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杀猪的声音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信,谁给的信?”林晚荣奇怪道,接过那信封轻轻拆开,一阵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信封里夹着一副红色的秀帕和一张洁白无瑕的信笺。

    将那信笺拆开,几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一丝一线生白发,半羞半怨洗年华。去冬曾问南飞雁,何时与君摘杏花?”

    这一首闺怨的女子诗,写的婉转而又亲切,幽怨和怀念尽在其中。再将那秀帕拆开,只见上面用金线绣着一对比翼的鸳鸯,神态逼真,栩栩如生。

    林晚荣看的愣了半晌,良久才微笑摇摇头,巧巧轻声道:“大哥,你知道这是谁给你送的信么?”

    “巧巧,你什么时候去看洛凝了?”林晚荣笑笑道。

    巧巧一惊,脸上满是笑容:“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去看凝姐姐了?”

    林晚荣捏了捏她小鼻子:“傻丫头,我一看这诗词便知是洛凝所写,别人写不出这种味道的。洛小姐她在济宁还好吗?洛大人和洛远怎么样了?上次进京的时候,大小姐催着我赶路,路过济宁竟连城中也没进去,实在遗憾之至。”

    “凝姐姐她很好。”巧巧幽幽道:“就是一个人在那里有些孤单。我与夫人进京的时候,顺便在济宁停留了两天,你都不知道凝姐姐她高兴成什么样子,整日拉着我说话,深怕我飞走了。得知我要来京中,凝姐姐本来也要来的,但是洛大人说京中局势复杂,让她等些时候再进京。凝姐姐没有办法,只得写了这信叫我送给你,还有这鸳鸯,是凝姐姐亲手绣的。大哥,凝姐姐对你情深义重,你可不要辜负了她!”

    “洛小姐对我情深义重,我的巧巧对我更是痛彻心扉,宝贝,我更不会辜负你!”林晚荣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巧巧脸红了一下,轻嗯一声,紧紧拉住了大哥的手。

    这京城里的分号,平日里只住着林三和大小姐,这两人是冤家,卿卿我我中夹杂着吵吵闹闹,倒也不缺滋味。只是这几日,大小姐和林三都在家里住的少,一时之间少了些生气。萧夫人和巧巧的到来,就像一团燃烧的火,将宅子里的气氛烧的旺旺的。

    待夫人和巧巧用过膳,有感于二人旅途劳累,大小姐便催促二人先去休息。等巧巧与大哥走出房门,夫人便将门关上,静静的望着萧玉若,似乎在沉吟什么。

    “娘亲,你这样看着女儿做什么?”大小姐脸上红了一下,低下头去轻声说道。

    萧夫人拉住女儿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轻轻道:“玉若,娘亲有句话要问你。”

    母亲要问什么?大小姐心里急跳了两下,羞涩道:“娘亲,你跟女儿还客气什么?有什么话只管说来就是!”

    夫人盯住她,沉默半晌,大小姐抬头看了母亲一眼,又急急低下头去。

    夫人叹了口气道:“玉若,你和林三是不是——你是不是与他有了私情?”

    萧玉若心里噗通噗通乱跳,脸带红晕,轻声道:“娘亲,我,我——”她说了几句话,却不知道怎样接下去了,心里一急,便扑在夫人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

    萧夫人看女儿的神态,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又是感叹又是恼火,这林三就是专门来祸害我萧家的闺女的么?二丫头心地单纯为他所骗也就罢了,为何连一向理智的大丫头也上了他的当呢。

    夫人抚摸着大小姐的秀发,叹道:“是宋嫂给我写信,偶然提到了你与林三之间不寻常。我此次进京,就是专门为这事来的。你这孩子啊,怎的那么痴傻呢,林三红颜知己无数,最为擅长的就是欺负女子。玉霜跟了他也就罢了,怎的连你也陷进去了呢?”

    大小姐抱在母亲的腰上轻泣道:“娘亲,你现在与女儿说什么都晚了——”

    “什么?”夫人一惊,拉开大小姐盯住她道:“玉若,你,你竟与他做出了苟且之事?”

