小姐淡然道:“说起来,萧夫人离开京城时,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没想到转眼之间便是二十年过去了,不知她老人家可还安好?”

    老人家?那么年轻美丽地萧夫人在这徐小姐口中竟然成了老人家,实在该打。林晚荣瞥了徐小姐一眼。

    之前他只注意了这徐小姐的面容,此时再留意她的打扮。见她一身淡蓝色衣衫极为得体,身形婀娜,脸色淡定,那头上发髻却已高高盘起,用一只玉簪随意簪了起来,朴实大方。

    这位徐小姐难道已经结婚了?林晚荣心里愣了一下,想起昨日庙外询问她有否成亲,她没有说话,今日见了这发髻。心里更是疑惑。不过这女子落落大方,听她口中说法,似是已过双十年华,成亲了也没什么奇怪的。

    唯一叫人不解的是,这位叶公子整日围绕在一个成亲的女子身边,难道不怕闲话?从这位徐小姐昨日言行来看。她对自己的名声还是很看重的。“追上你,再甩了你”,想起昨日的豪言壮语。林晚荣无奈摇头,出师不利啊!

    “夫人美丽不减当年。过地也甚是快活,谢小姐关怀了。”林晚荣压制了心里的疑问,答道。

    徐小姐点点头,与叶公子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回头问道:“这位三公子,你既是萧家的人。那正月十五赏灯之时,在‘云来仙境’观灯猜谜的莫非就是你?”

    “观灯猜谜?哦,你说他啊,他姓林,长得英俊潇洒,才气逼人,比这位叶公子还要帅上十倍!”林晚荣笑着道。

    徐小姐微笑道:“我那几个灯谜出的简单,原想是让院的诸位猜上的,也好平平他们的怨言,没想到却被萧家的家人拨了头筹,倒有些叫人意外了。”

    简单?你这小妞故意气我是不是?这姓徐的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手里持有改进过地连环驽,又与洛凝相熟,还认识萧夫人,她到底是做什么的?

    叶公子笑着道:“你写那几个谜语的时候,我也在场,心中还在疑惑为小姐今年出的谜为何如此简单,却没想到原来是为了照应院中的兄弟姐妹。小姐心思玲珑,叶某自认不及。”

    无语了!这俩人是合伙起来打击我的吧。徐小姐继续前行,经过林晚荣身边地时候,忽然淡淡道:“三公子,做人有信心是好的,但是莫要过于轻狂,似昨日那般言行,小女子希望永远不要再听到!”她步伐轻快,从他身边飘然而过。

    林晚荣愣了一下,突然笑着问道:“徐小姐,请问你成亲了没有?”

    徐小姐似是没听到他的话般,早已走进门里了,叶公子突然转头道:“不该你问地,你就不要问。”

    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对着徐小姐的背影,大声道:“徐小姐,我昨日说过地话,依然有效。”

    徐小姐脚步停了一停,无奈摇摇头,叹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她对这位三公子的疯言疯语浑不在意,正要迈进课堂,却见里面冲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道“徐先生,徐先生,不好了,天生异象!”

    “程大位,出什么事了?什么天生异象?”徐小姐惊奇道。

    “徐先生,你看——”程大位引着徐小姐和叶公子走到院中一脚,只见无数只蚂蚁挤得密密麻麻,在地上形成一个大大的“天”字。这些蚂蚁虽然不断的爬动,却都是沿着天字路线而动。程大位眼珠一转,说道:“蚂蚁成团,天生异象!徐先生,这个该当如何解释?”

    程大位之后,习术数的生员都已跟着冲了出来,望着眼前蚂蚁扎堆的情形。啧啧称奇。

    林晚荣本待离去,听见院子里地叫喊声,忍不住又折返了回来。细细观察那蚂蚁爬行的路线,再看那个叫程大位的小子鬼头鬼脑地,林晚荣忍不住一笑,这小子,有一套!

    叶公子望着眼前的情形,眉头一皱道:“这蚂蚁怎会自动聚群,莫非真是天降异兆?”

    徐小姐摇头道:“天下没有无根之水,万物皆有道理,这蚁群齐聚。定然有特殊的原因,与其说是天降异象。倒不如细细查寻一番。”

    徐小姐手拉长裙,缓缓蹲身下去,细细观察着蚂蚁的行进,脸上的神情专注而又美丽。

    林晚荣听得暗自称奇,一个弱女子,能有这般见识能耐,实在了不得。

    徐小姐观察了一番,又伸出青葱般的纤细玉指,包着一块玉帕。在那地上抚摸了几下。几只蚂蚁顺着她帕子往上爬,她身体轻颤了一下,脸上也现出几分紧张。女子天生害怕鼠蚁,这也怪不得她,她银牙一咬,脸上现出一抹红色。小心翼翼的躲过蚂蚁,继续用帕子擦拭地面。

    抹了几下,她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惊喜。将那帕子收起来,笑着道:“今日。有哪位同带了蜜糖过来?”

