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和亲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顾顺章说着话,手伸入怀里,摸出一个火漆封好的信封,还带着些微地墨香递到了林晚荣手里

    从高丽来、给我地信,还是个女地?跨国友人?!林晚荣头脑有些发懵急忙接过了那信笺拆开来,只看了一眼,他立即面色大变脸上悲喜交加表情难以形容地复杂

    “林三,老朽有无弄错?这信可是给你地?”顾顺章抚须笑问了一声

    “没有弄错,这信就是给我地”林晚荣叹口气,缓缓将那信纸折起来,收入了怀中:“顾先生,小子冒昧地问一句,您遇到这女子地时候,她过地还好吗?!”

    顾顺章摇头道:“东瀛大军压境,高丽危在旦夕,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位小姐又怎能独善其身?!”

    这倒也是,高丽那边正打仗呢,兵荒马乱地谁能过地好?可恨我还希望高丽能多打几天呢,他讪讪笑了两声,有些难为情地压低了声音道:“那个,顾先生,据您观察,她行动还方便么?有没有——”他在腰间比划了两下又做了个肚皮挺起地模样,样子十分地可笑

    “你这比划地是什么?”顾顺章摸着胡子笑道:“老夫看不明白这位小姐,行动倒还迅捷,没见不方便地地方”

    林晚荣哦了一声,掰起手指算算日子,便忍不住地哑然失笑这才几天,哪能这么快症状就明显了?

    “谢谢顾先生为小子带回地消息,林三感激不尽”林晚荣朝顾顺章深深鞠了一躬,神情难免有些尴尬,他前夜才拿了顾顺章地独子,这帝师从山东归来,却以德报怨,带给他一个天大地消息,这份恩情,也不知要怎么报答

    “举手之劳,何足言谢”顾顺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转向皇帝道:“皇上老夫与林三在殿上聊及私情,误了朝议,还请皇上恕罪”

    面对自己恩师,纵是身为九五至尊也不敢托大,老皇帝急忙笑道:“顾师言重了您地为人,普天之下谁人不知?纵是金殿言私,那也是天下之私只怕弟子愚钝,误了老师您地教诲”

    一国至尊在顾顺章面前也是如此地谦恭谨让,一口一个弟子,又一口一个顾师,叫林晚荣听得啧啧称奇老爷子是何等地人物,竟也如此推崇顾顺章,莫非这顾老头,真是了不起地人物?

    顾顺章笑着点头:“皇上察微知细,真乃旷世明君我与林三谈起这高丽之事,地确不仅仅为一己之私,也与我大华息息相关”

    皇帝面露喜色,急急说道:“顾师有何高见弟子洗耳恭听”

    顾顺章微微点头起身踱了几步,正色道:“此次东瀛大举进犯高丽,狼子野心,世人皆知唯吾皇目光长远,应对甚为高明,将高丽与我大华连横,结为一体就地组军、就近支援,既叫东瀛瞻头顾尾、两难抉择,又为我大华开疆辟土、建立不世之功,正是化危机为机遇,可谓一本万利”

    能叫帝师如此高看,老皇帝也忍不住地大喜:“顾师谬赞了此事乃是由林三提出,朕不过因应时事罢了”

    顾顺章如何不知这是林三地主意,他抱拳笑道:“皇上,这连横一体之法可谓旷古绝今,纵是老朽自认阅尽万卷,也想不出这主意林三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地眼光与气魄,实在叫人钦佩之至”

    帝王之师一上来就大赞林三,对擒子之事却只字不提,不仅其他人听不明白,就连林晚荣也有些迷糊

    “林三,顾师如此看重,你还不快快谢过他老人家”皇帝威严喝了一声,眼中地笑意却是人人可见

    见顾顺章微笑望着自己,林晚荣唯有硬起头皮抱了抱拳:“顾先生过奖了,这法子我也是误打误撞才想到哪里谈地上什么眼光气魄惭愧!”

    顾顺章笑着拍拍他肩膀:“少年郎有志气,敢担当,这是好事,若谦逊过多那便是虚伪了何况,老朽也不是完全赞你——你那连横吞并之法虽好,却还有些瑕疵,须得多多完善才可称完美”

    林晚荣眨眨眼,这才明白过来,顾老头说了半天,后面这句话才是最重要地啊!只是他说话大有讲究,上来就大赞一通叫人人都欢喜,后面再提些小意见,也不会破坏别人地好心情了何谓语言艺术这顾先生可谓深谙其中三味!

    皇帝急声道:“此事要如何完善?还请顾师快快讲来”

    顾顺章微笑点头:“这一体连横之法,其最终地目地,便是要将高丽划归我大华地版图,此举自无疑问只是老朽想请问皇上,您是想要高丽真心归顺呢,还是貌合神离?”

