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天下宗门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虽然秦守面对石独秀的邀请,说是要考虑一下,但他说话时的语气与神态,却已经流露出对医家的隐隐排斥之意,现场众人都是精明之辈,岂能看不出来?

    石独秀大奇,对秦守道:“秦兄,天下诸子,共分九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无论是实力还是声望,在这所有的门派之中,我医家可名列天下前十,不是我自夸,天下间还真没有几个门派能压我医家一头。”

    他轻声问道:“不知秦兄为何对我医家生出排斥之意?可是我刚才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情,得罪了秦兄?”

    不待秦守回答,旁边的软红娘插嘴道:“石公子,医家虽然了不起,但也不不是没有压制你们的教派!医家手段高明,却也算不得天下第一!”

    石独秀愕然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医门是天下第一了?红娘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软红娘笑嘻嘻道:“你言语间对你医家大为称赞,却不知医家与我圣门相比,哪个要高上那么一点?与儒门相比,却又怎么样?”

    石独秀道:“若是魔门不曾分裂,我医家当让你魔门三分,但如今魔门分为南北二宗,实力大不如从前,想要压我医家一头,怕是不怎么容易。至于儒门……”

    他看了软红娘一眼,道:“你也知道,天下九宗十三派,八十一门,其中儒道佛魔为天下尊,之后便是医家、兵家、阴阳家、乐家、书画家等其余门派。排名再往后的门派基本上都是前面九个宗门所出的弟子所创建,武道功法,不出九家范畴。”

    他说到这里,向秦守问道;“秦兄,你与杨显同行之时,杨兄有没有向你说过江湖中门派之事?”

    秦守看了杨显一眼,摇头道:“说的很少,我问他他也不说,只是说以后我拜师之后,自有师门中人向我告知。”

    石独秀笑道:“原来如此。“

    他向秦守道:“既然今日说到这里了,那我就趁机给你说一下当今天下的宗门教派。”

    秦守斜睨了软红娘一眼之后,方才对石独秀道:“还请石兄指教。”

    石独秀道:“指教不敢,只能说是介绍一下。”

    他向秦守解释道:“诸子百家,九宗十三派,八十一门,其中儒道佛魔四教最为庞大,排名在其之后的所有门派基本上都脱离不了这四教的经义,就连我医家的起源也与这四教关系极大,这四教立教几万年,教义几乎贯穿了整个人族的历史,可谓无人可撼动的的庞然大物。”

    他说到这里,看了杨显一眼,“而这四教中,又以儒门为尊,想当年儒家子弟把持朝纲,令传天下,便是皇帝都要让他们三分,只是千年之前,儒门中理学兴起,导致儒门分裂,分为隐学显学两派,实力大减,已经不复以往声势,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即便是儒门分裂,但无论是显学还是隐学,其暗中所隐藏的实力也还不是普通门派所能抗衡的。”

    秦守听石独秀这么说,抬眼看向杨显,“是这个样子么?”

    杨显点头道:“就算是罢。”

    秦守道:“什么就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就算是’?”

    杨显并不回话,转身道:“先进城看一下罢,这天下门派中事错综复杂,非是一时半会儿所能说清楚的。”

    “哎哎哎,我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石兄还有说完呢!”

    见杨显转身向寒林城内行进,秦守急道:“你急什么?”

    旁边石独秀对秦守笑道:“你看不出杨兄不想说这个话题么?这是儒门隐学的门内之事,他如何能当众说出?”

    秦守道:“神神秘秘,一点都不痛快!”

    但是虽然对杨显有点不满,秦守还是迈开步子,跟随杨显向寒林城内走去,对于天下武道宗门的事情,日后有的是时间听,倒也不急于一时。

    众人跨过倒塌的城门,踩着碎石砖块,一路前行。

    这寒林城被天命教神秘人的分身自爆之时,毁坏了一大片,又被杨显在喝退神秘人之时震塌了一片,此时满城废墟,几乎没有完好之处。

    城内一开始被医家失魂雾迷住的居民与军人有一部分被鲜血分身的自爆殃及,已然死于非命,另一部分却是被倒塌的房屋砸中,也是活不成了。

    只有一小部分居民幸免于难,呆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石独秀见到如此惨状,对众人道:“先救人!”

    他说话之时,从怀中抽出一根横笛,呜呜咽咽吹了几声,功夫不大,从寒林城外走过来一帮青衣人来。

    这些青衣人穿着打扮与石独秀极为相似,都是头戴软巾,背背青囊,有的腰间挂着葫芦,有的腰间拴着银瓶,还有的扛着药箱,一副郎中先生的装束。

    只是这些人都有点精神不振的样子,有的身上还沾满了不少泥土,颇为狼狈,应当是受到了杨显儒门清音的波及。

    这些人差不多有十来个,来到石独秀面前之后齐齐行礼,“属下见过少主!”

    石独秀还礼道:“诸位兄弟,不必多礼,救人要紧!”

    十几个青衣人齐声应诺,搬砖挪瓦,开始对压在砖石下面之人的救治。

    石独秀向正在救人的杨显道:“这都是我医家子弟,刚才在城中释放失魂雾的就是他们几个。”

    杨显点头道:“清气满身,果然都是不凡。”

    众人都是修为不凡之辈,又兼这寒林城又不算是很大,不消一个时辰,便将压在倒塌建筑下的百姓救出,将这些救出之后,自有医家子弟救治,杨显等人径直向城中心的黑血炉走去。

    在行进过程中,秦守问杨显,“若是之前你不出手的话,这寒林城中百姓反而未必会死这么多,就因为你逼死了这天命教的坛主,才引出一名大宗师的鲜血分身,导致了后面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真要论起来,这寒林城中百姓,有一半都是死于你手,你现在有没有感到后悔?”

    杨显沉吟片刻,道:“今天我若不来,死的人只会更多!我若不出手,石兄与软红娘却也未必能保住性命。”

    秦守默然不语,不再发问。

    走了几步,众人来到刚才那具鲜血分身自爆之处,只见城内广场之上已经多了一个方圆几丈的大坑,周围建筑尽皆粉碎,只有不远处三丈来高的黑色丹炉还完好如初,屹立不倒。

    秦守走到坑边,咂舌道:“我靠,这简直是人形炸弹啊!”

    他在坑边扫视片刻之后,忽然道:“咦?这是什么?”

    说话间弯腰伸手,从坑边捏起一颗红艳艳的血色小球,笑道:“我靠,这难道是那具分身自爆后留下的东西?”

    杨显见到他手中的红球之后,吃了一惊,“快扔了它!”

    秦守不明所以,愣道:“怎么了……”

    话音未落,手心一热,手上的红球倏然散开,化为一团血雾,活物一般钻进了他的体内,顷刻间消失不见。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