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徐长今的发明?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正第三百九十七章徐长今的发明?

    “大哥,你与夫人在说些什么?”巧巧和洛疑笑闹着走了出来,见萧夫人俏脸晕红,微有愠色,拂袖而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开口问林晚荣。

    “哦,没做什么。”林大人正义满面,严肃道:“我与夫人在讨论一个术上的问题,关于‘洞玄子三十六散手’的,很深奥,以后我有空也教教你们。”

    洛凝嗤笑一声,掩唇道:“大哥最会胡说道,我才不信你呢。方才萧夫人那般匆匆离去,定然是大哥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惹恼了夫人。叫我说,没准是和萧家的两位小姐有关呢。”

    虽不中,亦不远矣,没想到妩媚热情的洛才女也如此精明,林晚荣哈哈笑着打马虎眼,一只手拉巧巧,另一只手搂住洛凝在她柳腰上抚摸着,嘿嘿道:“你们姐妹重逢,躲在屋里说些什么悄悄话啊,让我也来听一听。”

    巧巧咯咯娇笑,抢着道:“在听凝姐姐讲你的英雄事迹呢,大哥,你是如何征服凝姐姐的,也说来听听。我见凝姐姐春风满面的样子,怕是已经尝到了大大的甜头了。”

    “死丫头片子。”洛凝粉腮桃红,急着去掩巧巧的小嘴,两女欢闹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大院。望着两女追闹嬉笑的窈窕身姿,林晚荣心里泛起一股淡淡的平静感觉,人生短暂,能有几回这样的温馨场面?该当知足才是。

    二女闹了一阵,终于停住了身子,搂在一起娇喘不已。洛凝四处打量一眼,伸出鲜红的小舌做了个鬼脸,不经心道:“差点忘了,这里是萧家。巧巧,我们是不是喧宾夺主了?”

    萧家的主人,大小姐含羞躲进房里去了,夫人带怒出走了,院中只剩下他们三个。似主非主,似客非客,鸠占雀巢,感觉怪怪的。如此一说。巧巧也不吱声了,两个人等着大哥发话。

    林晚荣大方的摆摆手,笑着道:“无妨无妨,都不是外人,很快就要亲戚连亲戚了。大家随意一点,这样才够亲切。”

    什么亲戚连亲戚,两个女孩听不明白。洛凝妩媚看他一眼,柔声道:“大哥,我方才问过巧巧了。皇上赏赐的那大宅子已经粉饰一新,随时可以入住,我看我们不如早些搬过去,让萧夫人和大小姐清净些,以免打扰人家太久。”

    看凝儿的意思,是不想在萧家多呆。不过大小姐那边,刚刚占了人家便宜,现在拍拍屁股走路,实在说不过去,更何况。从合约上来说,他还是萧家的人,跑不掉的。

    “巧巧小宝贝,你看我们是搬还是不搬呢?”见巧巧有些留恋不舍的眼神,林晚荣执住她小手,抚摸着问道。

    巧巧迟疑了一下,小声道:“我听大哥和凝姐姐的。不过我来京城这段日子,夫人和大小姐待我如子女姐妹亲热无比,要这样离开,我心里舍不得,如果能想个办法,让我们大家永远都不分开,那就最好了。”

    这其实不是问题,只要林大人这次求亲成功,既做了姐夫又做了妹夫便万事大吉,反正皇上赏赐的宅子大着呢。

    林晚荣轻佻一笑,趁着凝儿不注意,在洛小姐柔嫩的小脸上揉了一下,洛凝羞涩满面,急忙躲开去,脸泛红晕的看巧巧一眼,羞道:“大哥莫要作弄人,巧巧还在呢。”

    林大人吧嗒一声亲在巧巧鲜红的小脸上,得意洋洋道:“这下打平了,两个老婆一个也不能少。”

    二女听得羞喜交加,一起低下了头去,林晚荣在洛凝隆起的翘臀上拍了一下,骚骚一笑道:“凝儿,你的豪言壮语呢,有没有和巧巧商量一下,今夜——”

    “大哥——”洛凝急忙一声惊呼,脸上火烧一般的红热,眼中柔光脉脉,轻盈的似能挤出水来,她紧紧地拉住了巧巧的小手,声音细如蚊:“只要大哥喜欢,巧巧愿意,凝儿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愿意。”

    巧巧不解的看洛凝一眼:“凝姐姐,你在说什么?大哥要你做什么?”

    洛凝低头,在巧巧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巧巧啊的一声惊呼,从脸上红到耳根,小拳头在林晚荣胸膛噼啪几下:“大哥,你坏死了。凝儿姐姐,你怎地也不管管大哥,还这般助纣为虐?”

