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六章:飞花令,又是飞花令

作者:天下第一白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欢迎收看由农业银行灌名播出的大型文化综艺节目华夏文化大会……”

    第三期华夏文化大会又一次录制,仍然是主持人董清。

    “此前两期可谓是精彩纷呈,众多选手在舞台上绽放光彩。而我们的擂主莫白,也获得了超强的人气。不过,莫白是否仍能够守住擂主。我们的选手是否能够挑战莫白擂主之位。接下来,我们邀请第一位积分赛选手陈更。陈更,您好,站在舞台中来……”

    一边主持着节目,董清一边说道:“相信大家对于陈更并不陌生,上一期华夏文化大会,陈更连夺5期擂主,只是最后关头出现失误,失去了总冠军的宝座。不过,哪怕如此,陈更在我们华夏文化大会亦是得到了无数观众的喜爱,很多粉丝都亲切的称呼陈更为民国才女。”

    “陈更,都说你是民国才女,又一次相见,不知道你能不能用一首诗来与大家打个招呼。”

    【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对着镜头,陈更念了一首古诗。

    其实这一首诗不算是诗,应该是对联。

    不过,对联与诗其实也差不多,也就不吹毛求疵。

    “好。”

    “好一句三千越甲可吞吴,从这一首古诗当中我已经感受到了陈更这一次的信心。那么,比赛马上开始,请听题……”

    华夏文化大会连播了四季,可以说每一季都有特色。

    这位在此前几期表现出色的陈更,只是一出场,便令众人眼前一亮。

    “陈更终于出场了。”

    “好喜欢这位水木大学的妹纸。”

    “我也很喜欢她,虽然是水木理工科的博士,但古文学功底却这么厉害,很有古典韵味。”

    “不知道陈更能不能夺下莫白的擂主。”

    “有可能。陈更虽然不是中文系的,但古文学功底非常强。如果上一期不是失误,总冠军就是陈更。”

    “我也觉得有可能。刚才陈更念的这一首诗,显然是有备而来,我倒担心莫白了。”

    “呵呵,那可不一定。莫白实力有目共堵,陈更也未必能将他拉下马来。”

    “也是。再说,陈更要挑战莫白,还得与大众团选手pk了之后才有资格挑战莫白呢。”

    “再说,哪怕陈更再有才,如果莫白阴起人来,别说是陈更,两位教授上都要悠着点。”

    虽然不少人支持陈更,但连夺两期冠军的莫白已经圈了一大票粉丝,倒是对莫白很有信心。

    众人一边说,一边看着比赛。

    十几分钟之后,陈更以全部答对10道题,并获得500多积分的成绩,震惊众人。

    这还是第一位10道题全部答对的积分选手。

    这也是第一位获得积分超过500分的选手。

    别小看积分。

    这里的积分,每一个积分就代表大众团里面有一人答错。

    500个积分,那就是大众团选手有500次的答错。

    这已经可以看出,陈更这一次实力强劲,后面几位积分选手如果没有超常发挥,基本上陈更就要胜出。甚至,哪怕后面几位选手超人气发挥,也不一定获得500积分。最终,陈更在积分赛当中胜出的概率也非常大。

    一切与大家猜想的一样。

    在其他三位选手比赛结束,陈更以500积分获得积分赛第一,与大众团答对题最多的一位选手争夺飞花令。

    “请两位选手分别说出有关于雪的诗词。”

    飞花令这一次出的题目为“雪”。

    陈更直接就说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好了,我已经知道,陈更绝对晋级,一会要挑战莫白了。”

    “好吧,我也认为陈更要胜出。”

    陈更是此前几次大会的人气选手,大家对于陈更也很是熟悉。

    据官方透露,陈更据说有5000多首诗词储备量,堪称逆天。

    这种飞花令的游戏虽说不完全比背诵,还有临场发挥,但诗词储备量越多,自然越容易获胜。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一身蓝衣衫,黑长裙,两条麻花辫,陈更的打扮很有民国才女的气息。

    加上陈更谈吐优雅,胸有成足,声音动人,念起诗来就像泉水叮咚,很是享受。

    “好美。”

    “陈更本来就漂亮,这念起古诗来,简直是要人老命呀。”

    “是呀。虽然陈更没有莫白雄浑霸气的气势,但却胜在清新脱俗,很让人陶醉。”

    哪怕就是陈更的竞争对手,这时也被陈更的气质所折服。

    最后实在是想不出一首有关于雪的诗后,陈更就此胜出,成为攻擂者。

    “果然是苦心人,天不负。”

    陈更夺得飞花令之后,董清再次登场。

    一边鼓掌,董清无比欣赏的看着陈更说道:“陈更,你现在的表现更应了刚才你念的这一首长诗。”

    “谢谢主持人。”

    “不客气,那么,我们现在邀请我们的擂主莫白同学上场。”

    陈更夺得飞花令之后,那便成为攻擂者,挑战莫白的擂主之位。

    “主持人,还是叫我莫白吧。这个莫白同学,说出去压力好大呀。”

    莫白有一些尴尬的说道:“各位可都知道,我身边的这位可是水木女博士呀。”

    指着陈更,莫白说道。

    “莫白,这么畏惧女博士呀。”

    董清问道。

    “是呀。不是有一句话这样说吗,世界上有三种人。”

    “哪三种人。”

    “男人,女人。”

    “还有一种呢?”

