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叫春的猫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正第四百零二章叫春的猫

    出了门的时候,外面竟然下起雨了,万物复苏,春雨如油,丝丝点点的雨滴打在脸上,冰冰凉凉,让人神智一阵清醒。大长今早已芳踪杳杳不见踪影,想想自己给她提的条件,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够为难的了,但是站在国家民族的高度,不这样做,实在对不起自己这颗滚烫的心。

    “你怎地才回来?”刚进了店子的门,就见大小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声嗔道。

    林晚荣抖了抖雨披上的雨水,笑着道:“下雨了,道路难走了些,又遇上点小事耽搁了一会儿,所以回来晚了,叫大小姐担心了。”

    “我才不担心你。”大小姐脸孔微红,走到他身边,温柔掸去他衣衫上的雨水,哼哼道:“你外面红颜知己无数,便是一两个月不回来,也无人担心你,咦,这是什么——”

    一个鲜红的唇印印在林大人右边腮颊上,形成一个樱桃小嘴模样,大小姐脸色大变,小拳砸到他肩上,怒声道:“你,你出去!”

    萧玉若拼命的将他往门外推去,林晚荣急忙依靠住身后的门板,不解道:“大小姐,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是好好说话的么,我这又是哪里招惹到你了?”

    大小姐气喘吁吁的看他一眼,美丽的大眼中阵阵喷火,丰满的酥胸急剧起伏:“你这登徒子,到外面风流快活,枉我还在这里苦苦等你回来。你,你。你气死我了——”两颗晶莹的泪珠浮上眼眶,萧玉若面容凄苦,弦然欲泣。

    风流快活?林大人愣了一下,难道是我和徐长今的事情露出了马脚?呸。呸,我和她什么事情都没有过,老子这次是比小葱豆腐还要清白。“大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的清楚点。我正直地品性你还不了解么,我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种人。”

    见他睁大了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萧玉若心中更恼,你装的倒像,家里地两个还不够你糟蹋,还要在外面勾搭些狐媚子。可恶之极。

    大小姐冷笑一声,哼道:“叫你再编些瞎话来骗我,你自己脸上是什么。你不清楚?”

    脸上?林晚荣急忙顺手摸去,顿时想起临走之时徐长今那轻轻一吻,哎哟,糟糕,*。这次可真是没吃到祟肉,还惹上了一身臊腥。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这死没良心的。”见他痴痴呆呆模样。也不知是不是又想起了那个投怀送抱的狐狸精,大小姐气恼更甚,噗噗打他两拳,泪珠儿便向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哗流下。

    “哦,原来大小姐说的是这个啊。”林大人哈哈大笑,头脑飞速运转,脸色极为正经的道:“大小姐,你误会了。西洋人有贴面礼,亲吻礼。这个你听说过没有?”

    西洋人大小姐是亲眼见过的,当日在杭州之时,那个贩卖钻石的塔沃尼就是西洋地法兰西人,听说他们那里礼节怪异,女子甚是开放,难道——大小姐掩面而泣道:“你,你这该死的林三,竟然连西洋女子也不放过。”

    林大人一阵愕然,大小姐的想象力还真丰富啊,林晚荣哈哈笑道:“大小姐,你想到哪儿去了,这贴面礼亲吻礼就是西洋地一种普通礼节,就跟咱们大华见面鞠躬作揖是一个性质。我刚才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徐长今,替她解决了一个困扰她好久的问题,她一时激动之下,就西洋人行了个礼节,别的,就没有什么了。”

    “徐长今?”大小姐也是愣了一愣,方才徐长今来找林三她也在场,看她那焦急的样子似乎真有什么急事,难道真地是徐长今为表感谢才行此礼节?平时里也没见着她这么放的开啊。

    “啊,大小姐,你专门在这里等我么?”趁着大小姐心神不宁的功夫,林晚荣急忙岔开话题:“唉,天气凉了,你怎么不去里屋等?”

