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与卿花一朵,蜀中两杜鹃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是的,是的,就是他。”两个守卫急忙叫道:“杰大人,难道您也认识小王爷?”

    “哦,认识认识,当然认识,我常在宫内宫外行走的,哪能不知道小王爷呢?他和我家的旺财还是拜过把子、烧过黄纸的兄弟呢。”林晚荣嘿嘿两声:“你们知道小王爷和徐宫女去哪里游览了吗?”

    “这个小的也不太清楚,不过看他们的马车是往北门外行去的,大概是踏春去了吧。”

    踏春?妈的,我看是叫春还差不多,他奉了圣旨来泡妞,徐长今却与小王爷约会去了,虽说小宫女暂时和他还没有什么瓜葛,但心里不爽是肯定的。

    “两位大哥,”林晚荣郑重的点了点头,神色肃穆:“本来,按照皇上亲自制定的、我们金牌密探工作守则、第九章第一百零回第十小节第五条之规定,我今日向你们探查了消息,为确保国家机密不被泄露,你们就得——”林晚荣脸露凶状、在脖子上恶狠狠抹了一下,阴阴冷笑:“我们金牌密探行事的手段,想来二位也都听说过了,车裂、天灯、人皮鼓,两位喜欢哪个呢?”

    两个守卫吓得一缩头,面色卡白,瘫软如泥:“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林晚荣扶住他们,脸露慈悲:“不过嘛,今日我与你们相见即是有缘,那些煞风景的事自然不会做了。只是,若有人泄露了我来过的消息。嘿嘿,点天灯这样惨是事情我就不干了,做做人皮鼓倒是挺有意思的——”

    他哈哈干笑两声,两名守卫冷汗涔涔,鸡啄米般点头:“大人放心,大人放心,就是打死我们,小的也不敢透漏一点风声。”

    连骗带吓,将这二人收服妥帖,林晚荣这才起身,往北门行去。圣旨揣在怀里热乎乎的,那要泡的小妞却脱了线,可谓出师不利。

    想想大小姐还在老皇帝那里“作客”,徐长今这事要是办不好,老爷子那里就更加没法说话了,他哼了一声,在北门城下的茶摊上喝了碗豆浆、吃了两根油条,顺便理了个发,这才出了城来。

    城外风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初春二月末,清风拂柳,野花遍地。碧波荡漾,虽是春雨方停,却已处处莺莺燕燕、红红绿绿,踏春的人还真是不少。路边山上粉红鲜艳的小花,叫得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红的。黄的,蓝的,经历春雨的润泽,个个娇媚芬芳、争奇斗艳,煞是好看。

    路边踏青的小姐公子,欢欣雀跃摘采野花,有些大胆的,却已摒弃了男女隔阂,成双成对的相互斗起诗词、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欢声笑语一路响个不停,气氛甚是活跃。

    果然是“春”天到了,发情的发情,发骚的发骚,只可惜路边的野花不能采啊不能采,林晚荣叹了一声,缓缓吟道:“春眠不觉晓,梦中衣衫少!夜来风雨声,儿女正欢好!好诗啊,好诗!”

    “下流!”他话音一落,就听旁边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甚是清越,还带着几分讥讽和幸灾乐祸。

    林晚荣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站着一群男男女女,个个衣衫明亮、人模人样,似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他刚才吟的那黄色小段,女的脸色嫣红,男的捂嘴偷笑。

    当中一人却是熟人,有些日子不见了,林晚荣欣喜的叫了一声:“哎哟,这不是小王爷么,几日不见,长得越发得帅气,都快赶上我了!怎么,带这么多人出来买春啊?”

    “俗气,春是能用来买的么?”赵康宁还未说话,他旁边一人倒是插上嘴了。林晚荣扫他一眼,只见这人四十余岁年纪,白面无须,神色甚是倨傲。

    “我愿洒下百万钱,买来一枝作春花。”林晚荣笑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俗气地人,这位老兄,你有意见么?”

    “顾先生莫要生气,”赵康宁微笑道:“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林三林大人了。”

    “你就是林三?”顾先生一惊:“那炮打圣坊的,就是你?!”

