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忘忧,九十七(1)

作者:夕山白石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正如市场的菜贩,电器街的商人,又或者不同的电竞队伍,相互之间总会有一些摩擦,很好地诠释着所谓‘同行即是冤家’的概念。

    在世界的赌博产业链当中,也有着许许多多的冤家与死对头的组合。

    比方说同样都是作为赌博产业后起之秀的宋王朝与四极集团,而更加巧合的是,这后起之秀的领军人物都是年华正茂的女人,那么就更加容易被好事者拿来比较了。

    当欧阳杰略微地错开了身子,让其后的钟落月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的时候,看着宋家的小公主与这位华国大家族的秀女之间那目光对视的时候,人们方才知道什么叫做争锋相对,针芒对麦芒。

    穿着一身白色女士西服,以蓝色衬衣打底的钟落月修着不过肩的短发,显得干练而知性。而宋家的小公主染着的却是十分明艳的粉紫色长发,则是给人另外一种不同的感觉。

    当然,归根究底的还是因为二人的颜值能够hold得住而已。

    只见宋樱普一看见钟落月的出现,便略微地皱起眉头,露出轻易能够察觉到的厌恶之色,却不会让人感觉其模样的丑陋,所谓有颜任性,不过如此了。

    钟落月忽然朝着欧阳杰伸出手来,欧阳杰则是把手上的9号水晶球轻放在了她的掌心当中。

    钟落月直接走到洛邱的跟前,张开手掌,举起了那9号水晶球,放与洛邱的眼前,然后缓缓地重新放回到了托盘当中,“失礼了。”

    洛邱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钟落月此时侧头道:“阿杰,走吧。”

    欧阳杰则是无所谓地耸耸肩,跟随在钟落月的身后,从洛邱的身边走过。他微微一顿,然后低声道:“隔着这么远就能看清楚9和6的不同……眼力不错啊,小子。”

    洛邱只是微微一笑,稍微让开了身子。

    欧阳杰古怪地看了一眼,轻皱眉,再没有说什么。

    钟落月却在宋樱的跟前也稍作停顿,淡然道:“两辆车,还有五个随行人员的医药费,账单我会让人送到你办公室的。”

    宋樱则是装作毫不知情道:“什么账单?我不知道啊?哎呀,你的人出车祸了吗?严不严重?买保险了没有?不过远来是客,要是索赔碰到什么困难的话,尽管找我就说,这地方我还算能说得上话。”

    “代我向宋老爷子问好。”钟落月说罢,便直接从宋樱身边离开。

    欧阳杰则是挥了挥手,“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大家继续。”

    在他的示意之下,厅内忽然多出来了六七名的佣人,捧着饮料与小食,开始走向此处的客人们身边。

    屠申义没有子嗣,作为他关门弟子的欧阳杰,在这里自然便是主人家般的身份音乐响了起来了,那是专门请来的一支乐队为了缓和气氛,而提前开唱了。

    宋樱这时候吁了口气,走到洛邱跟前,“你是真的不会生气,还是假装的不生气?”

    “你很生气吗?”洛邱去反问道,他看着钟落月与欧阳杰二人远去的背影,“你好像真的很不喜欢这位钟小姐?”

    宋樱抱着手道:“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她和我是同一所学校的。她比我高一届。我刚刚进去的时候,这女人就已经是里面相当出名的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身边聚集了一大群的富贵子弟,背地里几乎统治者学校里面的秩序。我看不过,也不想听她的,日子长了,发生的事情自然就多……我为什么要你说这些?”

    “大概你也希望有人能够听听吧。”洛邱轻声道:“没关系的。”

    “谁才要和你有关系?”宋樱白了一眼,扭头就走到了餐桌前,拎起了一杯清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却见甘红此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洛邱只好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甘红低头道:“邱少爷,对不住,我本事不够,让你丢面子了。”

    “他们又不认识我。”洛邱摇了摇头:“所谓的颜面一般来说,都是认识的人给的……既然不认识,自然就没有这种东西。至于对不住的话,我想你有没有本事,是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也应该不是这样去衡量的。”

    甘红仰起头来,好奇问道:“邱少爷,你真的不会生气的吗?”

