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下第一丁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一题,是林大人答对了,阿史勒大人,您有异议吗?”阿史勒摇头认输,小宫女翠云笑着又道:“林大人连答三题,高丽王子和突厥使臣各答对一题,这最后一题不用比,也知道胜者是谁了。”

    “要比的,要比的。”禄东赞大声道:“林大人才华无双,我们都想看看他是怎么破解霓裳公主的四道题目的,这最后一道,就算是让我等心服口服吧。林大人,您说呢?”

    这个禄东赞身为突厥人,倒是有股子爽朗之气,若非两国处于敌对,和他交个朋友也是不错的。林晚荣笑道:“这个,禄兄,你是谬赞小弟了。公主出的这几个题目,我只是误打误撞答上了,当不得真。”

    “大人,恳请您将最后一道题也一并答了吧。”徐宫女神色黯然道:“见证奇人奇行,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期待。”

    见这么多人都神情振奋的看着自己,不答是不行了,林晚荣无奈苦笑一下,望着翠云道:“宫女姐姐,那就出最后一题吧。”

    翠云微笑道:“此次公主选婿,前三题都是早已命好的题目,唯独最后一道,是公主亲自命题。而且公主也不会随意出题,若她对答对了题目的才俊公子满意了,才会再出一题相考。目前公主还未有懿旨传来,奴婢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第四题,请诸位耐心等待一会儿。”

    是这么回事啊,林晚荣顿时满脑门子的大汗,原来命题不是随便出的,就算你想去答这稀里古怪的题目,你也不一定有机会,必须得公主看上眼了,才会赏个面子出题目。

    人群中一阵窃窃私语,若是公主出题了,那便说明公主对林大人是满意的,这林大人必定会成为大华驸马,身价倍增。可是公主会出题吗?会出什么题呢?所有人都在等待那一刻的来到。

    高丽王子和突厥使团已经失去了机会,双方皆都沮丧不已,出于嫉妒,他们自然也不希望林三做了驸马。见那绣楼上挂着的幕帘久久没有掀起,双方心思便又活动起来。若公主对林三不满意,那是否意味着,我们还有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晚荣原本气定神闲、信心十足,随着时间的消耗,却也有些坐不住了。这里面到底是不是青旋?若真是她,她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出现了,怎么还能这样稳坐钓鱼台?上帝啊,别玩我!

    众人等了一阵,不见有人出来,便都以为霓裳公主对林大人不满意,顿时叹息之声四起,为这新兴的大华奇人惋惜。

    正窃窃私语间,忽见那垂下的帘子掀了起来,一个俏丽的小丫鬟疾步而出,递给翠云一个小纸条,又在她耳边轻言了几句,接着便转身退去了。

    翠云微微一笑,娇声道:“让诸位久等了,公主出题了——”

    “好啊——”众人顿时一阵兴奋。总算霓裳公主有慧眼,像林大人这样的旷古奇才,到哪里能找到?不选他为婿,还要谁来?

    林晚荣抹了把冷汗,这位公主真是会折磨人啊,临到最后还来上这么一手,要真是青旋的话,我一定会揍她小屁股。

    “林大人,霓裳公主这最后一题,是专为您而设,请您听好了。”翠云的一番话,又将众人的胃口吊了起来,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听公主专为林大人所设的考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稀奇玩意儿,林晚荣自然更不例外。

    翠云缓缓将那纸条展开,轻声念道:“请问林大人,当初在当涂县白莲教的巢穴中,您为匪徒所掳,又为人所救,你最难以忘记的人,是谁?”

    这是个什么题目?听了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所有人都迷惑了,这与前三题的斗智完全不同,却似乎是知晓林大人的过去,专为他设置的一道问题。要说,答这个问题比斗智力要简单多了,想来林大人不会出什么意外,成为大华皇帝最为疼爱的小公主驸马指日可待。

    林晚荣却是无法掩饰的震惊与兴奋,跳起来大声道:“青旋,青旋,是你吗?”

    绣楼上寂静无声,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当初在金陵萧家与大小姐一起被白莲教掳走,又被人所救,知晓其中经过的人寥寥无几,能对自己如此熟悉,又问出这种问题的,除了青旋还有谁来?青旋真地就是霓裳公主,娘的,我发达了!

