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作者:海贼联萌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朱合等人的神经紧绷,身心更是疲惫不堪。可越是在这种状态下,便越危险,这期间,除了唐羽儿能很好的控制精神力外,朱合与小九时不时在精神恍惚之际陷入幻境,好在少女时刻关注着他二人,这才没有出什么事。“不要啊!”朱合突然失声大喊道,看其双目无神的样子,显然又是陷入了幻境之中。在幻境里,朱合看到记忆深处父母的音容笑貌,看到幼时的秦颜脸颊带着点点笑意犹如跟屁虫一般跟在他后面,可这一切,都是下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唐羽儿虽然疲惫,但却比朱合二人好上许多,当即无奈的来到少年前,将其唤醒。被唐羽儿再度唤醒,朱合身子犹如打了霜的茄子,有气无力的斜靠在少女身上。唐羽儿深深的明白,虽然朱合总是从容微笑,但那笑容之下,她却是知道他的苦与累。而越是这样,朱合的心境便是越发的紊乱,所以在这梦魇之森中,他便会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等一下!”突然间,朱合神色猛然一变,旋即手指一弹,指尖上,一缕森白火焰徐徐浮现。“怎么了?”见朱合的精神似乎又要失去控制,唐羽儿黛眉微蹙,问道。“这种感觉是……”看着那狂躁不安的三千白羽炎,朱合脸上有着笑意扩散开来,旋即在唐羽儿略微有些诧异的注视下,少年一把抓住她雪白的皓腕。“快点将那炎魂心拿出来!”略微错愕的看着朱合,但唐羽儿却是见到少年眼中的那一抹精光,知道他此时是认真的,当即螓首微点,将那装有炎魂心的玉盘拿了出来。玉盘之上,火红色的渺小火种,徐徐跳动,与先前遇到三千白羽炎的惧怕不同,这一次,火苗是带着兴奋的跳动。“九幽魂炎的本体就在这附近!”三人对视一眼,片刻后,皆是失声叫了出来。如此一来,也能解释为何此处有着梦魇之森的存在了。九幽魂炎,本就是一种能影响人心性的奇异火焰,它不但能影响人的情绪,还能制造幻觉,这片梦魇之森便是它的保护伞。得知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朱合几人既是兴奋又是害怕。兴奋的是,苦寻多日的九幽魂炎终于有线索了,害怕的是,明知⊕♂style_txt;这是九幽魂炎的幻境,但却走不出去。朱合深知,神火何等威能,之前他能收服三千白羽炎,纯属意外之举,即便如此,他还是在死亡边缘徘徊了好些时日。而这九幽魂炎真的能被唐羽儿收服吗,连她自己恐怕都没底吧。似是感受到出自同源的炎魂心,四周的幻境陡然间转换,一条开阔葱郁的林间小道,赫然出现在三人视线中。“幻境解除了……”不管怎么样,当务之急,快点离开此处才是上策,这些天,三人都是受到了非人的煎熬,饶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后,跌跌撞撞的朝着那林间小道而去。即便知道九幽魂炎在此地,但朱合三人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任何其它想法,只得先行离去。然而,就在三人状态不佳的离开这片梦魇之森时,却是被一群天雷北阁服饰的男子团团围住。“快点通知墨长老!”一名为首之人,见到朱合等人竟然能从梦魇之森脱身,顿时低喝道。众人见状,纷纷掏出传讯玉符,捏碎了去。“又是天雷北阁的家伙!”离开了梦魇之森的幻境,朱合虽然精神萎靡,但好在战斗力犹存,大手一挥,漫天森白炎羽飘散而出。片片森白炎羽飘散开来,仿若天降鹅毛大雪,绚烂无比。只是,这看似柔弱的火焰羽毛,却犹如恶魔的触手,短短几个呼吸间,便是将天雷北阁众人焚烧成虚无。