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谪仙谪仙

作者:书仙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晴天,太阳已居中位。

    长安谪仙楼中。

    赵昊此刻正坐在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一面吃着饭菜,一面品尝着那著名的谪仙美酒,目光不时地在窗外繁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玩赏着,颇显怡然自得。

    酒楼中此刻已是人声鼎沸之时,有来往商客坐在那里高谈阔论,有书生义士在吟诗作对,有歌女琴师在曼歌诉舞。

    当然,偶尔也有几个像赵昊这样独坐一旁之人,静静的吃喝,以旁观者的身份享受其中。

    看过笑傲江湖的人,大都会记得这样一个情节,那就是号称万里独行的田伯光,曾经从长安城谪仙楼里偷了两坛美酒,不顾路途遥远,亲自挑上了华山思过崖,与令狐冲两人对饮。

    先不说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单就是田伯光的这份行动就十分的令人钦佩,更重要的是显得有诚意。

    当然,偷酒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对的,尤其他偷的还是已经窖藏了一百三十多年的天下第一汾酒,据说,这种酒当年在唐朝时诗仙李太白喝了都说好,每逢饮这谪仙酒,必定会喝个酩酊大醉为之。

    而这田伯光倒好,不止是偷了人家的酒,偷完之后还直接把人家谪仙楼酒窖里,所有的这种历经百多年的陈酿美酒,总计二百多坛子,一口气全部砸了个稀烂,酒水漫腰,酒香都能醉人了。

    这事儿听得是很痛苦,但仔细想想却又叫人拍案惋惜,这种煞风景的事,估计也就只有那田伯光能做得出来。

    如今赵昊既然来一遭了,自然不能叫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因此,他打算那田伯光行动之前,先行来品一品这天下第一美酒。

    要是合自己口味的话,那到时候将其全部买下来就好了,不行的话便再另说。

    “看来这回是真不行了,刚刚听那店小二的意思,这谪仙楼里貌似还挺有规矩,那上百年的陈年谪仙酒,一人最多就给卖两坛子,多了没有,付再多的钱人家也不卖,呵呵!这不是逼着贫道去行那偷酒之事吗......

    9∝style_txt;

    也罢,自己藏着喝了总好过被人砸了的强,大不了到时候多给他们留下点银子就是了,不过这酒确实是好喝呀!酒香扑鼻,入口温润,回味悠长,不像是现实里的那些蒸馏酒,那味道闻着香,喝起来太冲了。

    不过这酒经过上百年的陈酿下来,估计最多也就是个三四十度吧?久闻古人饮酒,常以百杯千杯来论,以前还以为是夸张了,要喝的是这种新酿的粮食酒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心里这么想着,赵昊再次为自己斟上一杯百多年陈酿的谪仙酒,端在手中轻轻一嗅,扬手倒入喉间,一阵挤眉弄眼的品味之后,才缓缓的咽了下去,喃喃自语道。

    “不过,本少怎么说也是个正人君子吧,现实世界里更是身价百亿的巨富,叫我去行那偷盗之事~罢了,读书人的事儿,哪能叫偷呢,那叫窃~!”

    ......

    第二日,午时。

    当赵昊在这繁华的长安城了逛了一大遭。

    从那专卖各种珠宝首饰,玉器古董的行店内,以大笔的金银换来了不少精品藏物,各种玉器,名人字画,乃至雕刻,陈设等等不一而足。

    之后便就近找了家看着还不错的酒楼,点了一桌饭食开始吃喝起来。

    也正在此时,席间很凑巧的便听说了几个,关于这长安城内最大的酒楼谪仙楼,藏酒窖失窃的传闻......

    据说那酒窖之中二三百坛子上了年份的美酒,一夜之间便叫人给搬了个干净,只给留下了两坛子。

    据闻那偷盗这美酒之人,似乎不是一般的大盗,人家虽然搬走了美酒,但却在原地给谪仙楼留下了足够数量的金银钱两。

    据闻为了此事,全长安城的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不管是上到王爷府尹州牧,下到黎民百姓,但凡是那好酒之人都被惊动了,城内上下所有的差役都已被派了出来,正满长安的抓捕那胆大妄为的贼人呢~

    ......

    “这消息倒是传的挺快吗,嘿嘿,不过想来就算他们想破了脑袋,也绝对怀疑不到我的身上!”赵昊此刻,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往嘴里边扔了几颗花生米,脸上略带着得意之色。

    不用说,那惊动了整个长安城的文人骚客,一夜之间,将那谪仙楼酒窖内二百多坛子的美酒全部搬空的人,自然就是他了。

    听着周围的食客们均在谈论着此事,赵昊虽然在事后给人家留下了足量的金银作为补偿,但在心里却也稍稍怀着那么一丝罪恶之感,总觉得有点别扭。

    于是乎,吃过午饭之后,他便在匆忙之中,再次踏上了行程,骑着一匹纯黑色的高头大马,出了城之后,就继续往东而行。

    说来着长安城,其实也不过是赵昊的一个落脚点罢了,在这笑傲江湖世界里,除了一座谪仙楼被那田伯光偷了一次之外,基本就与剧情完全脱钩了。

    再说此刻正值初春之际,按照原剧情来走的话,那田伯光估计要到夏初时节才能来到长安吧?