    “大人,您想清楚了吗?”翠云见林大人突然呼喊起来,便开口笑着问道。

    “在危难之时救我的有两人,其中最难忘的,自然是青旋——”林晚荣自信满满的答道。

    众人听的云里雾里,绣楼里一片沉寂,忽的响起一声带火轻哼:“你这么想她,那你就去找她吧,不要来寻我。翠云,回宫——”

    这个声音?林晚荣惊得一蹦三尺高,听起来好像不是青旋的,感觉怎么有些像仙儿?

    “仙儿,仙儿,是你么?”林晚荣大声喊道。站在高台之上的小宫女翠云苦笑一番,已撤回帘子中,绣楼上响起一阵通通的脚步声,似乎甚是愤怒,公主凤驾前面的仪仗已经开始缓缓移动,向宫门而去。

    “不是我,你找你的青旋去吧,哼!”一个熟悉的苗条身影出了楼来,钻入轿中,同时哼出一声,满是委屈与心酸。

    林大人的脑袋直接短路了。霓裳公主??霓裳公主!!竟然是宝贝仙儿!!这是怎么回事?难怪安姐姐说仙儿是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而且一定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这可真是一个大惊喜啊。要了老命了,当着那么多人面承认最难忘景旋。一字一句落入小醋坛子耳中,她此时又贵为大华公主,不发飙那才怪了。

    他思考的时间,霓裳公主的车驾已经走的老远,小轿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宫门之中,林晚荣才猛然醒悟过来,急忙撵上去大声道:“仙儿,仙儿,你别走啊!”

    怦的一声大响,那巨大的宫门关上,却差点砸到了急冲而来的林大人的鼻子。

    他悻悻的摸着鼻梁,懊恼的一锤门环,靠,这都怎么回事啊。为了寻找一个老婆,得罪了另一个老婆,要说倒霉的话,这世界上还有谁能够比的上我呢?仙儿这丫头也是的,放着好好的公主不当,偏偏要去做什么红人头牌,还那么喜欢吃醋,唉,这下为难了。

    场上形势突变,原本公主已经出了题目,而且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完全不相关的题目。怎么林大人却惹恼了公主,令她拂袖而去呢?他这驸马怕是当不成了,什么叫功亏一篑,这就是典型啊。场中人无不扼腕叹息,唯有原本已经彻底死心的李承载和突厥使团心中暗喜,既然公主对林晚荣不满,那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场上一幕,真可谓奇峰突起,风云剧变啊!

    见了林晚荣垂头丧气地模样。皇帝不忧反喜,哈哈大笑道:“今日可真有意思,高平,宣召林三与高丽、突厥使团上殿吧。”

    林晚荣懊恼一会儿,却见高公公疾步而来,恭声道:“林大人,皇上召见您呢,快跟我来!”

    将仙儿身份的疑惑先抛在一边,跟在高平身后上了金殿,只见李承载和阿史勒诸人已经先行到了,徐渭眼角含笑,正在对他微微点头,看起来很是满意。

    林晚荣自家知道自家事,这次公主招亲,他摆了一个大大的乌龙,可谓功亏一篑,仙儿那个小醋坛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自己呢。这老徐完全不知内情,还以为我占了多大便宜呢。

    “今日霓裳公主招亲,诸事已毕,高丽和突厥两国使臣恭忍谦让,果然高风亮节。”皇帝微笑道。

    李承载急忙抱拳:“不敢,不敢,皇上过奖了。此次是我高丽准备不足,才与公主失之交臂,承载心里甚为遗憾。不过霓裳公主尚未选出驸马,承载自认还有机会。”

    “正是如此。”突厥使臣阿史勒也道:“公主尚未选出驸马,我突厥也有机会。”

    “哈哈哈哈——”皇帝大声笑道:“两位特使此言差矣。霓裳公主亲自出题考核,可谓公平公正,你们两国各只答对一题,并无参与再次考核的机会,即使公主尚未选出驸马,她也不会在二位中间挑选的。若都像你们这般,人人都来求第二次机会,那岂不是我霓裳公主不出嫁,招亲大会就要天天进行?”

