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五章 带刺的玫瑰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月牙儿!!!”林晚荣看的呆呆愣愣,没想到真叫老高给说中了,这就是月牙儿的商队,世上的事还真是巧合多多啊!

    望着突厥少女婀娜多姿的身材,高酋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忍不住嘿嘿两声,得意道:“林兄弟,怎么样?!我老高神机妙算吧。这下她可逃不出咱们的手掌心了,林兄弟你又有了暖床的。”

    突厥少女似乎根本就没察觉到近在咫尺的危险,神骏的青色小马快步疾行,身影婀娜,纱裙飘舞,远远望去,就像绿色草原上漂浮的美丽花朵。

    胡不归吞了口口水,小声道:“将军,还动手吗?!”

    连胡不归这样的铁血汉子都不愿意对“月牙儿”动手,可见这突厥少女的确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魔力,让人一见难忘。不待林晚荣回答,高酋已嘿嘿道:“动手,当然要动手了!男的杀光,女的脱光,胡人每次劫掠咱们的城池,不就是这么干的吗?咱还没抢过突厥女人呢,以这小姑娘的姿色,勉强也够得上给林兄弟的如夫人做个小丫环了。”

    对这厮彻底无语!林晚荣好笑的摇摇头:“胡大哥,别听老高胡扯。我是那么贪花好色、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吗?说出去谁都不信那!待会儿儿动起手来,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千万别想的太多了。”

    他不说还好,经他这一解释,胡不归却越发的迷糊了。林将军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世上自有公论,姑且撇在一边不谈。可这说了半天,将军和月牙儿到底有没有关系呢?这真是个谜团。他不敢多问。唯有硬着头皮抱拳:“末将省得了。高兄弟,待会儿我们两个一起冲上去,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对,对。照应一下。”高酋心领神会的嗯了一声,嘿嘿偷笑。

    说话间,那胡人商队已经缓缓行了过来,胡不归双指塞进口中、猛地打了个呼哨,远处千军万马齐声应和起来。老胡战刀一挥,草丛中刷的立起数百名战士,个个神情彪悍:“弟兄们,跟我冲啊——”

    高酋同时站起,手中马刀划出一道光亮,刷刷耀眼。喊出地口号格外诱人:“兄弟们,抢胡人的女人了!跟我冲——”

    百名将士神情振奋,跟在他身后。像是草原上饥饿的野狼,又快又疾,直往胡人马队冲去。

    行进中的突厥商队,显然没有料到在茫茫大草原、自己地地盘上,竟然会有人劫道。看到一帮身着破烂胡衫、须发皆长的彪悍“劫匪,。高举马刀风一般的冲过来,他们顿时也慌了神。

    “嘶——”商队的头马前蹄跃起,发出长长的一声凄鸣。后面的数十匹大马跟着受惊,调转马头就要奔跑。

    “纯里!’一个粗壮的声音响起,突厥马队中跃出个头人模样的大汉,骑术精熟,左手拉缰绳,右手持着一柄厚重的马刀,正护在月牙儿身边,威风大喝:“玉里牙罗布路西。”

    林晚荣跟在老胡和高酋身后,见这马队里带头地突厥人威风凛凛。那握刀的模样,一看就知是身经百战的草原勇士。林将军地突厥语除了一句国骂外,其他的都是摆设,这胡人喊了些什么,他一句也听不明白,忍不住老脸一黑,怒道:“*,这厮的突厥语怎么如此不地道,一听就知道是王庭郊区那疙瘩的,害我都听不懂。老胡,你翻译一下!”

    高酋深以为是地点点头:“林兄弟高见。这厮说话确实有股子泥土味,应该是郊区口音无疑,难怪我也听不明白!”

    就你们二位的水平,连那突厥婴儿都尚是不如,要能听懂那才怪了!胡不归将这二人鄙视了一番,哈哈笑着道:“也没什么,这人骂我们是草原上的流寇。”

    “胡说。”高酋嘿了声,大大地不满:“这些突厥人指鹿为马,真是没见识。说我也就罢了,可他们何时见过像林兄弟这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草原流寇?”

