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红衣边,大雾中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烟雾及身,随后香甜的气息钻入鼻孔,果然如同秦守所说,这医家弟子所释放的失魂雾确实是带着甜味。

    因为杨显与秦守服下了解药,自然不惧毒雾,石独秀自然也是不惧。

    唯独软红娘不曾服下解药,故此在烟雾及身之时,几人的目光都同时向软红娘看去。

    只见烟雾如潮水般涌来之时,到了软红娘身旁三尺之地之时便倏然分开,似乎在她三尺之外有一个无形的护罩,将四周毒雾隔离在外。

    石独秀见软红娘身上有如此异象,在放心之余也忍不住抚掌称赞,“红娘随身的清净琉璃玉,果然是解毒的无上妙品!”

    杨显也笑道:“名门大派,底蕴果然不凡!”

    石独秀闻言道:“若论名门大派,天下又有哪一个比得上儒门传承?”

    杨显默然不语。

    秦守在烟雾及身之时,一直都对软红娘斜眼相睨,直到见软红娘没有异状之后,一颗心方始真正放了下来。

    他是平常孩子,不曾习武,如今烟雾及身,开始还好,慢慢的视线受阻,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放眼所及,只能看到旁边杨显几人影影绰绰的身影,却不不怎么分明。

    他小跑几步,向杨显追去,忽然踩到一物,身子一晃,登时摔倒在地,在地面上骨碌碌滚出好远。

    这一下摔得好重,待到他头晕眼花的站起来时,却发现一只眼睛视线模糊不清,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另一只眼睛却也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

    秦守大惊,“我靠,我难道这是把眼睛磕瞎了?”

    他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却感到手背上湿热发粘,这一下更惊,“这特么难道是眼球里的液体?我这只眼睛真的瞎了?”

    正当他心惊胆战之时,忽然香风扑鼻,一只晶莹如玉的小手拿着一块巾帕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哎呀,你这臭小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正是软红娘的声音。

    “哎呦,笑死了!”

    软红娘笑嘻嘻的将丝帕递给秦守,“快擦擦罢,血都流到眼睛里去了。”

    秦守呆愣愣的接过丝巾,将自己脸上仔仔细细擦了擦,这才发现自己只是额头上跌破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流将出来,将一只眼睛糊住,是以看不清东西。

    发现并不是眼睛瞎了,秦守大大松了一口气,正要对软红娘说一声谢谢,却发现对面的红衣少女拿出一个瓷瓶来,将瓷瓶倾倒微微一晃,一蓬白色的药粉猛然喷出,向自己的额头洒来。

    秦守正欲扭头躲避,却被软红娘喝止,“别动啊!”

    就在秦守微微愣神之时,额头伤口猛然一凉,疼痛立减。

    红衣少女娇声道:“我这可是上好的伤药,价比黄金,今天算是便宜你了!”

    秦守眼看着她伸出冰凉晶莹的小手在自己的额头上将药粉抹了几下,随后将自己手中的丝巾拿过叠成长条,绕着自己的脑袋缠了几圈,最后在耳朵处打了一个结,拍手道:“好了!”

    秦守见她拍手轻笑,素颜如花,心头不自禁的溢出自己也难以形容的温暖情绪,一时间忘乎所以,呆然而立,不知身在何处。

    正失神见,忽然额头一痛,忍不住“啊”的一声痛呼出声,却是软红娘在他额头的伤口上猛然拍了一下,脸上露出一副恶作剧得逞的狡猾表情,笑嘻嘻道:“想什么呢小鬼?走罢,再不走的话,前面两个眼高于顶的家伙可都要走远了!”

    “哦哦哦”

    秦守伸手按着火辣辣发痛的脑袋,眼神恢复清醒,“眼高于顶?那是谁?是杨小子与石公子么?”

    他此时虽然嘴里询问,但眼睛却有点不敢直视软红娘,颇有点躲躲闪闪的感觉,好在烟雾四起,视线不怎么分明,软红娘也没有怎么注意。

    听到秦守相询,软红娘呸道:“可不就是石独秀与杨显这两个家伙!他们这种青年少年宗师,自然是眼高于顶之人!”

    “石公子也还罢了,手段虽强,但毕竟行事还算有迹可循,他这个人外表随和,内心高傲,是那种外圆内方之人,他的心思好歹还能猜到一二。”

    她说到这里,双眼中流露出惊讶与恐惧之色,“而与你在一起的杨显,我却怎么也看不透!”

    “刚才在城门附近之时,若不是他主动显示手段,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习武之人。”

    软红娘看看向秦守,“不知你发现没有?自从他现身之后,我与石公子自然而然甚至是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以他为主,这种变化是如此自然,自然的我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有这种异常。”

    软红娘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这个问题我也是刚刚想起来,在杨显面前却还是怎么也生不起这种‘为什么会这样’的念头。”

    秦守见软红娘柔美的脸上隐隐露出惊惧之色,心中毫无理由便是一痛,大声道:“怕他个鸟!”

    他猛然伸手,向软红娘的手掌抓去,但还未抓到便又缩了回来,“杨小子虽然是救了我的命,我也很佩服他,也感激他,但却不怎么服他!”

    他拍着胸脯道:“红娘,你不要怕,一切有我!武道宗师就了不起么?早晚有一天我也会成为武道宗师,甚至比武道宗师更为厉害的存在!”

    “你这臭小子!”

    软红娘弯腰笑道,“真会搞怪!我的名字也是能喊的?”

    她在笑声中伸出手掌抓住秦守的后颈,“别吹牛了,咱们先追上他们再说。”

    “唔唔唔”

    秦守被软红娘拎着脖颈,两脚离地,挣扎了几下,却无论如何不能挣脱。

    眼看着着地面在下面飞速后退,旁边烟雾中各种影影绰绰的物体一闪而过,一霎时耳旁风起,呼吸不畅。

    秦守双脚在空中乱蹬,身子不住扭动,“我给你讲,我可是认真的,早晚有一天,我会成为这个世界最厉害的男人!”

    他在迎面狂风中大声道:“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被你如此羞辱?红娘,你快将我放下来!”

    软红娘咯咯笑道:“喊姐姐,多喊几声姐姐,我就将你放下来!”

    秦守道:“喊姐姐多不好听,喊媳妇行不行?”

    “去死!”

    软红娘脸上微红,手上微微用力,一股针芒似的内劲从她掌心发出,沿着秦守的大椎穴风池风府几个穴道灌入,只在刹那间便已经控制住了秦守的奇经八脉,“臭小子,找打!”

    这股刚刚输入秦守体内之后,秦守与软红娘同时发出一声大叫。

    “啊!”

    “咦?”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