    洛凝外表柔弱,内里却是热情如火,见巧巧羞得不敢抬起头来,便拉住她小手宽慰道:“大哥就是这样一个邪人,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夫妻三人本为一体,同锅而食,同塌而眠,还有何事不可以说,何事不可以做?再说了巧巧,那日在金陵我闺房中,大哥与你做了什么,当我不知道么?嘻嘻,还有一副香艳的画卷为证,你这丫头,比我放开的多呢。”

    巧巧嘤咛一声,急忙掩住她嘴唇,二女浑身阵阵的发热,忍不住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急忙转过了头去。

    洛才女如此“知大局,识大体”,林大人心中暗叹,我家凝儿,不仅身材样貌一等一,就连为老么拉皮条,也是如此尽心尽力,实在忠贞贤良,惹人疼爱。他嬉笑着道:“这样吧,搬家我们就先不忙,不过偶尔调剂一下也是应该的。今晚我就向大小姐告个假,咱们去新房里住上一住,人不能太多,就我们三个哦。”

    这话是洛才女说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见大哥满面淫笑的向自己眨眼,洛凝心中急跳,小脸火烧,娇体阵阵的酥软,忍不住偷握住他大手,柔柔的小手指划拉了几下,更是勾得林大人心急火燎,若不是此时光天化日时机不对,定然要公然上演他的三劈大计。

    巧巧见大哥与凝姐姐在自己面前便开始眉目传情了,没想到平日里弱弱的凝姐姐,竟有如此妩媚的一面,巧巧心惊一阵,忽闻凝儿在自己耳边道:“巧巧,坏大哥说今晚我们出去住,你去不去?”

    “啊”巧巧心里一慌。答“去”也不行,“不去”更不行,她脸红如火,思虑半天不知如何回答。终于嘤咛一声,埋首凝儿怀里,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洛凝含羞带媚,风情万种的瞥他一眼,轻拍着巧巧肩膀:“妹妹,他这样作恶,今晚我们一起收拾他,你说好不好?”

    巧巧轻嗯了一声,不敢说话,林晚荣哈哈大笑,这小妮子上了当还不自知。凝儿这丫头,一直在向安姐姐看齐,真有狐狸精的潜质。

    “大哥,你要如何谢我?”见院中寂静四处无人,妩媚的狐狸精红唇轻咬,眼神脉脉流转,脸上的春情再也难以掩饰,趴在他耳边轻声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林大人在凝儿隆臀上轻轻抚摸着,自臀尖到滑到修长的腿缝。柔腻的感觉触人心弦,笑道:“小宝贝,我们晚上修炼一门神奇的功法,叫做‘洞玄子三十六散手’的,还有图解哦!”

    洛凝浑身酥麻,带着巧巧,软软的瘫倒在他怀里,小口中吐出阵阵如兰似麝的芬芳,诱人心动。巧巧与她一起拥在大哥怀里,只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双娇入怀,世上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吗?林大人慢慢享受一阵,这二女一个妩媚一个羞涩,滋味各有不同,摸摸抓抓自是难免,只是有大小姐的例子在先,一时之间也不敢过分。

    有洛凝做工作,“性”福生活指日可待,林大人虽是心里痒痒,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便强自收摄了心神,在巧巧脸上亲了一下,笑着道:“对了,巧巧,听说我走的这几日,徐长今与你们相交甚好,可有这回事情?”

    在凝儿姐姐面前,被大哥轻薄一番,巧巧娇喘吁吁,急忙掩好半解开的小棉祅,点了点头,羞道:“你走后的第二日,长今姐姐便来府上拜访。我与她闲聊了几句,她知道我正要在京中开酒馆,就教了我许多高丽的饭菜制法,譬如冷面,泡菜,清酒,我做了一些正要等大哥你回来品尝呢。”

    清酒?别的不知道,说起这清酒,林大人大大的不屑。清酒也是酒?淡的跟水似的,喝上十瓶也醉不倒一头猫,这个与我大华的口味相去甚远。倒是那冷面、泡菜,可以做一个噱头炒作一番,增强食为先的名气。

    “那她有没有教你做药膳呢?”说到正事,巧巧的羞涩少了几分,林晚荣笑着道:“这可是她的看家本事,在高丽王室大大的有名。听说高丽王一天不吃药膳就睡不着觉呢。”

    巧巧惊喜地看他一眼:“大哥,长今姐姐连这个都告诉你了?她说药膳取自华医的食补,有滋阴润肺的,养血生脾的,壮阳补肾的,功效神奇无比,现在她正在补充完善药膳法门,等过些日子就要教我呢。”

    什么药膳这么神奇,连壮阳补肾都行,不会是虎鞭鹿鞭熊鞭吧。林晚荣嘿嘿笑了一声,难得巧巧有这方面的兴趣,那就让她和徐长今交流去吧,如果能把我大华的大菜系传到高丽去,这化入侵的首功,就要记到巧巧身上了。

    “那大小姐呢,大小姐不会也是要去药膳吧?她怎么和徐长今打得火热呢?”林晚荣又道。

    “什么打的火热,叫大小姐听见,定然饶不了你。”巧巧咯咯一笑,声音大了许多:“大小姐办的是正事。长今姐姐说,可以让萧家把布庄开到高丽去,她说高丽的女孩更加爱美,萧家如果能在高丽开店,一定会大有市场。”

    难怪了,以大小姐的性情,能将店铺开出国门,这实在是一个极为刺激的挑战,绝对难以拒绝。徐长今是摸准了大小姐的脉门,故意投其所好。而且一旦萧家在高丽设了店铺,东瀛再想对高丽有所行动,林晚荣绝不会坐视不管,端的是个好主意。

    “不止如此,长今姐姐还送了我们几样好东西。不仅我和大小姐,就连夫人也极其喜欢。今日你回来之前,我们便是去长今姐姐那里试用了。”巧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取出两个小盒子,喜滋滋的递给林晚荣:“大哥,你瞧瞧,这个你认得么?”

