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之常情

作者:书仙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从钱包里拿了几张红票递给了司机,然后赵昊转身向着自己家的别墅走去,后排座的深红衬衣他并没有拿走。

    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黑白的世界,原本初秋季节,道路两旁的丰富色彩已经被各种黑白纸张贴满,一座座花圈摆在了路边,上边有社会各界人士书写的挽联。

    一地细碎的纸钱扑满在地面,空气中有一曲哀乐在回荡。

    来往的行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此刻胳膊上都扎着一圈黑色的布带,一个大大的奠字印在上面,这些都是来为赵父送行的人,看向赵昊的目光有的惊讶,有的漠然。

    “赵少回来了?”

    “那个是赵公子吧?不是说他三天前就失踪了吗!?”

    “怎么现在才回来,这赵家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呵呵,赵家的这帮亲戚实在是上不得台面,人家赵伯这才刚走没几天,就在那商量着分家产,切!现在这正牌的赵公子回来了,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谁说不是啊,里面那帮人没一个成气候的,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间了?这丧还没发出去呢!”

    ......

    穿过一帮乱糟糟的人群,耳边传来了众人的议论之声,赵昊则皱着眉头与其中相熟的几位点头示意,脚下快步疾行,来到正门一侧那临时在车库中搭建起来的灵堂之前。

    公司里的老人忠叔眼尖,很快就让人拿了一身素色麻衣过来,穿戴整齐之后,赵昊先在那盛放着骨灰的棺材前恭恭敬敬地下跪磕头。

    想起了昔日父亲与自己相依为命的日子,那坚强的臂膀硬是在人潮人海中为他撑起了一片天,让自己成为人人羡慕的富贵人家。

    转眼间自己已然长大成人,但一直视为依靠的父亲却在此时撒手人寰,死于非命。

    念及于此,一阵悲戚之意涌上心头,赵昊双眼通红,热泪不断地流淌下来,口中虽未发出一声哀号,但那宽大衣袖下的铁拳却早已紧紧地握住。

    “父亲,∮style_txt;我回来了,即您之后,孩儿也遇到了刺杀,不过还好,有祖宗保佑,咱们家的传家之宝里藏着一番天大的奇遇,有幸被我得到,现在孩儿也已经具备了一些自保的能力,安危已经不成问题。

    呼~!您放心吧,目前凶手那里已经有线索了,只要抓住了那个刺杀我的人,顺藤摸瓜之后,想必距离揪出那个背后之人的时日也已经不远了。

    放心吧父亲,孩儿在没有蓄积足够的实力之前,是不会意气用事的,您曾经教过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万事遇成事,必预先成势,操之过急反而是成事路上最大的阻碍,我这里牢记着呢,您不用担心。”

    赵昊在跪在那里,对着赵父的棺椁用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着,诉说着内心中的一些私话。

    又过了一会儿,这才重新抬起头来,旁边的忠叔见此,立刻过来搀扶着赵昊,同时也小声地在他耳边道。

    “少爷,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之前你没回来的时候就应该送老爷上路了,只是你家里的那些个亲戚们一直犹豫不决,心里有别的想法,这才耽搁了时间,你看?”

    赵昊闻言,嘴角上顿时挂起一抹冷笑,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回道:“我先去看看那帮子亲戚吧,毕竟待会儿还得用他们打花圈呢,人现在都在房里边?”

    “都在呢,少爷。”忠叔低眉顺目的回道。

    “那就好,虎哥,刘哥,你们俩跟我一起进去看看吧。”

    赵昊说着,转身叫上了那两个一直守在棺材旁边的精悍保镖,这两人跟着他父亲已经七八年了,与赵昊的关系很亲密,即使是在此前那动荡的一个星期里,也从未表现出半点异心,很得赵昊的信赖。

    当然,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赵昊本人也是不再那么轻易地相信他人了,到底对方与他是真正的忠诚还是表面功夫装的好,随着时间的流失也都会一一显露出来。

    走进这座自己熟悉的家,此时因为来往人员较多的缘故,原本干净的大理石地板,已经踏上了许多脚印,大厅的桌椅座位上都坐满了一些老人家,他们有的是与自己家里有些亲戚关系的长辈,有的是专程赶来给赵昊父亲送行的朋友和同行,身前摆放着茶水点心。

    此时一见赵昊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个的也是神色各异,反应各不相同,而赵昊也没等他们开口,便率先对着众人说道。

    “诸位叔伯长辈都来了?今日是我父亲出殡的日子,待会儿还要靠各多帮衬一下,前几日小侄身上发生了点事情,今天回来晚了,叫诸位等候多时,不过还好,现在总算是赶上了。”

    赵昊说着,看了看在场的几个因为他的出现,面上勃然变色的长辈,继续道:“好了,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再耽搁下去,恐怕天就要黑了,还请诸位叔伯与我同行,一起去陪我父亲走完这最后一程!”