“得赶紧离开此处!”深知此地凶险,朱合强打精神,与唐羽儿二人朝着掠去。“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小子,竟然能从梦魇之森脱身!”一道轻笑声,陡然自天际响起,旋即一道黑色人影徐徐浮现,挡住朱合三人的去路。“先自我介绍下,老夫墨长空,乃是天雷北阁的长老,也是萧潜的师傅!”黑色身影自然是那迅速赶来的墨长空,此时的他,悬空而立,淡淡的盯着朱合,笑道。“此人好恐怖的速度,我竟然没有丝毫反应,而且身上也无一丝灵力波动,遇到麻烦了啊……”朱合皱着眉,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黑袍男子,心中却是翻起了波浪,此人的实力,好生恐怖。见朱合似乎看出了与自己的实力差距,墨长空淡淡一笑,道:“跟老夫走一趟吧!”朱合没有说话,但其面色却是凝重到了极致,负于身后的手,示意唐羽儿二人准备逃跑。“没用的,即便你拥有着三千白羽炎此等神火,也不可能胜过老夫!”墨长空看着朱合,微笑道。以他的修为,自然能感应到那神火的威能正在悄然弥漫。“走!”小九身上寒芒大作,化为一头狰狞巨兽,唐羽儿一咬牙,跃上其背脊,回身看了朱合一眼,见他一动不动,当即大喊道:“你干什么!”朱合没有回答她,而是身形一动,对着前方的墨长空飞速掠去,在其疾掠出的瞬间,漫天森白炎羽飘散开来,形成一道火焰大墙,将唐羽儿与小九挡于身后。“老夫都说了没用的!”墨长空虽然面色依旧不变,但朱合还是察觉到了在三千白羽炎出现的瞬间,前者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凝重。任由漫天炎羽围绕着自己,墨长空身躯陡然一震,浩瀚如海的灵力,猛然席卷开来,将那片片炎羽震的四下飘散开来。“修为相差太大了!”朱合深知三千白羽炎的威力,但伤不到墨长空也是白搭,此时,他倒是有些觉得这神火在自己手上有些暴殄天物了。没等朱合来得及发动下一波攻势,墨长空身形却是诡异消失而去,下一霎,朱合便是手一抖,一道弥漫着青光的血印呼啸而出,化为一尊小型山岳般大小的巨印,对着某处虚空轰然砸下。苍生血印呼啸而至,与那悄然浮现的大手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咚!那来势汹汹的苍生血印,竟然被墨长空随意的一掌震回原形,而后回到朱合手中,青光消失,血气暗淡,变得死气沉沉。轻描淡写,将苍生血印的灵性震毁,此人的实力,骇人听闻。朱合知道,自己不可能有胜算,如今之计,只得让唐羽儿与小九脱身。“魔脉囚笼!”凭空浮现的巨大魔纹脉络,犹如牢笼一般,将墨长空的身影笼罩了去。“哦?据说当初便是这一招击败萧潜那小子的吧!”墨长空微微皱眉,吃惊朱合竟然能施展如此怪异的招式,他倒是想看看,这一招究竟有多么难缠。见犹如心脏状的巨大魔纹脉络凭空浮现,唐羽儿知道朱合是在拖延时间,可她怎么放心走,让少年独自承担这一切,她做不到。朱合现在状态不佳,极难再凝聚心神操控这魔脉,当即指尖对点,结着眼花缭乱的手印,顿时,一缕缕充斥着毁灭般气息的森白炎羽,自其周身浮现,隐隐间,化为一头威武神勇、顾盼生姿的火焰神鸟。“神火之灵!”十数丈大小的森白火焰神鸟仰天清鸣,一股源自火凤的奇异威压徐徐弥漫开来,而后带着恐怖的温度,朝着墨长空飞掠而去。如今朱合的实力,只能稍稍召唤出火凤赤羽的部分力量。感受到这神火之灵的恐怖,即便是墨长空,都做不到不动如山,奇异的力量波动,汇聚掌心,旋即对着前方飞掠而来的火焰神鸟一掌击出。“灭世掌!”掌印飞掠而至,重重的拍在那火焰大鸟身上,一股毁灭性的对碰猛然而至,可怕的能量风暴扩散开来,那可怕的火焰涟漪,也是如同潮水般的扩散开来。由于身处魔脉之中,面对着席卷开来的三千白羽炎,墨长空也无从可退,只得施展灵力来防御。