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保命符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哎,这是怎么回事?”

    秦守眼见手中血珠钻进体内,吓得一蹦三尺多高,惊叫道:“这是啥玩意儿?怎么钻肉里去啦?”

    在他惊叫声中,杨显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手一伸,已经将秦守的手腕抓起,一股内劲从掌心倏然发出,进入了秦守手掌之内。

    “嗤”的一声轻响,秦守手掌忽然吹气般胀大,十道细细的血线从他十指十宣穴中急速射出,打在不远处的砖瓦石块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直到鲜血射出,痛感方才从秦守指尖传出,他手臂一缩,挣脱了杨显的手掌,吸着冷气使劲甩了甩手,忐忑不安的看了脸色阴沉的杨显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守从未见过杨显变过脸色,此时见杨显一脸郑重,不由得一颗心砰砰急跳,脸色也变了,涩声问道:“很严重?”

    杨显默然片刻之后,深深看了秦守一眼,“秦兄,这是大宗师的烙印之法,这血珠虽然被我逼出一部分,但还是有一部分已经进入的体内,与你自身气息相合,已经无法驱除。”

    秦守嗓音干涩,“然后呢?”

    杨显道:“然后你与这名大宗师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对手!”

    他摇头叹息道:“你身上有他的烙印,即便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他的追杀。日后,要么你杀了他,要么他杀了你,不然这烙印就无法驱除。”

    “这是索命书,也是劫道符!”

    秦守不明白,“什么意思?”

    杨显道:“这血珠之内蕴含有这名大宗师的武道真意,有屏蔽道韵之能,你现在没有习武,还感受不出来它的厉害,一旦修习武道,在悟道之路上将会有大麻烦!”

    秦守问道:“会不会死?”

    杨显道:“只要没有人杀你,这烙印倒是不致命。”

    秦守闻言大笑,“只要不死就行!”

    他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怕他个鸟!我本就是该死之人,如今能在这个世界多活一天,那就是多赚上一天,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秦守说这句话时,一丝微不可察的伤感痛楚之意从眼角深处一闪而逝,似乎回想到了一些令他痛入骨髓的伤心往事,但这种情绪只是稍稍流露便即敛去,随即他又恢复了一副什么都浑不在意的神情。

    旁边的石独秀听到秦守如此说话,叹道:“秦兄的心真大!”

    秦守道:“不然还能怎样?”

    软红娘一脸担忧的看了秦守一眼,咬着嘴唇道:“要不我去求求我师尊罢,他老人家一定有办法。”

    杨显摇头道:“秦守身上这烙印乃是大宗师给秦守下的诅咒,谁要是敢为他驱除,那就是替秦守接下了这桩恩怨,自然也就成了这名大宗师的仇人。这种事情,即便是贵门雷门主恐怕也要顾虑一番。”

    软红娘:“既然后果如此严重,那你刚才还为何帮秦守驱除血珠?”

    杨显道:“义之所在,不敢不为!”

    石独秀听了杨显一言,鼓掌叫好,大声道:“好一个‘义之所在,不敢不为’!”

    他对杨显道:“刚才秦兄中了这诅咒烙印,我刚才还在考虑,若是秦兄入我医家,我当如何处置。如今听了杨兄之言,实在是汗颜无地,惭愧之极!”

    他一脸羞愧之色,对秦守道:“秦兄,我现在邀你加入我医家,你可愿意?”

    他笑道:“或许我老师比不上杨兄的师尊梅先生,但在我医家中保住你的性命,却还不是问题。”

    秦守此时已经知道了自己体内血咒烙印的厉害,他是豪侠之性,虽然嘴里不干不净,平日里一副浑不怕死的样子,但本性良善远超常人,见石独秀邀请他加入医家,他怎肯点头同意?

    在刚才自己没事的时候,石独秀邀请他,他都说要考虑一二,现如今自己身怀一名大宗师的血咒,可谓九死一生,前景惨淡,此时若是加入医家,岂不是说他是贪生怕死之辈?