    大小姐脸孔一红,今天晚上娘亲若是不来,怕自己就真的忍不住被他“苟且”了。

    “娘亲,你说到哪里去了?”大小姐面带飞霞,害羞道:“女儿怎么会做出那般不知礼义廉耻的事。”

    “那你说什么晚了?”夫人心情平静了几分,在女儿的身上上下瞅了几圈,以她的眼光,自然看的出大小姐还是白璧之身,总算那林三还有几分良心。

    “娘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与他结识以来,我见着他的时候,心里恨的痒痒,可是看不见他的时候,心里却总是挂念。你现在来与我说这些,的确太晚了,当初我就不该认得他的。”大小姐摇头轻声道,脸上又是心酸,又是怀念。

    萧夫人久历人事,望见女儿脸上的表情,哪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沉默良久,才微微一叹道:“玉若,娘亲也非是不开明的人。这林三论本事、论才,那的确没得说,娘亲一向都很看好他。我萧家虽是孤女寡母,在金陵也是名门望族,你与玉霜更是我萧家的骄傲。玉霜跟了他,也不算委屈,娘亲看的开。可若是你们姐妹俩,都与他搅和到一起,这,这算怎么回事啊?娘亲守寡这么多年,别的都不怕,可就怕别人戳我们的脊梁骨!”

    说到动情处,萧夫人也是目泛泪光,这林三虽然不俗,但他娶我一个女儿便可以了,哪知那小子得陇望蜀,竟连大丫头也不放过。

    大小姐见母亲哭泣,吓得急忙跪在地上道:“娘亲,女儿不孝,惹您老人家伤心了。但我与那坏人,真是两情相悦,并无对不住人处。以他的本事,上金殿不惧皇帝,下战场吓退胡人。女儿心甘情愿与他在一起,不怕别人戳我脊梁骨。”

    “说你与他的事,怎么又扯到上金殿、下战场了?”夫人扶起大小姐,苦笑着抚摸她的秀发道。萧夫人这些时日来一直忙于赶路,对林晚荣在京中的所作所为并不知悉,大小姐将这段时日的见闻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说到击退高丽与胡人、上金殿面圣,皇帝赐他吏部副侍郎,御笔亲题“天下第一丁”时,夫人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惊讶。拉住大小姐的手道:“玉若,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大小姐点点头道:“女儿怎敢欺瞒母亲?这是无数人亲眼所见。三胜胡人的天下第一丁,那声名怕是早已响彻了整个京城!”她往窗外望了一眼,幽幽叹道:“人家现在是吏部副侍郎,又是皇帝钦赐府宅、名震天下的天下第一丁,明日便要搬出我萧家也说不定,我们现在说起这些。人家承不承认都还不知道呢。”

    夫人惊叹良久,微叹口气道:“我早料到林三会有出息,却没想到皇上竟然亲笔封了他个‘天下第一’。这样说来,若你跟着他,那也不算委屈了。”

    大小姐心中一喜,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轻轻试探道:“娘亲,你,你是答应了?”

    夫人哼了声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做了个天下第一丁就能把我两个宝贝女儿都骗走了?就算他做了皇帝,没我点头,他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夫人想了想,忽然一笑道:“玉若,你不用担心,什么吏部侍郎、天下第一丁我都不管,但他与咱们萧府有合约却是真。这一年之内,我叫他林三,他就得应着,是不是?”

    大小姐点点头,夫人微笑道:“你与他的事,先搁置一边,但你不能太过放纵他,该管着他就得管着他。这男人啊,生性里就有卑贱二字,你越是表现的太过于在乎,他就越不在乎。你离他远远的,他反而会挂念你。”

    大小姐脸上羞红,轻声道:“娘亲说的,与徐姐姐说的一样,莫不是你当年就是这样管教爹爹的?”

    夫人脸上浮起一片红晕,在大小姐粉臀上拍了一下道:“你这丫头,竟开起为娘的玩笑了。”她沉默了一阵,轻道:“昔年京城形势不明朗,为了避免被卷入朝中争端,你外公急急将我许了人。我与你爹,未曾谋面便成了亲,却哪有你现在这般自由。对了,你说起的徐姐姐,又是哪位?”

    “是徐先生的女儿徐芷晴,昔年娘亲还抱过的。”大小姐轻声道。

    “是芷晴这丫头啊!”夫人欣喜道:“昔年我离开京中之时,她还是个扎着祟角辫的小丫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如今也不知道出落的什么模样了。”

    “徐姐姐她,也不太好!”大小姐将徐芷晴的遭遇讲了一遍,夫人听得秀眉轻皱,无奈道:“难怪徐先生不愿多说,自古红颜薄命,芷晴这孩子也吃了不少苦头啊。”

    她看了大小姐一眼,良久才摆摆手道:“你与林三,可莫要了这些才是。”

    “娘亲!”大小姐一喜,扑在母亲怀里,久久不愿站起!