    炮打仙坊的事情实在太大,短短一天之间便已传遍了京城各个角落,正在向大华数省蔓延,林晚荣也不觉奇怪,微微一笑:“正是区区在下我。”

    “大人,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的惊喜,林晚荣扫了一眼,那站在赵康宁身边的,正是小宫女徐长今。徐长今今日着的是一身淡紫色长袍,配上她晶莹如玉的肌肤,别有一番韵味。

    “咦,长今妹,你也在这里啊。”林晚荣朝她挥挥手,脸上神色丝毫不变:“我也是出来买春的。”

    徐宫女朝他行了一礼,恭敬道:“我愿洒下百万钱,买来一枝作春花。大人这买春之法,倒也颇为独特。”

    林晚荣细察她神色,平静如水,波澜不惊,似是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林晚荣喂一错愕,难道是我猜错了?

    小王爷扫他一眼,嘿了一声:“何止买春。林三那春眠的小诗也有趣得紧,叫人过耳难忘啊。”此言一落,站在他身后的众男子便都哈哈大笑起来,几个女子也是脸色带羞,徐长今眉目晕红,忙低下了头去。

    “咦,没想到小王爷竟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连我方才吟的小诗都能记得,我这小诗何处有趣呢?”

    赵康宁笑着吟道:“春眠不觉晓,梦中衣衫少!夜来风雨声,儿女正欢好!没想到我们名满天下的林才子、林副侍郎,竟也有如此雅兴。看来小王该当好生为你宣传一下才是!”

    林晚荣一惊,指着赵康宁地鼻子道:“你,你念的是什么?小王爷,枉你身为皇家贵冑,太祖子孙,怎能当众吟此淫词艳调?圣祖威严何在,皇家颜面何在?”

    “怎地,你不承认么?”赵康宁冷冷一笑:“这淫诗是你方才所做,小王亲耳听到,难道还会有错?”

    林晚荣嘿嘿笑道:“小王爷,你听岔了,我方才吟的是,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如此好诗,怎地叫你一听,就成了淫词艳调呢,正所谓言为心声,小王爷,我劝你平时少看些春宫画册,多些佛经,这样才能促进你身心的发育。”

    众人又是一愣。明明听他吟的是一首色情小诗,怎地一转眼就变得如此工整贴切了?不管是淫词还是绝诗,能吟出这么几句,林三是有真本事。

    “好一张狡口!”赵康宁在他身上吃过亏,也乖了,不屑笑道:“小王不与你争辩说些无用的,今日我是陪徐小姐踏青而来,没工夫陪你。徐小姐,我与你再到前面看看吧,请!”

    他殷勤的一抬手,徐宫女点了点头,走到林晚荣身边,忽地朝他一鞠躬:“大人,你能与我们同赏吗?!”

    林晚荣微微一笑,淡淡摇头:“我难得一人自在,就不与你们掺和了。不过长今妹啊,踏春赏花,要有心境才行,我见你心思有些不宁,怕是糟蹋了这如花美景啊。”

    徐宫女眼里闪过一丝异芒,急忙低下头去:“谢大人箴言,长今铭记在心。”

    “你怎地又忘了?”林晚荣忽地笑道:“要叫晚荣哥的!”

    徐长今俏脸刷的一下红了,嘤咛一声转过头去不敢说话。赵康宁见势不对,忙阻在二人中间:“林大人,你怎可如此放肆,徐小姐可是高丽来的使节,乃是我大华的贵客。你若要欺侮她,我定然向皇上奏本告你!”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这倒奇了,我和长今妹说上两句话,怎么小王爷就要去状告我呢?小王爷,有这时间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例如维护世界和平、主持人间正义、净化社会风气,这些工作都很适合你的。”

    徐长今噗嗤一笑,又觉不对,忙借势掩住了小口。赵康宁心中气恼,只是这林三的确不好惹,只得忍了这口怒气。望见旁边山上满目血红,春花灿烂,小王爷向徐长今殷勤一笑,潇洒挥挥手,指着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道:“徐小姐,你看这些花儿开得好看么?不如小王去亲手采摘些来,送与你吧!”

    徐长今急忙摇头:“不敢劳动小王爷大驾——”赵康宁哪里会听她地,朗声一笑,疾步奔出,向那满山的花枝走去:“徐小姐,请等我一会儿。小王去去就来”

    这小子采花倒是一把好手,林晚荣淫笑两声,又扫了徐长今一眼,才两日不见,徐长今怎就和赵康宁这小子搭上线了?这事有些古怪。

    “大人,您今日真是出来踏青的么?怎地不见你诸位夫人同来?”徐长今抬头望了林晚荣一眼,又低下头去,轻声问道。

    我是来泡你的,你信不信?林晚荣笑道:“说踏青么,也是不错,准确点说,我是来采花的。唉,好几年没采花,也不知技巧生疏没有?”