只是,当他正欲防御之际,成千上万的漆黑触须,悄然自四面八方袭来,纷纷缠绕在他身上。“居然能吞噬灵力!”墨长空身形被束缚,不由得微微皱眉,若是没有任何防御被那滔天火浪淹没,即便是他,都难以承受。可怕的火浪席卷而来,墨长空双目圆睁,一股奇异的力量,陡然间自其体内释放开来,在那等力量的冲击下,那无数触须便是消融开来,而那三千白羽炎的火浪,也是被生生震散。嘭!魔脉破灭,火焰自天际上宣泄开来,宛如天火临尘,一阵阵席卷而出,连天穹上的云层,都是生生撕裂开来。魔脉受损,神火之灵破灭,朱合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形无力的自半空坠落而下。“朱合!”少女带着哭腔的大喊声,自这片天地响彻而起,而重重摔落在地的少年,却是无法听到了。唐羽儿贝齿紧咬着红唇,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此时就连她,都是有着想变强的想法萌生。墨长空见朱合区区四印重生境的实力,竟然差点让他着了道,也是暗暗点头,旋即徐徐转身,看着那一人一兽,淡淡的道:“放心,这小子死不了,待老夫将其炼化之后,取下三千白羽炎再说!”“天雷北阁的杂种,本座在此发誓,必定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处于梦魇之森旁边的小九,兽瞳猩红,看着墨长空狠狠的道。“呵呵,竟然是九渊冰魄蛟,待你长成九幽魔蛟,倒是一尊可怕的存在,但现在么……”墨长空说话间,身形微微扭曲,消失而去,显然没有打算就此结束。小九早已看清楚形势,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半点胜算,它不能白白浪费朱合的付出,身形一动,消失在梦魇之森。“老贼,有本事就追进来!”墨长空的身形瞬间出现在小九先前所在位置,看着再度闯入梦魇之森的一人一兽,不由得有些吃惊,旋即淡笑道:“这小子身旁,倒全是些疯狂的家伙啊……”“若能炼化出三千白羽炎为我所用,那这天雷北阁长老的名头,也没什么可留念的了!”对于小九与唐羽儿,墨长空倒是没有什么兴趣,身形闪现在那昏死过去的少年身旁,嘴角挑起一个贪婪的弧度,而后伸手将其拎起,身形直接消失而去。且说小九与唐羽儿,此番进入梦魇之森,实属被逼无奈,现在朱合生死未卜,他们也是心急如焚。但此时,唐羽儿却是一脸坚毅之色,再度进入此处,对于她而言,并非是无奈之举,她是打算收服那九幽魂炎,一味的让朱合独自承担事情,也是激发了她的变强之心。她自幼就是拥有着万中无一的魅惑之体,但她却从未在修炼方面努力过,身为宗门大小姐,她对打打杀杀丝毫不感兴趣,虽然天赋惊人,但她更喜欢管理宗门的一些事情。而就是为唐苍外出寻找本源灵力,这才让她遇到了朱合,这个不畏不惧的少年,从最初的形孤影单,再到最后凭借一己之力拯救了九渊阁。这一切的一切,唐羽儿都看在眼里,上次朱合坠入火海,让得她知道,这个少年不知不觉间,已然在她心中占据了一席地位,而她,也需要变强,哪怕只能为少年帮上一点忙也好。……黑魇王朝,黑魇城。“恭喜墨长老,擒下那小子!”某处幽静的大院中,当众人见墨长空凯旋归来,一个个便是拱手恭喜道。“有些事需要闭关些许时日,你们打起精神,不要让闲杂人来打扰老夫!”墨长老摆摆手,旋即大步朝着院落深处行去。“是,墨长老!”众人齐声答道。这些人,皆是墨长空的心腹,他们自然知道,墨长空打算亲自炼化朱合,取得那三千白羽炎。黑魇城,乃是黑魇王朝最具人气的古城,原因无二,此处出了墨长空此等人物。墨长空天纵奇才,年纪轻轻便已然名声大噪,而后更是一举成为了天雷北阁的长老,因为此事,黑魇王朝的地位,都是水涨船高,一跃千丈。一座古城,能出此等人物,必然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就是靠着墨长空的名气,此城的地位比黑魇王朝的皇城还要高。