    *

    “三哥,热水准备好了,就在你隔壁的厢房,快请董小姐沐浴更衣吧!”林晚荣带着巧巧刚走出房门,环儿便微笑着迎上前来道。

    巧巧急忙道:“有劳这位姐姐了,我自己来就是了,不敢劳烦姐姐。”

    林晚荣笑着拉住她道:“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早就累了,哪能要你亲自动手。环儿,我代表我娘子,谢谢你了!”

    巧巧心里无限欣喜,害羞的依偎在大哥身旁,环儿愣了半晌,喃喃道:“三哥,你有娘子了,那大小姐呢?”

    林晚荣这边的厢房与大小姐的房间正对,萧夫人便歇在了大小姐的房中,母女二人久未相见,自然有好些话儿要说,这边的房间,便留给林晚荣二人居住。

    待巧巧进了房,环儿正要跟进去服侍,林晚荣轻轻拉住她,笑道:“时候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这边有我就行了。”

    三哥脸上的笑容说不出的淫荡,人家夫妻久未相见,会做些什么事,不用说也明白,环儿啊的一声轻叫,急忙跑开了。

    见大哥也进了房,巧巧顿时从脸红到脖子里,小声道:“大哥,你怎么也进来了?”

    林晚荣微微一笑道:“傻丫头,大哥来服侍你沐浴更衣啊。”

    巧巧臻首低垂,脸若火烧,不敢说话,林晚荣走到她身边,轻轻按摩着她的肩膀,温柔道:“小宝贝,这些时日忙着赶路,累了吧!”

    “不累!”巧巧轻道:“只要有大哥,我就什么都不怕!”

    林晚荣在她肩膀上用力捏了几下,轻道:“你这傻丫头!”接下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气氛一时温馨之极。

    “大哥,没想到萧家在京中的分号都这么大!”巧巧四处瞅了一眼,脸上现出一丝羡慕之色。

    “不要担心,我们的家比这里更大!”林晚荣笑道。

    “我们的家?”巧巧一惊:“大哥,你要回金陵了?我们金陵的宅子还一直空着呢!”

    “金陵暂时不回,但是大哥在京城也有宅子了,是皇帝赏赐的,明天我就带你去看看!”

    “皇帝赏赐的?”巧巧吃惊的张开了小嘴,林晚荣在她小口上吻了一下,便将今日之事略微讲了一遍,巧巧激动的目泛泪光:“大哥,谢谢你!”

    “谢我?谢我什么?”林晚荣奇道。

    “谢谢你让我遇到了你。自从遇见你,巧巧就成了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了!”巧巧急急抹了眼泪道,脸上说不出的愉悦和幸福。

    这个知足的小丫头,林晚荣心里满是温柔,轻轻在小妮子背上按了两下。

    大哥的手真大真暖和,巧巧心里一暖,旋即意识到了什么,急急转过头道:“不行!大哥,你是我的夫君,怎能叫你服侍我——”

    “什么不行!”林晚荣截断她的话道:“你是我的娘子,大哥今天就服侍你了,好不好?”

    见了大哥坚决的神情,巧巧欣喜而羞涩的嗯了一声,脸上泛起甜蜜的笑容,眼中却有泪珠盈盈闪动。

    “对不起,宝贝,是大哥以前为你做的太少了——”望见巧巧的神情,林晚荣心中有愧,正待再说,却被一只温暖的小手覆住了嘴唇:“大哥,你是做大事的人,巧巧喜欢的便是你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劲头,为你做任何事,我都甘心情愿。”

    见小丫头脸上带着红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漆黑的瞳孔有如夜晚的星星般明亮,樱桃般的小嘴一张一兮,林晚荣在她唇上轻点了一下,双手抚在她的腰间,将那厚重的冬衣,缓缓解了开来。

    见大哥真的要来服侍自己,巧巧心中大羞,她与大哥多日未见,心里积蓄的思念便如玄武湖里清澈的水流,一眼便能看的到。感觉他将自己外衣拉开,她心脏急剧跳动,螓首几乎垂到了酥胸,却有无限的欣喜驻在心头。

    解开外套,内里却是一套薄薄的冬衣,几日不见,巧巧身段越发的出众了。虽是隔着冬衣,却能看见那山峰高高顶起的轮廓,修长的紧紧的夹在一起,丰胸柳腰,尽显成熟的小妇人韵味。

    见大哥盯住自己,巧巧脸如芙蓉般嫣红一片,喃喃一声轻叫:“大哥——”

    将冬衣解开,林晚荣顿时眼前一亮,一件淡红的贴身小衣紧紧贴在巧巧身上,她羞涩的低头,捂住两边肩头,欺霜赛雪的肌肤在指缝间时隐时现。月余过去了,这小妮子的酥胸更加丰满,阵阵眩目的乳波,在林晚荣身前闪现着。

