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糜竺

作者:亚舍罗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灵界规则一直在警告,不能暴露非原住民的身份,我们必须编造一个身份来历。鉴于你的转职任务是接触关羽或者赵云,那我们的祖籍就分别设定为这两位名将的老乡。”

    之前收集过资料,白晓文脑海中闪过东汉一部十三州的大略地图,道:“我的祖籍是司隶校尉部,河东郡解良县,和关羽是同乡。你的祖籍是冀州,常山郡真定县,和赵云是同乡。”

    李淑仪想了想,轻声说道:“我们的口音会不会露出破绽?”

    三国位面世界,中原十三州非常广阔,各个大州的口音也有所差别。灵界规则转化的语言虽然是通用语,但口音方面,却是两人目前所在地——徐州口音。

    在关羽和赵云两人面前冒充他们的老乡是个好主意,但要是被识破的话就尴尬了。

    白晓文早有考虑:“我们只说祖籍在河东和常山,父辈逃难来到徐州就行了。为了行动方便,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设定为义兄妹吧。”

    历史上的三国,女子很少有抛头露面的,更别说上战场了。而三国位面世界却大不相同,强悍的女将比比皆是。李淑仪的女性身份,并不会让她受到歧视,也不会增加考验难度。

    而白晓文设定义兄妹的身份,比起夫妻身份更加方便一些。

    商议完毕,李淑仪道:“现在徐州城外大军压境,城门已经戒严,我们该怎么出城?”

    “去刺史府。”

    两个草民去刺史府,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入内的。

    白晓文信口开河,对守门小吏一阵忽悠。

    “我兄妹得异人教导,习得异术,善于驱使尸魔虎豹。听说徐州被黄巾贼寇围困,特来相助。这是我斩杀黄巾军贼寇的证明,还请呈交大人过目。”

    这些话,白晓文以白话说出,经过灵界规则的转化,自动转为文言,其中的语气情绪,都是惟妙惟肖。

    面对杀死黄巾贼寇的“义士”,守门小吏不敢怠慢,拿着“黄巾军伍长腰牌”,匆匆入内。

    不多时,小吏出现,后面还跟着一个年约三十许的中年文士。

    “两位义士,刺史大人身体不舒服,不能亲自相见,特意让我来接待二位。请跟我到别院叙话。”

    中年文士说的自然是文言,但在白晓文和李淑仪听起来,却是清楚明白的现代汉语大白话。

    两人跟随中年文士进入别院,白晓文悄悄丢了个洞察过去。

    【糜竺(首领3级)/挑战等级8】

    【种族:人形种/人族】

    【职业:机关道术师】

    【属性:力量9,敏捷9,体质17,精神35】

    【技能1:专注;技能2:固守;技能3:???;技能4:???】

    进入别院,双方分宾主坐定。

    糜竺笑容温和,说话也是令人如沐春风:“在这忧难的时候,两位义士能挺身而出,实在是难能可贵。我先代刺史大人致歉一句,若非他身体有恙,必然会亲自接待两位义士的。”

    白晓文心中雪亮,徐州刺史陶谦不出面,恐怕是因为两人的功劳太小。毕竟,只是一块黄巾军伍长腰牌而已,入不得刺史的法眼。若是白晓文肯把那本得自吉明的笔记拿出来,估计得到的重视程度就会高出不少。

    不过,肯派出别驾从事接待,也算是不错了。放在现代,别驾从事就相当于省长兼省委书记……的秘书。

    双方通过姓名。白晓文、李淑仪都将自己名字中的第二个字隐去,分别取了白文、李仪的化名。

    糜竺说道:“两位义士是不是想要投军?白小兄弟要是投军的话,我可以向臧霸将军引荐一二。”

    白晓文摇头,若是投了臧霸军,凭着两人现在的功勋,最多给个什长、伍长之类的做一做,早晚应卯,还怎么去完成任务?

    “糜大人,我这次冒昧求见,是为了解徐州之困局。现在外援已至,为何徐州城内迟迟没有行动?只要里应外合,区区黄巾贼寇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糜竺讶然说:“白小兄弟竟知道援军已至?不错,玄德公的援兵就在城外与黄巾贼对峙。只不过,黄巾贼势大,刺史本想开城迎接玄德公,又怕黄巾贼趁势攻城。而且,黄巾贼十万之众,已经把全城围困,城内连和玄德公通报消息都很困难,里应外合更是无从谈起。”

    白晓文站起身说道:“某虽不是徐州人氏,但也是在徐州长大,此地算是我的半个故乡。我愿领一出城令牌,闯过黄巾营地,与玄德公联络。”

    糜竺惊道:“白小兄弟慷慨壮烈,实在令我汗颜。出城令牌之事,包在我身上。”

    提示消息:

    “支线任务:突围开启。”

    “任务目标:突破黄巾军的围困阵势并找到刘备。”

    “任务期限:24小时。”

    “任务难度:a-。”

    “你获得了任务道具:徐州城通行令牌*2。该令牌只能由单人使用。”

    “你在陶谦军中的声望开启,目前为:友善。”

    “陶谦军高阶官员糜竺对你的好感度增加,目前为:普通。”

    一旁的李淑仪,看了白晓文一眼,显然是也接到了这个任务。白晓文略一点头让她接下,然后试探着对糜竺说:“糜大人,我兄妹二人一介白身,此行一去,就算见到了玄德公,恐怕也难以取信于他。糜大人能不能手书一封,由我转交给玄德公?”

    糜竺和刘备的相性相投,历史上就追随了刘备,是刘备的大金主。白晓文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试探,另一方面,手书一封作为进身之阶,对他和李淑仪的后续任务也是有利的。

    糜竺皱眉摇头:“抱歉,白小兄弟,请恕我不能答应这一要求。其实要取信玄德公很简单,你们多杀一些黄巾贼寇便是了。”

    白晓文暗暗嘀咕了一声文人心黑,不过想想也对。两人拿着一块黄巾军伍长腰牌来求见,本身得到的重视就不高,糜竺说不定还存了几分怀疑,万一两人是黄巾内线该怎么办?所以,不管是信物还是手书,糜竺都是不可能给的。

    其实看到糜竺的好感度等级只有普通,白晓文就感觉不太可能要到信物手书之类的东西。他进而说道:“糜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我兄妹二人的军械兵器都有些破损,因囊中羞涩而无力修缮,况且南疆异术的施术材料也颇为昂贵……不知能否给予一些金银,以作军资?”

    这句话让白晓文的逼格直接降低了好几个档次,糜竺看白晓文的眼神,就像是看江湖骗子。89
其他书友在看:太古剑尊 一世独尊 最强升级系统 学霸 万圣纪 元尊 战神狂飙 潮汐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