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应对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哥哥啊!”

    一声凄厉的嚎叫从被打穿胸腹的大汉身边响起,一名青年壮汉从大汉身边霍然站起,扶住大汉的尸身大声嚎叫:“大哥,你不要死啊,呜呜……”

    他大声哭了几声后,猛抬头看向场中的白衣人,“还我哥哥名来!”

    手一抖,腰间的流星锤已经被摘下,飞身进场,流星锤挂着风声向白衣人头上砸去。

    “看来你是不服!”

    白衣人摇头失笑,手中折扇对着飞来的壮汉猛然一扇,冷道:“雕虫小技,不值一哂!”

    壮汉手中飞来的流星锤被他折扇一扇,锤头忽然变向,向着壮汉倒飞而去,“啪”的一声,鲜血四溅,壮汉躲闪不及,整个脑袋被飞来的流星锤打的稀烂,人在空中便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身,轰的一声,跌在场中,横尸在白衣人身前。

    白衣人抬脚将壮汉尸身踢飞,扫视全场,嘿嘿冷笑,“还有谁不服?”

    这白衣人出手如此狠毒,这一下惹了公愤,整个松鹤堂的上百武林人物都破口大骂起来,乱成一团。

    一名干瘦老者从人群中飞身进场,更不答话,身形如风围着白衣人“刷刷刷”就是三剑。

    他这三剑快捷无比,出手极其突兀,饶是以白衣人的修为,也有措手不及之感。他吃惊之下手中折扇合拢,身子倏然后退,连退三步方才躲过这老者的一连三剑。

    待到这老者第四剑刺来之时,白衣人从喉中猛然发出一声暴喝,手中折扇已经将这第四剑封住。

    长剑与折扇相交,发出“啪”的一声清响,持剑老者身子一震,手中长剑竟然折为两段。

    老者一声闷哼,身子触电般剧颤,断剑扔出,身子急速后退。

    “想跑?没那么容易!”

    见到老者撤身后退,白衣人脸上变冷,手中折扇打开,旋转飞出,闪电般射向后退的老者。

    血光爆散中,一声闷哼在场中响起,老者发出一声厉啸,身子陡然加速,闪了几闪,撞开了一扇窗户,窜出了松鹤堂。

    直到此时,松鹤堂的半空中才有一只断臂落下,掉到了人群之中,引起一片哗然。

    这老者终究是没有完全躲过白衣人飞出的折扇,将一只胳膊留在了场中。

    从这老者飞身出剑,到他断臂逃走,期间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与白衣人之间的交手简直快到不可思议,现场大多数人甚至还都没反应过来时,这老者便已经败退而走。

    这名老者出手果断,退出也极为干脆,眼见不敌,当即远逃,此种行事,天下少有。

    “老东西剑法不错啊!”

    白衣人站在场中伸手虚招,飞出的折扇旋转着回到他的手中,他将折扇微微一抖,扇子上的鲜血“噗”的爆散成一小团血雾,扇面变得光洁如初。

    “可惜比我还差了一点!”

    “不过逃的倒是挺快!”

    白衣人盯着老者逃跑的方向赞叹几声,随后扫视现场众人,轻声喝道:“还有谁不服?”

    整个松鹤堂上百人被他一喝之下噤若寒蝉,再无一个人胆敢站出来。

    “很好!”

    白衣人哈哈一笑,转身向云雾儿走去,“来来来,小娘子,随我下山去吧!”

    云雾儿咬着嘴唇脸色羞红道:“好,我跟你走!”

    白衣人见她红晕上脸,眉带春情,不由的心痒难搔,哈哈大笑,“这才叫有眼力,你放心,本座精通鏖战之法,倒是定然让你欲仙欲死,日后再也舍不得离开我半步……”

    他说话间手掌伸出,抓向云雾儿的小手,“走,跟我……贱婢!你竟敢暗算我!”

    他刚刚抓住云雾儿的手,掌心便是一阵剧痛,他心知不妙,急忙抽身发力,一股暗劲从掌心吐出,想要震碎云雾儿的手掌。

    但掌心剧痛之下,抓着的手掌难免放松了几分,云雾儿趁机抽出手掌,闪身后退,边退边娇声喝道:“出手!”

    此时飞鹤门的黄宗吉连几个长老早就蓄势待发,在云雾儿后退之时,众人齐齐扬手,一霎时飞刀、飞镖、飞针、飞箭、飞枪、飞石、铁丸、弩箭、甚至还有一包包的生石灰面,铺天盖地的向白衣人飞去。

    他们飞鹤门本就以轻功与暗器见长,此时掌门人遇险,所有长老弟子都怒不可遏,在得了云雾儿的暗号之后,俱都蓄势准备,此时上百名弟子一起发出暗器,当真是如漫天飞蝗,一霎时将整个场地都笼罩在内,场面极为壮观。

    白衣人又惊又怒,他是武道宗师,一向眼高于顶,此次来飞鹤门生事,本以为是手到擒来之事,却没有想到一时大意,竟然受伤。

    本来若是云雾儿对他出手,那是决计伤不了他,但云雾儿将毒针偷偷藏在掌心,而他又是主动握手,如此一来,不是毒针扎他,而是他自动向毒针上凑,冷不防之下,掌心已经被穿透。

    也不知云雾儿手中毒针上涂得是什么毒药,他掌心刚刚一疼,旋即便是一麻,接着这股麻意从掌心沿过手腕一路向上,顷刻间就到了手肘处。

    这毒药如此凶猛,大出白衣人预料,他不敢怠慢,心念动间,便有一股真气自丹田发出沿着肩头一路向下,将毒气向下逼迫,同时迈步上前,另一只手抓向云雾儿。

    也就在这个时候,飞鹤门众多弟子发出的暗器到了。

    白衣人一声冷哼,浑身衣衫无风自动,手掌在空急速的画了一个圆圈。

    他这个圆圈一经画出,一股吸力从圈中陡然生出,飞过来的众多暗器竟如飞鸟投林一般向着无形的圆圈内飞去,“叮叮当当”一阵急响,这些暗器全都汇聚到了一起,悬浮在了白衣人身前。

    但暗器能被真气束缚,其中夹杂的几个生石灰的小包却还是被这些暗器接连碰撞,撞的稀烂,里面的石灰面爆散开来,形成了好大一团白雾,将白衣人笼罩了起来。

    云雾儿此时身子已经退到门内弟子身边,高声娇喝,“不要停手,此人中了我的飞鹤神针,此时定然分心运气逼毒,别让他喘过气来!”

    听到云雾儿如此说,众人不敢怠慢,又是一波暗器飞出。

    就听云雾儿向场中上百武林人物喊道:“诸位师兄师叔,还请助我们一臂之力,诛杀此獠!”

    现场众人受她鼓动,又加上都看不惯这白衣人的举动,此时见他被白灰笼罩,心道:“他此时视线受阻,正是出手之机,我就算出手伤他,他也不会知道是谁!”

    此情此景之下,现场众人大都是这么想,于是纷纷抄家伙向着场中的白衣人扔去。

    这些人扔出去的东西五花八门,长枪短矛,大刀小剑,甚至连桌椅板凳都被人扔了过去。

    “砰砰砰!”

    一连串的响声之后,场中白雾消散,露出白衣人颇为狼狈的身形。

    在他身边,桌椅板凳长刀短剑堆了一地。

    “很好!”

    白衣人受伤的手臂猛然一甩,一串黑血从他掌心嗤嗤飞出。

    一股杀气从他身上轰然爆出,他缓缓扫视全场众人,陡然发出一声长啸,“那就全都死罢!”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