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色魔相公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走?到哪里去?今天时辰晚了,明天再去不迟。”林晚荣奇怪问道。

    秦仙儿略微摇头,嘴唇翕动了几下,才小声道:“去看看那个人死了没有,若是死了,我就放鞭炮欢庆。”

    林晚荣无声一笑,这丫头性子还真是倔强,明明是关心她老爹,却又不肯明说,当下嘻嘻一笑,点头道:“正是,正是。到时候我帮你买鞭炮,放他个几天几夜。怎么样,老公对你够心疼吧?”

    秦仙儿秀脸一红,知道自己的心事瞒不过他,美目含情瞟他一眼,说不出的甜情蜜意。她本就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艳丽无匹,今日为祭拜亡母,浑身缟素之下,却与平日多出了一种特别的韵味,让林大人看的也是心痒痒,若不是顾虑这是在岳母大人陵前,说不得要好好占占这丫头的便宜。

    此时天色已暮,秦仙儿心里有事,着急下山,林晚荣自然随她而去。回到了相国寺的禅房,却见四处的守卫已经撤走,看不见老皇帝的影子,想来已经转移回宫了。想起今日所见的老皇帝那虚弱的身子骨,林晚荣心里忍不住的一声轻叹,幸亏今日来的及时,要不然任仙儿和她老爹这样闹别扭下去,世间又要多一件憾事了。

    不管承认不承认,秦仙儿如今已是大华霓裳公主,身份高贵无比这是事实,她上山祭拜亡母,凤驾却依然在山下等候,无数的宫娥宦官便一直在等待着她。见公主下山来,急忙跪下叩拜迎接。

    秦仙儿俏脸上一丝肃穆之色,虽是缟素在身,却是镇定从容,愈显雍容富贵之态。她微一挥手,淡淡道:“大家都起来吧,本宫有急事回宫,你们脚步放快些。”

    “是。”众人急忙应了一声,悄然起身,催动凤驾便要回宫而去。

    “公主就是公主啊,不是盖的。仙儿,你是越来越有气质了。”林晚荣嘿嘿一笑:“跟你一比,我就是老土一个了。”

    “又在胡说道了。”一个宫女挑起马车的帘子。秦仙儿不待太监搭起马鞍,小脚一踮,便轻松跨上马车。手搭车帘子,回头嫣然一笑,就如一树素雅的梨花,盛开在了驿路之旁。

    乖乖,不得了。仙儿做了公主,整个人的气质越发的明媚了,比那宁仙子和安姐姐也不遑多让,真是勾了老公我的魂了。林晚荣看的呆了呆,秦仙儿心中一喜,羞涩道:“相公,你还在等什么,快上来啊。”

    “上来?好,好,马上上来。”林大人色与魂授的拉住仙儿小手,哗啦一步登上马车,两个人一起倒在柔软的车厢垫子上。

    车下的几个宫娥听公主称这个人为相公,心里都是惊奇,怎么一会儿不见,公主就有了驸马?不过不该问的绝不多问,这是在宫中当差的要诀,宫娥们素手放下车帘,温暖的车厢内,便成了公主与驸马的二人世界。

    公主的凤驾就是与众不同,这马车乃是辔并驰,车厢无比宽大,足有十几个平方。厢内铺着大红地毯,处处镶金戴银,尊贵无比。凤塌之前挂满了黄色幔纱,上面置着一个小壶和四个小杯,乃是官窑的上好瓷品。榻上整齐摆放着一袭鹅黄锦被,散发出淡淡幽香,象征着主人身份的荣华与富贵。秦仙儿是真正的公主出身,自幼已经见惯了这场面,后来又孤身闯荡多年,早已看惯了红尘险恶、世间冷暖,对这些身外之物混不在意。林大人却是一个大大的俗人,望着这满车的金银玉器啧啧惊叹,奢侈啊,我太他妈喜欢了。

    秦仙儿微微一笑道:“相公,你在看什么?都入了迷了!”