    说完,赵昊伸手一引,侧过身去,对着厅中的众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此情况,在场赵父大部分的商场同行,以及关系不错的朋友,也是纷纷起身而来,陆续的向着门外走去,进过他身边的时候也是纷纷献上了自己的安慰之言,以及几句需要帮助就尽管朝他们开口的场面话。

    倒是赵昊的那几位亲戚长辈有些犹豫未决,彼此之间对望着,面露难色,弓着腰在那边似坐非坐,想站起来又有点不情愿的样子,最终,在一个字号最老,头发已经花白的长辈带领下,这才出了门去。

    “哎!怎么啊?现在就走了!之前的事儿怎么个说法?不是还没商量出个章......哟!原来是昊子回来了!呵呵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不在的这几日,我们这些做哥哥的可是老担心你了!”

    一个声音从楼上传来,语气中也略带些尴尬之意,说话之人是个青年,二十啷当岁的模样,看样子是刚刚从房间里出来,其身后是赵昊父亲生前的书房,以前赵父经常喜欢待在里边研究工作和文学。

    “是昊子回来了!?呵呵!既然回来了那我们就放心了,之前我们这哥几个还在商量着,究竟以谁为主给赵叔送行呢,现在也不用再讨论了,自然是昊子你合适!”有一个青年从赵父的书房走了出来,口袋里鼓鼓囊囊的,像是揣了什么东西。

    紧随其后的还有三四个人,都是赵昊老家里的一些沾着亲的后辈子弟,出来之后见到赵昊站在下边,一个个的俱是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飘忽不定,不敢跟他对视。

    不用说,这些人身上也少不了多多少少拿了些什么。

    赵昊见此,那双星目也不禁一眯,一丝灰光在眼眸中闪过,透过那厚厚的墙面,直接将视线放到了赵父的书房之内。

    入目之处,房间内实在有些狼藉,一地的烟头乱扔在那里,烟雾缭绕。

    书架上摆着的各种书籍和资料都被翻腾过,书画卷轴散乱在一旁,座椅歪斜,书柜打开,抽屉内一片混乱,房间里但凡是有个盒子或者比较精致的物件,都已经动了位置,一些他父亲生前喜爱的一些珍贵之物已经不见了踪影,就像是遭了贼一样。

    眼见于此,赵昊视线再转,将目光扫向了别墅的其它位置,结果那些房间里与书房情况也差不多,衣柜,抽屉等地方有过被翻弄的痕迹,鞋印烟灰落了一地,只有他自己的房间还好一点,没怎么被动过,但是此刻正有一个青年水在他的床上,呼呼大睡着。

    由于赵昊家的人丁比较少,整栋别墅里除了赵父跟他自己之外,其实也就剩下了几个佣人和保镖,那些空着的房间也都是客房。

    可以说除了赵父的书房里摆着几件比较有意义的纪念品,还算价值不菲之外,整个别墅里最值钱的东西并不在是这些房间里。

    也许在这大厅,开门迎面在墙上挂着的这一副写意山水比较值钱,赵昊曾经听父亲说过,那作画的是一位民国山水大家,那位先生存世的作品比较少,且都有迹可查,自己家这幅是他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从朋友那里购来的。

    除此之外,赵家所有的一些值钱之物都放在地下室的保险箱里,要不就是存放在了银行,眼前赵昊的这些从乡下来的偏门旁亲们,虽然个个看似都有收获,其实值钱的东西却也不多。

    但是即便如此,那也不代表着,赵昊能够容忍他们趁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趁火打劫,这并不是他小气,而是原则问题,喜欢的东西,看上了可以问他要,但不告而取的行为却有些不能原谅。

    “等等。”正当为首的一个赵家远方堂哥,一脸笑眯眯地从他身边率先走过之时,赵昊开口拦住了他。

    这位堂哥闻声一愣,眼神有些躲闪的看着自己,问了一声:“怎么了?”

