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最愚蠢的命令

作者:流浪的龙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听到沃顿家族这几个字,林奇怒极而笑,他笑嘻嘻地靠近了那个胖子,对他说道:“你真是沃顿家族的继承人么?”

    胖子顿时又气焰高涨起来:“没错。你现在知道怕了吧?乖乖地给小爷我磕头赔罪吧,看看小爷会不会原谅你。”

    林奇古怪地一笑:“下地狱后,你去怪你父母把你生在沃顿家族吧。”

    说着,林奇轻飘飘地一掌印在了胖子的胸口,然后便转身回到自己的房内,砰的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胖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也松了一口气,这个给人说不出的压力,实力又高深莫测的家伙,终于走了。

    但胖子没有高兴多久,很快,他就觉得全身上下,象是被人用尖针猛刺一样,无比的疼痛,他当下就大声地哀号起来。

    胖子的两名保镖大惊失色,要是少爷出了什么事,他们可逃不了责任的。眼看少爷叫得越来越厉害,连嗓子都有些哑了,那两名保镖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林奇。因为很显然,这一定是林奇搞的鬼。

    既然决定了要惩戒沃顿家族,林奇自然不可能答应救治那个胖子,不仅如此,他被惹得烦了,直接把那两个保镖痛揍了一顿,直打得他们每人吐血三升。

    从林奇的房间前挣扎着离开,那两个保镖样子凄惨无比,但他们心中却多了一些安慰。毕竟他们伤得这么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少爷出了事,他们逃不了责任,但说不定老爷看他们可怜。就不再迁怒他们的家人了。

    不过,这可苦了那个胖子。

    原本两名保镖可以抬着他去找祭司治疗,现在那两个家伙自己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抬人了,他最后只能雇了一辆马车,在颠簸中来到圣迪耶的光明教会,而在这一路上。每一次颠簸,都能让那胖子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在路途中,他连续痛晕了三次,又连续三次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完全称得上苦不堪言。

    胖子有好几次都不想再活下去受罪了,但真要让他自尽,胖子又没有这份勇气。当他最终看到光明祭司的时候,直如离家多年的游子看到父母一般。抱着他地大腿嚎啕大哭起来。但胖子也只哭到一半,他全身的刺痛再次发作,使他再度痛晕过去。

    这胖子的病症颇为古怪,那祭司的光明治疗术丝毫没有效果,而他仔细检查了一番,也没有发现病人的身体有任何的异状。无奈之下,那祭司只好请来了他的老师,但他地老师也是一样束手无策,别说是彻底治好那胖子。就算是想要临时缓解一下他的疼痛,也无法做到。那师徒俩哪里知道,这胖子根本不是生病,也不是受伤,他不过是被林奇用他独门的手法,将自己的斗气潜伏在对方的身体里,不住进行破坏。而林奇的斗气控制手段又是何等的精妙,潜伏在身体里,可谓是极端的隐蔽,就算来了一位武神。也未必能够看得出个所以然,更别说是他们两个对武技丝毫不同的祭司了,要是能看得出什么,那才叫有鬼了。

    别说是他们两个,就算是全天下地祭司全部集中到一起,也不可能发现那胖子身体中的异常状况。

    果然,一直到圣迪耶光明教会的所有祭司前来会诊,最后也依旧得不出什么结论。当问清楚胖子的病症来源后。他们就只有一个建议,就是建议胖子去找打伤他的那个人,求他下手解救。

    胖子强忍着疼痛,再次回到魔武学院,求林奇治疗。但林奇又怎么会理会他?几个耳光甩了过去。然后再次将那胖子象垃圾一样扔了出去。

    无奈之下,胖子只能向家族。向他的父亲求援,但迪亚帝国远在千里之外,当他的父亲,也就是沃顿家族的现任族长赫拉夫带人赶到这里时,胖子已经被疼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神智不清了,而他那肥硕的身躯也已经瘦了不知道多少圈,虽然相比普通人,那体型依旧略显臃肿,但相比他之前地样子,那简直就是两个人了,赫拉夫见到儿子,差点认不出他来。

    脸是猪头脸,体型完全改变了,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看到儿子的时候,赫拉夫几乎不敢相认。