    “谁是专来等你地。”大小姐哼了一声,她与徐长今关系不错,这位徐宫女识广博,为人平淡,没听说她与林三有绯闻,也许是真的出于感激之情才会来这么一下。她心里安慰自己,悄悄擦去眼角泪珠,脸上染起一抹艳色,低声道:“娘亲,娘亲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原来这丫头是在担心这事啊,林晚荣转身将门关上,嘿嘿一笑道:“说了,当然说了。不仅说了,我和夫人聊得还很投机呢。”

    大小姐心里急跳,俏脸染晕,低下头去小声道:“她,她和你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很重要的事啊。”林晚荣嬉笑着去拉她的小手,有了被母亲抓现行的教训,大小姐不敢放肆,四周瞅了一眼,才将小手交于他。

    “我向夫人提亲了。”林晚荣凑在她耳边小声道。

    萧玉若嘤咛一声低下头去,脸上烧红一片,心里跳的越发的厉害,身体扭了几扭,意欲将小手从他大掌里拿开:“你,你去求亲关我何事?玉霜这丫头的心事,终于要达成了。”

    原来姐姐是在吃妹妹的醋啊,见大小姐羞涩中带些期待,欲言又止地样子,林晚荣忍不住的放声大笑,大小姐脸红耳赤,在他胳膊上狠狠扭了几下,气恼道:“你傻笑个什么?呆子!”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我向夫人求亲,请求她将二小姐许配于我,大小姐,你同不同意?”

    萧玉若叹了一声,别过脸去,柔声道:“正该如此。玉霜对你痴心一片,现在为了你,又在京华院刻苦攻读,你可莫要辜负了她。否则,我和娘亲定不饶你。”

    “了解,了解,感谢大小姐和夫人的支持。”林晚荣点头笑着道:“大概就是这么个事。其他的也没说多少。大小姐,你还有话要问么,若是没事,我就先回房去了。”

    “你——”萧玉若脸上浮起浓浓的失望之色,牙关紧咬:“你便只和娘亲说起了这事么?其他地呢?”

    “其他,什么其他的?”林晚荣不解道:“我和夫人好像没谈多少时间。”

    “你走吧!”大小姐倔强的转过身去,不看他一眼,等了半天听不见动静,刚偏过脸来,便听林三可恶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我还向夫人提亲。请她将大小姐也许配给我。”

    “你,你,胡说道。”萧玉若面色羞红。急急又转过了头去,红透地耳根就像着了火般的热了起来,眉眼间羞涩的欣喜瞬间便弥漫了开来。

    “那就算是胡说道吧。”林晚荣叹了一声:“反正夫人她也不——”

    萧玉若听他语气中转折之意,再也顾不得害羞,急忙接道:“娘亲她怎么说?”

    说起萧夫人的态度。林晚荣是真的苦上心头:“夫人放下话了,说大小姐和二小姐,我只能娶其中一个。大小姐。你说,这不是让我为难么?两个都是我的心头肉,放弃哪一个我都不舍得。”

    大小姐愣了一会儿,喃喃自语道:“只能娶一个?”她面上浮起一丝凄苦,双眼微闭,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坚定道:“既如此,你就好生对待玉霜吧。她小孩性子,不谙世事。你若欺负了她,我做鬼也不饶你。”

    见了大小姐决绝的神情,林晚荣哭笑不得,紧紧拉住她手道:“大小姐,你不会是要上演一出让夫的好戏吧?”

    “什么让夫?难听死了!”萧玉若原本面色凄然,叫他一打岔,却又忍俊不禁,恼怒的在他身上打了一下,心里酸酸地。

    “唉,叫我说呢,夫人这事办的不太厚道,叫大小姐和二小姐都为难。”林三叹了口气,摇头晃脑道,脸上满是惋惜之色。

    “不许你背后议论娘亲。”大小姐恼怒瞪他一眼,末了声音小小道:“娘亲怎么不厚道了。”

    林晚荣愁眉苦脸道:“你想啊,要是我娶了二小姐,还是要天天跟大小姐见面的不是?大小姐天天心里想着我,这就是大姨子想着妹夫,以后要真出点什么事情,这可怎么办啊!”