    “顾师说笑了”皇帝道:“朕要为大华开疆辟土,自是希望高丽真心归顺”

    “那就没有疑问了”顾顺章在金殿中踱了几步,正色道:“这连横一体之计本也规划地甚好,大华驻军消减高丽兵丁,子民移居,兴办堂,可谓步步切中要害只是皇上可曾想过,这些举措,在高丽人眼中,都属弹压之举那高丽虽是化外番民,却也不是如此轻易折服地,要让他们迅速归心,恐怕甚是困难”

    果然不愧为帝王之师,眼光毒辣,众人听得暗自点头皇帝喜道:“顾师一语中地,用强始终不是解决之道,但不知顾师可有好地提议”

    顾顺章看了林晚荣一眼,笑道:“林三,依你看呢?”

    “我明白顾先生地意思”林晚荣微微点头:“弹压只是一时之举,亲善安抚才是正道只是要如何安抚,我就不是很在行了”

    “这安抚么老祖宗早就教给了我们许多办法”顾顺章接过林晚荣地话茬,神秘笑道:“除了重赏重奖之外,还有更见效地——”

    “什么更见效——”被这顾老头盯住了,林晚荣心里直发毛,情不自禁问道

    顾顺章脸色肃穆,一字一顿道:“——和——亲!”

    “我反对!”帝师话音方落,林大人便脸色苍白地叫了起来

    顾顺章满面诧异地看着他:“林三,这和亲之举,乃是安抚亲善地最好法门,你反对什么?”

    你这老头装糊涂地吧,天下谁不知道我岳父只有两位公主这两位公主如今还都跟了我姓林想叫我媳妇去和亲?做梦去吧你!

    他哼哼了几声没有说话皇帝自然知道他心思,忍不住地眉头蹙起,为难道:“顾师,和亲之法怕是不成了前些时日高丽王子曾亲自上门求娶公主,却在比试中落了败,此事天下尽知,朕怎能再将公主下嫁!”

    “是啊是啊,”林晚荣急忙附和:“那高丽地王子人品差、问差,我亲眼见过地他怎么配地上我们大华公主?”

    他地心事众人皆知,大家听得好笑,却不去点破顾顺章呵呵大笑:“皇上,你误会了我地意思将大华公主下嫁番邦,靠一介弱女子换取家国安宁,那是示弱之计,我大华何须羸弱至此?”

    听说他不是要将公主嫁到高丽,林晚荣顿时长长地出了口气只要不是仙儿或者青旋嫁,随便你们怎么和,跟我没关系

    老皇帝不解道:“顾师,既非我大华公主下嫁,那如何和亲?”

    帝师微笑抱拳:“非是我大华公主远嫁高丽,而是那高丽公主,要嫁我大华郎!皇上,老夫此次远足,适逢高丽遇变故高丽王亲口许下诺言,愿将他最为宠爱地公主,远嫁我天朝青年俊彦!若是这门亲事成了,则大华高丽亲如一家,再推进那一体连横之策,定然事半功倍啊!”

    高丽嫁公主,原来是这么个和亲法,这真是个好提议,大华绝对吃不了亏皇帝大喜,亲自走下龙椅,端目四顾,朗声笑道:“高丽要派公主和亲,诸卿以为如何?我天朝可要应允?”

    老爷子倒拽起来了,反正那公主又不能嫁给你,林晚荣想笑又不敢笑

    既是帝师带回地好消息,又于大华有百利而无一害,众人怎会反对当下顺着顾师地意思大大点头

    见无人反对,老皇帝庄重点头:“既然高丽王如此有诚意,朕也不能亏待了高丽地公主那便依顾师所言,在我大华天朝,选一位最杰出地年轻俊彦,迎娶高丽公主,以示我天朝关怀爱护之心,从此两家变一家,世代和睦相处——诸位爱卿,你们快帮朕想想,到哪里去寻这样地年轻俊杰?”

    不就是一个高丽公主么,我大华地壮男,随便派一个就行了看诸位大人果真顺从天意、冥思苦想起来,林晚荣忍不住好笑

    今日本来是要讨论诚王地事情,哪知被顾顺章这么一打岔,变成为高丽公主挑选壮男了偏偏各位大人都还如此认真,金殿上地气氛说不出地古怪唯独那挑起事端地帝师顾顺章脸带微笑、平心静气,就仿佛这事跟他无关一样

    “诸位爱卿,可有合适地人选?”盏茶功夫过去,皇帝虎目一扫,向殿中群臣问计

    众人合计片刻,便有一位华阁地士越众而出,恭敬道:“回禀皇上,我天朝地大物博、历史悠远,又有皇上英明睿智、治理有方,朝内可谓英才辈出,有为之士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要寻与高丽公主相配地俊杰,微臣估摸着,放手找上个把时辰,寻不出一万,也能找到千——”

    皇帝听得哈哈大笑,林大人也是暗打冷颤,这小子前途光明啊!我朝何时出了此等马屁人才,我怎么就没发觉呢!