    林晚荣点头道:“仙儿,这马车还真是值钱,放在以前,我铁定要把它骗来卖了。”

    仙儿咯咯一笑,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随便相公你处置了,只要相公不把我卖了就好。”

    秦仙儿身上温暖芬芳,林晚荣搂住她柔弱无骨的身躯,在她小腰上缓缓抚摸着,口里啧啧叹道:“哪能呢,我心疼你都来不及。我的仙儿小乖乖,这皮肤真是滑腻,就像洗了牛奶,比那大长今都不差。”

    “谁是大长今?”秦仙儿轻轻问道,小手在他耳朵上拧了一下。

    “哦,大长今啊,是我从书上看到的一个女子,就会点医术农术,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了。”林大人眼睛眨了眨,打哈哈道。

    “是吗?”秦仙儿咯咯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这样说来,这个大长今,与高丽来的那个漂亮小宫女毫无关系了?如此正好,我明日就给高丽使团发通牒,让她们早日回高丽去,免得有人对她心存妄想。”

    这丫头指桑骂槐啊,不过心有妄想的可不是你老公我,那高丽小王子李承载要把徐长今送给我,都被我拒绝了,我可真不是一般的坚定啊。林晚荣嘿嘿一笑,在她圆翘的香臀上缓缓抚摸着,无比淫荡的道:“我对别人可没妄想,我就对我的小乖乖公主有妄想,小仙儿,今夜,你就从了我吧。”

    秦仙儿听得脸如火烧,浑身酸软,嘤咛一声扑进他怀里,轻轻道:“相公,等师傅回来,仙儿就什么都是你的了。”

    师傅?提起安姐姐,林大人心里的欲火顿时烟消云散,嘴角浮起一丝苦笑道:“你师傅她来找过你么?”

    “嗯。”仙儿点点头道:“师傅说她要回苗寨去看看,还说等她回来,就想办法为我解了情蛊,让我与相公做真正的夫妻。”

    安姐姐会回来么?等她回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林晚荣在仙儿的小脸上亲了一下,轻道:“你师傅走的时候,有没有提起什么?例如,提起我——”

    仙儿奇怪地瞄他一眼:“提起你做什么?哦,我知道了,准是你又使坏,被师傅治了,所以才会那么怕她,咯咯,以后相公要是欺负我,我就禀告师傅,看你还敢不敢?”

    仙儿一语成畿,虽不中事实,却也相差不远。不过等她知道了安姐姐与她相公之间那些奇奇怪怪、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不知道她是个什么反应?林晚荣心有不甘的道:“她真的就没留下点什么。例如,书信啊,刺绣啊,血书什么的?”

    仙儿咯咯娇笑,在他额头上一点。轻道:“相公你最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傅的性格,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从不拖拖拉拉。她要留这些做什么,难道是留给她的情郎?不说她有没有情郎,就说她国色天香、举世无双的模样,这凡尘之中,能有哪个男子配的上她?还不都是痴心妄想。”

    安姐姐走的不是一般的决绝,就如一抹轻鸿般,来无影,去无踪。绝不留下一丝痕迹,这倒的确是她的性格。林晚荣心中大大的失望,拉住仙儿的小手笑道:“你把你师傅说的这么世间无双,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男人能配的上她吗?你看看你老公我,长得高大英俊、潇洒倜傥,配她还不是绰绰有余。”

    仙儿听得悟唇娇笑:“相公你再好,也是仙儿的相公,怎能与师傅相配。”她眼睛一眨,倏地惊道:“哦,你是不是对我师傅有觊觎之心?我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见仙儿的小拳头就要上身,林晚荣急忙笑道:“仙儿,你要相信老公我,你看我长得正气凛然,一看就知道是个正直诚实的人,怎么会去想这些乱七糟的事情呢?哦,不过要是别人这样胡思乱想,我就管不着了。”

    秦仙儿忍住笑嘟嘴道:“若世上都是你这么‘诚实’的人,那就真的完蛋了。别人哪会胡思乱想,我看就你喜欢心思花花。哼,你个色魔、色狼、色狂相公,要是真敢打师傅的主意,我就告诉师傅,让她收拾你。”

    林晚荣听得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抱住仙儿地小腰,在她鲜红的樱桃小嘴上狠狠啄了一口,又意犹未尽的舔舔舌头,眉开眼笑道:“对,对,你就告诉安姐姐,让她来收拾我。唉,几天没有被她收拾了,皮还真是有点痒痒。”

    秦仙儿白了他一眼,摊上这么一个无赖一样的相公,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她却就喜欢与相公在一起的这种无拘无束、却又处处惊喜的感觉。

    “对了,仙儿,你说安姐姐回苗寨了,那苗寨在哪里呢?”林晚荣想起久久徘徊在心中的事情,终于逮住了机会开口问道。

    仙儿警醒的看了他一眼,小嘴嘟道:“我不告诉你,让你胡思乱想去。”

    这丫头真有觉悟啊,林晚荣嘿嘿一笑,抱住她坐在自己怀里,双手覆上她丰满的胸膛,那柔软丰挺的感觉,让他心里阵阵的悸动,忍不住轻轻的按住那鲜红两点,缓缓的揉搓起来。

    仙儿浑身轻颤,声音抖动着哼了声:“色魔,相公,不要,哦——”

    林晚荣在她小耳垂上亲了一下,又往她小耳朵里吹了口气,轻轻言道:“唉,安姐姐真是可怜,一人孤单漂泊在外,这些年头了,才能回家看看。仙儿,你怎么不跟她一起回去看看呢?”