    让巧巧和大小姐惊喜,连成熟睿智的夫人也能被吸引,徐长今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林晚荣心中疑问深深,缓缓打开了第一个小盒子,这盒子里装着的,是一点点透明的液体,带着淡淡的芬芳,林大人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连见多识广的大哥也认不出来?”巧巧嘻嘻一笑,拉住洛凝道:“凝儿姐姐,麻烦你帮帮忙,我给大哥示范一下。”

    洛凝也不认得这是什么,见巧巧神神秘秘的,便笑着靠在她身边:“巧巧,你这是要做什么?”

    巧巧娇声道:“你不要管,我保证让你大吃一惊,接着就会喜欢上这东西。闭上眼睛先!”

    洛凝闻言乖巧地闭上眼睛,巧巧从小盒的盖子里。取出一只软软的刷笔,蘸了一点透明液体,往洛才女长长的睫毛上抹了几下。说也奇怪,液体一沾上,洛凝长长的睫毛立即根根微微上翘。形成一道美丽的弧形,配上她娇媚的表情,更显妩媚。

    “好了!”巧巧笑着拍手,小心翼翼的将软笔收入盒中,洛凝缓缓睁开眼睛,长长弯弯的睫毛轻轻抖动,眼神蒙蒙间,平添了一股妖娆风韵。

    “睫毛膏?!!”林晚荣再也难以掩饰心中地惊愕,叫出了声来。

    “原来大哥也知道。”巧巧欣喜的看他一眼:“没错,这个就是睫毛膏,长今姐姐说,她能让我们女子的眼神更加明亮迷人,今日一见凝儿姐姐模样,果真一点不假。”

    洛凝一下子拉住巧巧的小手:“好妹妹,这真的是那徐长今小姐送你的么?太神奇了,我也要向徐小姐求购一些。对了,还有一样东西呢,是什么?”

    巧巧打开第二个小盒子,却是些淡淡的灰色粉末,还带着些萤亮。巧巧取出一个软笔管吸入一些涂抹在洛凝的眼皮上,轻轻抹了开来,一道淡淡的妩媚的萤粉色便显示了出来,衬的洛才女越发的风韵撩人。

    “眼影,这是眼影。”林晚荣震惊无比,太难以置信了。这睫毛膏和眼影,前世女子常用的化妆物品,怎地会出现在徐长今手上?这些都是她发明的么,太神奇了,和我香水有的一拼!难怪连萧夫人也会为之着迷,天下没有一个女子不喜欢的。

    “原来大哥两样都认得,那可太好了。”巧巧拍手笑道:“长今姐姐说,这两样物事乃是我们女儿家的私密物品,世上只有两人知其名字。我便说大哥定然认得,没想到真的叫我猜中了。”

    林晚荣满面愕然:“巧巧,这些都是徐长今给你的么?这睫毛膏和眼影,是她制出来的么?”

    巧巧摇摇头道:“这个长今姐姐倒没有说起,我们几人看了喜欢,一时也忘了问。不过此物来自高丽应该不假,大哥,你若想知道,我下次再去问问她。”

    徐长今这丫头,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实在让人惊诧。这两样东西要是推广起来,利润绝不弱于香水。只是以前怎么没有听人提起过,这两样东西是由高丽王室经营的么?他想了想又摇头,若是由高丽王室经营,定然早就传入中原了,萧夫人和大小姐这样爱美的女子绝不会一无所知。看来秘密还在徐长今的身上。

    果真如同巧巧所讲,洛凝眨眼之间就喜欢上了这两样东西,要去高丽一游的兴致更浓,连巧巧那小妮子也对高丽充满了好奇,颇有同去的意愿,徐长今的魅力不可低估。

    与二女说了些闲话,心中却在思量向萧夫人下聘的事情。大小姐二小姐只能娶一人,叫人好生为难。

    想来想去还是没个头绪,便也不管那么多了,骑上汗血宝马,飞快的向城外奔去。跑了一小气,前面已到李泰大军的营地,杜修元早已得报恭迎了出来。

    “杜大哥,去山东前,我嘱咐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林晚荣翻身下马,将缰绳递给正好奇的抚摸着汗血宝马的如血鬃毛的许震,笑道:“去吧,你去遛遛。”

    许震欣喜若狂,连谢也来不及道,翻身上马,一催缰绳,那宝马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扬蹄而去。

    “林将军,末将正要向你禀报呢。”杜修元笑道:“那几个胡人,有动静了。”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