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大赛前夜

作者:浙东匹夫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冯见雄既然做了队长,自然要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对于应该拍板的事情,他从来不吝武断。

    “正式大赛里面,各队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会再去更换队员位置的,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也要明确各自的职责,把自己的角色磨合起来。

    袅姐,全队你实力最差,以后你就专心做一辩。如果我们是正方,那开场陈词就由全队讨论形成之后,你自己念熟背熟。如果我们是反方,就在讨论好的立论稿上再加一点随机应变。

    美琴姐眼界和态度最高屋建瓴,就当四辩好了。我和海茉姐分别担任二辩、三辩。我负责引领交叉和自由辩论时的进攻节奏,海茉姐专攻随机应变抵挡对方的反证——嗯,总的来说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冯见雄交代完分组的安排,又和大家讲解讨论了一番分工技巧,其余三个妹子也没啥不服的,这事儿就算是这样定下了。

    冯见雄便继续往下交代后续的硬件安排:“那从今天开始,当一辩和四辩的,就要着重强化形体仪态、肢体语言和节奏了。以前校内自己玩玩的比赛,大家节奏都不是很好,开场陈词和总结陈词那种三四分钟的大段陈述,经常有半分钟以上的时间误差。在学校里掐钟不严格,这些都是小问题,大赛里就很致命了……”

    “别说这些原因了,你就说要我们怎么做吧。”南筱袅竟是对冯见雄挺服气的,大咧咧就让他直接指挥。

    “咳,那我就不客气直说了。”冯见雄清了清嗓子,“我昨天网购了两块大的落地穿衣镜,明天淘宝会送到我在校外买的住处。反正到时候你们住那里,每天就对着镜子照着练好了。两人一组,互相掐时间,然后用DV拍下来。我还配了4台电脑,都是21寸的液晶显示器,看起来舒服点,要记得自己观察自己各个角度被拍下来的效果。”

    虞美琴从小不喜欢当花瓶,闻言便有些蹙眉:“不至于吧……我们这是训练辩手诶,又不是娱乐经经公司训练领舞。还不如把精力多花一些在第一场的辩题讨论上呢。”

    冯见雄耐心地劝说:“临阵磨枪么,其他技能这十几天里也提高不了多少,我说的训练对于你们这两个位子,是最立竿见影的。再说,华政这种对手怎么有资格让我把所有精力赌在辩题上?我们要向远看,起码半决赛才是艰苦的攻坚战。”

    冯见雄如此解释,其他几个妹子也就再无不服。她们听说冯见雄还自掏腰包做了这么多准备,内心还是觉得这男生挺有担当的,起码配电脑买DV装穿衣镜,加起来也花了几万块钱了。别的学生搞校园社团活动可不肯花这个钱。

    ……

    当天讨论到很晚,大伙儿一起去校外聚餐鼓舞了一番士气,才各自散了。

    冯见雄领着一群妹子到了自己暑假前刚在校外买下的房子,稍微坐了聊一会儿,喝了点水,然后把钥匙交给了虞美琴(史妮可本来就有)。他本人非常绅士地告辞,准备回校内的宿舍睡。

    虞美琴顺势客气:“我送你下去吧,顺便再配两把钥匙,给海茉姐和袅姐也留一把。”

    “也好,是我没考虑周到。”冯见雄一想也对,让三个妹子公用一把大门钥匙,确实有点不方便。

    反正这些女生也都是体面人,就算将来留下了这处房子的钥匙,也不会来偷东西,有什么好怕的。

    然后冯见雄和虞美琴就并肩下楼了,留下南筱袅和田海茉趁机洗了个热水澡。

    虞美琴自从昨天听说冯见雄和史妮可成了男女朋友,还一直没机会两人独处说话。

    今天一整天聊辩论队的正事儿,她反而浑浑噩噩,发挥出来的水平状态,竟然连南筱袅都不如。

    如今,可算是逮到了二人世界把话问清楚的机会。

    走去配钥匙店铺的路上,衬着小区里昏黄的路灯光,虞美琴低着头若无其事地问:“小雄,听说你和妮可……那个了?保密工作做得真鸡贼。”

    冯见雄微微一怔,旋即微笑着坦白:“你都知道啦?我其实没想瞒着,不过这种事情也没啥好大肆宣扬的。别人不问,我也不好主动说。”

    “我也是静静告诉我了,才听到了,不然谁耐烦乱打听。”

    虞美琴毕竟知道这事儿已经整整一天了,心情早已调控平静,语气中自然不会再有任何失控的迹象。她如此补一句,也是显得自己非常娴淑贞静,并非主动八卦的人,“不过,既然成了好事儿,于情于理总该请好朋友们聚一聚,出出血,反正你现在也是土豪了,还怕请客?”