    陈更问道。

    “还有一种是女博士。”

    世界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

    女博士一出,全场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莫白这丫的又来恶搞了。”

    “莫白,你不去演相声太可惜了。”

    “是呀,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活宝,我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莫白只是开口说了几句话,全场便大笑了起来。

    “莫白同学,你这是笑我呢,还是笑我呢,还是笑我呢。”

    被莫白评为世界上的第三种人,陈更又好气又好笑。

    “哪有,我是真的佩服女博士。”

    莫白摆摆手:“真的。能读到女博士的,一看就是学霸。我感觉我这个擂主位置已经不保,要不,我投降好了。”

    “这可不行。”

    董清说道:“莫白,前两期你不是很有气势的嘛,怎么今天一见才女,就这样了。难道你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坑爹,这家伙一见美女腿就软了。”

    “我感觉莫白要输了。”

    “知道个鸟,这是莫白泡妞的套路好不好。没看到莫白当着大家的面,就开始调戏起陈更了吗?”

    “我靠,你这一说,还真是。”

    “不行,万一陈更喜欢上了莫白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不是也支持莫白嘛,陈更喜欢上了莫白,不是挺好的嘛。”

    “滚,我是支持莫白,但陈更可是我的女神。”

    台下不少看客亦是对莫白吐槽起来。

    “不管是不是美人关,得比过一场再说。”

    “康正”教授亦是说道。

    “是呀,莫白,你可不能被电视机前的观众看扁了哦。”

    另一位教授王利群也跟着说道。

    “ok,两位教授,我一定抵住美女的诱惑。陈更,请出题。”

    莫白点了点头,说道。

    “哎,莫白,你当我这个主持人不在呀,这是我的活呀。”

    董清笑得将莫白拉到一边:“走你,我才是主持人。”

    “陈更,按比赛规则,做为攻擂者,你可以自选一个题目。”

    对着陈更,董清说道。

    “主持人,我能与莫白同学再比试一场飞花令吗?”

    “飞花令?”

    董清一下子错愕。

    飞花令一般是积分赛胜出的选手与大众团胜出选手比赛的一个环节。

    这个环节相对来说比较公平,也比较有看点。

    至于擂主争霸,一般并不会用飞花令。

    不过,陈更既然提及,董清也随机应变的说道:“攻擂者在攻擂之时可以任选题目,守擂者必需接受攻擂者的题目。虽然至今为止在擂主争霸赛里面没有出现过飞花令环节,但按照规则,陈更你也可以选择用飞花令环节进行攻擂。”

    “太好了,谢谢主持人。”

    “那么,陈更,做为攻擂者,请说出你所选择的飞花令题目。”

    “之前以花,以梅,以山为令,那么,这次我就以酒为令。”

    想了想,陈更说道。

    “好的,那么,这一次飞花令的主题便是酒。”

    大屏幕上,闪现了一个“酒”字。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攻擂者陈更说出了飞花令的第一句。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莫白接着第二句。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陈更又念了一句。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莫白又接了一句。

    两人一人一句,都是想都没想,脑海中一个反应便直接说出。

    这般快速对诗的场景,又是令在场众人纷纷鼓掌。

    “两人看来是棋逢对手呀。”

    康正对着王利群说道。

    “确实。”

    王利群点点头。

    “你看两人谁能夺得擂主?”

    康正又小声的说道。

    “陈更诗词储备量很足,我们虽然没有了解过莫白的诗词储备量,但从最近两期节目来看,莫白的诗词储备应该也不差,暂时还看不出苗头。”

    两人只是说着,陈更与莫白又是连对了七八首有关于酒的诗。

    “我去,已经连对了十几首诗了,这两人简直要暴走了呀。”

    “不愧是水木才女,这诗词储备量太足了。”

    “是呀,这一些诗虽然我都知道,但要我一下子说出,我脑子里根本就想不出来。”

    “呵呵,当初我还觉得这个飞花令很简单呢,现在一看,我若是上场,将被虐死的节奏。”

    “那是,也不看看两人的气势。一个是清新脱俗,腹有诗书气质华。另一个却是大海无量,深不可测。别说你没准备,哪怕就是有准备,说不得都被两人的气势给吓住,最后记起来的诗也都记不住了。”

    “说的是,这让我记起了当时莫白念的那一首他年我若为青帝,那个选手不正是被莫白的气势震得对不出诗了吗?”

    不管是陈更,还是莫白,仿佛脑子里面装满的全是诗词。

    只要是其中一人念完,另一个马上就接上,根本就不来一点停顿与思考。

    一众看客何曾看过如此精彩的对诗场景,只是看了几眼,整个人都呆住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白富美老师 我真不是开玩笑 美利坚财富人生 梦醒细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