    此时此刻,即便这医家是天下第一的大门派,掌门是天下第一高手,秦守也不可能会加入。

    他看了石独秀一眼,嘿嘿笑道:“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秦某一条残命,又何必劳烦石兄向请!”

    “我这不祥之身,怎配加入医家?若是连累医家子弟身死,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其实石独秀在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就知道自己说错了,他若是对寻常之人说这些话倒也没事,但对于刚烈要强之人,这句话却是有点欠妥当,这个世界不受嗟来之食之人大有人在。

    见秦守拒绝的如此果决,石独秀叹道:“秦兄,你又何必如此好强?以你的资质,留待有用之身,日后未必不能成就武道大宗师。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暂且隐忍一番,到时候再报此仇便是。”

    秦守道:“我不是君子,忍不下十年!”

    石独秀见秦守态度坚决,当下将目光转向杨显,“杨兄,你说该当如何?”

    在石独秀与秦守对话之时,杨显在旁边一直就这么看着,并不插话,如今见石独秀开口相询,好笑的看了秦守一眼,问道:“秦守,怕不怕死?”

    秦守道:“怕!”

    石独秀大奇,他还以为秦守会回答不怕死,谁知道坦诚自己怕死,这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只听杨显又问道:“我问你,你想不想报这个仇?”

    秦守道:“孙子才不想报仇!”

    杨显大笑,对秦守道:“我有一计,即可令你拜入名门大派,也可令你有报仇之机,只是风险实在太大,稍有不慎,便是身死之局,你可有兴趣听一下?”

    秦守虎目圆睁,身子微颤,看了杨显好一会儿,方才嘿嘿笑道:“最坏不过一死,不死总能出头!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主意,我怎能错过?还请杨兄指教,小弟洗耳恭听!”

    杨显道:“我会找个机会,安置你进入南方魔宗。以你的资质,在魔宗定然会得到重视,早晚要见到魔宗宗主,以魔宗宗主田断的脾气,若是见你被人下了血咒,自然会恼怒非常,你这血咒不愁解不开。”

    秦守眼珠转了转,恍然道:“到时候魔宗与天命教必然会对上,只要两家开战,最后无论谁胜谁负,对天下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而且这也算是为你老师报了被围剿的大仇!”

    他笑道:“好像无论是天命教主还是魔宗宗主都是你老师的仇家罢?常听人家说什么一石三鸟之计,世间罕有,而今你这已经是一石四鸟还不止,嘿嘿,杨兄打的好算盘!”

    杨显坦然道:“秦兄说的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秦兄,你就说你的决定罢,你去还是不去?”

    秦守眉毛一扬,道:“去!怎么不去?只是万一被魔宗宗主发现我有不良之心,到时候必然要杀我,你有没有什么保命的法子?”

    杨显道:“有!”

    现场众人尽皆好奇,不知道杨显有什么办法能使秦守在大宗师手中保命,一时间六只眼睛同时看向杨显。

    秦守直接问道:“什么法子?”

    杨显笑道:“你站着别动,我给你一个护身符。”

    秦守不明其意,道:“好,我不动,你要怎么做?”

    杨显扫视了石独秀与软红娘一眼,微微沉吟片刻,抬腿迈步,向秦守走去。

    “轰!”

    他一步迈出,身上气势陡然发生变化,身与天地合,俨然大宗师气度,压的众人身子一僵,再也难以动弹。

    杨显一连三步,三步迈出,气势已经翻了三倍,天上风云变幻,寒林城中所有生灵同时停止了动作,如同泥塑木雕,便是思维也难以运转。

    此时杨显已经到了秦守背后,随后手臂慢慢抬起,以手做笔,对着杨显背部凌空写字,他每写出一个字,方圆十几丈的空间便是一震,一共写了八个字,待到八个字写完之后,寒林城上方天空忽然变为一片赤红,天地肃杀,再无任何声响。

    对面的石独秀与软红娘看的明白,杨显写的八个字乃是:“你若杀他,我便杀你!”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