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玩术与忍术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昨日李泰临走之时交给林晚荣一万精兵,眼下便驻扎在相国寺的山脚下。李泰知道杜修元等人是林晚荣一手提拔起来的,在山东攻打白莲教,也曾立下赫赫战功,便特意将杜修元所部留下供林晚荣差遣。放在昨日辰时,林大人定然还会讥笑李泰老头多此一举,唯有到了这时候,才能体会出大华上将军处事的独到与老辣。

    急匆匆赶到相国寺山下,还没走近营帐,就听有声音惊喜叫道:“林将军?那不是林将军么?弟兄们,林将军回来了,林将军回来了。”

    林晚荣放眼望去,却是几张熟面孔,依稀记得这几人是自己在滁州统兵时,杜修元从杭州带来的秀才兵,如今也个个出落的彪悍勇猛,颇像北方的儿郎了。

    杜修元手下人马,是以当日在微山湖畔血战白莲的班底组建的,前几天在校场演兵之时,林大人再展神威,一举击败苏慕白,更是人人亲见。一听说林将军回来,众人早已围了上来问好。林晚荣嘻嘻笑着,与众人打过招呼,许震急急匆匆从营帐里赶出来,大声道:“林将军,你可来了!”

    林晚荣一点头,笑着道:“许震,你们昨日收到我托人带的信了么?”

    “收到了,收到了。”许震连连点头,不解道:“将军,你是从哪里寻的那么个小孩送信?才四五岁的样子,若不是杜大哥认得你的字迹,我们早就将他轰出去了。”

    小孩?林晚荣疑惑的看了许震一眼:“你小子眼睛花了吧,那明明是一个天香国色的大美女。哪里来的小孩?”

    “不会啊!”许震连连摇头:“不仅是我,营中还有许多兄弟都看到了,哪里是什么美女,就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

    难道是仙子姐姐的私生子?林大人脸上泛起一丝龌龊淫笑。不管是谁送的,只要信及时到了杜修元手中就好:“那我吩咐你们的事情,办了没有?!”

    许震四处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开始见到那信,我们也不太拿的准,但是杜大哥说,林将军办事向来神秘莫测,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让我带了三千个兄弟到后山你信中指明的位置搜索。另一方面,故意装作不小心,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于是。就有人抓住了缺口,悄悄溜了出去?”林晚荣嘿嘿一笑,脸上颇有几分得意。

    许震满面笑容道:“那是自然了,抓人不容易,要放他们逃走那还不简单的紧?昨夜趁着天黑。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我们的包围中溜了出去,杜大哥带了些精干的兄弟,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去了。”

    杜修元这人精明干练。办事让人放心,林晚荣点点头,这边皇帝遇刺,那边饷银被劫,若说这两件事没有牵连,打死我也不信。只要缀上了那帮东瀛人,顺着藤子,我就不信摸不到瓜。

    “将军,你让我们放走的那些。到底是什么人啊?”许震奇怪的问道,他与东瀛人没有打过照面,自然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

    “是一群图谋我大华的杂碎。”林晚荣嘿嘿一笑:“杜大哥现在在哪里?你带我去看看。”

    许震欣然应是,从营中牵出两匹快马,二人登鞍,疾使而去,方向却是直奔城中。林晚荣眉头一皱,莫非那些东瀛人藏匿在城中?这些家伙倒是深谙兵法之道。

    快马入了城中,许震却偏偏往那人口密集的西城而去,大街两边酒楼商铺林立,行人如织,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一派热闹繁荣景象。

    “就是那里了。”许震突然停住了脚步,指着前面一处宅子,轻轻说道。

    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前面是一排居家的小院,许震指的是正中那一家,门楼不高,春联还挂在梁上,两扇大门紧紧闭合,听不见里面的声音。林晚荣四处望了一眼,却见四周行人熙熙攘攘,看不出任何异常。如果那些东瀛人真的就躲在这院子里的话,那外面一定会留下警哨的,也不知道杜修元隐藏在哪里?