    而最终认出自己的宝贝儿子后,赫拉夫既是无比的心痛,又是极度的愤怒,他一面叮嘱他带来的那些祭司尽力救治他宝贝儿子,另一面则追问那两名保镖,追问凶手的情况。

    没有任何的疑问,赫拉夫带来的那些高级祭司,也同样对胖子的“病症”束手无策,不仅没有能够缓和他地痛苦,反而让那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胖子拼出最后一分力气来惨叫嚎哭。

    无奈之下,赫拉夫只好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那个凶手的身上。无论是想要救人还是想要报复,都得着落在那个人身上了。

    对于那位凶手,赫拉夫其实并不是太担心拿不下他,虽然儿子的两名保镖将那凶手说得无比厉害,但在赫拉夫看来,只不过是那两个没用的废物为自己的失职找的借口罢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厉害地年轻高手,能够一招之下就让他们两人吐血不起的?

    而且,就算真有那样的高手,凶手真的象他们说的那么强,又如何呢?这次听到儿子被人残忍地伤成这个样子,赫拉夫急怒之下,把家族中接近半数地高手都带来了,总共数十位九级以上地高手,甚至还有两位武圣,一位十级魔法师同行。赫拉夫可不相信,这样的阵容,还会拿不下区区一个凶手。

    林奇在亚克南魔武学院地房间并不难找,在两名保镖的带路之下,赫拉夫一行人很快就找上门去,将那个小屋子团团围住。

    也是他们来的时间正凑巧,正好是魔武学院院长开尔文公开授课的时候,林奇所在的魔法分部,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去听开尔文的课了,赫拉夫一行人没有受到任何的干涉,这也让他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了下来。

    要知道,魔武学院可不比其他地方,这里是真正的藏龙卧虎,尤其是那凶手所在的魔法分部,每一个学生都是魔法师,其中有的是实力高深的高级魔法师,有的则是家中背景不凡的贵族子弟,得罪了任何一个人,都难说是什么后果。相比那凶手自身的实力,这才是赫拉夫最担心的。

    不过还好,现在赫拉夫可以把这个心事放下了。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凶手在不在自己的房间里,如果凶手不在,那么围得再顺利,也是白搭。

    将林奇所在的小屋子团团围住后,赫拉夫眼看房间里的人插翅难飞,他大手一挥,一位十级武士破门而入。

    没有预想中的惊叫或是怒吼,没有任何的打斗声音,那个十级武士呆在了门口,而赫拉夫从房门的破裂处看进去,也不由的呆了一下,那凶手果然不在房间里,只有一个通体雪白,模样甚是可爱的小猫啪在床上,吧唧吧唧地啃着一块肉骨头。

    这到底是猫还是狗啊?

    每一个人心中都涌起这样的念头。说它是狗吧,它的样子明明就是只小猫,说它是猫吧,但有猫会这么啃骨头么?

    不过,宝贝儿子正在受着人间最大的折磨,赫拉夫现在当然无心去追究那小动物到底是猫还是狗,他关心的,只是那个凶手的下落,之关心能否逼得那凶手出手解救自己的儿子,最不济,也要把他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既然那凶手不在,赫拉夫再守着这里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任谁看到这么多高手围着自己的屋子,恐怕都不会现身的。

    无奈之下,赫拉夫只得下令收队返回,另外再追查凶手的下落。

    临行之前,赫拉夫扭头看了看那只雪白的小猫,对刚才破门而入的那位十级武士道:“杀了它。”

    赫拉夫下这个命令,因为那小猫明显就是凶手所养的宠物,现在找不到他的人,那么杀掉他的宠物,让他难过一下也是聊胜于无,至少能让赫拉夫心中略略平衡一下。反正这么一只小猫,出动一位十级武士去杀它,已经是绝对的大材小用了,杀它真的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不久之后,如果赫拉夫地下有知的话,他一定会后悔自己所下的这个命令。这绝对是他一生中最错误,也是最愚蠢的一个命令。
其他书友在看:翻滚吧英雄 武凌战纪 纪源 胖爷闯异界 往生记 御魂诀 星武战皇 倒悬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