    一个生道:“我见程大位带了蜜糖来,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徐小姐笑着对程大位道:“反蜜糖拿来我看看吧。”

    程大位不好意思一笑,取出一个密封的小罐,徐小姐用方才那帕子包裹住一截木棍,沾了点蜜糖上去,然后在地上也写了个“天”字!说也奇怪,片刻功夫,徐小姐新写的这个字上也是黑压压一片,异兆再现了。

    众人一片惊讶,徐小姐点头笑道:“程大位,这定然是你做地好事吧?”

    程大位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嘻嘻笑道:“徐先生,是你说过地,让我们仔细观察周围事物,有新的发现就要与大家共享。上次你讲授那种子发芽推翻大石的例子,我也亲自验证过的,原来真的可以做到。”

    徐小姐微微一笑道:“种子发芽的故事,我也是听人说起的。在杭州城里,白莲教曾用此手腕骗取百姓,后被一位异士揭穿,众百姓才能免于难。天生万物,自有物理,只要大家多多观察,细细琢磨,总能寻出其中的规律。就像此次蜜糖聚蚁,若非程大位观察仔细,大家也不可能到这点了。所以说,这万物之理、术算之法,非是无用之,恰恰相反,它与我们息息相关,与诗词联赋一样,都是我大华的瑰宝,缺一不可。”

    术数地生,都是真正的因为兴趣而来的,听了徐小姐的话,顿时欢呼雀跃,林晚荣躲在众人身后,望着人群中的二小姐兴奋的通红地小脸,心中突然有种淡淡的感动。那日赏灯谜,已经见识到了徐小姐的才华斐然,今日又见到了她更加不凡地一面。不说别的,就凭这一番话,这位徐小姐就当得起“奇女子”三个字。

    徐小姐待到众人安静下来,笑着道:“程大位今日之举,让我们习到了新地知识,不过却也耽误了给大家讲的时间,要小小的惩罚一下。程大位,你对于那算盘之术不是颇为喜欢么?”

    程大位点头道:“徐先生,你要我习这个么?”

    徐小姐笑笑道:“不仅仅是要你习,还要你能总结出一些简单易记的口诀,能交给大家一起,这样才算的好。你观察细微,头脑开阔,相信一定能做到的。”

    这叫做程大位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大声道:“徐先生,谢谢你相信我。”

    徐小姐微笑点点头,望见生员中多了一个年岁不大的美丽女子,顿时惊道:“你是不是,就是萧家的二小姐?”

    玉霜羞涩道:“徐先生,我是萧玉霜。”

    徐小姐欣喜的拉住她手道:“好妹妹,你总算来了,我们快些进去叙话。”

    这术算的生兴高采烈的进屋去,唯有那程大位还在苦苦思索。林晚荣拍了拍他肩膀道:“小兄弟,想什么呢?”

    程大位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是个陌生人,顿时奇怪道:“你是谁?我认识你么?”

    林晚荣嘻嘻笑道:“你不认识我,但是你一定会记住我。我有几句奇怪地话听不明白。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程大位莫名其妙,就听眼前这个陌生人念道:“一下五去四,二下五去三。。。。。。退一还五去三,九退一还五去四!怎么样,记住了么?”

    程大位初时听得一愣,旋即明白了些什么,惊喜的声音都带些颤抖道:“这,这是珠算诀?不对,不对。九去一进一,怎么合算是十?”

    林晚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我再念一遍,你记住了,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也许能完成这位徐小姐交代的任务也说不定呢!”

    程大位不敢说话了,又听林晚荣念了一遍,一个字都不敢放过。林晚荣笑嘻嘻地拍着他肩膀道:“小程,好好干吧,会有出息的。”

    见这程大位仍是痴痴呆呆念着口诀,林晚荣也不去管他了。抹了把汗珠走出院子来。背这珠算口诀表是小时候的事情,现在有好几句都忘了,不过以这个程大位的聪明伶俐,推断几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反正今日是做了好事,他心里畅快,哼着小曲往京华院门外走去。远远瞧见对面走来二人,竟都是认识的。

    那二人见了他也都是一愣,其中一个旋风一般的冲上前。欣喜道:“林将军,林将军。你可算来了。”

    林晚荣大感意外,拍打着他肩膀道:“许震,你怎么会在这里?哦,李武陵小公子,咱们又遇着了。”原来与许震走在一起的,竟然是正月十五进城那晚,在河边捞花灯的那个叫做李武陵的小孩。

    李武陵奇道:“林三,你怎么在这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你到这里寻我来了?怎么,没有报我李武陵地名号么?”