而墨长空之所以能亲自前来捉拿朱合,除去萧潜是他的弟子外,出身黑魇王朝的他,也是一大原因。当有情报说朱合踏入黑魇王朝时,他便意识到机会来了,主动向天雷北阁高层请缨,前来缉拿。幽静的阁楼中,墨长空随手将朱合丢在一旁,而他自己,则是准备一些所需之物。毕竟,生生从活人身上提炼神火,即便是他,也是毫无经验可言。若想从朱合体内提炼三千白羽炎,首先要彻底的了解这副身体,墨长空身躯微微一震,磅礴的灵力汇聚掌风,对着朱合一掌拍下,他是想深入的探查一番。然而,墨长空这一探查,让他大为震惊。因为,在朱合体内,有着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存在。本源灵力、三道元神、龙凤之气、九幽魔蛟血脉之力、诡异妖气以及那异常恐怖的青色火焰等……幽静的阁楼中,生性沉稳的墨长空,却在此时一脸惊骇。稍稍窥探朱合体内之后,却是让得他这位素来古井无波的天雷北阁长老有些难以置信。“真是个小怪物啊!”墨长空感叹一声,语气之中,倒是有些莫名的意味。楼阁中,开始着手炼化朱合的墨长空,此时却正愁眉苦脸,他尝试着将那三千白羽炎提炼出来,却是接连遇到阻碍。不管是朱合身上那青色火焰,还是墓碑中的诸多力量,都是自主的抵御着外来的攻势,死死守护着朱合这位“主人”。“好个古怪的小子!”墨长空无奈,冥思苦想,皆是没有头绪,看着近在眼前的少年,一股无从下手的感觉涌上心头。“看来只能用这个了!”墨长空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大手一挥,一尊血色古鼎闪现而出。血鼎一浮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飘散开来,充斥着整座楼阁。此鼎名为妖灵血鼎,乃是一尊极为强悍的灵器,他也是凭借长老的身份,加上此番缉拿朱合的任务,方才从天雷北阁中借了出来。此鼎有着莫大的威能,平日里,乃是被天雷北阁诸位长老用作炼丹之用,在此鼎内,万物皆能炼化。如若仔细聆听,甚至能听到其中那一道道森然惨叫之声,那是数以万计的生灵之魂。血鼎在墨长空的操控下,化为一尊十数丈大小的大鼎,好在楼阁足够宽,不然怕是被这巨鼎掀翻了去。血鼎之上,血光浮现,一道红芒掠出,将朱合包裹而去,而后竟然将他整个人吸扯进去。嗡!将朱合吸纳入鼎内,血鼎便是一阵阵颤动,墨长空见状,连忙凝聚心神,不断催动灵力注入其中。看得出来,即便以他的实力,操控此物都有些力不从心。而此时的朱合,虽然没有醒来,却有一道意识残留,不断的坚守着最后的防线。在黑暗中,他看见父母慈爱的脸庞,看见秦颜不离不弃,看见炎儿俏皮的笑,看见小九口是心非的跟他争辩,看见唐羽儿淡淡的泪痕……“我不能死!”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正侵入自己体内,朱合残留的意识,在心底苦苦挣扎着。似是感受到朱合的想法,那本源灵力徐徐掠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去,更是将那血光完全抵御住。这妖灵血鼎,极其强悍,几乎可炼化万物,特别是其中蕴含的那一道道血光,更是无比恐怖。然而,这血光不仅被本源灵力的抵御住,更是被那墓碑深处爬出来的诡异黑芒给吞噬了去……黑魇城外,梦魇之森。被困于梦魇之森后,唐羽儿便是从那一缕炎魂心开始着手,短短半日,便是将那一缕火种炼化了去。有着逆天精神力天赋的她,炼化这一小缕火苗,自然不在话下。“怎么样?”小九看着那炼化了火种的红衣少女,急忙问道。朱合生死不明,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唐羽儿身上了,虽然它也想帮忙,但无奈心有余力不足。