    “你做死啊。”大小姐羞红满面,心里噗噗直跳:“什么大姨子想着妹夫,我,我才不会想着你。”

    “啊?难道要小姨子想姐夫?大小姐你竟然有这样地想法!唉,我怎么就碰到了这样的为难之事呢,魅力大,害死人啊!”林晚荣自言自语道。

    “无耻,龌龊,卑鄙,下流!”大小姐心慌意乱,开口嗔骂,无奈她脑子里骂人的字眼实在太少,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对林三来说,这几句话就是褒奖。

    见林三嬉皮笑脸的样子,大小姐恨得直咬牙,却被他短短几句话撩拨起一种异样的情绪,心里似乎既害怕又渴望,一时之间惭愧之极,又刺激之极,急忙低下头去不敢说话。

    调戏够了,林三脸上地神色变得无比正经,拉住她小手温柔道:“大小姐,你不要担心,夫人那方面我来搞定。你也知道,我对付女人很有一手的。”

    大小姐偏过头去不敢答话,林三哈哈笑着伸了个懒腰:“夜了,早些歇息吧。哦,对了,巧巧和凝儿两个丫头呢,我回来这么久了,也不见她们出来请安。”

    萧玉若幽幽道:“她们到那新宅子去了,说是请你待会儿也过去,有事要和你商量。”

    “哦,有事和我商量啊,那一定很重要了,我得赶紧去。”林三眉开眼笑,看这情形是洛凝那丫头做通了巧巧的思想工作,这可真是一个好政委啊。

    见林三欢欣鼓舞地样子,大小姐虽不知他们商量何事,但凭她对林三的了解,凡是林三眼中放光之时。定然是有美女引诱他了。巧巧生性平淡,自然不会用那狐媚之术,倒是另外一个难以防范。大小姐咬牙哼了一声:“洛凝那狐媚子,便只会使些下流手段。勾去你的魂魄。”

    林晚荣嘿嘿笑了一声,突然叫道:“啊,我想到让夫人屈服地办法了。大小姐,不如这样,咱们先斩后奏,生米煮成熟饭,那不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你作死!”大小姐又羞又怒,狠狠掐在他胳膊肉上:“以为我是洛凝那狐媚子么?看她那眉目之间春意融融,便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好事。我萧玉若清白女儿身,绝不别人那般无媒苟合。”

    大小姐小手一摆。娇躯一扭,怒瞪他一眼,转身去了。嫉妒。绝对是嫉妒,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寻了辆马车,直往皇帝赏赐的大宅子而去。

    老皇帝赏给他的大宅子,正门正对着金玉桥。可谓京城中的风水宝地,达官贵人云集,左手边住着徐渭。右手边住着李泰,林三地地位几可与徐李比肩,从这个角度来讲,老皇帝对他甚是看重。

    到了府门前下了马车,果见这宅子已被整葺一新,金匾玉狮,红砖绿瓦,甚是威风。朱漆的大门紧紧闭合着,林晚荣试着推了两下。却被里面插上了门栓,进去不得。

    靠,不会让我翻墙进去吧,奶奶地,回家偷老婆还要翻墙?什么世道!哗啦准备几下,正要攀越而上,忽闻一身闷响,那朱红的大门开了,一盏昏黄的灯笼伸了出来,一个娇俏的小丫鬟探出头道:“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谁?这话问的好,见这小丫鬟模样可爱,林晚荣几个箭步跳上前去,嬉笑着道:“你是问我么?别人都叫我三哥!小妹妹,你芳龄几何啊?一个人住在这里么?怕不怕?要不要三哥来陪陪你啊!”

