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奈赫(2合1)

作者:亚舍罗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神术卷轴-保护符文:主动激活后可生成一道护盾,吸收接下来的(120)点伤害(自身职业等级*20),持续10秒,使用后符文消失。可铭刻部位:上装。】

    【神术卷轴-清醒符文:主动激活后可获得清醒效果,立即解除当前的异常状态和控制效果,并获得35%的韧性,持续10秒,使用后符文消失。该效果不和其他韧性类效果叠加。可铭刻部位:头部。】

    (韧性指的是控制减免能力,如白晓文的赤诚之心被动。)

    【神术卷轴-迅捷步伐符文:主动激活后可获得移动速度加成,增加60%的移动速度,持续10秒,使用后符文消失。在此期间,你免疫优先级(7)以下(含7)的减速效果的影响。可铭刻部位:脚部。】

    ……

    “这……应该算是附魔吧,都是铭刻在装备上的符文,属于一旦使用,就可以翻盘的底牌。”白晓文说道。

    “这些东西很好用呢,可惜的是使用一次就会消失,而且价格比较贵……”李淑仪说道。

    的确,这些神术符文都不便宜。价格最低的清醒符文,需要2000功勋点,而保护符文更是需要3000功勋点!

    “如果铭刻符文之后能够一直使用,那就远远不止几千功勋点了,几万都有可能,”白晓文笑着说道,“正常的觉醒者小队,在古埃及位面,想要攒几千功勋是很难的,更别说上万……看到吃不到也没意思,灵界规则不会这么无聊。”

    顿了顿,白晓文察看了一下小队功勋值页面:“我们在古埃及位面,目前积累了6408点功勋值,可以购买两到三个神术符文。我们各自选一个先。”

    这六千多点功勋值,其中有4500点是任务奖励,另外接近两千点,是这一天高烈度大战的杀敌奖励。数万人规模的战争虽然艰难,但收益也很丰硕。

    “晓文,清醒符文我要选吗?”李淑仪轻声问道。

    清醒符文只需2000功勋,而且是移除控制的一个额外手段,性价比的确很高,主要是用在觉醒者的对战上。

    就比如打联赛,个人战的时候,李淑仪面对法师、射手等远程职业,多一个解控手段,胜算就会大大增加。

    李淑仪除了青莲子(优先级6),就只有一个蓝色饰品日蚀徽章(优先级4),没有太大用处。她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是比较需要一个7点优先级的解控的。

    白晓文摇头:“不要选这个。以后我们都是并肩作战为主,有小队技能牵引,有屠夫的钩子,还有我的定点空投……最主要的,还有亡骨妖术师的黄天技能,本身就是个7点优先级的解控。”

    “至于cuaa联赛,出现守擂模式,个人战斗的情况应该比较少了,仍是以团战为主。而且就算出现一次……也不值得你耗费一枚神术符文。”

    李淑仪点头,她最后选择了价格3000功勋点的“反射”符文。

    【神术卷轴-反射符文:主动激活后可获得反射效果,指向你的下一个单体法术将被反弹,回敬给施法者。使用后符文消失。铭刻部位:上装/盾牌。】

    虽然两个部位都能铭刻反射符文,但神术符文具有唯一性,不可能同时铭刻两个一样的符文。

    李淑仪反正不用盾牌,就铭刻一个上装就够了。

    白晓文选择的是“幻影打击”符文,效果很特别,激活后下一次单体物理攻击将触发幻影打击效果,出现一道幻影复制本次的攻击和特效,且攻击速度在10秒内提升20%。该符文铭刻在手部。

    两个神术符文入手之后,各自花了10秒钟时间进行铭刻。

    经过铭刻,装备上出现了奇异的符号与文字,闪烁着轻微的光芒。好在,神术符文的光芒和装备本身的品质光芒、强化等级光芒一样,都是能够选择隐藏的。

    剩下的几百点功勋值,白晓文购买了几瓶“滤净的尼罗河之水”,虽然这东西比较鸡肋,但在特定的情况下会有奇效。

    白晓文随后取出了一瓶“高山亚龙力量药剂”。

    这瓶10级药剂的纯度高达97%,按照药剂加成的计算公式,理论5点力量乘以97%的纯度,会增加4.85的力量值。而根据取整原则,最后0.85的力量会折算成百分比几率。