“隐隐间,倒是有一缕感应!”唐羽儿微闭着双眸,轻声道。凭借着炎魂心上传来的细微感应,唐羽儿甚至能清楚的感知,那九幽魂炎就在这附近,却寻不到本体,似乎,整个空间都是九幽魂炎,但又飘渺无实,难以捉摸。朱合那边,生死未知,唐羽儿二人这边,却是前路未卜,双方似乎都在争分夺秒的较着劲。葱郁的山林间,唐羽儿盘膝而坐,紧闭着双眸,此时的她,早已进入感应状态许久,香汗淋漓的她,银牙紧咬着那苍白的嘴唇,似乎在跟什么作斗争,而且,还落入了下风。小九此时只是面色凝重的看着少女,丝毫帮不上忙,此事,只能让少女独自面对。一片虚无的空间,淡淡的红芒,充斥着眼球,似乎这便是这个世界的主色调。“放马过来吧,我不会输的!”唐羽儿身形悬浮在这个弥漫红芒的虚无世界中,看着空无一物的四周,银牙紧咬,道。若是仔细观察,便能看到一股股无形的波动,宛如灵魂般虚幻,不断的穿过唐羽儿的娇躯,每一次波动穿过,少女俏脸上的苍白便是更盛几分。这是精神上的摧残,也是一场意志力的较量,而唐羽儿的对手,便是那变幻多端的九幽魂炎。“就算是为了他,我也会成功的!”唐羽儿意识逐渐模糊,如墨般的青丝如同瀑布般垂落而下,将那苍白的脸颊遮掩住,而她的思绪逐渐被拉长,拉长……“羽儿,长大之后,你会嫁给谁啊?”唐渊稚气的声音响起,引得唐千鸿等人哈哈大笑起来。更多的人,皆是一脸期待的看着那一身红裙的小女孩,那精致的脸颊,犹如瓷娃娃一般可爱。“我要嫁的人,一定是一个奋不顾身保护我的人!”唐羽儿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眨动,旋即甩动乌黑的马尾,认真的说道。那番认真的神态,那稚气的话语,就连唐苍等人都是大笑起来。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个婚约,而且,对方还是皇族之人,当时她脑海之中一片空白,有些不知所措。面对着王朝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子,你自信满满的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虽然后来知道你跟夏炎有着恩怨,但你知道么,你当时好帅呢!依稀记得,那是九渊阁大会前夕。远远的看见你,我心中莫名的痛了一下,本以为你被灵尊城的阵法吸扯进入,那后果,不堪设想,谁知你跟个没事人一样。“羽儿!”你只是这么平静的叫了我的名字,但我却是看到了你眼神深处那一抹小小兴奋,而我,只是重重的给了你一拳,你知道那一拳,是我多少日夜失眠换来的吗,谁让你如此没有轻重的。当晚,在月光的沐浴下,你忐忑不安的坐在我旁边,没想到,一句玩笑之言,我真的陪你赏月了。当时我问你,希望我嫁给夏炎吗,你却老实的说不知道,哪怕是骗骗我也好,当时真的恨死你了!那日,你坠入火海,本以为此生再无见面之日,你却横空出世,再度在我危险的时候出现。你表现的激动一些也好,竟然那么平静,平静的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时我真的很没用,我咬你肩膀,是想忍住不哭,但眼泪却是止不住,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为了你,我会变强,哪怕这条路有万千艰辛!虚无空间内,唐羽儿美眸徐徐睁开,一道强大到令人震撼的无形魂力,自其灵魂深处苏醒过来,而下一霎,整片空间都是微微扭曲起来,那种感觉,似乎遇到了什么天敌!
其他书友在看:吾乃天命之子 七界战仙 我的魔法时代 绝世丹神 狂霸星医 至尊妖皇 黄庭仙道 封神榜逆天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