    “啊——”小丫鬟惊叫一声退了开去,满面通红道:“你是林大人?!”

    “咦,小妹妹,你认识我?”林晚荣点点头正色道:“也是,我玉树临风的样子,早已镌刻在无数怀春少女的心中,你认得我倒也不足为奇。”

    小丫鬟噗嗤一笑道:“我才不认识你呢,是我家小姐对我说起过你的特征,我一对照,就认出你来了。”

    “我地特征?什么特征?”林晚荣心里奇怪。

    小丫鬟道:“我家小姐说,看到一个嬉皮笑脸、无耻自大、见着女子就调戏的人,在门前探头探脑,那就准是林大人无疑了。”

    “哇,有没有搞错?谁对我认识的这么深刻?”林晚荣愤愤不平道:“还让不让人有点了?你家小姐是谁,我和她理论去。”

    小丫鬟咯咯娇笑,扬扬手中灯笼,只见牛皮纸上写着一个大大地“徐”字,林大人脸色一变,懊恼摆手道:“后面一句话收回,当我没说过。不过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小妹妹,你还年轻,有些事情千万不能道听途说,什么嬉皮笑脸、无耻自大、见着女子就调戏,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一年也调戏不了几个,反而是被人调戏的时候居多。”

    小丫鬟抿唇一笑,对他躬躬身:“大人,是小姐特意嘱托我来接您的,请跟我来。”

    你家小姐接我?还有没有没天理了?这可是我的家!小丫鬟提着灯笼在前面行走,林大人郁闷地跟在后面。这宅子完全翻新了一遍,处处干净整洁,院中种满了新移植的花草,生机盎然。一路穿堂过弄,到达后院时才停了下来。前面的一座造型典雅地三层小楼上,泛起明亮的灯光,小丫鬟行礼道:“大人,三位小姐在上面等您呢!”

    林晚荣点了点头,刚踏过门槛,便听见楼上传来一阵愉快的欢笑声,巧巧的声音响起道:“芷晴姐姐,你画上这眼影可真好看,要是大哥见了,定然眼睛都看直了。”

    徐小姐的声音响起道:“无缘无故提起他做什么,兀地坏了人兴致。对了巧巧,这什么眼影睫毛膏,真的是高丽那个叫徐长今的小宫女送的么?没想到高丽还有此人才。不过,巧巧。凝儿,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啊,听说这位叫徐小宫女,和你们家林三勾勾搭搭不清不楚。你们可要看紧了,若是叫异国来地狐媚子勾去了他地魂魄,那才是我大华女子的耻辱。”

    林晚荣听得暗自咬牙,不就误摸了你几下,又误亲了你几下么?值得你这丫头背后如此编排我?

    他当当当的跨步上楼,就见三个女子正坐在镜前,嘻嘻哈哈地画眉取乐,徐小姐的眼睑上新画了一层淡蓝中带着些银色的眼影,配上她成熟的喷火的躯体,果真如巧巧所说的。妩媚异常。

    “看吧,我就知道大哥会看的眼睛都直了。”巧巧的轻笑在耳边响起,林晚荣这才醒过神来。嘿嘿笑了一声:“我的眼光不是直的,难道还是弯地不成?咦,我莫不是看错了?这不是徐小姐么?咱们几个时辰前才分别,怎么现在又见面了?”

    徐芷晴哼了一声,不满道:“你当我想见你么?若不是爹爹从宫里传来消息。让我来知会你,我才懒得看到你。”

    见大哥和徐姐姐似乎相互都不太感冒,巧巧急忙拉住林晚荣的手。笑着道:“是啊,大哥,徐姐姐是专程来传达徐大人从宫里传来的消息地。还有啊,咱们这宅子的装葺,徐姐姐是出了大力的,许多地方便是她亲手规划的,可以说,对咱们家,她比你还熟呢。是不是啊。徐姐姐?”

