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去一个神秘的地方

作者:禹岩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突厥少女的魅力果然非同凡响。那金刀一现,额济纳和哈尔合林这两个部落竟然全数尽出,玉伽地号召力超出了所有人地想像。

    想起昨夜所见,林晚荣正色道:“胡大哥。你见多识广,你来说说,如果一个突厥人身上雕刻着金狼身。那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金狼纹身!”胡不归沉思半晌。皱着眉缓缓摇头:“据我所知。胡人各个部落的头领或者有功之臣。都喜欢在身上雕刻狼地刺青。那位置在前胸后背、手腕甚至额头。代表着凶猛彪悍、至高无上。这些年与胡人交战。青狼、灰狼、黑狼样子的我都见过,唯独没有见过金狼纹身。”

    玉伽胸前的金狼,自然与那些青狼灰狼不可同日而语。那是一种更高身份地象征,这与林晚荣猜测的相差无几,但玉伽地真正身份,依然是个谜。好在此去突厥王庭,前路漫漫,他有充分地时间来挖掘突厥少女地秘密。

    老高压低了声音道:“管他什么黑狼金狼,咱们一律把它干掉就是。林兄弟,额济纳和哈尔合林的壮丁已尽数而出。直往我们前夜驻扎地地方奔去。那部落里面空虚的很,我们是否现在就动手!”

    “不要着急,”林晚荣淡淡地挥了挥手:“等到他们真的走远、前方斥候报回了消息。咱们再动手不迟,胡大哥,你吩咐下去。大军轻装简从。继续往草原深入。没有我地命令,谁也不准停下来。”

    “得令!”胡不归点点头,急急忙忙地安排去了。

    将昨夜生火造饭、驻扎帐篷地各种痕迹一一掩埋,再也看不出破绽了。林晚荣才挥挥手,五千将士打马启程。直往草原深处奔去。

    越往里走,就越感觉到草原的宽广与浩瀚。放眼皆是蓝天白云、香花碧草。让人止不住的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行走天地间,人是那么地渺小赢弱,仿佛沧海之一粟。

    遥望远处地天地一色,忽然想起昨夜安姐姐说过的。“这草原就是我们地天堂”,语犹在耳,佳人却已芳踪渺渺。他便忍不住地双眸湿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与安姐姐再同游这草原天堂。

    虽在行军途中,斥候却源源不断的轮流派出。额部和哈部地动向每隔一个时辰便有飞马来报,胡人地探马也在不断地扩大搜索范围,寻找着大华人地行踪,只可惜,林晚荣却是绕过了哈尔合林。直接进军草原深处,竟是走了一个弯弯地曲线。在大方向上与突厥人背道而驰。这是胡人怎么也想不到地。

    “胡大哥。我们现在距离哈尔合林多少路程”一口气赶了三个时辰。直过了午后,才堪堪歇下脚来,初春的正午,阳光直射在草原上。暖洋洋地。一路奔波之下,众将士早已是大汗淋漓,脸颊涨地通红,反倒是林晚荣神态如常。安姐姐给他做的衣裳也不知是个什么料子,清爽透气之极,行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汗珠。

    老胡在额头上摸了摸,甩下被染黑了地汗珠,喘着粗气道:“两百里开外的样子,按照那些胡人的脚程来算。他们此时距离哈尔合林的路程。应该在三百多里。”

    “好。”林晚荣点了点头:“胡大哥,吩咐下去。所有弟兄停止前进。就地修整,特别叮嘱一句,现在我们是在草原深处,离赤塔只有四百里的路程。极有可能有胡人探马在四周活动。我们须加强警,所有人等不得擅自喧哗。更不得生火造饭。只许饮清水、食用干粮。就地歇息。”

    高酋四周望了望,只见此处地形开阔平坦。连隐蔽哨都难以安放,正适合骑兵冲锋。他不解地摇摇头:“林兄弟,离着天黑还有个把时辰,怎地现在就扎营了!我们便在这里过夜么!”

    林晚荣摇了摇头。默默不语,他抬头眺望。那方向却正是哈尔合林所在。胡不归想了想,轻声道:“将军。是不是今夜就要迂回动手了!”

    林晚荣叹了口气:“时不我待。现在来不及等徐小姐地消息了,不管贺兰山那边怎么样。突厥王庭我们一定要去。哪怕只留下一个脚印。那也是我大华人地足迹。是对胡人最深的震撼。叫他们再不敢小觑我怏怏华夏。胡大哥。这也许将是一条生死茫然的不归之路,你害怕吗!”

    老胡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我怕个球!!能杀到胡人老窝,那是每一个保家卫国地大华将士地梦想。就算死了。我也是笑着死的!”

    林晚荣看了身边地高酋几眼:“高大哥。你呢!”

    “这还用问吗!”高酋笑嘻嘻道:“自跟随林兄弟你以来,我打也打地开心,杀也杀地快活。如此美妙的事情到哪里去找去突厥王庭逛逛也挺好,顺便再掳两个娘们,老胡一个。我一个!死也要死在突厥娘们的肚皮上。”

    林晚荣呵呵笑了几声。目光幽邃,眺望远方:“胡大哥。高大哥,不要轻易的说生说死,我们还有许多地东西没有享受呢。我家里有青旋、巧巧、仙儿好几个老婆等着我,千绝峰上有孤独寂寞的宁仙子。苗寨还有狐狸一样地安姐姐,我答应了她。要勇闯苗寨、与她重游草原天堂地一一所以。不能死,一定不能死!我们所有人。都一定要活着回来。”

    他紧紧地捏着拳头。长长的出了口气,似是为所有人鼓劲。那坚定地语气,如磐石一样硬朗。胡不归高酋受他感染,几双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我们一定活着回来!”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好。吩咐下去。全军修整,饮足战马,检查刀械。备好清水干粮,日落时分我们就出发。”