    林晚荣哭笑不得,许震激动道:“林将军,不仅是我,还有李圣、杜大哥、胡大哥都在这里,是徐大帅推荐我们来此习的。”

    习?旋即想起这京华院还有军论一科,徐渭派这几人来进修,看来是颇为看重他们啊。

    这几个都是老子带地兵啊,他心里升起一阵骄傲,笑着上下打量了许震一眼道:“不错,不错,你小子长高了,长壮了。今年上战场杀胡虏,看来是少不了你一份啊。”

    许震挺胸道:“那是自然,我许震死也要死在战场上。林将军,胡大哥我们天天都盼着你来呢,再过月余,我们就要去杀胡人了,有了你带领,我们大家才有主心骨,这仗打的才舒心。”

    妈的,这小子,就会说些让我感动的。想起军中那些岁月,林晚荣心里无比怀念。打白莲,是内耗,仗打得再好,也没什么可骄傲的,杀胡人才是军人的天职。可是真要上战场抗击胡虏,这是我林三干的事吗?何况还有青璇在这里!他心里一时矛盾之极。

    许震却不知他心情,拉着李武陵道:“武陵,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剿灭白莲教一役中,带领我右路军所向披靡的林大将军。”

    李武陵听他二人说话,也明白了一点,待听到许震地介绍,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不相信的道:“你是林三,也是那位立了奇功的林将军?”

    林晚荣嘿嘿笑道:“不像,是吧?其实这是我的本色,我这个人一向都很低调的。”

    李武陵一拍手道:“甚好甚好,你是得胜的将军,人人夸赞,我今天就要和你比试一番马上功夫,看是我厉害,还是你厉害!快走,快走——”

    他人小鬼大,拉住林晚荣就要往前行。林晚荣惊得一身冷汗,这个小鬼怎么动不动就要找别人比武啊,上次说要找他爷爷,这次却又要找我?和这小孩比武,赢了吧,说是以大欺小,输了吧,肯定又被人贬为连个小孩都打不过。

    林晚荣朝许震看了一眼,许震苦笑着摇头,显然也拿李武陵没有办法。林晚荣无奈道:“李小公子。这个,我不后擅长花拳绣腿。我要的就是真刀真枪,即使伤在你刀下,我也无怨——呸呸,什么伤在你刀下,说反了,若你伤在我刀下,你可不要埋怨。”

    这李武陵到底是哪家地小孩,怎么这么喜欢拼杀?他对许震道:“这是哪家地公子?”

    许震面色严肃:“这李武陵小兄弟,乃是当朝李泰老将军的唯一嫡孙。”

    “李泰?李泰是谁?”林晚荣轻轻道。

    此言一出。不仅许震瞪大了眼睛,就连一直缠着他地李武陵也停止了取闹。二人一起望着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许震吞了口口水道:“林将军,不会吧,你竟然没有听过李泰老将军的威名?”

    林晚荣尴尬一笑道:“我穷乡僻壤长大的,确实没听过,这位李泰老将军很有威名吗?嗯,光听这名字就够不凡的了,当然,李武陵小公子的这名字也不错。果然虎爷无犬孙那!”

    李武陵拍手笑道:“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有一个人不知道爷爷的名号了。免得他以后欺负我时又说,我李泰数代忠良,戍守边关,威名赫赫。天下谁人不知,连你个小东西也收拾不了?”

    许震早已不知道说什么了,连大华朝第一名将都不知道。这林将军是怎么混到军中,又怎么打赢胜仗的?实在匪夷所思。

    不忍心自己的上峰兼偶像如此尴尬。许震干笑了下道:“林将军有所不知。这李泰老将军,自祖上起便世代从军,戍守万里边关。二十年前,李泰将军亲率五万精兵,长途奔袭直取胡人大帐,斩杀敌帅,可谓威名赫赫,胡人闻风丧胆。李将军武艺高强,精通兵法,乃是我大华地第一武将,威望之高,无人能敌。不仅如此,李家世代忠良,铁血卫国,李将军的长公子——”

    说到这里,许震偷偷看了李武陵一眼,继续道:“长公子为卫戍边关大元帅,在妻子临产当天,与胡人激战七日七夜,壮烈捐躯,只留下孤儿寡母!”

    李武陵咬了咬牙,眼中泪光闪烁,挥挥拳头道:“说这些做什么?死便死了,上阵杀敌,哪有不牺牲地。他死了,还有我!我死了,还有我儿子。我李家的人打不尽,杀不绝,那胡人绝了,我李家也不会倒!”

    林晚荣明白了,这说的就是李武陵啊,难怪这小子如此争强好胜,他拍了拍李武陵的肩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震接着道:“老将军的二公子,身为戍边大将,也于年前中了胡人埋伏,死于万箭之中!可怜他戍边多年,却连未婚妻的面都没见过——”说到这里,许震已经有些哽咽了:“李将军一家,护国卫主,世代忠良,美名传遍天下,乃是我大华军士之偶像。”

    林晚荣重重点点头,还能说什么呢,这就是战神啊!大华有了这样的脊梁,才能不被外族欺侮,才能屹立不倒!

    他自己也有些汗颜,如此忠臣良将,自己竟然不认识,实在是孤陋寡闻了。见李武陵神情悲愤,小拳头都要捏碎了,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李武陵,你不是要与我比试马上功夫么,那还等什么?”

    李武陵惊喜的抬头望着他:“林三——林将军,你说地是真的?”

    林晚荣点点头,放声大笑道:“军中岂有戏言?李武陵,为了李家的世代忠良,不管面对谁,你都不能输,明白吗?”

    “明白!林将军,我要打败你!”李武陵虎吼一声,向林晚荣身前一扑,挥拳便往他胸前砸去。。。。。。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