    徐芷晴微微笑着道:“我是看巧巧你和凝儿的面子,才来帮忙地,与其他人无关。”

    这丫头的倔性子,林晚荣早有领教,也不和她争执了,想想今夜可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便偷偷看了洛凝一眼,只见凝儿小脸晕红,眉间泛起一股浓浓地春情,正含羞望着他。

    “原来徐小姐是来传令的。不知道徐大人有什么吩咐呢。”一刻值千金,望见凝儿的媚态,就是傻子也知道好事将成,林大人心急火燎,恨不得三言两语便打发了徐芷晴。

    徐小姐哼了一声道:“皇上急召爹爹议事,从晌午直到现在还未出来。宫里方才传出消息说,明天早朝,皇上召你上殿议事,军情紧急,耽误不得,请你务必要去。”

    “上早朝啊?”林晚荣犹豫了一下道:“可是我还要睡觉呢!”

    “你——”徐小姐恼火之极,恨不得上前揍他一顿。皇帝对林三够客气的了,以他的万乘之尊,召唤谁上朝谁还不得感激涕零的拍马赶到,唯独对你林三是个例外。此人如此将国事不当回事,徐小姐自然有几分愤愤。

    平抑了一下心中的火气,徐小姐缓缓道:“爹爹说,军情紧急,有三件事需要朝议。其一,东瀛天皇派来特使,以继宫武树在大华境内失踪为由,要求大华给个交代:其二,昨日东瀛十万大军扬帆出发,直取高丽而去,战事一触即发。其三,李泰大军即将出发,要商讨出征事宜。”

    这三件事,多多少少都与林晚荣有关,想要推脱也不行,林晚荣无奈的点点头:“那就去看看吧,唉,可惜我的春梦都做不成了。”

    “爹爹还说,肖青旋小姐地事,他正在探皇上的口风,一有消息,会立刻通知你。”徐芷晴补充道。

    “真的?”林晚荣大喜,这老徐办事还真是有效率。

    徐芷晴哼了一声道:“谁稀罕骗你!”

    说完了正事,徐芷晴似乎意犹未尽,也不顾这是在谁家里,拉着巧巧说起了悄悄话。

    “大哥,我有些事情对你说,你进来一下。”洛凝朝他妩媚一笑,转身跨进里屋。

    有事对我说?林晚荣刚刚跨进屋,房门轻轻关上,一具火热的躯体蛇一般的缠了上来,凝儿全身只着一件薄薄的亵衣,紧紧压在他身上,娇喘着道:“大哥,这是我们的家,你喜欢么?”

    “喜欢。”林晚荣愣了一下,旋即浑身血液沸腾起来,装模做样道:“凝儿,徐小姐还在外面呢。”

    “我不管。”洛小姐吐气如兰道:“大哥,这是我们的家,凝儿真的很开心。你还记得在金陵之时,你在我房里对巧巧做过的事情么?凝儿也要一回。”

    这个要求真的很难拒绝,林晚荣双手顺着她臀尖抚摸下去,只觉潮湿一片,洛凝轻哦一声,浑身火热,两条光滑丰满的轻拧,如蛇般盘于他身上,隆臀微扭,媚眼如丝:“大哥,你弄的轻一点,凝儿怕忍不住,叫徐姐姐听见了,哦,大哥,你好坏——”

    大小姐真是一眼看穿了洛才女的本质,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狐媚子,林晚荣如何忍耐的住,抵住她翘臀微微一挺,洛才女嘤咛一声娇呼,发出小猫一般的尖叫,回头偷望他一眼,红唇微启,眼中水汪汪一片:“大哥,你是故意的!你不准想徐姐姐,她就在外面。哦,她听到了——”

    “什么声音?”徐芷晴眉头微蹙,好奇往里屋瞅了一眼。

    “哦,没什么。”巧巧小脸晕红,急忙掩饰道:“可能是宅子里的小猫吧!”

    “叫春的猫!”徐小姐哼了一声,也不知怎地,自己的脸便红了起来。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