    李承载和阿史勒哑口无言,确如皇帝所言,机会是均等的,只是他们自己没有把握住而已,怨不得别人。

    “林三何在——”皇帝突然威严一喝道。

    “小民在此。”林晚荣懒洋洋抱拳答道,情绪明显不甚高昂。

    皇帝笑道:“一时得失勿要过于计较,朕观你今日表现,出其不意,有勇有谋,能与高丽和突厥的两位使臣一较高下,颇有国士之风,朕心甚慰。”

    什么“能与高丽和突厥的两位使臣一较高下”?皇帝这样说完全是照顾李承载和阿史勒的面子,金殿之上人人明白。

    “林三博广识,才华出众,为我大华争得荣誉,乃是我等亲见。之前他曾在山东为徐渭统兵,亲手擒拿了白莲反王陆坎离,炮打白莲圣母,攻占济宁城,可谓功勋至伟,如此国士,焉能置于民间浪费人才?吏部尚书叶舒清何在?”皇帝声如洪钟,大声说道。

    “微臣在!”一个红光满面的老头子急忙跨列而出。

    “叶爱卿,你掌管着吏部,那就帮朕看看,最近还有什么空缺没有?林三此人,乃是我大华国之士,一定要用好了。”皇帝微笑着道。

    诚王眼中锋芒一闪,对叶舒清打了个眼色,叶舒清心领神会。匆匆抱拳道:“禀皇上,目前吏部安置的官员已接近饱满,倒是各地方上尚有闲职。”

    皇帝笑了两声道:“他便是从金陵来的,又在山东统过兵,说起来也是从地方上来的,你还放他回地方上做什么?哦,对了,朕记起来了,前任吏部侍郎童渊告老还乡,吏部还有位置补缺——林三,朕便擢你为华阁士,领吏部副侍郎衔。你可愿意?”

    “皇上——”叶舒清大惊:“吏部职责重要,侍郎更是直接辅助微臣。林大人虽然博多才,但年纪尚轻,又从未有过为官经历,连渊阁士、新晋新科状元苏慕白大人,也尚未进入部考。将林大人一下擢拔太高,恐要引起怨言!请皇上三思!”

    这叶尚书大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提起了苏状元,以苏慕白为例,阻止皇帝提拔林三。苏状元虽是渊阁士,却只是一个虚职,尚未进入六部,眼见皇帝对林三如此看重,脸色煞白,急急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万事总有破例。林三的功绩方才朕也说了,试问朝廷之上,还有谁能否认?苏慕白凭着真才中了状元,朕提拔他进渊阁。林三折服高丽与突厥,却也不是假本事,晋级华殿乃是众京所归,更何况他在山东战功赫赫,居功至伟,领一个吏部副侍郎,又有谁有怨言?至于说他年纪轻,诸位爱卿,莫非你们忘了,先皇在世之时,诚王兄二十出头便领了吏部,这又有何不可?”皇帝虎目急闪,说出的话却如同重锤,记记敲在人心上。

    诚王乃是天之贵胄、龙子龙孙,二十多岁领吏部,谁也不敢说个不字。可是现如今皇上将林三与诚王爷相提并论,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别忘了,林三现在还卖身萧家做一个小小家丁,他哪有资格和诚王爷比。

    “徐先生,这吏部侍郎是干什么的?”见叶舒清面色苍白,一副要了他老命的样子,林晚荣拉住徐渭,轻声问道。

    “吏部,掌管天下百官考核、升迁与调度,乃是朝廷重中之重。吏部侍郎辅助尚书,官不小,职权更不小,前任吏部侍郎童渊告老还乡,你虽是个副侍郎,却领了正职,林小兄,你一步登天了。”徐渭轻轻一笑说道。

    明白了,这就相当于人事厅副厅长,实权单位啊,没想到皇帝一下子封了这么大个红包给我,唉,到底是收还是不收呢?

    “一个小小的吏部副侍郎,干嘛让这位叶大人像死了亲娘似的,连面色都变了?”林晚荣接道。

    这林小兄对官场还是欠缺了解啊,徐渭强忍住笑道:“林小兄,你与叶大人虽是职级有三级差距,只是实际却仅隔着一层。你又是皇上亲自提拔的,皇恩浩荡如天,说不定哪一天就直接把叶大人给替了,叶大人怎能不考虑一下他的位子?还有一点更为重要,这吏部历来是诚王爷的亲信担任,今天皇上硬生生把你插了进去。你想想,要是你心窝正中的位置被人插了根钉子,你会是什么感觉?”

    汗,原来中间还有这么多门道,皇帝是要让我去充当他与诚王相斗的马前卒啊,靠,我能那么傻吗?

