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被争抢的粗坯

作者:吃瓜子群众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虽然亚伯无法像使用赫拉迪克·马勒斯那样将粗炼进行得那么完美,但加大了重量的巨大铁锤也几乎能在他的变态控制下基本做到了一击一炼。

    无暇顾及身边的惊呼,亚伯此时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锻打之中,强悍的精神力死死锁住左手铁钳夹住的粗坯,轻轻的转动着粗坯寻找下一击的正确方位。

    其实这也就是在一瞬间的事,他的第二击几乎是在第一击结束后几乎没有停止就接着砸下,黑色的火星四射中,被夹住的粗坯竟然没有半点被巨大铁锤砸动后的反弹。

    “二炼了!”就连摩利大师都忍不住用一种压低的声音说道。

    打破常规的事当成为习惯后,那么有的只是麻木,所有的铁匠大师都看着亚伯右手的铁锤不断的全力砸下,而每砸一下,左手铁钳夹住的粗坯就会有新的变化。

    一百下后,亚伯停下了手,将粗坯再次投入到地火之中。

    此时的大厅已经没有任何的其它声音,有的只是地火呼呼的火焰之声,大师们都已经屏住呼吸,眼睛连眨一下都不舍得,好似只要眨一下眼,就会少看一眼锻造奇迹。

    亚伯再次从地火中将已经百炼的粗坯夹了出来,右手的巨大铁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砸击。

    手中的巨大铁锤到底不是赫拉迪克·马勒斯,虽然亚伯已经全力控制,但在百炼之后,也还是需要两击才能提升一炼,虽然他很不满意,但边上的铁匠大师们已经是惊为天人一般。

    一百五十炼后,两击已经无法再提升了,三击四击提升一炼,在粗坯第五次从地火之中夹出砸击后,他手中的粗坯已经离精铁只是一线之差,不过此时他却留下了手中的巨大铁锤。

    “不好意思,我失败了!”亚伯有些沮丧的说道。

    “亚伯大师,您怎么会这么说?”摩利大师看着几乎与精铁没有差别的粗坯不解的问道。

    “我太高估自己了,我以为可以直接锻打出精铁,可惜我的技术还是差了一次!”亚伯感叹的看着手中的粗坯说道。

    摩利大师就感觉到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身为老牌矮人铁匠大师的他,已经超过500岁了,连超出一百二十炼的粗坯都无法锻打,而对面这个才十几岁的年轻大师却说技术不行,因为年轻的大师无法将粗坯锻打成精铁。

    所有的铁匠大师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看看亚伯大师再看看自己,在自己为取得的成绩骄傲之时,亚伯大师正在为不能提高而烦恼,这就是差距。

    “亚伯大师,您可知道铁匠宗师之中成就最高的那位大人,也只能锻打出一百五十炼,您只是凭借这一项就可以称之为铁匠宗师!”摩利大师声音之中充满着狂热,亚伯才十几岁,再给他些时间,他的成就会怎样!

    “铁匠宗师我可不敢当,我现在才是一名刚刚迈入铁匠门槛的铁匠!”亚伯摇了摇头,他现在的装备还是要依靠着赫拉迪克方块的公式力量才能取得理想的装备,离自行锻造出想要的装备还差的太远太远。

    说着他将手中的巨大铁锤放下,将粗坯也放在锻造台之上。

    “亚伯大师,按照承诺,请您将铁锤收起来吧,这把铁锤放在我这里也只是摆设,但在您的手中,却能够让它获得新生!”摩利大师挡住正要回到座位的亚伯诚恳的说道。

    亚伯也没有拒绝,这些矮人可是十分固执的,如果你过多的客气反而会让他们生气,认为你不尊重他们。

    在亚伯收起了铁锤之时,摩利大师也上前将还是非常烫的粗坯用铁钳夹起,边夹边说:“我将这里收拾一下,大家请回到座位,我们就要进行接下来的一项!”

