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死不瞑目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无论是算命先生还是公输安,亦或是八德兄弟,现场众人谁都没有想到杨显竟然会在此时对公输安出手。

    在天下武者排名中,武道宗师与半步大宗师其实已经算是两个不同的存在,就像是半步大宗与大宗师之间一般,虽然听着相差不大,但在实力与境界上却是天差地远。

    武道宗师还停留在打磨自身探索无上精神奥秘的阶段,而半步大宗却已经将自身打磨到了趋于无暇的阶段,几乎在本质上改变了自身的存在方式。

    武道宗师、半步大宗师、大宗师,这三个武道行阶段中,若是将武道宗师比成婴儿,那么半步大宗师则是成年的壮年男子,至于大宗师,却是已经超越了“人”这个范畴,完全成了另外一种生存状态。

    在这个世界,从太古到上古,再到中古,一直到现在,几乎没有听说过有武道宗师敢于挑衅半步大宗师的事情发生,即便是有,那也只是被半步大宗随手捏死的下场。

    因此现场中所有人都没想到杨显竟然真的敢对公输安出手。

    他挑的时机极为巧妙,恰好就是公输安微微失神的一刹那。

    杨显刚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木雕石塑,似泥人木偶,毫无存在感;但此时一旦动起手来,浑身气势轰然暴涨,整个人竟然给人一种充塞天地之感,浩瀚伟岸,力压天地!

    如今手指点出,一股剑气如龙似电,直扑公输安眉心!

    他这一指之力实是非同小可,自从在看到到公输安之后,他便一直积蓄力道,直到此时感应到公输安心神不稳之时,方才一指点出。

    在他手指前点之时,身合虚空,精神外放,一身真气与天地间无所不在的精气向结合,操纵天地之力为己用,化为剑气杀人。

    这剑气未到公输安眉心,气机便已经将他锁定。

    “啊!”

    公输安仓皇大叫肝胆欲裂,满头长发倏然炸起,刚刚被他收到手中的鸟笼“砰”的散开为千百条木棍,随后瞬间组成一个小小的盾牌,挡在了剑气的正前方。

    “噗”

    盾牌与剑气相撞之后,一瞬间爆散泯灭,竟然连片刻都不能挡,剑气去势如虹,依旧直冲公输安。

    在感应到杨显这道剑气如此威势之后,公输安就知道自己绝难接下。

    他此时已然无暇思考杨显一个武道宗师为什么就能发出此等惊天剑气,眼下保命要紧,顾不得丢人,他在剑气及身之时陡然发出一声厉啸,身子在原地幻化出道道幻影,力求躲开这道惊人剑气。

    但气机锁定之下,杨显发出的这道剑气竟然如跗骨之蛆一般随着他身子的摇动而拐弯变向,紧咬不放。

    当初杨显在寒林城发出的一道剑气,连万里之外的无名大宗师都能击伤,如今这公输安最多也只是一个半步大宗而已,如何能躲得开?

    只见现场风声呼呼,幻影重重,间杂着公输安恐惧之极的嘶声大喝,形成了一团烟尘风沙组成的龙卷风,吹的人面皮生疼,双目难睁。

    陡然风消声止,滚滚尘烟轰然散开,由浓变淡,渐渐的露出里面站着的人影来。

    公输安静静站立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之上,长发飘散肩头,挺身直立,双目怒睁,一动不动,在其额头正中,多了一个拇指大小前后贯穿的窟窿。

    他终究是没能躲过杨显射出的这道剑气。

    “啾”的一声轻鸣,刚才从鸟笼中飞出的黄鸟从远处闪电般飞来,站在公输安肩头不停的啄公输安的耳朵,发出极为凄厉的鸣叫。

    在鸟鸣声中,杨显分开身前的八德兄弟,举步前行,走到了公输安面前。

    于此同时,手持旗幡的算命老者也走了过去。

    “以你的本领,正面也能将他打败,却又为何从旁边伺机出手?”

    算命老者看向面前的杨显,双目中露出震惊于迷惑之情,“今天杀了他,你与机关家的仇可就结大了!”

    杨显淡淡道:“正面与其为敌,我可以打败他,却杀不了他!”

    他神情淡然无喜无悲,“以我如今的修为,他若是想跑,我追他不上!”

    在杨显口中,打败公输安这个半步大宗似乎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之事,但他忘了,他只是一个武道宗师。

    这就好像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指着一个手持武器的壮汉对人说“我杀此人,如探囊取物尔”一般。

    这显得极为荒谬与令人难以置信。

    若是在寻常时候,算命老者听到有武道宗师说出如此大话,定然会嗤之以鼻,但此时见识到杨显的出手之后,他心中却只有震惊。

    事实摆在眼前,不得不信。

    杨显的声音继续在算命老者耳边响起,“至于结仇?在机关家主公输渊参与围杀我老师之时,双方就已经是个不死不休了!”

    他看向面前一动不动,毫无生机的公输渊,“你说是不是?”

    面前本来毫无半点生机的公输安在杨显这句话问完之后,虽然依旧是一副怒目圆睁的模样,但却有隆隆声音从他身上发出,“不错,早在我大兄出手之时,我机关家就与隐学结下了生死大仇!”

    “他还没死?”

    刚刚走过来的八德弟兄听到公输安的声音,都吓了一跳这人脑袋都被打出一个前后透明的窟窿,按理说肉身早就应该死了,此时竟然还能说话,这实在有点出乎他们的认知。

    “杨门主的绝世风姿,公输安今日领教了!”

    公输安站在原地的身子微微颤动,还是一副挺尸的模样,发出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停歇,“只是你趁我不备,突施杀手,我有点不服气,死的也不怎么甘心!”

    杨显道:“武道高手,死于偷袭,那也是你实力不济所致,有什么甘不甘心?”

    他沉声道:“正面对敌,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对面的公输安发出一声长叹,不再发声,双臂慢慢抬起,摊开了手掌。

    这公输安似乎是死了,又像是没死,看的八德弟兄面面相觑,脸露惊容。

    现场算命老者摇头叹息,杨显面无表情。

    轻微的破空声响起,在公输安肩头上不住啼叫的黄鸟翅膀一抖,已经飞到了他摊开的手掌心。

    公输安依旧僵立不动,十根手指却在黄鸟身上不住摩挲,也不知他触动了黄鸟的那个位置,手中的黄鸟忽然发出一声响亮之极的鸣叫,身子冲天而起,“嘭嘭嘭”一连串的响声之后,这黄鸟在飞天之时,身子吹气般急速涨大,只是顷刻间便有房屋大小。

    这黄鸟在空中打了一个盘旋,又是一声鸣叫,低头疾冲向站在地面的公输安。

    此时公输安眉心的透明窟窿开始有鲜血汩汩流出,身子不断颤动。

    巨大的黄鸟翅膀扫来,一股大力涌出,已经将他挑到了背脊之上,随即低低的叫了一声,托着公输安高飞远走,顷刻不见。

    自始至终,杨显对这黄鸟都不曾出手拦截。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