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惊心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石独秀,你不能杀我!”

    眼见石独秀展开青竹简,要对自己下杀手,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沈明堂忽然翻身坐起,大声道:“你若敢杀我,我家教主必然饶不了你!”

    他披头散发,满脸都是鲜血,形貌可怖,“你应当知道我家教主是什么人!你要是真的杀了我,那你们医家门人就等着我天命教的报复罢!”

    石独秀听了沈明堂的话,不怒反笑,“只有你有教主,难道我无师尊?”

    旁边站在原地不曾动弹的秦守听到沈明堂与石独秀的对话话,凑到杨显身边,低声询问道:“这天命教主是什么人?很了不起么?怎么还杀人炼丹?还有,这什么狗屁精血丹有什么用?”

    杨显淡淡道:“天命教主贺天行,被人称作‘赤地千里’,又被称作‘血帝’。据传他轻易不出手,一旦出手,便会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在他有限的几次与对手大战之中,斩山断岳,横扫千里城郭,毫不顾忌平民的死活,手段极为血腥。”

    “他是当世少见的武道大宗师,凶名赫赫,威震天下几十年,很了不起!”

    秦守有点不信,“斩山断岳,横扫千里?开什么玩笑?你当他是核导弹头啊!”

    杨显虽然不知秦守说的核弹头是什么东西,但却听出他不以为然之情。

    见秦守不信,杨显也懒得解释,继续回答他刚才的问题,“至于精血丹则是初修武道之人最好的奠筑基灵药,有价无市,万金难求!这精血丹一般都是抽猛兽精血提炼,所谓以后天补先天,说的便是这个道理。只是杀人炼丹的事情只在上古之时才有记载,不曾想如今竟然死灰复燃,又有人敢做出如此大事!”

    杨显向秦守解释这件事的时候,语气依旧平平淡淡毫无波动,但看向沈明堂的双目已经冷若万载寒冰,内蕴无穷杀气。

    这天命教竟然杀人炼丹,已经深深的触犯了杨显的忌讳,这沈明堂即便石独秀不杀,杨显也要杀!

    杨显与秦守互相问答,并没有瞒着任何人,现场众人都是耳聪目明之辈,此时听到面前这两个叫花子随问随答,竟然对江湖上的事情如此熟悉,俱都诧异无比。

    石独秀正欲对沈明堂下手,此时听了杨显与秦守之间的对话,面露惊容,身子倏然停住,随后缓缓转身,功聚双目,向杨显、秦守看去。

    面对石独秀精光爆闪的双眸,杨显也还罢了,依旧是老样子,但秦守却是有点经受不住对方犹如实质的目光,被石独秀看了一眼之后,身子登时僵直不动,面露恐惧之色,如坠梦魇之中,额头大汗滚滚,嘴巴微张,却只是嘶嘶吐气,无法叫出声来。似乎在他心灵深处,正在经受一场大恐怖。

    杨显将他如此,微微摇头,轻轻咳嗽了一声。

    他这一声咳嗽,在外人听来,与寻常之人的咳嗽没有什么两样,但对正注视着秦守的石独秀来说,却不亚于晴空霹雳,旱地惊雷。

    石独秀在杨显咳嗽之时,身子猛然一震,发出一声闷哼,精光爆射的双目倏然闭起,就如同晴空烈日猛然被乌云覆盖,刚刚一股摄人心魂的压力陡然消失不见。

    正呆然站立的秦守猛然一声大叫,如同刚刚从噩梦中醒来一般,急剧喘息,双目茫然片刻之后,便即清醒过来,“我靠,这是怎么回事?”

    他就在这短短片刻之间,已经汗透重衣,可见刚才心神消耗之大。

    “我靠,真特么邪门?”

    秦守看了石独秀一眼,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青衣小子,这是什么功法?妈蛋,吓的老子心跳肝颤,跟做噩梦一样!”

    杨显笑道:“这是医家秘术散魂眼,寻常之人若是被这散魂眼看了之后,立时神志混乱,心底的大恐怖便会一瞬间放大无数倍,即便是心智坚强之辈,也难以忍受得住。”

    “不错,确实是散魂眼!这位兄台好高明的手段!”

    对面的石独秀看向杨易目露奇光,“兄台好厉害的藏形的手段,害的石某来此多时,竟然不知道早有高人在场,实在是惭愧之极。”

    他通过刚才的目光探寻,此时已经探明秦守只是一名普通人,虽然心神较之普通人要坚韧许多,但脚步虚浮,气血微弱,确然是不曾修行武道的普通少年,可以忽略不计。

    但杨显给他的感觉却是与秦守截然不同,在他的感应之中,这个手持竹杖,赤脚而立的少年,如同一望无际的大海,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潭,淡淡然,绵绵然,难以捉摸,难以猜测。

    这种感觉,石独秀极为熟悉,因为他老师给他感觉就是这样。而今这极其相似的感觉,却出现在了这么一名少年身上。

    刚才杨显静静站在那里,丝毫没有显眼之处,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叫花子一般,稍不注意便将他忽略了过去,即便刚才软红娘就是因为救他才现身于此,但是诡异的是,软红娘再与别人争斗之时,转眼便将他给忽略了过去,似乎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将他给遗忘到脑后。

    其实,不但是软红娘,即便是石独秀现身打伤沈明堂之时,也不曾对杨显多看过一眼,潜意识的就将他给忽略了。

    直到听到杨显与秦守两人之间的对话,石独秀方才反应过来,心惊之下,这才功聚双目,对两人进行试探。

    他此时想来,面前这少年这种“让人自动忽略其存在的”的法门才是真的令石独秀心惊之处。

    石独秀身为医家首席大弟子,而立之年便成就了武道宗师,在同龄人当中,武道医术近乎无双无对,被医家家主赞为五百年不得一出的绝世天才,一向心高气傲,目无余子,今天竟然连高人在场都未能发觉,这一下非但脸面尽失,更令他忧心的是,“此人到底是谁?是敌是友?”

    同时一种极其荒诞,极其不真实的感觉从石独秀心中油然生起,“天下怎么会有这等人物!”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