    林晚荣啧啧的轻赞一声,缓缓的将巧巧抱在怀里,小妮子啊的一声轻叫,旋即觉得身上一暖,低头一看,自己已经落到了那飘满花瓣的木桶中,桶中热水漫过了腰臀,一阵淡淡的肥皂香味传入鼻中,说不出的温馨和暖。

    林晚荣笑着将温水端起,缓缓淋到她头上,湿漉了她的秀发,一阵暖如春阳的感觉顿时从头顶处灌入全身,巧巧伸出细嫩的小手,轻轻揉搓着脸颊,眼中射出柔和而幸福的光芒。

    林晚荣伸出大手到水中,轻轻解开那最后一层的贴身小衣,无声无响中,小妮子身上的最后一层屏障就已去除。林晚荣正待轻轻为她揉搓身子,眼光一瞥,却有了吃惊的发现。小妮子那丰满的酥胸上。竟然带上了一个薄薄的罩杯,丝纱制成,半现半露,将那酥胸映衬的更加丰满,更加迷人。

    林晚荣呆住了,连水瓢掉进桶中也不知道。巧巧脸若血红,不敢抬头,只敢拿眼睛的余光去打量大哥的神色。

    “小宝贝!”林晚荣急急吞了口口水道:“这个,这个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巧巧羞得一下子捂住了面颊,声音细如蚊蚋道:“大哥,你怎么忘了,这是你为萧家制女子衣服时,特意为我准备的,我进京时,想着你喜欢,就特意带上了,今日快到京中才换上的。”

    这丫头,真是太知心了。巧巧轻嗯一声,如喃喃细语,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脸上仿佛染了上好的胭脂,紧闭双目,两腮桃红,酥胸起伏有致,紧裹着丰乳的丝衣紧紧的挺出,说不出的诱人。

    林晚荣伸出手去,自她后胸缓缓摸去,只觉肌肤光滑润泽,恍如美玉,他心中一荡,眼中放光,摩挲着向前摸去,叭嗒一声,已解开那一抹薄薄的胸衣。

    巧巧惊啊一声,小衣跌落水中,两颗鲜艳的蓓蕾破水而出,高挺耸立,清新的女儿体香顺水传来,无限的诱惑着他的神经。

    娘的,真要了命了,林晚荣狠狠的吞了口口水,以极大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缓缓为巧巧清洗着身子。二人在金陵时早已经是夫妻,亲热次数已不少,今日久别重逢,本该是激动时刻。但对面房中便住着大小姐和萧夫人,二人纵是再情动也要顾忌一些,不然明早起了床,林某人可以不要脸,但巧巧这丫头还能不出门吗?

    好不容易浆洗完毕,林晚荣将巧巧按在桶中不让她起来,小妮子的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他竖耳倾听了一下,良久才道:“好了,她们睡着了。”

    这欲盖弥彰的一句,让巧巧顿时从头软到了脚,嘤咛一声偏过头去不敢说话,听到大哥火热的呼吸,心里噗通噗通乱跳。

    林晚荣嘿嘿一笑,猛的将巧巧自水中抱了起来,一具光洁无暇的美丽顿时出现在眼前。

    巧巧轻啊一声,林晚荣早已为她覆盖上一方干净的浴袍,将她身体擦拭干净,便抱着她缓缓向床前行去。

    “大哥——”巧巧面色通红,用力的抱住他的身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抬起头望着他:“巧巧好爱你!”

    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心意,林晚荣大嘴一张,含住她饱满而鲜红的樱唇,舌尖在她香嫩的唇间轻轻滑动,品尝那甜美的丁香。

    巧巧“唔”的一声,藕臂不由搂住了大哥。感觉大哥吻过舌尖,吻过面颊,再由轻至重啮咬她娇小玲珑的耳垂,右手隔着浴袍抚上她丰满挺拔的酥胸。

    巧巧贝齿间发出似是痛苦,又象欢乐的娇哼,林晚荣将那浴袍解开,白玉般的双丸汹涌而出,胸前的两点嫣红轻轻颤动不止。

    “宝贝,你又长大了。”林晚荣嘿嘿一笑,轻轻握住了那柔软的双峰,烛火刹那间熄灭。。。。。。

    “啊,大哥——”一个女子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呻吟,传入了对面房中。正与母亲说话的大小姐忍不住眉头一皱:“娘亲,这是什么声音?”

    萧夫人面色一红,哼道:“杀猪的声音!可恶的林三!”

    要召开,有些情节不能写,嘿嘿,兄弟们体谅!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