    叶舒清还待再言,皇帝脸色一变,哼了声道:“朕意已决,叶卿勿要再言。来啊,拟旨——”

    “稍等,稍等。”林晚荣笑嘻嘻出列,抱拳道:“皇上,谢谢您的厚爱。可是小民也觉得这位叶大人说的有道理,我只不过是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对于什么国事朝政丝毫不懂,皇上对我如此看重,实在令小民我汗颜。我在萧家过的很好,很愉快,麻烦皇上您准许我回到萧家,做一个快乐小家丁,我就心满意足了。”

    徐渭白眼直翻,这小子莫不是和人斗智斗傻了,放着到手的吏部副侍郎不做,偏要回萧家去做一个家丁,那萧家大小姐也不知是给他灌了什么汤。

    “林大人高风亮节,乃有大将之风,皇上慧眼识金,臣弟佩服之至。”诚王眼神闪烁,突然出列道。

    皇帝看了诚王一眼,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诚王兄说的不错,林三此人,果然与众不同。既然他愿意在萧家待着,那就继续待着吧。不过他有本事,却不为国家出力,那就大错特错了,说地难听点,就是暴殄天物。林三,你回萧家可以,不过吏部的差事也要兼着。既然你如此淡薄名利,那便不要你进华殿了。林三听封——”

    “皇上,小民听着呢!”林晚荣急忙抱拳道。

    “你战功赫赫、为国争光,朕便擢你为吏部副侍郎,赐府宅一座。考虑到你在萧家还有差事要办,朕特许准你不上早朝。”皇帝忍住笑道。

    众臣听得心里惶惶,林三一个小小家丁,在萧家能有什么差事,又岂能与国事并论?皇上如此待他,真可谓情深义重。

    什么吏部副侍郎,老子才不稀罕,倒是赐府宅一座,才是真正的利好。

    “另外,为了你以后行事方便,朕便再赐你几个字。”皇帝微笑看了他一眼,高平早已送上笔墨纸砚。

    赐字,赐字有什么稀罕的,来点黄金才是正经,新晋吏部副侍郎林三林大人实在太过于小白,皇帝赐字那是天大的恩典,黄金万两也换不来。有了皇帝的题字,有多少钱财弄不来?

    徐渭见他无所谓的样子,忍不住拉了拉他道:“林小兄,皇上对你可真是不遗余力,连苏状元也比下去了。”

    废话,以前不知道,现在我可明白了。仙儿是我老婆,又是老皇帝的女儿,我和他可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亲女婿与亲老丈人的关系,他不对我好,难道还去对苏慕白那个小白脸好?

    大殿上一片寂静,高公公敷纸,皇帝金笔沾满朱砂,微一沉吟,朱笔疾挥,便在纸上落下墨宝。

    “林三,你虽是小小一个家丁,但切不可因为身份而妄自菲薄,须知我大华圣祖皇帝,昔年也是放牛倌出身,却成万世称赞之雄才伟略。”皇帝望着林三正色道。

    听你说了一堆话,就这句最中听。林晚荣诚心实意道:“皇上,谢谢您了。”

    皇帝一挥手,高公公便将御赐朱批轻轻折起,送到了林晚荣手上。林大人双手接过,皇帝看着他笑道:“你把这几个字挂在你府门之上,从此之后,朕敢保证,无人敢再欺侮萧家,更无人敢再欺侮你。”

    不是吹牛吧,什么几个字这么厉害?林晚荣双手接过玉盘,心里盘算着。

    “林小兄,林小兄。”徐渭拉住他,好心的提醒道:“接过皇上御批,要当场打开,与人共勉,以谢皇恩浩荡。”

    规矩就是多啊,林晚荣急忙将皇帝题字拿在手里,展开画幅轻轻一扫,顿时眼冒金光,嘴巴张得合不拢,看的呆了。

    皇帝微笑不语,能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震惊如此,他对这种效果深表满意。徐渭见状一急,忙与高平一人拉一头,帮着林三将题字缓缓展开。

    众人抬头望去,只扫了一眼,却与林三一起呆了!

    只见那纸面上金光闪闪,上书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天下第一丁”!

    两节合一,六千字一章!

    兄弟们,十月一号到六号,月票是成双的,也就是说你投一票,实际是换算成两票的,活动还有三个小时就要过期了,手里还攥有月票的兄弟们可别浪费了,给老禹一点支持吧!谢谢大家!

    另外,今晚的书评区有精楼,兄弟们自行领用,还是老规矩,每人两层,嘿嘿!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