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跪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嗯?”

    听到秦守一而再,再而三对自己辱骂,说话的神秘人语气陡然变冷,“小娃娃,你老师没有教过你尊老么?”

    祂似乎被秦守激怒,一声冷哼之后,方圆十几丈空间猛然一寒,无边杀气将众人笼罩,“无知小儿,跪下罢!”

    这句话刚刚响起,一股大力凭空涌出,巨山压顶般向秦守身上压去,“你对我如此不敬,我便是杀了你,谅你的老师也是无话!”

    大力临头,秦守一声闷哼,身子巨震,脑袋被压的猛然下垂,身子一个踉跄,差点趴在地上。

    好在他反应快,发出一声怪叫,身体急剧摇晃了几下之后,旋即站稳,他身子站稳之后,伸出右手中指朝天空虚虚比划,“靠!你让老子跪,老子就跪啊?你算是什么东西?藏头露尾,不敢见人的玩意儿,还想让老子下跪?做你奶奶的春秋大梦去吧!”

    神秘人虽然不懂秦守伸出中指是什么意思,但秦守的喝骂祂却听的清清楚楚,当下呵呵笑道:“好,好,好,好一个不怕死的后辈!今天就算你是梅年生的徒弟,你也得跪地受死!”

    话音刚落,虚空的无形大力猛然加大,将秦守全身包围轰然下压,“跪下罢!”

    被这股大力压迫之下,秦守浑身骨骼“咔咔”作响,刚刚挺立起来的脑袋又开始缓缓下垂,背部也开始弓起,弯腰低头,像是俯首帖耳静待主子吩咐的奴才一般。

    “你娘的!”

    秦守的下巴已经贴到了胸脯,在这股大力之下,脑袋无论如何不能抬起,双腿发颤,呼吸困难,额头上青筋暴起,汗水滚滚流下,嘶声吼叫,“我不跪!”

    他身子如驼大山,剧烈摇晃,拼命挺身,“老子死也不跪!”

    神秘人嘿嘿冷笑,“想死?哪有这么容易?落在我手,我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祂声音越来越响亮,“我最喜欢硬骨头,你越是骨头硬,就越是有乐趣!”

    说到这里,压在秦守身上的无形大力又加大了几分,“跪下!”

    “砰!”

    地面开裂,秦守被这股大力所压,双脚下陷,直没至膝,“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他胸襟红透,白牙染血,巨大的压力之下,四肢百骼发出炒豆般的响声,可见他受力之大,他的脑袋越发低垂,背部又被压的下弯了几分。

    只有沉闷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我不跪!我不跪!”

    他身子不断挣扎,却犹如胶水中的飞虫,无论如何不能逃脱这股大力的压制,秦守放声大叫:“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祖宗,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我一跪?”

    旁边的石独秀与软红娘两人,将秦守弓腰塌背,身子发抖,这说话之时,鼻腔噗噗往外窜血,这才知道秦守所受压力之大,都生出不忍愤怒之心。

    石独秀抬眼望天,怒道:“你也是一名大宗师,何必与一个小辈计较?”

    神秘人嘿嘿笑道:“如此不知礼数的小辈,不如早死!”

    祂说到这里,又是一声轻喝,“跪下!”

    这声轻喝却是针对秦守而发,“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又是一股巨力向秦守压下,秦守一声大叫,口中鲜血狂喷,双腿又向地面下沉了一截,一直到了大腿根部方才停下。

    这一次,神秘人发出的无形力道太大,震得秦守的眼睛耳朵里都冒出细细的血线来,鲜血喷泉般从他口中喷出,直喷出三丈多远。

    这口血喷出之后,秦守寂然不动,再无动静。

    石独秀与软红娘同时吃了一惊,心道:“莫非是死了?”

    两人仔细感应了一下,却是还能听到秦守细细的呼吸之声,但却不见秦守有什么动静,只是静静低头站在哪里,唯有细细的血线从他口角耳鼻处向地面滴落,发出轻微的响声。

    一开始石独秀与软红娘还不知秦守这是怎么回事,片刻之后,两人已经想明白了秦守如今的状况,“这小子昏过去了!”

    原来秦守受到的压力太大,此时再也经受不住,重伤之下,已经昏迷不醒。

    但即便他已经昏了过去,身子却依然是屹立不倒,绝不下跪。

    石独秀见秦守如此硬气,心中暗暗敬佩,他本来对秦守的粗言粗语还有点看不惯,但如今见他宁死不跪,绝不服软,单凭这骨气,不由得生起敬服之心,“这小子虽然不曾修习武道,但这骨头可是真硬!”

    “他能成为杨显的伙伴,果然也不是凡人!”

    便在此时,出手打压秦守的神秘人轻声咦道:“咦?晕过去了?”

    祂似乎愣了一下,旋即轻声笑道:“有种!”

    这人对秦守连连称赞,“这么好的苗子,真不忍心下手……”

    他前一刻还在说不忍心,下一刻就有莫名力道降临在秦守身上,“轰”的一声响,秦守应声飞起,两腿从地底拔出,带出一蓬泥土,身子在空中翻翻滚滚划过一段距离之后轰然落地。

    “嘭!”

    秦守身子在地面滑行一段距离之后,方才静止不动。

    “咳咳咳”

    片刻之后,咳嗽声响起,静静躺在地上的秦守忽然有了动静,他蠕动几下之后,茫然站起,还未完全清醒,神秘人的声音重又响起,“跪下罢!”

    这神秘人的声音响起之后,秦守的脑子瞬间清醒,破口大骂道:“跪跪跪,跪你娘!跪你奶奶……”

    “轰!”

    他一句话尚未骂完,无形力道又至,这一次这股力道不是从上而下的压打,而是将他全身包围,八方力道将他围在中央,开始慢慢挤压。

    神秘人的声音又起,“小子,我这招叫做虚空锁,又叫八面枷,铁人我也能将他压成齑粉,专门为硬汉所准备。”

    祂说到了这里,颇为唏嘘道:“我之前有几个弟子背叛师门,改投他处,后来我捉住了其中一个,将他在这虚空锁中挤压了三个月,将他全身骨头一根根从体内挤出却又不伤他命,嘿嘿,我这个好徒儿之出生之后,三十年来,就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但在我这一招虚空锁之内,却还是忍不住疼的哼出声来。”

    祂说到这个弟子来,言语之中,难以抑制的流露出无尽的怨毒之意与顾忌之情,“连他都有点忍受不住,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比的上我那位好徒儿!”

    秦守身子一挺,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卡姆昂!卑鄙!”

    这神秘人虽然听不懂秦守所说的话,但秦守语气中的蔑视却能直观的感受出来,当下一声冷哼,力道勃发,虚空一震,四面八方的气墙开始对中间的秦守进行挤压。

    “噗!”

    在八方距气劲的挤压之下,秦守抬头向天,大口鲜血不要命的狂喷,全身皮肤倏然开裂,细细的血线不断从毛孔中涌出,只是一瞬间,他几乎缩小了一半,成了一个血人。

    这挤压力道稍放即收,神秘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子,滋味如何?”

    秦守此时的脑袋都被挤压的有点变形,闻言咧嘴嘶声,“爽!干{你娘一样的爽!”

    神秘人大怒,“很好!那就再来一次!”

    祂冷哼道:“我就不信,你还真的不跪!”

    便在此时,一道清朗的声音悠悠响起,“即便他跪下了,你又能受得起么?”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