    仙儿浑身酥软,脸上火烧一般的滚烫,樱桃小口微微张开,露出两排整齐洁净的编贝,在他作弄下,早已失去了警惕之心,轻轻哼哼了几声,吐气如兰道:“我,我也说要跟师傅一起去,可是四川那么远,来回不便,师傅坚决不同意,哦,色魔,相公,坏蛋,讨厌死你了——”

    原来是在四川啊,林晚荣嘿嘿一笑,在仙儿洁白的酥胸上亲了一口,秦仙儿星目迷离,娇喘吁吁,紧紧抱住他,轻声道:“相公,师傅说了,她找到解开情蛊的方法了。等她回来,我们就做夫妻。到时候,你要是喜欢徐长今那丫头,我就从高丽把她要过来,给你做个填房的,让她在房中伺候我们,让你尝尝异国风情,师傅教过我好多花样的,唔,不说了,羞死人了——”

    秦仙儿脸上像着了火般的红热一片,急忙双手覆住了面颊,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色。

    这还是首次有人跟自己谈到房中的花样问题。而且还是自己的亲亲公主老婆,唉,有个风骚的师傅就是好啊,林晚荣骚痒难耐,急忙拉住她小手道:“哦。都有些什么花样,是安姐姐亲自教你的么?她都会么?老汉推车、倒浇蜡烛、隔岸取火、毒龙探舌——仙儿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是个纯洁的人。刚才所讲的这几式,都是武功路数,唉,一看就知道你想到别处去了,真是的。”

    听他讲的这些花样,秦仙儿又羞又臊,捂住了小脸不敢看他:“讨厌!我就知道相公是个大色魔了。师傅说要拢住你的心,就要照顾好你,还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人。叫你尝着我的好,就天天恋着我,不会再去想别的女人了。人家为了你,才忍了羞去那些,你却来取笑人家,哼——”

    妙啊,林晚荣听得心花怒放,安姐姐教的好,什么是真正的女人?入得厨房,出得厅堂,上得荡床!果然不愧是敢爱敢恨的苗女,什么都敢教,够火辣。

    “我怎么会取笑你呢?”林晚荣嘿嘿笑道:“相反的,我欢迎都来不及。夫妇敦常乃是人伦大道,本就应该放开了讨论交流,这才能促进夫妻关系和感情更加和谐嘛。唉,安姐姐太自私了,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光教你,不教我呢?不行,下次见了面一定要向她讨教讨教,老树盘根这一招难度很高,我还一直没有融会贯通,下次一定要跟她讨论一下。”

    “就喜欢胡说道。”秦仙儿终于忍住了娇羞,趴在他胸膛道:“师傅还说,若是你喜欢其他女子,我也不用怕,就把她们都纳入你房中,让她们看看我是如何伺候相公的,让她们也不来,气死她们!徐长今那小妮子,你看她一本正经的,不过师傅给她看过相,据相书上说,这种外表纯洁的女子属于内媚型,一旦相公破了她的身,她会更害羞,偏在榻上就会热情似火,万般迎送,这个叫做刚媚,相公,你喜欢么?!我就把她留下来了!”

    这个话题真是太邪异了,不过——我喜欢!这些事仙儿肯定是说不出来的,除了那妩媚放荡的安姐姐,还有谁能说出这么石破天惊的话?看来以后仙儿要做巧巧和青旋她们的师傅了,如何伺候好老公,要先培训才能上岗,嘿嘿。

    他淫笑了两声,搂住害羞的小仙儿,心里想的却是,以后与知识丰富的安姐姐讨论这些下流话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景?想想都要流口水。

    马车哗啦直往宫里而去,有了霓裳公主护驾,林大人再也不用担心混不进宫了。躲在车厢里,与仙儿说些私房话儿,听听安姐姐教她的路数,自然过的是神仙一般逍遥的日子,到了地处,林大人却舍不得下车了,真是车中一刻,价值千金。

    停车的地方,离着老皇帝住的乾清宫没有几步的路程,路过的宫女太监见是霓裳公主驾到,急忙跪下迎接。

    秦仙儿走了几步,却渐渐的踌躇起来,脸上现出几分犹豫之色,脚步不知不觉的减慢了起来。

    “怎么了,仙儿?”林晚荣拉住她道。

    “相公,我,我怕——”秦仙儿眼睑低垂,忐忑说道。

    “怕什么呢,他不是别人,他是你的亲人,他与你有着血缘亲情,永远割舍不开的。”林晚荣安慰她,紧紧拉住她的手道:“要不,相公陪你一起过去?”