    白晓文饮用这瓶药剂,有85%的几率会得到满额的5点基础力量强化,另外15%的几率,只能强化4点。

    白晓文如今的精神意志,比以前强得多,第三瓶药剂的痛楚值,完全不足以击垮他的意志,成功挺过了强化进程。最终的结果也是比较顺利,没有触发脸黑的15%几率。

    此时,白晓文的基础力量达到了24点,基础敏捷21、基础体质23,已经完全达标了“统帅大氅”的装备条件。他随后换下了部族之羽披风,穿上了这件大氅。

    这件大氅本身的卖相就霸气十足,高领宽肩,不仅遮盖了背后,连同肩膀一起遮住了,在手臂自然下垂的时候,是看不到双手的,增添了一丝boss的气息。

    这有点像是白晓文曾经看过的动漫“海贼王”里,海军大将身后不管怎样都不会掉下来的“正义”军大衣的造型,只是少了两只袖子而已。

    “好看。”李淑仪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

    “嗯,总算摆脱了那个充满原始风格的披风了……”白晓文笑着说道,“走吧,去普塔赫军团,开始干活。”

    “是调查沉默之舌吗?要从普塔赫军团开始?”李淑仪跟上了白晓文的脚步,“你觉得沉默之舌真的是内奸,和萨迈特有勾结么?”

    白晓文说道:“这倒不一定。不过,我觉得如果我是萨迈特,要反抗政权稳固的法老王,就得团结埃及境内郁郁不得志的教派、家族和官员,也许和沉默之舌有过接触,至少应该知道一些情报吧?”

    顿了顿,白晓文又说道:“既然法老要求暗访,不准我们直接去问萨迈特,那我们就去普塔赫军团,找出萨迈特最为信赖的亲信进行盘问好了。”

    普塔赫军团驻地。

    “你好啊迪奥,我的朋友。我现在正忙得不可开交,恐怕没有时间招待你。”

    被白晓文从赫梯军中变相“救”出来的大将桑普,现在是普塔赫的军团长了,上来就给了白晓文一个热情的熊抱。

    “没事的桑普……”白晓文微笑道,“首先祝贺你的高升,另外我这次来也有公务在身。”

    白晓文亮出了法老的黄金令牌。

    桑普脸色微微一变,对白晓文更是客气了几分。他挥退了几名卫兵,开口道:“说吧我的朋友,需要我做什么?”

    看来这块法老令牌的效力,比想象中更管用。

    白晓文收起了令牌:“普塔赫军中,应该还有‘那个人’的亲信吧?”

    桑普压低声音说道:“是的,我入主普塔赫军团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全部控制起来……以贻误军机的罪名。等待这帮不忠之徒的最好结果就是无尽的苦役,或者直接送他们去见奥西里斯。”

    果然,法老把心腹大将派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搞大清洗啊。这次清洗固然会折损普塔赫军团的元气,但一支绝对忠于自己的军团才是法老希望看到的。

    法老对付萨迈特果然没有手软,先是剥夺军权,然后是剪除军中羽翼,再然后就是清理国内的支持者……

    等到萨迈特被逼到死角,再想放手一搏,就彻底迟了。

    白晓文摇摇头,不去管这对表面兄弟的恩怨,转而说道:“我需要审问这些人。其中身份最高的人都有谁?”

    “我看一下名单……”

    桑普从石桌上拿起一张莎草纸,指着其中的一个名字:“第四阵的指挥官,名叫……泽胡·迪纳赫特,还有他的两个副官。要不要我派两个经验丰富的人帮你审问?”