    “你手上带着的那块表,是我父亲生前的喜爱之物,我想留下来做个念想,拿下来给我吧。”赵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之人,伸过手去与之道。

    “这......呵呵呵,不好意思啊昊子,给你,给你。”当众被揭穿,这位堂哥脸上有些挂不住,神情一阵变幻之后,还是一脸尴尬的将手表递了过来,自己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你怀里的那块玉石挂件,是父亲前年送我的生日礼物,也不能带走。”

    “你口袋里的那条银色的项链,是我妈唯一留给我们父子俩的东西,拿过来吧。”

    “你怀里揣着的鱼龙镇纸并不是值钱,不过这却是一位长辈送给我父亲的,意义大于价值,换回来吧。”

    ......

    “你手里攥着的那支金笔......”

    赵昊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唯一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小表弟,原本应该十分激灵,鬼头鬼脑的他,此刻一张小麦色的脸庞已经羞愧地完全抬不起头来,而赵昊见此也是不想太过计较,于是改口道。

    “那支金笔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吧,拿着它以后好好学习,有困难就来找我,知道了吗?”

    “知道了,昊子哥。”小表弟小声的道。

    “去吧,藏好了,别让其他人看见。”

    说着,赵昊拍了拍他的后背,就让其出去了,看着门外的那群心思各异的亲戚,赵昊此时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又好笑又点不知该说什么。

    “少爷,你不在的这几天,其实这帮人一直都在商量着,想要从律师手里继承老爷的事业和财产,之前他们之所以等到现在还不送老爷的棺椁上路,就是在为这件事争论不休呢!”

    身后的保镖刘哥此刻十分愤慨的在自己的耳边小声道,一双虎目紧盯着门外的那些人,眼里边全是不屑之色。

    赵昊闻言,眼镜一眯,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半晌之后才轻轻摇了摇头,不痛不痒的道了一句:“这是人之常情啊。”

    之后,又将旁边的佣人孙嫂叫了过来,将怀中的一杆物件放进了她的怀里,让其将这些东西摆回原位,再把别墅里好好收拾一下。

    完了之后,赵昊刚要转身出门的功夫,耳边又是传来了一阵有些含含糊糊的声音。

    “昊子!你回来了?啊~~~!回来了就好,害我白为你担心了一场。”

    赵昊转头一看,见一个青年正伸着懒腰从楼梯上往下走,神情有些萎靡,眼里边红彤彤的全是血丝,正是之前在他屋里睡觉的青年。

    “迅哥儿,是你啊!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几天没睡了吧?精神头不怎么样啊!”

    此人叫赵迅,是赵昊老家那一帮亲戚里边,少有的几个与他关系不错的,性情比较随意,但为人却很真诚。

    “可不是吗!你不在的这三天里,每天晚上可都是我给赵叔守得灵,我精神能好那才怪了呢!昊子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一下!”赵迅一边擦着眼角,一边说道,晃晃悠悠地来到了他的身边。

    “真的?这三天都是你给我爸守的灵?”赵昊问道。

    “废话!不信你问其他人去!别想赖掉啊,找个机会你小子可得好好的请我吃一顿!哥哥我得好好补一补!”赵迅没好气的摸了摸肚子,说道。

    “放心,就冲迅哥儿你为我爸守了这三天的灵,我就不会让你吃亏的!吃饭什么的都是小事,之前我在心里其实就已经有计划了。”说着,赵昊看着赵迅,神色认真的继续言道。

    “我打算在咱们赵家村投一笔钱进去,帮着村里人办一个企业,具体做什么还没想好,但厂长让迅哥儿你来做是早就定好的。”

    “真的?”赵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过来,迷迷糊糊的脸上还沾着一粒眼屎,一副刚刚被馅儿饼从天上砸中的表情。

    “真的,等今天之后,迅哥儿你就回去跟伯父商量一下吧,看看赵家村里合适做什么,然后咱们再具体谈投钱的事。”

    ......
其他书友在看:歌王 重生之最牛败家子 超级策划师 完美大明星 女神重生爱上我 娱乐天王的养成系统 肖扬的系统 无限恐怖之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