    小宫女抬头望他,嫣然一笑:“大人真会开玩笑,这采花还要什么技巧?再说这路边的野花杂草,大人您怎么看得中呢?”

    “俗话说的好,家花没有野花香,这野花杂草我最喜欢了。”林晚荣向四周望了一眼,见与赵康宁同来的诸位官宦子弟正在朝此处打量,他神秘一笑,凑在大长今耳边压低声音道:“长今妹,这采花的问可大了,光说这体位就有好多种,有背采式、俯采式、仰采式,还有三人一起采的呢,精彩绝伦,有空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三人一起采?”徐长今愣了一愣,大眼睛扑闪两下。掩唇微笑:“大人与我说笑,这采花还分两人三人么?我瞧着一人足够!”

    一人就够了?林晚荣深思一会儿,正色点头:“长今妹果然博多才,单人戏确实别有滋味,长今妹,恕我冒昧问一句,请问你平时吃香蕉,是左手拿,还是右手持?”

    徐长今不解地看他一眼。奇怪问道:“大人,何谓单人戏?又与吃香蕉有关系么?我吃香蕉地时候。喜欢两手一起拿——”

    林晚荣面露骇色,直退两步:“两手一起拿?哎呀,这——么粗大的香蕉啊,我看徐小姐你要吃好几口呢!高丽果然出人才啊,长今妹,以后有空来我家吃香蕉啊,我家有一根大大的。”

    徐长今神色一黯,眉目间泛起淡淡的忧愁:“长今也想到大人家里看看,与您和您的夫人多多交流。只是我高丽局势危急,灭国亡种危在旦夕,长今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福分了。”

    林晚荣哦了一声,嘻嘻笑道:“高丽危急。所以,你就把目光瞄准在了诚王身上,没准他们爷俩也能帮帮你,是不是?”

    徐长今脸色微变,眼中蕴满泪珠。凄凄低叫一声:“不是的。大人,您不要误会,我——”

    林晚荣摆摆手,微笑道:“勿谈国事,勿谈国事,我今日是来采花的,说这些事情兀地败坏了兴致,等高丽那边的事情了结了,我再请你到我家去玩吧。”

    那边赵康宁采摘了一大捧枝上带露的映山红,眉飞色舞,兴冲冲地奔下来,动作潇洒之极。下了几步,就看见林三与徐长今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徐宫女神情又似娇羞又似委屈,妩媚动人。赵康宁脸色一黑,暗自咬牙哼了一声,疾奔几步卡在二人中间,将那采来的映山红送与徐长今手中:“徐小姐,你看这花可美丽?这是小王亲手采摘的,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小姐喜欢。”

    徐长今偷偷扫了林大人一眼,只见他神色平淡,双手正忙着四处采摘花枝,似是没有听见小王爷的话。小宫女黯然低头,强颜一笑:“谢小王爷,如此美丽的鲜花,长今愧不敢当!”

    赵康宁殷勤道:“徐小姐太客气了,你是高丽的明珠,这鲜花还要美丽百倍,能为你送上这一束盛开的鲜花,乃是小王三生有幸!请小姐快快收下了!”

    这小子脸皮够厚的,就你这点泡妞的本事,也敢在我面前现眼?林晚荣听得好笑,摘下一枝火红的映山红放在鼻边轻轻一嗅,暗香浮动,沁人心脾。

    小王爷盛意拳拳,如果不收这花朵,便是拂了他的面子,徐长今脸有难色,低下头去没有吱声。

    见众人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赵康宁心中恼怒,声音提高了些道:“徐小姐,小王是真心要与你做个朋友,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我大华与高丽,可是世代友好邻邦哦。”

    他故意将“世代友好”四个字说的极重,徐长今听得神情黯然,一咬牙,正要伸出手去,就听旁边有人笑了起来:“小王爷,你这表达方式倒是独特,世代友好的邻邦,又与你送鲜花给人家小姐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声音,徐长今顿时心里一松,长长地出了口气,微一扬头感激看了林晚荣一眼,却见他手中拿着一枝鲜红的花朵微微摇晃着,火红的花瓣映着他的笑容,甚是轻松写意。

    好事被扰,赵康宁忍不住的恼怒上脸:“林三,你这是何意?我真心诚意送鲜花与徐小姐,与你有何干系?”

    和我没有干系?笑话,老子奉旨泡妞,你小子却横加阻拦,我没调动御林军揍你,已经算是便宜你了!林晚荣上前两步,轻摇花枝嘿嘿一笑:“怎能没有关系呢,徐小姐可是我的‘长今妹’啊!”