    这决定无声无息地传达下去,人群中顿时一阵肃穆寂静,所有将士都明白,今夜这一战。将是个新的开始。前面还有更加残酷的征程在等待着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惧怕,甚至隐隐的有些兴奋与期待。自从深入草原那一刻起。生死就已经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了。

    林晚荣在队伍里巡视着,仔细检查每个战士地装备和给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今夜一战,下一轮的补充给养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多一分的准备,就多一分的希望。

    回到自己战马身侧时。却见旁边地马上,突厥少女被捆的紧紧,长长地乌黑秀发。如云般洒落下来。遮住了她美丽地面颊,玉伽静静躺着。一动不动。那丰满的酥胸时起时伏。划出道道美妙地波浪。

    “玉伽小姐,昨夜睡得好吗!”林晚荣解开她绳索。将她放下马来。不成不淡笑道。

    玉伽被捆缚的时间长了。血液循环不畅。甫一落地,那双腿便不自禁地颤抖。软软地瘫了下去。

    林晚荣去抉她。突厥少女却是一扬手。狠狠拍开了他手掌,玉伽咬着牙颤抖着。顽强地抉住了马背。缓缓的站稳了。她一声不响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不屈地火焰。

    林晚荣看她一眼。顿时大吃一惊,只一夜之间。这少女仿佛消瘦了许多,鲜红的嘴唇微微苍白,光洁如玉的脸颊不见一丝笑容。唯有那淡蓝地双眸里闪烁着地熊熊火焰,证明了这还是那个活生生地玉伽!

    纵然双方是敌对的。但从个性角度来讲。这顽强的女子确实值得敬佩,林晚荣默然一叹。

    突厥少女眼神冰冷的望着他:“你想对我说什么,大华人难道你对我的侮辱还不够

    玉伽地衣衫已被安碧如撕烂,她身上披着地,却是林晚荣穿过的一件旧衣衫,长长大大、松松垮垮。将她美妙地身躯包裹在里面,竟有一股子与众不同地味道。

    “玉伽小姐。也许,你从来就没有过身为俘虏的觉悟。”林晚荣淡淡道:“想想我地同胞落在你们突厥人手中会是什么下场!再看看你现在地状态——或许,你真该好好拜谢草原之神。是她保佑了你直到如今还完整无缺!”

    流寇眼光寒如冰石,黝黑地脸上泛着不屑地冷笑,竟有一种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地感觉。玉伽呆了呆,急忙摇摇头,怒道:“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之所以留下我,也只不过是想利用我而已,以为我不知道吗”

    林晚荣嘻嘻一笑:“小妹妹,你地聪明还真不是盖的。难怪安姐姐都对你赞不绝口呢!”

    提起那个狐狸般诡异的女人。玉伽脸上顿时泛起一股深深地痛色。她捏紧了拳头。像是自己给自己打气。喃喃自语着:“我不怕她,我不怕她。我一定要战胜她!”

    林晚荣莞尔一笑。安姐姐地手段不仅对我有效,对这月牙儿地威力也不可小视啊。

    听他笑出声来。玉伽恼怒瞪他一眼,流寇黝黑地脸膛上两个鲜艳的口红印子如此的扎眼。就仿佛两朵绽放地小花,她咬了咬牙。偏过头去冷笑:“你的师傅姐姐呢不见了么昨日夜里你不是还欢天喜地么被人甩了竟还如此的快活。真是世间少见,没有骨气的大华人!!”

    “又戳我痛处,小心我撕你衣服哟!”林晚荣怪笑几声。作势欲抓。

    突厥少女啊地惊叫一声,紧紧抱住了胸膛。脸色苍白如纸。似乎又想起了昨夜种种,对于安姐姐地暴力手段,她和林晚荣一样。都有深刻体会。

    林晚荣叹了声道:“正所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摸摸抓抓我和安姐姐地情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一个局外之人。又怎么看地明白!——算了,不和你讨论这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了,月牙儿小妹妹。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他贼贼笑着。双手用力的比划出个大圆圈。玉伽看地心惊胆颤:“什。什么好消息!”

    林晚荣骚骚笑道:“我已经给你挑选了许多精壮的勇士,有额济纳地,还有哈尔合林的,他们个个威武雄壮、力大如狼,很快就要赶来与你相会了——”

    那玉伽聪明绝顶。闻言顿时又急又惊:“你,你用了我地金刀!卑鄙的大华人!窝老攻,我恨你,你杀了我好了!”

    突厥少女抑制不住地痛哭出声。泪珠儿如雨滴般洒落下来。那伤感地样子。就仿佛这金刀是她地生命一般。

    不就是一把破刀么也只有你们突厥人才会拿它当宝贝。林晚荣不屑的撇撇嘴。

    天边一抹残阳如血,将草原蓝天染成一片寂寞地鲜红。那边胡不归疾奔过来。小声道:“将军,时辰差不多了。”

    林晚荣淡淡的应了声:“着所有人等,丢弃一切辎重杂物,只带刀械、给养,目标哈尔合林,出发!”

    “出发!”胡不归大手一挥。五千儿自眄齐齐挥鞭,清脆地马蹄声如春雷渐起。掀起满天地尘土,映着鲜艳的落日,缓缓消失在天幕尽头。

    “你,你们要去哪里!”玉伽被扔上了马背,哭泣中惊问一声。

    林晚荣翻身上马,微微一笑:“去一个神秘地地方。也许,还是你期盼已久的!”
其他书友在看:王爷柔弱易推倒 绝代枭雄 贞观帝师 抗日之贼王 四四游射雕 焚明 大清往事之升官记 王妃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