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闹事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在这个世界,自上古伊始,便有神文传世,但因为神文威力惊人,每一个字都代表一种大道本源之力,因此被上古大种族所把持,秘不示人。

    后来人族崛起,推翻了各族,将一些上古大族赶出天外,收复大地,将这些神文也收为己用。

    只是上古神文极为难学,资质稍差一点的种族就难以掌握,能够学会文字之人,万年中无一。

    而且因为上古之时的一场大变故,有一股冥冥中的力量使得人族无论是从肉身还是智慧,都是一代不如一代,

    后来便有人族先贤将神文改变,削去神文中的规则之力,只保留其字面意思,转化为普通人类也能学习的文字,如此一来,文字典籍才得以流传下来。

    但即便是这些简化的神文,也不是一般百姓所能学习,只有人类中的高层人物才有资格研习,绝不会对下层百姓开放。

    上古到中古,文字一直被视为智慧与地位的象征,无论是妖族人族,都是看管的极为严密,极少会将之传授给下层种族学习。

    这种情况绵延万载,直到儒家子弟的出现。

    儒门老祖是第一个有教无类,第一个将文字传给万族之人。

    所谓布道天下,走游四方,说的就是儒门老祖与他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讲文字传播的过程。

    也就因为有了儒家老祖这一场举动,才使得天下百姓有了识文断字的机会,这打破了世家贵族对文字的垄断,开启了诸子百家学术思想上的大爆发与大辩论。

    诸子百家的学术思想也大都是在儒门之后兴起的。

    也就因为这个原因,无论中古诸子如何互相争论,如何互相仇视,但却从未有过一家敢对儒门不敬。

    这也奠定了儒门为百家之首的基础。

    之后几万年来,儒家与诸子学说一直互相促进互相帮扶,极少会发生冲突,在所有门派学说之中,只有儒家保持在绝对中立的地位,居中调停诸多门派的矛盾,地位超然。

    直到千年之前理学兴起,打压百家子弟,诸子百家众人方才与儒门正式闹翻,便是传统儒门也受了池鱼之殃,一直到现在还有些许芥蒂。

    因为儒门势大,把持朝纲,天下十九州之地士子纷纷兴建祭祀儒家先贤的庙宇,而这庙宇便被称之为文庙。

    儒家子弟对入驻文庙得受牺牲供奉的要求极为严格,便是历代儒门门主也鲜有资格配享供奉。

    文庙中所受供奉的都是儒家初代门主及其友人与弟子,要么就是史上做出极大功业的儒家门人。

    只有立功立德立言立身,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儒家士子所说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后,才有资格进入文庙。

    能够在身死之后进入文庙,这儒家众人来说,可谓是千古荣耀。

    而每个儒门弟子只要有时间,一般都会去文庙祭拜先贤,传统儒门中人更是如此,而作为一门之主的杨显,则更是要祭拜一番。

    青州青阳府。

    青州方圆万里,青阳府便是整个青州的中心所在,与其余的州府一样,在青阳府城里,也修建有一座大大的文庙。

    这座文庙占地千亩,修建的及其宏伟气派,每日里前来祭拜之人络绎不绝。

    这一日青阳府主苏子修正陪着恩师在庙内闲谈,忽听到庙外一阵喧哗,间杂吵闹之声,听声音似乎是响在在大门之外。

    “子修啊,外面这是什么动静?”

    正在苏子修对面喝茶的老者放下手中茶盏,笑道:“倒是稀奇了,怎么还有人敢在圣庙门口生事?”

    苏子修老脸一红,放下茶盏起身道:“子修治下不严,让老师见笑了!”

    他冲老者躬身一礼,道:“老师且自休息,学生去去就来!”

    他转过身后,一霎时怒气满胸,脸色铁青,心道:“这些士子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文庙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这里大声喧哗,难道文士冠也不想要了么!”

    儒门规矩,若门人弟子行年二十,便即加冠,加冠便是成年。

    一般加冠都是由师长来主持,但若是儒家弟子犯了大错,师门中人便可以摘去他的头冠,逐出师门。

    摘冠乃是儒家弟子最为耻辱的处置方式,有些儒生宁肯身死,也不愿将头冠摘下。

    老者见苏子修转身大步前行,呵呵笑道:“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养气功夫怎么还这么不行?你这般怒气冲冲的出去,让一众士子如何看待?你还真打算摘去他们的文冠不成?”

    苏子修身子一颤,转身向老者弯腰道:“多谢老师教诲,学生明白了!”

    他再次直起腰来时,满脸怒色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面沉如水,一脸威严肃穆之色,转身前行也变得不再匆忙,而是慢慢踱了过去。

    此时文庙的大门之外,正有一群士子堵在门口,对一个人指指点点,大声呵斥。

    文庙大门两边本来有着用千年桃木刻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仁义礼智信。

    下联是:天地君亲师。

    但此时写着“天地君亲师”五个字的下联却被一个叫花子摘了下来,一拳打的粉碎。

    这个叫花子打碎桃木联之后,非但不跑,反而浑若无事的继续向庙门里面闯去。

    此时正当下午,庙门口来往士子众多,见到这叫花子如此行径,哪个能忍?

    当下纷纷上前制止,有脾气大的士子当即捋胳膊挽袖子便要与这个叫花子厮打,却被这名小叫花随手扔出几丈远,摔在地上不知高低。

    当今儒家虽然理学独大,但其中士子也不乏修习武道之人,见这叫花子如此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即对他围而殴之,想先将他制服,拖出去再行问责。

    但现场有几个算几个,但凡出手的儒生,决计没有一个人能在小叫花面前走过一合,尽皆被他扔了出去。

    眼见他随手一抓,之后又是一抛,姿势算不上不美妙,速度也称不上快,可与他动手的理学子弟却无论如何躲不过去,在外人眼中看去,就就好像这些人主动将身子迎上去一般。

    在这文庙大门之外还有不少推车卖东西的小商小贩,此时见眼前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都大声鼓噪起来。

    “哎哟,这是第几个了?这王家的大公子不是自诩打遍青阳无敌手么,怎么就被人摔成这样了?就他现在这份尊荣,估计连他妈都不认得了!”

    “快看,快看,石家的三少爷过去了,这下这个小叫花子要倒霉了!石家三少爷听说还是什么榜上的高手,我看这小叫花估计今天要玩完……哎哟,石三少怎么也飞出来了?嚯,门牙怎么少了两颗……”

    就在这些围观之人鼓噪,现场众多士子围殴一人实则是被一人痛打之时,一声冷哼响起,苏子修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门口。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