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相食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目睹恩师离去,杨显心中大恸。

    虽然梅年生说他死而无憾,但若是真有可能的话,又有谁会一心求死?

    即便梅年生心中无憾,可作为他徒弟的杨显,眼睁睁的看着老师慷慨赴死,而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这种无力感与屈辱感,却注定让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梅年生心中无憾,但这件事却成了杨显的毕生憾事。

    “我还是太弱了啊!”

    杨显站在小庙门口,看着梅年生消失的方向,深深自责,“跟着恩师学了这么多年,竟然还不能替他分忧,我可真是无用啊!”

    他在庙门前站立不动,呆呆出神,直到圆满中天之时,看到月光洒地,白雾升腾,心中方才慢慢沉寂下来。

    渐渐地身如枯木,心似清风,神念无所住,无所依,飘飘渺渺,若有若无,身心俱寂,与天地合。

    此时高天之上的星辰明月似乎同时黯淡了几分,但随即又变得更加明亮。

    天地间无穷精气从空中向杨显头部潮水般倒灌而入,只是一瞬间,杨显的身子便胀大了几分,但旋即开始收缩,随后又胀大,他的身体随着心脏的跳动而不断收缩膨胀,无声无息,诡异而神秘。,

    月华如水,罩在杨显身上,渐渐的杨显的身子似乎与月光融合到了一起,飘渺虚幻,好像一阵风吹来就能将他吹散一般。

    悉悉索索的轻微响声从小庙废弃的大门处响起,一只地鼠抖着尖尖的鼻子,开始在地上觅食,对身边的杨显视而不见。

    随后一道黑影从附近猛然窜出,啊呜一口,已经叼住了地鼠的脑袋,在老鼠的吱吱声中,快速远去,这是一只野猫。

    野鸟惊飞,虫鸣鸟叫,这个夜晚与平常并无任何不同。

    只是少了杨显的气息。

    直到天光大亮,第一缕阳光照射到杨显身上之后,杨显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东方火红的朝阳。

    “又是一夜过去了!”

    杨显看着太阳眯起眼睛,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该下山了!”

    他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已经知道自己昨夜定然是进入了一种悟道的大寂灭状态,此时整颗心活泼泼的,晶莹剔透,犹如无暇水晶,毫无半点渣滓。

    他微微沉思片刻之后,忽然抬起手臂,手掌缓缓前拍,一股无形大力从他掌心陡然发出,拍在虚空之中,发出巨大的爆鸣之声。

    “功力又精进了几分啊!”

    杨显收回手掌,并不怎么在意。

    自从他跟随梅年生习武修行以来,基本上隔三差五就会进入一种莫名的悟道境界之中,别的武道高手终其一生都未必能进入的大寂灭悟道之境,对杨显来说,却如同家常便饭。

    这也是他为什么年纪轻轻,就成为武道宗师的重要原因。

    当初梅年生见他悟道修行如同喝水吃饭一般容易,差点惊爆眼球,怎么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后来按他的说法,杨显应该是先天道体,天然的与天地本源大道亲近,因此不管做什么,都是事半功倍,如有神助。

    一掌拍出之后,杨显回过头来,仔细看了看身后这座破庙,院子里酒碗酒坛还在,可与他对饮之人却早已离去。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

    看罢多时,杨显转过身子,陡然一声长啸,束发青巾陡然炸开,满头长发披散开来。

    同时双脚上发出噗噗两声轻响,脚下的鞋子已经被他内劲震成碎屑。

    梅年生临去之时,吩咐他,让他蓬头垢面,赤脚行遍十九州,杨显不敢违背师命,如今醒来,自然要亲身躬行。

    他身上衣服本来就破旧,此时赤脚散发,已经与现在的青州灾民无有多大区别。

    他从山头折了一根青竹做杖,迈开步子向山下行去,再不回头。

    他下了山之后,一路向东,沿途饿殍遍地,随时都有饥民支撑不住,一头栽在地上,再也不能爬起。

    走了十几里地,迎面出现一个小村子。

    在村头一颗老树之下,一名老妪用几块砖头架成火灶,灶头上的铁锅白气弥漫,水花咕嘟嘟发出一阵阵轻响。

    锅里一名幼儿的尸身随着水花翻滚,若隐若现。

    老妪且烹且哭,手中干柴却一直没有停止往灶头下面填。

    杨显站在灶头附近站了好大一会儿,眼看着锅中婴儿不住翻滚,脸上神色变幻不定。

    他看低头看向哭泣的老妪,轻声问道:“这锅里煮的是谁?”

    老妪只是哭泣,并不答话。

    杨显又问,“真的吃的下去么?”

    老妪放声大哭,“这是我的孙儿啊!”

    她嘶声嚎叫道:“如今村里人易子而食,我这孙儿我若不吃,早晚也会成了别人的口粮,便是将他尸体埋了,也会有人偷偷挖出来吃掉,倒不如被我吃掉,没得便宜外人!”

    杨显双拳紧握,面色铁青,深深看了一眼老妪,转过身去,继续前行。

    身后老妪的哭声时断时续,犹如兽嚎。

    到的接近村子时,只见道旁有剐人肉者如屠猪狗,大街上时而有人经过,却不以为异。

    杨显的脸上愈发的难看。

    有好几次他都想出手将这些吃人之人击毙,但每次手掌举起,却每次都下不去手。

    若是有一丝办法,又有谁肯吃人!

    他扶杖继续前行,随后慢慢停住脚步,看向前面。

    在他面前的小道上,一名瘦弱的孩童奄奄一息的倒伏在地,胸膛不住起伏,但却已经没有爬起来的力量。

    在他身边围满了几个男子,眼中都冒出绿油油的光来,就等着这孩童咽下最后一口气,好将他洗剥干净,下锅烹煮。

    地下的孩童看着周围不怀好意之人的狰狞神情,双眼之中流露出极大的惊恐之色,双腿在地上乱蹬,努力弯腰坐起来,但却每次都失败。

    渐渐地,他脸上露出绝望之色,轻声抽泣起来。

    旁边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喝道:“你还死不死?老子等你好半天了!痛快点咽气,也好让大家伙撑上一段时间!”

    地下孩童抽泣的愈发厉害,身子微微哆嗦,颤抖不停。

    说话的男子等的心烦,忽然从背后抽出一把剁骨刀来,噗的一声插在孩子脖颈附近的地面上,“死,死,死,快点死!反正早晚都要死,我来帮你一把!”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