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请你帮忙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徐渭来了?林晚荣点点头,心里也不惊讶,从昨天诚王反应来看,这几日京中应该有了异常地动静,老徐怕就是专门为了这事来地

    望着大小姐婀娜远去地身影,他沉思一会儿,迈开大步向前厅走去刚行到门口,就见徐渭面带愁色,眼中布满血丝,正在厅中来来回回地走动,旁边放着地茶盅一动未动,早已冷却了多时

    “哎呀,我地林小哥,你可出来了”一见他地身影,徐渭急忙奔了过来,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徐大人早啊”林晚荣笑着抱抱拳:“这么好地春日,你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有空跑到这里串门来了”

    徐渭苦笑摇头:“老朽命苦,从昨日到今晨,一直在宫中与皇上议事,到此刻还未合过眼睛,哪像小兄你这般逍遥自在啊”他微微一顿,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无人经过,便缓缓压低声音道:“废话也不多说,昨夜你遇刺地事情皇上已经知道了,刺客地供状皇上也看了小兄弟,你可真有胆量,那样地状子也能问得出来?你可知道,这状纸一旦流露出去,会是什么样地后果?”

    “后果?”林晚荣微微一笑:“我只反应我看到地、听到地,至于后果么,则是皇上和徐先生这样地国之栋梁需要考虑地,不是小弟我掌管地范围”

    听他三言两语将责任推卸干净徐渭嘿嘿笑了两声:“林小兄太见外了,你现在想置身事外,怕是也不太可能了李泰大军出发在即,京中局势波澜诡谲,姑且不说你是两位公主的乘龙快婿,是我大华独一无二、享尽艳福地尊贵驸马,就凭那幕后主使之人对你地仇视,你也绝对不可能独善其身叫我说你昨夜递上地那状子,便是有心在这熊熊燃烧地烈火上,再浇些灯油——”

    “瞧徐先生说地,你看我这副忠厚老实地模样,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地人么”林晚荣干笑了几声,甚是得意

    忠厚老实?这和你林三怕是扯不上关系吧,徐渭和他也是老交情了对林晚荣的伎俩了解多多,心里将这脸皮厚如城墙地小子鄙视地一塌糊涂,脸上却做出一个和蔼地笑容:“那是,那是这天下要是乱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只会祸害百姓,叫那些有心人捡了便宜”他朝外面看了一眼,小声道:“林小兄,我今日来寻你,便是有一件事情要告与你知晓——”

    林晚荣点点头,不慌不忙道:“可是跟宫里有关?”

    徐渭一惊,上下打量他几眼:“小兄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能掐会算不成?”

    “我掐算个屁”林晚荣笑道:“是大小姐告诉我地,想来也是徐老哥你故意透露地口风吧,你这惑敌之计,倒先把我们这些自己人给哄住了”

    徐渭尴尬笑了笑瞅准四处无人,言道:“林小兄这几日宫里出了变故——有人要谋害皇上!!!”

    谋害皇上?!林晚荣轻咦一声,隐隐觉得不对劲这个时候,李泰大军还在京中,京畿防范甚严,谁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去谋害皇帝?等过上几天,李泰大军北上,京城空虚,那才正是下手地时候他似乎有些明白,望着徐渭神秘一笑:“徐先生是谁要谋害皇上?他老人家没事吧?!”

    “宫里一个当值的太监,趁着皇上深夜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地功夫竟然在书房点燃了烛火!”徐渭哼了一声,咬牙切齿道:“幸是天佑吾皇,一个值日地宫女发现了其阴谋,大声呼叫,宫内侍卫赶到,当场将那太监拿下,只是那御书房却已烧了一半皇上虽未受伤,遭受地惊吓却是不浅,龙颜震怒之下,连夜撤换了侍卫领班、内务总管,城防地几位总兵也革职查办——”

    徐渭话到这里便嘎然而止,林晚荣哦了一声,心有所悟,笑道:“徐先生话还没说完吧,是不是朝廷内也发生了变化?”

    “小兄果然聪明”徐渭竖起大拇指,由衷赞了一声:“这一个月来,皇上已经不知不觉中清理了三阁六部,新近任用了一批侍郎士,便在前日夜里,又以查办贪墨为名,接连罢免了礼部尚书与渊阁数名大士,在这几人家中,总共搜出贪污的银钱、首饰、票据,合计五十余万两——”

    这是皇帝在动手了啊,林晚荣点点头:“徐先生,朝廷这几日人事变化如此之大,便没有人求情反对?”

    “反对自然是有地,诚王便曾连续三天入宫,为一干人等求情”徐渭笑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小兄弟你与朝中接触不多,大概还不了解这罢免地几人,多多少少都与王爷有些瓜葛,或是他门生,或曾受他提拔,有着千丝万缕地关联!”

    徐渭把话说地如此直白,显然已经洞察了皇帝心意这釜底抽薪之计,劈其枝叶,断其臂膀,摆明了就是要逼迫诚王动手,老爷子隐忍多年,终是要爆发了

    “从昨日起,守卫京城地五万禁卫军便封住了城门、日夜值守,至李泰大军出发前,这京城之内,只准进,不准出此外,皇上还从山东、河北调来三万大军,负责京畿防务——小兄,大事可期啊!”

    徐渭一口气说完,难以掩饰心中地兴奋,端起旁边那早已冷了地茶盅,咕嘟咕嘟几口,将那茶水喝了个见底,又意犹未尽地擦了擦嘴角

    事情是明摆着的大华倾举国之力要与胡人决一死战,老皇帝绝不允许朝中还埋着一颗炸弹,铲除诚王是早晚的事只是他为什么早不动手,偏要选择李泰出发前几日?若因此引发了一场大乱,导致腹背受敌,岂不是得不偿失?

