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三昧真火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我只是一个算命的!”

    听到公输安的喝问之后,手持旗幡的算命老者呵呵笑道:“我今天只只想给公输先生算个命而已。”

    他手中旗杆一挥,“呼”的一声如同一一杆大枪一般向公输安横扫过来,“来来来,这里人太多,咱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老夫为你摸摸骨!”

    看着旗幡扫来,公输安又惊又怒,他刚才与算命老者只是稍稍搭了一把手,就已经知道若论修为,自己还真是逊色了几分,因此心中先自怯了。

    他今天来主要还是想要将儒门隐学一脉灭掉,好为兄长掉心腹大患,不曾想竟然横生枝节。

    当初梅年生在中州被伏击,参与其中之人,除了理学一脉与魔门中人,还有兵家与机关家的不少高手。

    这几年来,因为没有确定梅年生的死活,尚还活着的几家家主几乎每天都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生恐那一天梅年生忽然就蹦出来,摘了自己的人头转身便走,那时候可就悔之晚矣。

    这件事已经成了好几家家主的心病,一日不能确定梅年生的死活,这些家主的心病便一日不能消除。

    而公输安的哥哥公输渊就是当代机关家的家主,自从伏击了梅年生之后,公输渊便一直躲在家中的小楼之内,鲜少外出,生怕被突然冒出来的梅年生把自己给宰了。

    就因为公输渊的这个举动,导致整个机关家的弟子都有点反应过激,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大呼小叫,提心吊胆。

    这次听到了儒门换了新门主的消息,整个机关家族都是吓得不轻。

    这儒门隐学竟然还能有新门主,那就说明梅年生已经将儒门传承大印传了下去,这就说明梅年生就有可能没死!

    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公输安这段时间正好在青阳府测试自己新近做出来的黑魔炮,得到儒门杨显在青州现身的消息之后,就一直关注此事。

    今日杨显刚到达文庙,便已经被他得知。

    他是机关大师,又是武道修为上的半步大宗,身份超然,不愿与普通人一起对付杨显,因此一直不曾现身。

    直到杨显收服八德弟兄,打退围剿兵士之后,公输安这才不慌不忙的走出来向杨显发难。

    以他这个半步大宗师的修为,本以为捉拿杨显是手到擒来之事,谁知道今天却被阴阳宗的人搅了局,这番恼怒之情自不用说。

    此时见这算命先生旗幡横扫,公输安心下发狠,“你就算比我高明,也毕竟不是大宗师,只要杀不了我,我又何必怕你!”

    当下手掌翻动,猛然前拍,向扫来旗杆拍去。

    “砰”

    手掌拍中旗杆之后,公输安身子一震,借势飞起,人在半空手掌虚虚前劈,一根细若发丝,几乎完全看不到的长线从他食指上的指环上无声无息的射出,伴随着劈空掌力直奔算命老者。

    “好家伙,夺命千千丝!”

    这丝线虽然近乎无形,但却未能瞒得过对面老者的灵觉,他手中旗幡一抖,立时横在身前,将飞来细丝挡住。

    这算命先生手中的旗幡材质极为不凡,非丝非帛,韧性惊人,公输安手中的丝线穿金石而无碍,偏偏穿不透这算命先生的旗面。

    此时算命先生旗幡上的旗面被细线击中之后,如被狂风吹拂,急剧抖动,发出啪啪响声。

    “久闻公输安夺命飞丝,杀人于无形,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算命老者手扶旗幡哈哈大笑,笑声中旗幡狂摇,搅动方方圆几丈虚空狂风大作,吹人欲飞,随后朝天一棍直指空中还未落下的公输安,“接我一棍!”

    这算命老者形貌猥琐,一直都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此时旗幡上挑,气质猛然一变,豪情四射,威风凛凛,与刚才相比,几乎变了一个人。

    公输安人在空中毫无凭借的接连迈步,竟不下落,躲过算命老者挑来的旗幡之后,双手连挥,十根手指上戴着的戒指指环同时发出细细的丝线,蜘蛛吐丝般在空中纵横交错,向算命老者飞去。

    “千丝经纬?”

    算命老者吃了一惊,“你竟然修行到了这个地步?”

    他手中旗幡舞动如风,一丈多长的旗幡被他舞成了一团黑气,罡风形成一团气罩,将公输安射来的细丝全都挡在了外面。

    公输安就借着手中丝线与罡气罩的反射之力,身子在空中接连变位,竟然一直不往下落。

    他手中十根丝线纵横交错,如同一根根极为锋利的奇门武器,将算命老者整个包围了起来,丝线在空中发出极为尖锐的破空之声,寻常人根本就看不到这些几近透明的丝线,就算是八德兄弟,也难以感应得到。

    但公输安这些丝线虽然了得,却还是难以突破算命老者舞出的罡气罩,两人相持片刻之后,公输安人在空中发出一声冷哼,十根手指为微微点按,空中的十根丝线轻轻颤动,忽然爆散开来,由一根丝线猛然变为一束极其纤细似乎已经融入虚空的细丝,这些细丝分散空中,速度不减,继续向算命老者扫去。

    “噗噗噗”

    一连串的响声从空中响起,算命老者舞动出来的气罩如同气泡般轰然炸裂,化成一股劲风,将躺在地上的苏子修吹的滚地葫芦般滚出老远。

    漫天丝线轻纱薄雾般在公输安的操纵之下,无声无息的向着老者头顶罩落。

    “嘿!”

    老者脸上清气一闪,手中旗幡晃动之下,旗面忽然涨大如席,一股青幽幽的火苗从旗面上升腾而起,只是一刹那便将罩来的细丝点燃。

    见到老者旗幡上的青色火焰,公输安脸色狂变,想要将细丝收回,已然来之不及,一阵嘶嘶声在空中响起后,如烟似雾的细丝在一瞬间化为袅袅青烟,消散不见。

    “三昧真火!”

    公输安脸色铁青,“你竟然能将真火形之于外,了不起!”他心念动间,剩余残丝已经被他收回指环内,这丝线收集不易,如今几乎全被烧光,实在是让他肉痛无比。

    但更让他震惊的是,对面的算命老者竟然将精气神练成三昧真火,而且还能形之于外,用以伤人,这可要比他高明了不止一筹半筹。

    习武之人,只有达到宗师之境,才能真正的练气合一,凝练精气神人体三宝。

    将精气神凝练的纯粹无比之后,就有可能三宝交汇,三才激变,在体内形成三昧真火。

    只有形成了三昧真火,才能证明一个武者精气神的纯净与圆满,这是衡量一个人能否成就大宗师的重要依据。

    而若是能将三昧真火发出体外伤敌,那就说明此人的修为已经到了体察入微,神而明之的极高深境界,这种高手得证大宗师的机会远超一般的武者。

    而今对面老者竟然达到这个地步,饶是公输安为人一向自傲,此时也感到了沮丧与震惊。

    他自从与算命老者交手以来,心灵上一直没有露出破绽,可此时见到对方与自己同样都是半步大宗师,但人家已经修行到了这个可怕的境界,而自己却还摸不着门路,这种强烈的对比,使得他有了片刻的失神。

    而就在他失神这片刻间,一直站在八德弟兄中间一动不动的杨显忽然抬手指向公输安的眉心,发出一声轻喝,

    “斩!”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