    徐长今面色羞红,低下头去不敢说话,赵康宁恼道:“什么长今妹,徐小姐如何会与你为伍,是你这无耻之徒冒充来占便宜的。”

    林晚荣哈哈笑道:“想占便宜地,应该是小王爷你才是。正所谓路见不平人人踩,我只是看不过眼,才会为我的长今妹说上两句。”

    “林三,你竟敢血口喷人!”赵康宁大怒:“我待徐小姐一片赤诚,有什么让你看不过眼地?莫以为你在皇上面前能说几句话,我便奈何不得你,这大华的江山可是姓赵的!”

    “是姓赵。”林晚荣不屑的笑道:“可是此赵非彼赵也。小王爷,你说自己待长今妹一片赤诚,还送上美丽的鲜花,那我就要问问了,你可知道,你手中的花朵叫做什么名字?”

    这花叫什么名字?赵康宁一愣,他是含着金勺出身的龙子王孙,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方才只是看这开在山上的野花绽放得漂亮,才一时来了兴致,要采来送与徐长今,又如何认得这野花的名字?

    见徐长今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小王爷心中一急,忙向身后的伙伴们打眼色。

    “云菊——”

    “芍药——”

    “鸡冠花——”

    “狗尾草——”

    众人猜测地声音此起彼伏,这些都是富贵官宦的子弟,名贵的花种张口就来,这山岭的野花,却是一个也认不得。

    徐长今听得噗嗤一笑,偷偷打量林晚荣一眼,又急急低下了头去。

    大意了,大意了,赵康宁一阵懊恼,看见林三笑得贼,心中止不住的火大,怒道:“你便认识么?有本事的说来听听。”

    林晚荣微笑点头,在那花枝轻嗅一口,缓缓踱了几步:“说这花的名字,也没什么稀奇。的密宗叫它格桑花,高丽语称它为金达莱!”

    徐长今听得激动不已,一下拉住他的手,眼中泪花闪动:“没错,这就叫金达莱,是我故乡的花朵,每年春天的时候,金刚山上漫山遍野都是这红色、紫色的金达莱,好看极了。晚荣哥,你怎么知道金达莱?你一定到过我们高丽。”

    见徐长今口呼晚荣哥,赵康宁气得脸色发白,恼怒哼道:“我问的是大华语的名字,要你说些什么藏语、高丽话?”

    “不要着急,听我慢慢道来。”林晚荣不紧不慢一笑:“这美丽的小花,在我们大华语中,叫做杜鹃花,也称映山红。传说古蜀国有一位皇帝叫杜宇,与他的皇后恩爱异常,后来他遭奸人所害,凄惨死去,灵魂就化作一只杜鹃鸟,每日在皇后的花园中啼鸣哀嚎,它落下的泪珠是一滴滴红色的鲜血,染红了皇后园中美丽的花朵,所以后人就叫它杜鹃花。”

    “那皇后听到杜鹃鸟的哀鸣,见到那殷红的鲜血,这才明白是丈夫灵魂所化,悲伤之下,日夜哀嚎着‘子归,子归’,终究郁郁而逝,她的灵魂化为火红的杜鹃花开满山野,与那杜鹃鸟相栖相伴,所以,这杜鹃花又叫映山红,这便是杜鹃啼血,子归哀鸣的典故。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这鸟与花终身不弃的爱恋,乃是人世间不朽的传奇。小王爷,你懂了么?”

    没想到这小小一棵野花,竟有如此凄美的来历,可笑自己赠了徐小姐花朵,却连名字都叫不出来,遑论讲出如此吸引人的故事,赵康宁脸色时红时白,难看之极。

    “杜鹃啼血,子归哀鸣,”徐长今听得一阵凄迷,眼中水雾蒙蒙:“原来这金达莱竟有如此美丽的故事,大人,谢谢您的教导,人世中真有如此相守相伴、不离不弃的情感么?”

    “春红始谢又秋红,息国亡来人楚宫。应是蜀冤啼不尽,更凭颜色诉西风。情感乃人之本,老而弥坚的爱情,人间多不胜数,徐小姐要对别人有信心,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林晚荣微微一笑,将那手中花枝弹了一弹,缓缓递到徐长今手中:“与卿花一朵,蜀中两杜鹃!”

    泡妞时的三哥最潇洒,嘿嘿,月票啊,来吧!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