    “会的,是有过一瞬间。”洛邱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其实,我甚至有过这位欧阳杰先生能够做得更好一点的想法,不过……不过其实这样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慢慢来吧,我现在时间比较充裕。”

    甘红听着这话,却摸不着脑袋,洛邱这时却摇摇头,从那托盘上把9号的水晶球拎了起来,放在了甘红的面前,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掌。

    洛邱把9号水晶球放在了甘红的掌心中,便轻声道:“你看,最后还不是回到你手上。”

    甘红一愣,握着了这9号水晶球,若有所思。

    洛邱此时向着宋樱道:“我可以到外边去透透气吗……这边抽烟的人比较多。”

    是雪茄的烟雾,烟雾弥漫着。

    ……

    “为什么要把东西还回去呢?”欧阳杰随手拿了两杯香槟来到了钟落月的面前。

    钟落月却对于欧阳杰主动出手的事情只字不提,反而淡然道:“宋樱身边的那个男的,你有印象吗?”

    “看样子,好像是个拎包的?”欧阳杰坐了下来,把手上的杯子斜着,透过酒水打量着窗外。

    “刚才和你动手的女人叫做甘红。”钟落月淡然道:“去年在拉斯维加斯大比的时候,就是她担当宋樱的保镖,我不会认错的。”

    欧阳杰道:“嗯,美女老板你认人的本事我是服气的……听说你从小就过目不忘,是真的吗?”

    钟落月却看着欧阳杰道:“还记得甘红动手之前说了什么吗?”

    欧阳杰微微一怔,皱了下眉头,仔细回忆起来……他虽然不是天生的过目不忘,但接受过屠申义严格的训练,也是记忆力超群的人。

    “少爷?”

    钟落月点了点头,这才拿起桌前的香槟,“我大学的时候就认识宋樱了,从那时候开始看,她身边就几乎不会出现男人。而现在的这个男人,被她前保镖叫做少爷的男人,来历不觉得很奇怪吗?”

    欧阳杰道:“听说宋家在宋樱上面还有一个,叫做宋昊然,他才是宋家真正的继承人,难道是他吗?”

    “他要年轻很多,应该不是。”钟落月摇了摇头,“宋家人,还有和宋家沾亲带故的人,我都看过资料,但是没有这个人。国内的话,甚至是国外华人圈子里面,新生代当中也没有他……”

    “你太小心了。”欧阳杰则是不以为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你不辛苦,我也替你辛苦。”

    “因为我不是一个赌徒。”钟落月看着欧阳杰。

    欧阳杰却忽然道:“我忽然想到,我师傅现在会在什么地方了。”

    ……

    ……

    用来招待带着各种目的而到来的宾客的宴会厅外,一共想外边伸出了六个露台。

    洛邱此时来到了其中一个无人的露台处,这里恰好能够看见种植在外头的一片葡萄园。

    甘红自然是跟着,毕竟她现在是洛邱的保镖。至于宋樱那边,自是有人照顾的,并且事实上,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人,敢在宋家的地盘内,对宋樱做些什么。

    “那些葡萄看起挺新鲜的,要不去摘点吧?”洛邱此时忽然看着甘红说道。

    “现在?”甘红诧异地看着这位邱少爷,“你想吃的话,会场里面有不少,我给你端点过来吧?应该也是新鲜摘下来的。”

    “送人用的。”洛邱微微一笑道:“还是自己亲手摘比较有意思,而且随便摘的不行,需要好好地挑一挑才行。”

    甘红摇了摇头,“不懂。”

    “酒会正式开始是下午三点对吗?”

    “是的。”

    “还有四十多分钟。”洛邱看了看时间,便道:“那就现在过去吧。”

    “可是樱小姐那边……”

    洛邱看了一眼场内,正在被几名富态人士围着有些抽不开身来的宋樱,便轻声道:“走吧,她应该抽不出口来的了。”

    甘红现在自然是选择听从洛邱的说话。于是两人便静悄悄地从侧门离开了宴会厅,走下了古堡内的旋式楼梯,不久之后大片的葡萄园便已经出现在眼前。

    倒是没有阻拦的人因为宾客都是持有邀请函才能够进入,并且经过了好几道的检查,身上没有藏着武器或者利器才能够放入。

    而事实上,这庄园的四周,还藏着一些随时注意着安全的专业人士他们是特别聘请而来的职业安保人员,更是来自一家著名的保全公司。

    此时,庄园外缓缓地驶入了一辆相对看起来显得普通的房车。

    房车停在了洛邱和甘红路上不远的地方。一名衣装整齐的白发老人此时从驾驶座上走了出来,然后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只见一名年轻的女子在老人的撑扶之下缓缓地走了出来。这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裙,倒是把自己包裹的十分的严密,甚至还带着了一顶帽子。

    即便如此,为其开门的老者,依然还是在这女子的身边撑开了一把黑伞。

    “这女孩……好白啊。”甘红诧异地看了一眼,“白化病吗?”