    “那是,必须的,美琴姐你都开口了,我怎么会吝惜这点小钱。”冯见雄一口答应。

    虞美琴本来还想问冯见雄“你究竟是看上了史妮可哪一点”。

    连带着后续的台词,她都已经在脑海里整理得非常清晰了。

    可是话到嘴边,虞美琴竟然觉得喉咙像是被抽了真空,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感情是没有道理的,何必强求原因呢。

    她酝酿再三,脸色憋得通红,竟然只能顾左右而言他,转移了话题:

    “小雄,刚才上午你找海茉姐要授权、到时候以法援中心的名义帮忙打几个打假官司,我总觉得不太妥。你又不差这点诉讼费,干嘛不借个正规的律所壳子做这个事情呢?你这样,吃相太难看了,将来功成名就,说不定还是一个上进的污点。”

    冯见雄哂然一笑:“污点?我不怕污点,我一辈子做律师,又不会考虑改行当法官检察官或者当代表、委员,我要善名干嘛?有凶名、证明我的能耐,就够了。”

    虞美琴知道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也不好多劝。

    只是妹子心地还算正直,对穷人终究还有几分恻隐之心,最后劝了一句:“但是,我们法援中心的资源,平时都是用来帮打不起官司的穷人的,你这么做,不会觉得助纣为虐么?”

    “我又没让你和南姐田姐也帮忙,只是借了壳子,事情都是我和妮可自己在做,占了什么资源了?”

    “但是本来哪怕是你和妮可,也应该有不少精力放在帮助穷人应诉上面的啊,根据《律师法》,哪怕是正经的律师,每年都有法律援助的指标要完成呢。你逃避义务,也是一种对穷人的不公啊。”

    虞美琴到法援中心大半年,平时也没做什么黑历史的事情,倒是经常不收钱接那些给农民工讨薪之类的案子——虽然每次都能胜诉,但这妹子没啥对付老赖的铁血手腕,所以从来没帮人要到钱,属于“只占理,没钱拿”。

    这也不能说虞美琴圣母,只是因为她出身富家,所以不在乎钱,只想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行侠仗义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

    冯见雄太了解虞美琴了,所以他知道不能再大义名分上跟对方继续瞎扯。

    “行了,那这趟算是最后一波——以后我保证不用法援资源帮有钱人打官司了,行不?

    其实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今天,我之所以‘公器私用’给资本家打假,不也是因为那帮穷逼爱买假货、看盗版,才导致国法把‘假冒’和‘伪劣’这两个空子捆绑在了一起。

    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知识产权保护很完善、民风淳朴的国家,国家犯得着把侵犯知识产权型违法和质量安全型违法捆绑到一起吗?

    所以,下次如果再有讨薪的农民工叫嚣‘为什么法援律师不认真对待给我们讨薪的官司、却把精力专注于给资本家打假’时,他们就该扪心自问:‘我有没有明知是假货还因为假货便宜而买?我有没有看过盗版?’如果有,那这就是他们自作自受,是他们的原罪,我有什么心理负担?

    法律服务,说到底也是一种知识经济。既然这世上有些穷逼觉得知识服务都该不收钱,那就祈祷自己别出事好了。真出了事,那就要么掏钱,要么等死,童叟无欺,两不相欠。”

    听了冯见雄如此冷血而又精准、正确的言论,虞美琴竟然完全无法反驳。

    她是明白人,见多识广,知道冯见雄说的虽然残酷,但都是真的。

    正如国内和阿三因为喜欢侵权国际制药巨头的专利,那最后人家就不研发针对华夏人或者阿三的定制化改良,放任华夏人和阿三服药后的副作用——本来西方制药巨头是准备放弃整个黄种人市场的,之所以没放弃,还是因为扶桑人和韩国人好歹还在尊重专利。

    所以那些国人里面基因比较接近扶桑人和韩国人的,吃了那些虎狼之药后副作用才能小一些,而那些基因和扶桑人差距比较大、和阿三比较接近的家伙,吃不吃死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这都是公地效应的悲剧,没啥好多说的。

    虞美琴配完钥匙,又走出几十步,到了僻静之处,才咬牙坦白:

    “我有点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妮可了,只有她会无条件地崇拜你,你说啥就是啥。哪怕有一天——我是说万一——哪怕有一天,你变成了一个恶魔,妮可也会死心塌地陪你一起毁灭的。好吧,这点我不如她。算我认命了……”

    “你……你不会是想说你曾经对我有好感吧。”冯见雄有些局促,“其实我知道你不太受得了我的风格,所以我不想伤害你。”

    “行了,都别说了,大家还是好朋友。至少你的才华我还是欣赏的。”虞美琴拿得起放得下地坦荡释怀,跟冯见雄挥手作别。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怔怔地落下泪来:

    “真可惜,那么有才,那么有想法的人,为什么要走那么极端的路子呢?我也没要你多悲天悯人,但三观稍微正常一点不好么?算了,不是自己的,不能强求。”

    她不是圣母和白莲花,她对聪明才智之士的容忍度甚至说是好感也挺高。但她真的有点受不了那些孤高出世的极客。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之财源滚滚 都市之盗版神话 都市最强特种兵 护美高手在都市 算卦我靠玩微信 少年王 一世兵王 梦想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