    秦仙儿甜甜一笑,拉住他的大手,心里说不出的安稳,走得坚决了许多。刚到乾清宫门口,高平正从里面走出来,见到秦仙儿到来,竟一时愣的呆在了那里。

    “怎么了,高公公,不认识霓裳公主么?”林晚荣微笑说道。

    高平嘴唇哆嗦了几下,激动跪下道:“老奴高平见过公主千岁。请公主稍待,老奴这就进去禀报皇上。”他惊诧的来不及行礼。一咕噜的自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平常的礼数,走了几步便大声喊了起来:“皇,皇,皇上,公主来了!皇上,公主来了!”

    秦仙儿小手紧紧抓住相公,将林晚荣抓的阵阵的生疼,林晚荣摇头一笑,爱怜的拍了拍她香肩:“小乖乖,我们进去吧。”

    仙儿犹豫了一下,接着轻嗯了一声,依偎在他身侧。二人一起踏入乾清宫中。方才走了几步,就见宫里的太监宫女一个个跪倒在地,头也不敢抬起,向前望去,却见高平扶着虚弱的大华皇帝,缓缓向外走来。

    “参见皇上——”众人一起高声唱道。

    老皇帝似是没有听到众人的话,只把目光落在秦仙儿身上,眼中闪过浓浓的欣喜。柔和道:“霓裳,霓裳,是你么?”

    “我不叫霓裳,我叫秦仙儿,是娘亲为我起的名字。”仙儿冷冷说道。

    “好,好,仙儿,你娘亲为你起的名字,那你就叫仙儿。不管你是叫霓裳。还是叫仙儿,你都是朕最疼爱的女儿!”老皇帝慈祥一笑,却引来一阵轻轻的咳嗽,高平急忙为他捶背,皇帝苍白的面色才有了些微好转,吩咐高平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为公主赐座,林大人也赐座。”

    高平急忙应声去了,秦仙儿将林晚荣大手抓的紧紧,手心里沾满了汗珠,犹豫半晌,终于咬牙开口,声音却细如蚊蚋:“你,你怎么样了?”

    老皇帝身体本是虚弱不堪,唯独对这句话却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脸上肌肉抖动了几下,眼中升起一丝水雾:“仙儿,你不用担心,父皇身体康健得很。你能来看我一眼,父皇很知足。朕总算找回了一个女儿。”

    秦仙儿摇头,倔强道:“我不是来看你的,我只是进宫来收拾娘亲的东西,路过这里,顺便——”

    “顺便来看看父皇,朕明白,朕明白!”老皇帝脸上闪过一丝由衷的笑容,看了林晚荣一眼,赞许的点头。

    高平早已取过锦凳,请诸人坐下。仙儿看了皇帝苍白无血的面色一眼,沉默良久,终于开口道:“你,你把手伸出来。”

    皇帝疑惑不解,林晚荣笑道:“老爷子,仙儿是要为你号脉呢。”老皇帝恍然大悟,身体微微一颤,缓缓伸出手来,笑道:“朕倒是忘了,仙儿跟着安仙子,了一手歧黄之术,堪比回春国手,父皇真的很欣慰。”

    仙儿也不说话,伸出纤纤细指,缓缓搭在皇帝手腕上,号脉片刻,便神情一变,惊道:“怎么会这样?”

    老皇帝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微笑道:“乖女儿,父皇身体康健,你不用担心。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听你叫一声父皇——”

    秦仙儿眼眶一红,将林晚荣手腕都抓破了,嘴唇缓缓蠕动,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林晚荣微微一叹,轻声言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父皇——”秦仙儿悲泣一声,跪倒在地,扑在父皇的膝上,痛声哭泣了起来。

    “乖女儿,乖女儿——”老皇帝哈哈大笑,咳嗽声中,虎泪滚滚而下。

    林晚荣偏过头去,长嘘一口气,只觉眼角有些湿润,急忙对高平打了个眼色,二人急急退了出来。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