    白晓文笑着说:“不用了。”

    这位泽胡指挥官,就是白晓文切入的战车长身份的上司,现在白晓文却是摇身一变成了法老的亲信锦衣卫,就连军团长也得客气对待,而泽胡先生却成了阶下囚。

    当初白晓文抓了赫梯侦察兵,泽胡拒绝了白晓文见军团长的要求,白晓文原本以为他是为了冒领功劳。但现在看来,事情倒不一定那么简单呢。

    “缘,妙不可言。”

    泽胡看到白晓文的时候,并不觉得他和白晓文之间有什么缘分在……就算有也是孽缘……

    审讯过程很顺利,对于失了势的主子萨迈特,泽胡指挥官并没有死忠到底的念头,对于白晓文提出的问题,几乎是竹筒倒黄豆,一股脑说了出来。

    为了“宽大处理”,泽胡甚至把白晓文没有问的地方都讲了,当真是毫无保留。

    只可惜,泽胡并不是白晓文要找的“核心人物”他在萨迈特的亲信中,虽然军职是最高的,但受信任程度却远远不及萨迈特的亲信卫兵。

    对于萨迈特在埃及国内结交过什么人,和赫梯人有过什么接触,泽胡基本上是一概不知。

    不过,泽胡却是提供了一个线索。

    “迪奥大人,虽然我不知情,但我知道有个人肯定知道!”

    说的有些拗口,不过白晓文还是听明白了:“是谁?”

    “他叫做奈赫,是萨迈特的奴隶出身,但却非常受萨迈特的信赖。很多时候,都是由他来传递萨迈特的命令,包括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泽胡说起这个叫奈赫的人,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味道。

    白晓文点点头,走出了审讯室,再次找到了新任军团长桑普:

    “名单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奈赫的家伙?他虽然是个奴隶,但却是萨迈特最为看重的亲信,肯定知道很多秘密。”

    桑普仔细看了名单,摇头说:“没有……这里面只记载了那些有军职的人员。”

    桑普的确尽心尽力,配合白晓文将整个普塔赫军营清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奈赫的踪迹。

    “看来他已经逃走了,这个家伙绝不是简单的奴隶……”

    白晓文眯着眼睛,“必须禀报法老,立刻发起全城搜捕,就以抓捕逃奴的名义。”

    “这样做会不会打草惊蛇,导致他潜逃?”

    白晓文手里捏着一张纸,浏览着上面奈赫的出身信息。

    “我就是要让他逃!”

    ……

    古代的埃及王国,东临红海,北面是地中海,南部是尼罗河险滩,西部是无尽的沙漠,只有东北方向的西奈半岛,与西亚毗邻。

    这也正是埃及法老看重叙利亚地区霸权的原因,古埃及王国的地理位置导致了它的天然孤立性,非常需要和西亚的贸易和交流。

    在尼罗河三角洲地区,也就是“下埃及”的孟菲斯城附近,有一座名叫“伊姆之村”的小村庄。

    这个村庄的名字,源于一个叫做“伊姆荷太普”的古代人,正是这个人发明了一种新的建筑方法,才有了金字塔的雏形。自此之后,各代法老都开始大张旗鼓地为自己建造金字塔陵墓。

    一个瘦长的白袍男子,骑着一匹不起眼的瘦马,来到了伊姆之村的村口。

    他翻身下马,看着稀疏的木屋和石屋,以及冉冉升起的炊烟,风尘仆仆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喜悦。

    牵着马,瘦长男子一路走到了村尾,一座破败的木屋前。

    木屋荒废已久,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门框上结了蛛网,看上去很久都没有人居住了。

    瘦长男子发出了一声长叹。他将马匹拴在一旁的门柱上,脱下长袍准备打扫。

    “是谁?”

    忽然,瘦长男子警觉地站直了腰,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射过去。

    “你就是奈赫吧?来得这么晚,我们已经等你一天了。”

    荒废的木屋之后,两个人转了出来。

    “是你们……”奈赫眼眸微微收缩,这两人,赫然就是抓住了赫梯侦察兵,坏掉了主人萨迈特大事的两个关键人物,战车长迪奥和他的副队长!

    不过,惊慌一瞬间就被掩饰了起来,奈赫恢复了平静: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叫奈赫,我叫……”

    “不用狡辩了,奈赫。我这个人的记忆力很好,虽然只是扫过一眼,但当初你站在萨迈特军团长身边,我是不会记错的。”白晓文微笑说道。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址:m.
其他书友在看:太古剑尊 一世独尊 最强升级系统 学霸 万圣纪 元尊 战神狂飙 潮汐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