    “正是,正是。”老胡打了个哈哈。

    林晚荣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的在老高屁股上踹了一脚,火道:“高大哥,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老是拿我的缺点说事儿,这些都是天生的,我想改都改不掉。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下次若再犯,就罚你连说一百遍。”

    一百遍?!胡不归冷汗直滴,借着挥舞战刀的机会,离二人远了几步,大声喝道:“围起来,将他们统统的围起来,一个也别放过。”

    说话的功夫,好几百战士高举着战刀,手中利弩瞄准商队,早已将这些胡人团团的围了起来。

    商队里地突厥人,以“月牙儿”为中心,自觉的组成了一个圆圈,将突厥少女护在正中间。他们的眼神中满是崇敬和迷恋,似乎只要能保护这少女,就算要葬送他们的性命,他们也在所不惜。突厥少女在商队里的地位,一览无余。

    那带头的突厥大汉眼中怒火闪闪,手持马刀,紧紧的护卫在“月牙儿”身前。

    虽是面临被包围的绝境,“月牙儿”跨坐在神骏的素马上,却是神色镇定,不急不惊,滑若凝脂的美丽肌肤像是刚洗过牛奶浴,凹凸玲珑的身材包裹在薄薄的丝裙中,宛若挺拔的春树。她的眼神淡淡,波光流转,略略扫过面前的人群,微带些天蓝色的眼眸,幽静深邃,清澈的仿佛是草原深处的纳木错。

    这美丽的异族少女身上,仿佛有一股奇异的魔力,被她扫上一眼,诸人只觉呼吸都摒住了,就像要被吸进她幽邃的眼神中。

    “突厥也能长出这么好看的女人?”老高的口水流了满地,呐呐自语着。

    倒是林晚荣早已见识过这异族少女的魅力,此时众人之中,就数他头脑最为清醒。他苦笑着拍拍胡不归地肩膀:“醒醒。醒醒!胡大哥,该动手了!”

    “哦!”胡不归惊醒过来,忙扬扬手中雪亮的战刀,恼恼大喝一声:“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统统留下来!!!”

    我靠!林晚荣差点晕倒了过去,老胡这厮,切口喊得这么顺,真当我是劫道的来了?!他怎么也不翻译成突厥语喊?不就是一个“月牙儿”么,何至于如此?!

    他忍不住的又朝“月牙儿”看了一眼,却见那突厥少女也正在打量自己,显然是方才他开口说话,引起了对方地注意。突厥少女静静坐在马上。金色小毡帽下,几丝乌黑的秀发微微露出,覆盖在光洁的额头。一方透明的轻纱微微遮掩住面颊。露出个美丽无比的轮廓。清秀的鼻梁,红润的小口,似月牙儿般略略上翘的嘴角,安静中却又带着几分野性。

    这丫头盯住我看什么?林晚荣瞅瞅自己,马靴早已开了几道口子。衫子破破烂烂,血渍汗珠粘连在一起附在身上,就像在玩人体艺术。满面的尘沙灰土。发须长如乱草,面貌狰狞无比,整个就是一还未进化好的草原野人。

    这样也能吸引少女地目光?林晚荣不由自主的摇头叹气。老高说的不错,真正地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就好比沙堆里的金子,无论你怎么掩盖,那万丈光芒都是遮挡不了的。绝症啊,没法治了!

    “月牙儿”扫了他几眼,忽地柳眉一弯。嘴角轻翘,幽邃双眸似是三月的春水,竟是缓缓微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有如金光划破乌云,又仿佛草原里的百花绽放,不仅是大华将士们看地傻了,那团团围住他的胡人,更是瞬间跪倒下去,口里呐呐自语,神色无比的虔诚。

    林晚荣心里怦怦直跳,恼火异常。妈地,这小妞太无礼了,这样盯着我,分明是在对我施行“目奸”。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有点受不了“月牙儿”诡异的微笑,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大声道:“警告你,不准对我笑。再笑我就要杀人了!”

    “月牙儿”却仿佛没有听懂他的话,示威似的朝他无声微笑,弯弯的柳眉微微上翘,好看之极。

    林晚荣火了,朝胡不归一使颜色。老胡刷的一声跃上前去,抓住商队里的一匹突厥大马,手起刀落,血光冲天,那大马顿时身首异处,鲜血洒了满地。

    马就是突厥人的生命,当着他们地面斩杀骏马,那是一种巨大的侮辱。胡人顿时群情激奋,“月牙儿”面色一寒,咬牙怒视了林晚荣几眼,眼中喷出熊熊的火焰。

    那领头的突厥大汉忽然怒吼一声,他身后数十名突厥商人急跃而出,挥刀便往林晚荣砍来。

    “来的好!”高酋大喝一声,身形率先冲入前方,十余名将士紧跟其后。他们都是经历了血与火考验的精兵,刀术战法哪是这几个胡商可比。不到五个回合,冲出来的几名胡人,就尽数被斩杀。那领头的突厥大汉神色大愤,怒吼一声,与胡不归紧紧战在一处。

    林晚荣一挥手,数百名将士便如虎似狼般急冲而入,向马队中的十数辆大车奔去。

    “伊里嘎!”一个清脆而急促的叫声传来,昂扬清越,说话的正是那迷人的少女“月牙儿”。首次听到这突厥少女说话,林晚荣大感惊奇,同样的突厥语,由盛丹、拉布里说来就那么的难听,怎么换了“月牙儿”,就如此的清脆动人呢?人与人还真是不能比啊。

    听到“月牙儿”说话,那领头的突厥大汉一刀逼开胡不归,急急越回她身边。老胡硬拼了一刀,急退两步,面色惩红,大口大口喘气道:“好大的手劲,这厮定不是简单人物。”

    管他是什么人物,林晚荣大手一挥,嘿嘿道:“不要伊里嘎!大家继续!”