    “不过这些却都是我的猜测,那原著之上,田伯光那厮具体上华山的时间,终究还是没有多做累述,看来还是要多加注意才是。

    恩~~~要是能派些人在华山之下守着,或者干脆盯住那田伯光就好了,可是这人手问题。”

    想到这里,赵昊忽而心中一动,人虽然还骑在马上,朝着道路前方缓缓行进,但意念之中却直接与另外一人相连,在心中言道。

    “喂~喂,我是赵昊,我是赵昊,盈盈在吗?”......

    “废话!本小姐都已经!已经......有什么话就赶紧说!”

    “恩,那什么,你现在在哪儿呢?”

    “正在回洛阳城的路上。”

    “哦,我也差不多在往那边走呢。”

    “你要去洛阳做什么?少跟着本姑娘!”

    “嘿嘿,我倒不是要去洛阳,而是要去一趟河北,上你们日月神教的总坛,黑木崖一趟。”

    “黑木崖!你去那里干什么?哦!我知道了,你现在身上有收集各种神功秘籍的任务,你是想找东方叔叔,要他那本《葵花宝典》,是不是?”

    “不是,东方不败修炼的那本葵花宝典是残篇,并不是完整版的,当年华山派的两个人在福建莆田少林寺里,一人背了一半给偷了出来。

    可惜那两个货天资不行,秘籍还没记全,后来这二人回到华山之后,两厢一对照却发现是驴唇不对马嘴,这才有了华山派后来的气剑之争。

    恩~至于那真正的葵花宝典,应该还在福建莆田少林寺里放着呢,想要去拿的话也不急于这一时。”赵昊此刻一边在自己脑中回道,一边双腿一夹胯下的马肚子,一人一马顿时蹿了出去。

    “那你上黑木崖干什么?想找我爹的吸星大法?那你就应该赶紧把我爹救出来!刚刚玉儿还有小鱼都给我说过了!那东方~

    东方不败!就把我爹关在西湖牢底呢!地点就在那梅庄底下!哼!之前我问你你还推说什么不知道!明明就是在推脱!

    你,你到底有没有把人家的事当事!之前在那古墓里,你可是答应了要帮我把爹爹救出来,本小姐才认你,认你为主的!”

    听了这位任大小姐的话后,赵昊忽而一阵头大,暗道一声大事不妙,要知道在经过系统认主之后,不论是主仆之间,还是仆与仆之间,都会生出一种特殊的感应。

    只要不是隔着一个位面,相互之间便可以凭借系统为媒介自由的联络,就连赵昊这厮也没想到,这位身为大明朝古人的任大小姐,竟然把这种科技含量超高的通讯模式玩的这么溜。

    一个没注意之下,人家就已经跟俩丫头聊上了,而且看样子,这位大小姐貌似还从那里得来了不少情报的样子......

    “嘿嘿嘿~!你~都知道啦?”

    “废话!那是我爹!人家玉儿妹妹一知道本小姐的大名之后,第一时间就把他老人家关在西湖底下的消息告诉给我了!你呢!哼!”

    “呃,好吧,其实~要真说起来的话,你爹那里~”

    “废话少说!赵昊,我现在问你,我爹现在就被人囚禁在地底监牢呢,十几年了,就这样暗无天日的过来了,我为人子女,如今又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你说,我是不是要马上过去救人?”

    “咳!恩~是啊,身为子女,自然是要赶去救人的。”

    赵昊此刻即使隔着千山万水,外加两个脑壳,都能感应的到对面,任大小姐那隐隐也止不住的怒火与情绪,只得老老实实的作答。

    “那行,现在你说吧,本小姐现在要去救我爹,这件事你帮不帮?”

    “那是必须得帮啊!其实我这次本来的打算就是,先一路往东,去一趟黑木崖,从东方不败手里把武当的那本太极拳经弄到手,然后顺势南下,去救你爹出来!”

    “不行!必须先去救我爹!你要想拿太极拳经的话这个简单,等救了我爹之后,他老人家一定会回到黑木崖报仇,到那时候咱们再一起行动!”

    “恩~这样的话,其实也行,那要不我现在就出发吧,一路往南去杭州,速度快一点的话,估计也就是一个星期的行程,恩,四五天吧。”

    “哼,这还差不多,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也要跟你一起去杭州,去救我爹爹!”

    “我现在才刚出了长安城东门,正顺着大路往东走的,咳,话说~你跟着我去好像不太合适吧?要知道那东方不败可是时刻注意着你的行踪呢,他要是发现了你往南,向杭州方向去了,肯定会有所怀疑。”

    “我不管~!不是还有你吗,之前在古墓里你不是还说什么,自己跑的比马快,轻功运起,日行千里也不在话下。

    要是这样算的话,顶多一两日的功夫,你就能从长安赶到杭州了,日月神教的马可跑不了这么快!”

    “我......好吧。”

    ......

    最终,赵昊自知理亏之下,也只能轻叹一声选择了妥协,刚刚纵马驰骋的身影瞬时间一个急停调转,然后慢悠悠地向回,再次往那座雄伟的巨城杀了过去。

    没办法,谁叫人家任大小姐叫他在长安城等着呢......
其他书友在看:歌王 重生之最牛败家子 超级策划师 完美大明星 女神重生爱上我 娱乐天王的养成系统 肖扬的系统 无限恐怖之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