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分而击之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没想到胖尊者还有这个本领!”

    杨显一印击空,身子落地,看着地上被司徒良钻出来的洞穴啧啧称奇,“胖尊者一定是土拔鼠转世!”

    他转身看向扑过来的夜红光,轻声道:“夜兄,你说是不是?”

    夜红光黢黑的瘦脸上毫无表情,闻言发出一声冷哼,正在扑向杨显的身子倏然静止,双掌交错立于胸前,一双眼睛紧紧盯住杨显,缓缓道:“你很厉害!”

    他声音低沉,干巴巴很是难听,对杨显道:“教主小看你了!”

    此人似乎惜字如金,说话之时一字一字往外崩,令人听了极不舒服。

    杨显负手望天,淡淡道:“血魔贺太子眼角何其高也,小看我很正常!”

    他说话之时,抬起脚来轻轻踏地,“轰”的一声巨响,方圆几丈的地面竟如波浪一般急剧起伏,随后地底传来一声闷叫,地面猛然鼓起一个大包,大包炸散,从里面跳出一身泥土的司徒良,此时的他狼狈不堪,不复之前慈眉善目的笑模样,嘴角流血,双目圆睁,嚎叫着向杨显冲来。

    就在杨显脚踏地面之时,夜红光的身子已经离地窜出,瞬间到了杨显面前,伸出食指点向杨显眉心。

    他这一指点出,似乎将整个方圆几丈的空间全都汇集到了指尖之上,一霎时,在杨显的视野之中天地不存,空间不在,只有一根隐隐闪现出青色光泽的手指充塞了整个天地,手指上道韵流转,摄人心魄,似乎能将人的心神全都吸引到这根手指之上,忘记了自身的存在。

    “咄!”

    杨显闭起眼睛收摄心神,发出一声轻喝,一道白气如剑从他口中喷出,直奔夜红光的面门。

    在杨显这声轻喝发出之后,正在扑向他的司徒良身子一震,全身气息登时一乱,不自禁的停下脚步。

    而对面的夜红光却丝毫不受影响,手指去势不停,直直迎向飞来的白气。

    “噗!”

    白气与指尖相撞,夜红光脸上青气爆闪,手指急速抖动,身子踉跄后退,在后退之时,双脚泄力,一步一个脚印,脚印由深变浅,最后毫无痕迹。

    直到他站稳之后,手指上才发出“喀嚓”一声轻响,却是指节已然崩断。

    夜红光骇然抬头直视杨显,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他是听到了儒门敕令之后,才知道了杨显这个名字,知道儒门隐学一脉已经有了新门主。他一开始以为能发出敕令之辈,定然是武道大宗师的修为,但后来从朝廷张贴的通缉令上才知道,原来杨显只是一个年不及弱冠的少年。

    在知道杨显的年龄之后,整个天命教众都不以为然,心道:“难道梅年生重伤之下糊涂了么?怎么选了一个孩子做门主?无有根基,谁能服他?难道儒门真的后继无人了?”

    所有人都不会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能够发出只有大宗师才能发出的敕令来。

    他们将发出敕令之人自然而然的归结到了梅年生身上,或者是隐学一脉隐藏的大宗师身上,而杨显只是在敕令文上书写了自己的名字罢了。

    其实非但天命教众人是这个想法,就是别的宗门基本上也都是这么想的,不是他们看不起杨显,而是杨显实在是太过年幼,纵容天资绝世,那也得需要时间,以杨显的年龄,即便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那又能修炼到什么地步?

    难道还真能成就武道宗师不成?

    但身为儒门门主,即便是修成武道宗师那又算的了什么?

    别说武道宗师,就连梅年生这个半只脚差点迈进传说境界的大宗师到最后不也是折戟沉沙重伤垂死?

    是以如今天下各派,都不怎么看好隐学一脉,这也是天命教为何胆敢派遣属下与儒门针锋相对的主要原因。

    若是梅年生不伤,而新门主又是一名大宗师的话,这天命教就绝不敢轻举妄动。

    最近几天来,夜红光与司徒良早就与教主商议妥当,准备先灭几个响应儒门敕令的小门派来警戒天下,同时试探一下当今儒门的实力与态度。

    这才有了天命教两大护法去飞鹤门的事情发生。

    但今日遇到杨显之后,司徒良与夜红光两人处处受制,处处落于下风,自交手以来,连一个喘息的空都没有,这实在是多年未有之事。

    “次子若是不死,说不定真能将儒门带出困境!”

    在见识到杨显的厉害之后,夜红光心中颇有惊惧之意,“杨显不死,怕是整个天下局势都会因他而变!”

    想到此处,夜红光心中凛然,手掌在腰间一探,抽出一柄软剑,迎风一抖,抖得笔直,剑尖对准杨显,分心便刺。

    而此时杨显已经闪身到了司徒良面前,立掌如刀,削向司徒良脖颈。

    柿子先挑软的捏,既然夜红光已经得悟武道真意,成就半步大宗,那么一时半会肯定杀他不死,不如先将司徒良打死,之后在全力对付夜红光。

    司徒良此时已经知道了杨显的厉害,不敢硬接杨显的攻击,急忙低头后退,准备躲开杨显的攻击拉开距离。

    但杨显焉能让他逃出?

    攻势不变,举步追击,力求将司徒良毙于掌下。

    司徒良大惊,拼命后退。

    “嗤!”

    破空声响起。

    后面夜红光的长剑已经刺了过来。

    对于夜红光刺来的长剑杨显不闻不问,只是全力追击满头大汗的司徒良,后面夜红光的剑尖距离杨显后心已经不到一尺距离,可就这短短的一尺距离,怎么也拉不近。

    现场成了杨显追杀司徒良,而夜红光追刺杨显的诡异局面。

    “砰!”

    一株大树被急速后退的司徒良撞的轰然爆散,碎屑四溅中,他又退向了一块青石。

    砰!

    拦路的青石又爆散成一地碎片。

    这些碎片还未落地,司徒良的身子已经到了十几丈开外。

    现场三人身形如风似电,顷刻间已经跑出十几里远。

    忽然人影一闪,杨显倏然加速,掌影翻飞,将司徒良笼罩在内,“砰砰砰”劲气交鸣犹如雷鸣,大地开裂,山石崩飞,夹杂着司徒良惊天动地的阵阵嘶吼。

    片刻之后,杨显身子重新显现,食中二指探出,迎向夜红光刺来的长剑。

    留在原地的司徒良面色潮红,摇摇晃晃形如醉酒,在夜红光的悲啸声中轰然倒地。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