    “摩利大师,我们来谈谈这块粗坯的归属问题!”一直未曾说话的胡佛大师突然发话说道。

    摩利大师的手一顿,神色决绝的说道:“这块粗坯是铁匠公会的财产,当然要收回!”

    “亚伯大师也是我们卡麦公国的铁匠大师,他锻打出来的粗坯当然要归还给我们!”胡佛大师毫不相让的说道。

    亚伯没想到只是一块失败的粗坯,竟然会让两位铁匠大师直接对抢,他正要发言之时,却见罗宾大师已经站了出来。

    “亚伯大师是我们这一系的铁匠大师,这块粗坯你们谁都不用想了,应该归我所有!”罗宾大师大声说道。

    还未等摩利大师说话,更多的大师都提出了这块粗坯的所有权要归在场所有的铁匠大师。

    亚伯并不知道他这一次锻打的粗坯的重要性,虽然没有成为精铁,但却离真正的精铁只差微小的差别,从这块粗坯之上,可以看出亚伯的锻打痕迹,象铁匠大师锻打的粗坯很少会出现,因为这种粗坯一般都会被锻造成装备,而锻打精炼的痕迹到那时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在这块粗坯正是最有可能学习到亚伯的一击一炼技巧的媒介,也许对其他人来说这块粗坯没有什么价值,但对铁匠大师们来说,这块粗坯就是无价之宝。

    看到这架式,亚伯立即低头,转身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似乎刚刚的锻打过程消耗了无数的精力般,开始闭目养神,远离那帮开撕的铁匠大师。

    还好铁匠大师并不是战斗职业,虽然胡佛大师是大骑士长,但他也不敢明抢,一时间二十名铁匠大师开始据理力争,看得后面的随从们目瞪口呆。

    最后还是摩利大师提出了轮流保管,每人保管一个月,次序以抽签决定,这才平息了所有铁匠大师的不平。

    吵吵闹闹了好长时间之后,铁匠大师们又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不过所有大师在看向亚伯之时,都面露感激之色,要知道这等于是给他们开了一扇门,让他们有一丝的可能性接触到更为高深的锻打技巧。

    亚伯刚刚返回座位的行动表明了放弃那块粗坯,要知道不管怎么说他才是粗坯的主人,如果当时只要说一声收回,那么所有铁匠大师都无法多说什么,但他选择放弃的行为,直接交好了所有的铁匠大师。

    “接下来的一项是品鉴各位大师最新的作品,还是按刚刚的次序来吧!”摩利大师声音依旧洪亮,并没有因为刚刚的争论而受到影响。

    还是一样,只有亚伯一人不知道规则,其他的每位大师的随从都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作品,从第一件装备开始,由锻造的细节到装备的所有性能都各自发表看法,并且由两位精灵铁匠大师进行美观上的评判。

    盔甲,武器,弓箭与精灵的戒指,每一件装备都由在场的所有铁匠大师轮流进行赏鉴,此时亚伯就发现了自身的不足之处。

    最大的不足就是经验,几乎每一名铁匠大师在拿到一件装备之时,都能够根据装备的材料与锻造情况精准的说出其性能,并且根据上面的图纹可以知道所附的法术种类,当然法术的效果还是要借助一些工具才能测到。

    但这些正是亚伯所缺少的,他鉴定一件装备之时,唯一的方法就是扔进赫拉迪克方块之中,由赫拉迪克方块进行鉴定,而有可能正是有这种快捷方式来获得装备的最终性能,所以他才一下没有学会通过铁匠的手段对装备进行判断。

    此时他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学习铁匠的初衷,那时马歇尔勋爵就是为了让他了解剑,知道剑的每一个细节才会送他去学习锻造,但随着铁匠能力的提升,他却越来越追求更高的技巧,而将最基本的铁匠能力放松了。
其他书友在看:诅咒之龙 皇道 悠闲修道人生 超武进化 奥术年代 起点穿越系统 大帝姬 超玄幻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