    将士们疾速往大车靠去,那突厥少女一急,修长双腿一夹马背,青马腾的跃起,她身形微倾,手中马鞭急甩,便往一名大华兵士的脸上砸去。

    这一举手一投足便显示出了真功夫。月牙儿的骑术极为精湛,连胡不归也是不及她,更别提林晚荣了。

    她腾空中这一鞭甩的又疾又快,眼看着就要砸到那名将士地脸上。马鞭却在下落之际,忽地停住了。

    突厥少女使劲拉了几下马鞭,俏脸惩的通红,那鞭子却稳稳当当、纹丝不动,另一头却站着个黑脸黑膛的“野人”,骑在马上,紧紧拿住了她马鞭,嘻嘻笑道:“好长的一根鞭啊,都快赶上我地了。月牙儿小姑娘,你拉。你使劲拉啊!这鞭有弹性,不怕拉的!正所谓,拉妹子拉妹子拉不怕嘛!”

    “林兄弟好功夫!”高酋看的眉飞色舞。拍手起哄:“对啊,小姑娘,你快使劲拉啊!我倒要看看这鞭能拉多长!”

    旁边的那突厥首领见“月牙儿”陷入困境,急怒中猛然暴喝一声,劈刀便往林晚荣头顶砍来。

    高酋一刀迎上。正抵住他刀锋,火喝道:“你们这小姑娘被我林兄弟调戏,那是她的荣幸。要你这胡人来捣什么乱?”

    林晚荣大感冤枉,分明是这小姑娘拿鞭子调戏我嘛,高大哥怎么反过来说。

    “咔嚓”一声,二人钢刀相触,那胡人怒吼了声,急退一步,脸色煞白。高酋小退了半步,气息急促许多,他与胡不归对视了一眼。二人都有些惊诧:“这是哪里来的胡人,竟有这分力道。”

    “月牙儿”见同伴被高酋拦下,也知他相助无望,小手将马鞭抓的紧紧,银牙紧咬,俏脸急怒,娇喝道:“米莱萨!米莱萨!”

    “大家都知道,我听不懂突厥语的。”林晚荣嘿嘿冷笑,朝四周挥手,已有将士跃上了马车。

    月牙儿大急,忽地娇叱一声,手中马鞭微松,身下青马直直往林晚荣撞来。

    林晚荣掠身疾躲,刚让开骏马,一道冷光便向面前划来,突厥少女手中短小的马刀,幽幽闪着寒光,直向他脸膛劈来。

    玩阴的?林晚荣冷哼了声,双手猛伸,又疾又准,正握住她晶莹地手腕。月牙儿哼了声,手上失去力道,那弯刀便向地上坠去。

    两马交错,靠的极近,月牙儿一击不成,双腕又被他拿住,她急恼之中,忽地自素马上掠起,双脚直往他面门蹬踏。

    想踩我?林晚荣嘿的一声,将她双腕猛地急扭,一脚蹬在那青马上。青马嘶鸣着疾奔而去,月牙儿地身形顿时落了空,像一颗美丽的花枝横停在半空。林晚荣横手反抄,将她娇躯搂进怀里,放在身前的马背上,张开大嘴,便向她脸颊咬去。

    “啊——”月牙儿与他交手片刻,即便是被他擒于马上,也未有过半点惊慌。只是这一刻,一个披头散发、凶神恶煞般的面孔直往她如花似玉的脸颊咬来,纵是再坚强地女子,也要魂魄都吓飞了。

    淡淡的幽香自怀里传来,正是萧家香水的味道。突厥少女地身体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淡蓝的眼眸却狠狠瞪住他,小拳头握的紧紧。

    “怕了吧?”林晚荣哈哈大笑,收回扑向她的嘴脸,长长的出了口气。月牙儿心里稍微宁静了些,正要寻机再次下手,却见那黑脸膛的恶人猛地转过身来,双手勾住嘴角,白眼往两边一翻,那神情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啊——”突厥少女再次发出惊叫,是被林晚荣的鬼脸给活生生吓出来的。

    林晚荣长声一笑,用力将她身子扔下马背。月牙儿身在空中,双脚还未落地,袖子里滑出一柄窄小的弯刀,锋利无比,疾往他小腹刺去。

    好一朵带刺地玫瑰!!

    林晚荣紧紧握住少女的手腕,冷笑道:“月牙儿小妹妹,你记住了,不要在我面前耍手段。我不仅会吓人,更会杀人!!”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