    “将军,我们上楼喝两杯吧。”许震嘻嘻一笑,指着身边一座酒楼道。这酒楼四五层来高,正对着那小院,生意甚是兴隆,林晚荣头脑里一道亮光闪过,杜修元选的这地方不错。

    二人上了楼,许震也不要酒保招呼,直奔顶楼的雅间而去,轻轻敲了两下门,杜修元拉开门栓,欣喜道:“林将军,你来了?”

    “辛苦你了,杜大哥。”林晚荣呵呵一笑,三人推门而入。只见这雅间里面摆设甚是简单,窗户却正对着对面那小院。

    “如何了,杜大哥?”见那院子里一片沉寂,连个人影都没有,林晚荣眉头一皱,轻声问道。

    “我们昨夜乔装打扮,跟踪他们而来,亲眼见着他们进了院子里。弟兄们轮流在前后门处把守,一直没有见着他们出来。那院子我也打听过了,是前几天才转手的,前任主人回山西养老去了。”杜修元将大概情形讲了一遍,他为人谨慎,并未发现对方有人在周围警,就连这酒楼上的雅座,杜修元也是不断的换人换房,绝不会打草惊蛇。

    “有没有在院子里见过他们?有没有人来找过他们?”林晚荣急忙问道。

    杜修元摇摇头:“都没有见着。这群人进去了之后,就像死在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有没有见过炊烟?或者,见他们上茅房?”

    杜修元连连摇头,林晚荣忍不住眉头一皱,这与他设想的情形相差甚远,妈的,莫非这群东瀛人是木头做的,吃喝拉撒什么都不用,永远窝在屋子里?

    “林将军,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昨夜我们跟踪的时候,见他们布阵严密,警惕性颇高,看起来似乎是久经战阵的。”杜修元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许震也盯住了林将军,这话题他早问过一遍了,只不过林将军绕开未答。

    林晚荣微微一叹:“是东瀛人!”

    “东瀛人?!”杜修元和许震同时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会到我们大华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他们的目的很高尚吧,传播化,互通有无,没准是到大华来朝拜的。”林将军戏谑笑道。

    “倭人与我大华互通有无?林将军说笑了。他们那么个芝麻绿豆大的地儿,连五谷杂粮都长不全,拿什么与我大华互通有无?”杜修元摇头哼了一声:“我有数位知交好友在福州,马尾的水师,据他们所讲,东瀛贼寇屡屡犯我东南沿海边境,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倭寇之患,隐隐直追北方的胡人,若是不妥善处置,只怕会遗患无穷。”

    杜大哥果然不愧为读兵书的,看法独到,眼光深远。东瀛地处岛国,资源匮乏,天灾不断,向陆地发展,是他们永远不会熄灭的幻想。林晚荣眼光灼灼的看了杜修元一眼,正色道:“杜大哥,你听我一句,给你那些水师的朋友报个信,若是倭寇来了,就一定要狠狠的打,不要讲什么道德仁义,该杀该砍,一个也别放过,一定要打出我大华的士气和威风。”

    “好。”杜修元一拍手,大声道:“我明日就给戚贤弟修书,只要倭寇再来犯,就一定要迎头痛击,为我大华长长威风。”

    林晚荣微微一笑,许震瞅了对面的小院一眼,担忧的道:“我听说东瀛人奸诈贪婪,他们躲在这里面这么久还没出来,会不会是已经挖好了地道跑了?”

    “这种可能性不大。”林晚荣沉默一阵,摇摇头道:“方才杜大哥已经说了,这房子是刚刚才转手,就算想挖地道,也决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完成。而且此地身处闹市,人多眼杂,又是四合院,挖地道很容易就被发觉。东瀛人来京城不过数日时间,决不可能事事都准备周全。”

    “那眼下我们怎么办呢?”许震着急说道。

    林晚荣哈哈一笑:“东瀛有个法门,叫做忍术,顾名思义,就是一定要忍。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睡不动,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这个时候,就是他们观察外面动静的时候,一旦发现异常,马上拍拍屁股走人。”

    许震点头小声道:“忍术?那我们也忍!”

    “我们忍个屁啊,该吃该喝,该玩该闹,一样也别落下。”林将军笑道:“我这个法门,叫做玩术,是专门克制忍术的。”

    许震呵呵一笑,眼光落在对面门前,愣了一下,旋即惊喜的低声道:“将军,有人来了。”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