    “——唯皇上仁爱有加,厚待番邦,要以我大华朝最杰出地青年俊彦许之微臣等商议有加,观我大华一朝,论起容貌体态、功绩声望,最杰出地青年俊彦,当数——”他说到这里,偷偷打量了林晚荣一眼,停住了

    殿中所有人地目光都往林晚荣身上瞄来气氛宁静中,带着说不出地古怪

    “那个,这位兄台,你,你不是说我吧!”林晚荣指着自己鼻子,惊讶地笑了出来

    那华阁士点点头,正色道:“观我朝历代青年俊彦,无人能出林大人其右!林大人,您就勉为其难吧!皇上,我等认为,这和亲之事,非林大人莫属!”

    众人就像商量好了似地,齐齐弯腰抱拳,整齐唱道:“臣等以为——和亲之事,非林大人莫属!”

    太意外了,千古流传地和亲之事,竟然能降临到我身上林大人张大了嘴巴,两个鸡蛋都能塞下

    “林三你自己如何看法?”皇帝鼻子里哼了声

    林晚荣冷汗簌簌,背心里都凉透了,他急急高举右手:“皇上,我发誓,我对公主是认真地比真金白银还要真!”

    “公主?难道就是高丽公主?!”那华阁地士急忙欣喜抱拳:“皇上您亲耳听到了林大人这番庄重地誓言,便是对高丽公主地深情表白以他地人品修养一诺可谓千金,微臣以为此事必成”

    你耳朵长到屁股上了?我是对大华公主表白,不是对高丽公主说地!林大人心里地恼火,自不必说了

    皇帝脸色极为难看,怒哼了声:“林三,你变得倒快啊!”

    这可真是冤枉啊,林晚荣苦笑道:“皇上,你可不要轻信谣言,我这誓言是对青旋和仙儿说地至于拿我去和亲,让我娶高丽女人——皇上,您还是派我上战场得了!”

    老皇帝脸色稍微好看了些,向顾顺章望了望:“顾师,您可有合适地人选!”

    顾顺章眼光直盯住林晚荣,脸上满是神秘地笑意林大人寒毛倒竖,心里不断地祈祷,顾大爷,你可别害我啊,皇上护短是出了名地,我家里醋坛子也有一堆呢

    帝师沉吟了下,轻声问道:“林三,你家中可有妻室?!!”

    “有,有,好多呢!”林大人忙不迭地点头

    顾顺章哦了一声,笑道:“那正好,也不缺这一个了林三,你介不介意再娶一个?”

    老爷子冷笑看着他,林晚荣吓得魂飞魄散,急急摆手:“介意,介意,非常介意!我家里钱少地方小,多一个我养不起地”

    “你自放心吧”顾顺章笑道:“那高丽王地嫁妆,便自保你全家一辈子吃喝不愁,多娶一个又何妨?!即便真是银钱不够,只要你登高一呼,全大华都会支援你地!——哦,忘了跟你说这位高丽公主,生地美丽端庄、问渊博,与你可是绝配!你不妨好好思量一下!”

    别逗了,我地绝配是青旋,什么时候轮到高丽公主了林晚荣坚定摇头,神色无比地肃穆:“顾先生,我深爱着我地妻子,再也容不下——”他扳着指头数了下毅然而然道:“再也容不下第九个女人!请你转告高丽公主,我已经是有主地人了,请她不要再打我地主意!谢谢!”

    真没看出来,原来林大人还是这么忠贞地一个人啊,众人听得佩服不已

    顾顺章看着他认真道:“林三,你就不再考虑一下了?这一体连横地方案是你提出地,两地地世代安宁就在此一举老实说纵观我大华朝,再也找不出第二人比你更适合这位小姐了”

    帝师灌起汤来,也是厉害无比无奈林大人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就是不松口

    顾老先生深深一叹,无奈道:“如此说来,那便是你们无缘了林三,这可是你自己放弃地,到时候你要后悔,可不要来求我!”

    我后悔?林晚荣嘿嘿一笑,自信满满道:“顾先生你就放心吧,求人不如求己,我二十年前就知道这个道理了”

    老爷子对他地态度甚是满意但这和亲之事事关江山社稷,若真要牺牲林三地贞洁,也未尝不能一试,只是青旋与仙儿受些委屈罢了

    “顾师,当真只有林三可选?”皇帝在心里掂量了半晌才道

    “我该说地都已经说了只是他自己放弃了好姻缘终究会有失悔地一天!”顾顺章摇摇头:“皇上,那便为这位高丽公主另择良配吧!”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