    并不是因为穿着黑色的衣裙,色觉的错位才显得特别的白净,而是因为这女孩的皮肤确实是如此的白甚至可以说是苍白。

    女子即便是眉毛,也是呈现出来的灰白色。

    此时,这女子双手之中还抱着一个狭长的木盒子。她抬头打量了一眼面前古堡庄园,同时似乎也注意到了落在身上的目光,便朝着洛邱和甘红这边看来。

    只见这女子看了一眼之后,便飞快地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接着便低着头,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在那老者的陪同之下,朝着那古堡的入口走去。

    “看来,等会可能不仅仅能够看到传说中的‘忘忧·忘川’,也可能能够见识到其它的‘忘忧’系列。”洛邱此时忽然笑了笑。

    甘红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便下意识道:“邱少爷,你是说,刚那个女人抱着的可能是‘忘忧’系列……的确,那种形状大小的话,倒是挺符合红酒瓶的大小。可是……该怎么确定?”

    “我去摘葡萄吧。”洛邱微笑不语。

    此时,葡萄园内,有几名的妇女,正在采摘着合适的葡萄。她们见走进来了一对年轻的男女,也没有阻扰。

    这些妇女是从附近的镇子上过来打工的,自然是不敢得罪庄园里的客人……只是一般的富贵人都不会选择下来,因为这里的泥地很容易弄脏了他们的鞋子和衣服。

    洛邱并没有在任何一株葡萄藤前停留,径直地走着。甘红倒是在路上看见了不少应该是值得采摘的,好几次觉得可以,给出建议,但是这位邱少爷只是摇摇头。

    洛邱忽然停下了脚步。

    却见钟落月与欧阳杰,此时竟也是从另一边走了出来,两拨人刚好在这葡萄田内碰到了一起。

    甘红一看见欧阳杰,便快步走到了洛邱的身边,神色冷冽。

    欧阳杰此时笑了笑,颇为无辜道:“哎呀,看来我是被讨厌了……说起来,我有这么讨厌吗?”

    “也不照照镜子。”甘红冷笑一声。

    欧阳杰耸耸肩,倒是直接问道:“两位不在里面,反而跑了出来……是里面的人招呼不周吗?”

    “没有,他们都很有礼貌。我们只是出来散散步。”洛邱随意道:“看这葡萄长得不错,所以忍不住有种不问自取一些的念头。”

    “是吗……”欧阳杰点点头,忽然伸手指着另外一边道:“那边的应该不错,你们可以到那边去摘点。这边最好不要过去,因为是不许外人靠近的。”

    “是这里的主人家的规定吗?”洛邱反问了一句。

    “我算不算是这里的主人家?”欧阳杰轻笑一声。

    “让他们过去吧。”不料钟落月此时却忽然开口。

    欧阳杰此时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钟落月却微微摇了摇头,欧阳杰只好耸耸肩。

    洛邱朝着钟落月微微一笑:“谢谢。”

    钟落月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同时也让开了路,示意自己会后行。

    见洛邱二人先一步走去,欧阳杰便忍不住在钟落月的跟前道:“我说老板,我都做黑脸当坏人了,你这样我很难做啊?”

    “这样正好。”钟落月淡然道:“我们是没有办法防止所有事情发生的,倒不如弄清楚对方的意图,还有趁机弄明白他对于宋家来说是什么身份……这个人,让我想起了我二哥。”

    “钟落尘少爷?”欧阳杰愕然。

    “应该说,是近半年来我的二哥。”钟落月淡然道:“他们的眼神……太像了,都是不带感情看人。”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日本高校生 文艺生活 真人美化系统 重生之大设计师 武侠开端 韩娱之另类大明星 全知全能者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