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望闻问切非寻常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ps:大江在这里为大家拜年了,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大吉大利,富贵如意,心想事成!

    “这两个塑像竟然有意念传法之能!”

    感受着体内不断运行的武学一套与自己所学极不相同的气息路径,杨显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平白无故得了这么一门心法,不知医家之人会有什么反应。”

    他敢肯定,这两个塑像所含武学心法的事情,整个医家中人绝不会知晓,倘若他们真的知道的话,恐怕也不会让杨显登临此路。

    杨显的武功见识都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明,此时感应着体内气息的流动,便发现这套心法高明之极,竟然是以外入内,以窍穴为气息源头,反哺经脉,与正常的武学心法大相径庭。

    寻常武学心法都是以丹田为中心,吞食日月精气,运达全身经脉,最后才从穴窍发出,恰恰与这门心法相反。

    “妙!”

    细细体会着体内气机的玄奥变化,杨显抚掌赞叹,“妙之极矣!”

    杨显此时神情怪异,似乎是大欢喜,又似乎是大烦恼,口中啧啧赞叹,身上衣衫由刚才的鼓胀变为收缩,衣衫贴紧肌肤,整个身子犹如一个漩涡一般,将天地精气源源不断的吸入体内,引的周身风动,隐隐雷鸣。

    旁观的李青囊心中大奇,“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像是悟道之像?”

    正当李青囊好奇之时,杨显已经睁开了眼睛。

    一霎时,所有异象尽皆消失。

    “怎么样?还好罢?可是有什么收获?”

    李青囊笑道:“贤侄,这条路不好走罢?”

    杨显神情怪异,对李青囊道:“这次收获颇丰,与我修行有极大助力。”

    李青囊对杨显的话也没有多想,笑道:“有收获就好,咱们继续走吧。”

    杨显嘴巴张了张,本想将刚才感应到的武学心法说给李青囊听,此时见他迈步向前,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只好闭嘴不说,心道:“到山顶上再说这件事也不迟!”

    两人继续踏阶前行。

    在经过两侧的塑像之时,杨显又转身仔细看了这两个塑像一眼,然后才与李青囊一起向上。

    在他离开之后,这两个塑像开始轻轻的颤动起来,而之前的两个持针的塑像也随之微微晃动,只是动静太小,并不引人注目。

    在踏着石阶向上走的过程中,杨显双脚脚心与脚下的海阳石接触之时,只觉得一股股热流以脚底涌泉穴为入口,不断向自己体内灌输,他每踏行一步,就有一股热流沿着涌泉穴倒灌入经脉之内,使得他全身如泡温泉,暖洋洋的极为受用。

    只是走了短短几个台阶,他体内的真气便增加至少十日之功,这海阳石竟然能储存日月精华,此时被杨显赤脚踏足其上,在真气勾连地脉之时,自然而然的便引动了海阳石内储存几千年的天精地华,在杨显真气流动之中,由脚底带入经脉之中。

    估计在医家修建了这条由海阳石铺设的山道之后,还从未有人赤脚踏行其上,也或许是杨显此时状态特殊,才会有此种情形发生。

    但不管如何,这海阳石阶内几千年的积累倒是便宜了杨显,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在悄无声息中进行,即便李青囊身为武道大宗师,也没有发现其中异常。

    这海阳石中所储存的天精地华其实并不能等增加人的内力,但却对武者的根基有着极大的巩固作用,虽然这对早已经根基圆满的杨显来说如同鸡肋,多一点少一点区别不大,但对一般武者而言,已经是了不起的机缘。

    在走了二十四阶台阶之后,前面又有塑像出现在他的面前。

    左边一人是一个银须老者的形象,鹤发童颜,端坐在一张方桌之后,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以及一个小小的垫子。

    老者左手扶着一根系着大葫芦的藤杖,右手手肘搁在方桌桌面之上,手掌向前方伸出,五根手指做出按抚之状似乎在拨弄琴弦,但又有点不像。

    杨显仔细看了一下,忽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拨弄琴弦,原来是号脉听诊之术。

    医家寻医问药,这号脉之术乃是最为基本的东西,也是最为重要的东西,这塑像出现在这里,却也是情理之中。

    而在这老者对面的塑像却是一个黑须中年男子,这名男子一手拿竹简,一手拿毛笔,双目炯炯,直视前方。

    杨显见到这个塑像,略一沉吟,已然明了:医家之术望闻问切,左边的老者号脉是为切脉,而右边这中年男子拿着双目直视是为“望”,而手持毛笔是为“问”与“闻”,竹简则是作为记录所用。

    这两个塑像将医家的“望闻问切”四个基本纲要全都表现了出来。

    看到这两个塑像之后,杨显脚步不停,继续前行。

    在走到这两个塑像附近之时,忽然左手手腕一紧,浑身气息猛然一滞,随后体内真气的运转陡然加速。

    正当杨显体内经脉因为真气运行过快而略感鼓胀之时,左手手腕忽然松开,而右手手腕却又一紧。

    此时急速运转的真气倏然变缓,由霹雳闪电变为老牛破车,极快变成了极慢。

    这要是寻常武者,体内真气如此运行,非被玩残了不可,最少也得吐出几口血来,但杨显生来与众不同,这气息变化虽然诡异,却也伤他不得。

    他此时已然确定,这雕琢大道两侧塑像之人定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武道高手,最少也是武道大宗师的境界。

    可这名大宗师即便再高明,却也不可能比得上杨显的老师梅年生。

    这名大宗师或许医术高明,雕塑的手法也是巧妙非常,但若是只比较武学修为,他较之于梅年生却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杨显此时虽然还不太明了自己老师的武学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梅年生早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武道大宗师,已经开始向最为神秘莫测的无上大宗师进军,若不是因为几年前被重伤伏击,说不定天地间又多了一位无上存在。

    相比于无上大宗师,所谓的武道大宗师,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

    即便梅年生没有证就无上大宗师业位,那也比寻常大宗师高明许多。

    作为跟随了梅年生六年多的亲传弟子,杨显早就领教过大宗师的意念威压。

    这大道两旁塑像中所附着的武道意念虽强,相比于梅年生却还不够看。

    杨显连梅年生的武道意念都能承受得住,这塑像中的残留的意念自然不在话下。

    因此这股子武道真意虽然在操纵人体气息时玄妙无方不可测度,但还不足以使杨显承受不住。

    就在他体内气息变缓之时,就感觉右侧塑像如同活过来一般,一双眼睛将自己浑身上下里里外外看个通透,同时大笔书写,将自己的气息记录了下来。

    杨显在感应到这黑须中年人的塑像挥笔记录之时,脸上微微变色,经脉内缓慢运行的真气陡然加速,刹那间将所有感应都屏蔽在体外。

    被第一对塑像中的武道残念以石针试探之时,杨显只是吃惊,而被推拿按摩的两个塑像点穴拍击之时,杨显也只是好奇,但如今感应到自身气息被右侧中年男子形象的塑像记录下来之时,杨显却是勃然大怒!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