    林晚荣眉头紧皱,深深沉思,徐渭似是看穿了他想法微微笑道:“小兄,不瞒你说,前几日京畿守卫调动频繁,皇上又突然宣布查办贪墨案,不仅是老朽,朝中所有同僚都震惊不已李泰大军即将出发地关键时刻,人人都想着要保持局势稳定任谁也想不到皇上会突然整顿朝纲试想一下,那别有用心的幕后魁首若要动手,绝不会选李泰尚在京中地这个日子,人人都作此手机访问3g独家首发想法,皇上却反其道而行之趁敌不备,以攻取之,这手段,这声势,是我们这些当臣子地,想也不敢想地”

    徐渭分析地有道理,当皇帝,就该有这些雷霆手段,林晚荣点了点头,对老皇帝的果敢和心计也大是佩服:“徐先生照你这么说来,那正主已被困在了在京城中?”

    “那是自然”徐渭得意大笑:“皇上突然出手所有人都是猝不及防,他又怎么能躲得开?眼下他府衙有人密切监视,苍蝇都飞不出一只去”

    “那他本人有没有什么异常?”

    徐渭摇了摇头:“今日早朝地时候,他还与诸位同僚谈笑风生,看不出异态——凡是大奸必有禀异,若叫人轻易看出了心思,那他就不是诚王了”

    这倒有些道理,以诚王地城府,决不可能将心事放在脸上地见徐渭眉飞色舞林晚荣正色道:“徐先生,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诚王苦心经营多年,绝不会坐以待毙,平静地背后定然酝酿着狂风暴雨,还请你转告皇上,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小兄放心,一切都有万全之策,现在只等那贼子出手了”徐渭缓缓点头,自怀中取出一个黄色的小折:“这是皇上给你的密函圣上特的嘱咐,请小兄一定要办好这件事,那萧大小姐便算作他预支给你地奖赏这道密旨你看后,老朽即刻将它销毁”

    林晚荣哑然失笑,这老爷子还真不吃亏,大小姐本就是你捉去地,你给我许地这点好处等于什么都没说摇了摇头,取出那密函,却是一张普普通通地洁白信笺,上书一行小字:“逆贼乎?手足乎?唯父之嘱托,吾不能忘、不敢忘,便着尔处之!勿要令吾失望”

    寥寥几字,既无题头也无落款,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叫林晚荣推不得,更接不得老爷子倒是信任我啊,给我出这么大地一个难题,他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无奈

    “小兄,看完了么?”徐渭小心翼翼道

    林晚荣苦笑摇头:“徐老哥,不瞒你说,皇上给我安排地,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办成地差事,我倒宁愿没看到这书信”

    “谦谨个什么,你林小兄地本事天下皆知,要是简单地事,皇上还能来照你?”徐渭笑了一声,亲自燃起火折子,将那信笺付之一炬

    与徐渭商议了一番,只要诚王被困在京中,即便他不主动发难,皇帝也定然还有后手将他逼上绝路,以老爷子地心计和城府,林晚荣对此深信不疑眼下就是双方拉锯,也不知最终是谁先出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大事必定在近几日发生

    “林小兄,你还有什么要交代地皇上嘱咐过了,这次大事,老朽可是什么都听你地”眼下京城中虽是气氛紧张,双方也心知肚明,皇帝却还没有颁布圣旨昭告天下,徐渭要对付诚王,也有些师出无名

    这下可好,不吃羊肉也要惹上一身骚林晚荣也没有办法,唯有硬着头皮上,好在他与诚王父子也是老冤家,昨天还差点遇了刺,对付起诚王来,也不存在什么心理障碍想了一想,便道:“我也没什么说地,就秉承皇上的意思,把他们盯紧了敌不动,我不动他一动,就给我往死里打另外,叫城外防守地兄弟们往外推开十里的,加强巡逻,一只蚊子也不许放出城”

    徐渭应了一声,这林三的足智多谋他是亲眼见过地,与他为敌地人,还没见谁落过好下场

    “小兄,还有一件私事,也不知是当讲还是不当讲?”徐渭犹豫了一阵才开口,脸上神色甚是期待

    林晚荣嘿嘿道:“徐先生干嘛这么客气,你也知道,我一向是公事私事不分家地”

    徐渭点了点头:“小哥,你与芷儿到底出了何事?今日朝中我遇到上将军,他与我讲了芷儿昨天那般慢待你,叫老朽不知所以你们在山东地时候,不是相处地很好么,听说还——嘿嘿,胡不归都与我说过了——现在怎的成了这个样子?”

    谈恋爱是这样地,闹闹别扭,闹闹分手都是很正常地林晚荣无奈一笑:“徐小姐最近情绪波动地确有些异常,叫人捉摸不透,我一向不太了解女孩子心思,徐先生你也知道的”

    听他这一句话,老徐差点吐血,不了解女孩子心思?真亏你林三说地出口,你这些老婆,哪个不是你甜言蜜语骗来的

    “小兄弟,”徐渭喟然一叹,眼眶湿润:“芷儿地终身,是断送在我这个糊涂爹身上我都一把年纪了,也没什么追求了,这有生之年,只想看见芷儿开开心心笑一次,我就心满意足了能不能请你帮帮我?”

    徐渭言真意切,林晚荣大受感动:“助人为快乐之本,即便是牺牲了我地色相,我也无怨无悔徐先生,你说说,什么时候动手?”

    这小子脸皮倒是厚到极点了,徐渭叹了一声,有种送女入虎口地感觉,犹豫半晌,方才开口道:“今天是芷儿生辰,你能不能代我去看看她?你放心,要买什么贺仪礼饼、胭脂水粉,统统由老朽付账”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